三国:重生张燕,成为最大的黄巾头头
完结 签约作品 历史 传统历史
作者: 南唐旧主 主角: 褚燕
0.46万字 0.1万次阅读 0.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章 来袭 2023-09-05 17:14:20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0.46
    累计字数
  • 25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章
简介

穿越到汉末的褚燕(张燕),一没钱,二没权,三没关系,四没地位。 为了能够迅速地向上攀爬,站着把钱赚钱。 只能选择落草为寇,收拢黄巾败兵。 “大兄,难道我们要当一辈子的反贼吗?” “莫慌,再过几日,咱就是一等一的守民功臣。” 要当官,杀人放火受诏安; 要致富,赶着行在卖酒醋。 在这个人命不如狗的世间,褚燕早就确定了自己的人生纲领。 为了终结那个两脚羊,烹来食的时代,褚燕不得不如此。

第1章 借宿

中平元年,冀州常山郡,封龙山。

绿杨影子缓缓倾斜,些许鸟雀在低空飞翔;落日生出碧色薄烟,水边映出彩霞红光。

“这黄巾起义还真就提前爆发了一个月,还是得加快速度,得争取在黄巾起义中混出个一官半职。”

褚燕眉头紧锁,一身游侠打扮,腰佩制式眉尖刀,特意走在树林阴翳处,避开夕阳照射,口中自言自语道。

他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年有余了,原身与他同名同姓,而且还是标准的父母双亡,只给他留下了一座漏风漏雨的破烂土屋和三分薄田。

刚开始褚燕不是很适应,觉得自己没穿越到什么历史名人身上,内心还彷徨过一阵。

只是自己本来就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再活一世也没甚么不好的,何况还携带着满腹文韬与谋划。

只是,文韬谋划终究不能当饭吃,自己还不是得每天饥一顿饱一顿?

毕竟,耕田,是不会的,太苦还太累。科考,是很难的,没有稳定学习的环境。

迫于生计,他只好顺着前身留下来的人际关系,积极参与进了真定县的街头斗勇和社团活动。

靠着三年的摸爬滚打和敢拼敢打,他成功地成为了社团的话事人。

看着树林丛中闪过的一座庄院,褚燕发散的思绪迅速收回,眼中闪过了一丝喜色,脚上不由得加快了步伐,心中暗忖。

“今夜怕是赶不回山寨了,不如投前方的庄子去,借宿一晚。”

褚燕又过了一道树林,低矮的庄院渐渐浮现在褚燕的眼前,只是他似乎隐隐听到了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眉头微微皱起。

随即定睛一看,只见数十名庄客们急急忙忙地在庄前搬东搬西,口中不停,兀自骂些什么。

褚燕移步到了庄前,随手扯过一个庄客行礼,正要开口询问,只见那庄客打量了一番褚燕的装扮,率先开口问道:

“客人来此庄做何事?”

褚燕拱了拱手:

“小子因贪图此处美景,意外误了时辰,想在贵庄借宿一晚,明早便走。”

那庄客听到褚燕的回答,眉头紧紧锁住,连忙摇头道:

“不行不行,俺们庄上今夜有事,住不得外人。”

褚燕闻言,眉头扫视一圈周边。

莫非黄巾道传教到这里了?不至于这么快吧?没看到有人头戴黄巾啊?

面上仍是继续说道:

“俺仅歇脚一晚,明日就走。”

庄客面上一黑,摆了摆手:

“速走速走,莫要来此庄院寻死。”

寻死?那我就更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了!

褚燕不动声色地接着试探道:

“就借宿一晚,何来的寻死之说?”

那中年庄客见他不信,嗤笑一声,反唇相讥道:

“不信?不信的话你就且来住一夜,看看夜里会不会有祸事。”

庄客们见状,都是放下了手中的物什,好奇地朝着褚燕这不怕死的来客看去。

“蠢货,还真的留下了,今夜有他哭的。”

“瓜娃子不知天高地厚。”

“客人速走吧,这里不安生。”

“快走快走,若不是俺们走不得,早几日就跑了。”

看到褚燕还真朝着自家庄院走去,准备在此过夜。众多庄客们面露惊异,有人骂骂咧咧,也有人好言劝说道。

褚燕听到这些话,眉头紧紧皱起,正要发作,问问到底是什么事情。

只听得一阵咳嗽声从庄院里面传来,从大门中走出一位低头弯腰的老人,鬓发如霜,髯须似雪,一身宽袖常服。

拄着一只圆头拐杖,往地上敲了两下,叱喝外面的庄客道:

“恁们闹甚么闹!”

之前褚燕问话的那中年庄客,主动上前一步冲着老人行礼:

“庄主,那外来游侠想在俺们庄子过夜,俺们好心劝他离开,还被当作恶人。”

褚燕见得老人是庄主,连忙上前,拱手做礼:

“庄主,小子褚燕,常山真定人士,来封龙山游历,因贪图美景,意外错了时辰,想在贵庄留宿一晚。”

那老庄主抬头看了褚燕一眼,思量了一会儿,缓缓对着身边的庄客开口:

“请客人入正堂吧。”

随后便迟缓着转身,朝着庄内走去。

诸多庄客看到没热闹可看,皆是散去,只留下那中年庄客引着褚燕朝正堂走去。

这正堂也仅仅比外围的屋子好上一两分,不透风透雨,略有雅意罢了。

庄客带着褚燕入了正堂后,便径直外出,说要去给褚燕端些茶水,只留下褚燕一人在正堂。

只见褚燕主动寻了客座,静静地跪坐在那里,等着老庄主的到来。

过了半个时辰,天色渐暗,褚燕等了好久,都没见得老庄主和庄客们进来,渐渐有些坐不住了。

只是他没得老庄主允可,倒也不方便外出。

这时,一个庄客径直走了进来,吸引到了褚燕的注意。

那庄客老实地站在门口,恭敬掀起帘子方便老庄主入内。

老庄主拄着拐杖弯着腰,缓缓地走入正堂后,朝着褚燕点头示意,便主动朝着主位坐定。

他身后两个庄客,端着些许酒食,拾掇出了一张桌子,整理得干干净净地放在褚燕身前,然后侍立在老庄主身后。

褚燕眯眼细看,有酒有肉,还有些许果蔬。

心中一动,连忙起身,面上诚惶诚恐道:

“小子不过借住一晚,何来薄面让庄主厚待。”

那老庄主一只手拄拐,余下一只手冲着褚燕摆了摆:

“客人不必多礼。只是俺们这小庄,今夜确实是有些糟事。”

褚燕见状,便知道这老庄主有话要说,主动拱手:

“还请庄主细讲。”

“俺们王家庄平日里与世无争,远离俗世,只是近来那封龙山上多了伙山贼,扰了俺们的清净。”

“哦?那山贼可有下山劫掠乡民?”褚燕浓眉一挑,面上变化莫定,倒是没想到会是封龙山的山贼。

“说来也怪,那封龙山的山贼来了也半年有余,之前倒是只有耳闻,却未曾扰民。”

老庄主唉声叹气,似乎是觉得有些口渴,便顿了一顿,饮水后接着说道:

“只是前两日,那山中有伙头戴黄巾的贼人,下山游荡,来俺们王家庄讨要粮草,还扬言要让我们庄院出些人马,入伙山林。”

“乡人们既不肯入伙,又不肯离乡,今夜多半要横生枝节。客人吃过酒食后,还请速速离去,免得惹事上身。”

褚燕沉默着听完老人的话,面上显露出一丝疑惑。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