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建康 7.1
完结 签约作品 历史 架空历史
作者: 远方 主角: 徐志桓 宋玉雉
17.51万字 0.1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3章 是终局……吗? 2022-10-31 18:51:01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7.51
    累计字数
  • 63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3章
简介

晟国末年,权臣当道,军阀割据,百姓离乱,民不聊生。出生在润州建康郡的徐志桓,本只是建康太守的庶子,面对波澜起伏,诡谲复杂的乱世,他又将如何活下去?

第1章 主公归来

晟国景帝广明三年三月十四日,初春,隅中。

润州治所建康郡,西城门驿馆。

建康郡中的官员们早早便来此等候,平日里官员们来此多是郊游,气氛融洽和谐,不过此刻,气氛却显得十分凝重——今日,建康郡太守徐茂行征战回城,得胜归来,作为太守的属官,他们自然要在此迎接。想到平日里那个严肃的太守徐茂行,官员们个个都有了几分紧张。

按文职武职官员们分列在西城门的两旁,中间的平坦大路自然是留给太守和他忠诚的士卒们通过的,站在文职官员一侧,负责引领迎接队伍的则是建康郡御史荀慎和他妹妹荀婉,他们身侧,还有一个看似不太起眼的年轻男子——太守徐茂行的三公子徐志桓,在他们身旁还有各自的随行人员。

肃静的迎接队伍中,忽听到一阵娇柔的女声传来:

“呵呵呵呵,主公大人今日凯旋回城,志桓你怎能穿着如此难看的青毡旧衣就来相迎,莫不是要打主公大人的脸?告诉众人主公冷落了你?”

说话之人是建康郡太守如今的正妻荀婉,荀婉云鬓高绾,金玉簪子和绸缎衣衫两相映衬,衣领微窄,露出雪白纤细的脖颈。虽然已是三十九岁的年纪,生育过了三个孩子了,不过她的身材依然让人浮想翩翩,脸上是精致的妆容,美艳动人,只是那微微挑起的细眉让人有些望而生畏,颇有些刻薄之感。

荀夫人的兄长荀慎立于一旁,应和道:“妹妹所言即是,三公子如此不顾体面,想必主公大人如若知晓,必定也是大失所望啊!”

荀慎今年四十岁,不过已经是荀家现今的家主,自然穿得十分体面。青蓝色的文官袍服,似乎都要比其他的文官们更加光鲜亮丽,腰间配着一块青色的碧玉,脚蹬一双黑色棉靴,发髻亦梳的一丝不苟,微微佝偻着身子,干瘪的手指摆弄下巴上的几缕胡须,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露出轻蔑的神色。

荀慎现在建康郡担任御史,负责监察官员的举动,在太守外出征战的期间,则由他负责建康的政务。因这荀家本就是建康的第一豪族,太守徐茂行在治理郡县时对荀家多有倚重,同时荀家又大量供给军需粮草,更何况,据传言说,徐茂行手下的暗部机构——潜行司的实际控制人,就是荀慎。

若在平时,甚至连太守徐茂行都对荀慎要有三分客气,也因此,荀慎习惯了跋扈张扬。

荀氏兄妹说话声音虽说不大,却还是打破了当下静谧的局面,紧张列队的官员们都纷纷朝向三公子徐志桓看去,更有甚者,竟窃窃私语起来。

建康太守的三儿子徐志桓,今年刚是十九岁,一身白衣虽旧,不过却是丝绸的面料,仍是十分熨帖,下摆处有用金线绣制的祥云,腰间缠绕着一条朴素的细黑腰带,左腰带着一把佩剑,不过依照晟国的官制来看,佩剑的纹饰只是中下层贵族的标准,腰带右侧是一块看似有些年代的玉佩,玉佩上有祥云的装饰,这玉佩是徐志桓母亲温夫人的遗物,虽然只有一半,但徐志桓仍然非常珍视。徐志桓俊秀的脸庞尽是清冷,略带一些憔悴。

大庭广众之下,被荀氏兄妹嘲弄,徐志桓实在也有些尴尬,平日里早已受惯了这对兄妹的刻薄与嘲讽,他转过身子面无表情,对着荀氏兄妹作揖道:“主母大人,御史大人所言极是,志桓知错了。”可作揖的双手却在颤抖,仿佛在忍耐着。

“哼。”荀慎冷笑一声。

“荀慎!你不要太过分了!志桓公子岂能轮到你如此折辱!”

声音所到之处犹如一声炸雷,众官员循声望去,见是一立于徐志桓身后的壮汉,听见荀氏兄妹出言嘲讽,一时难忍,竟骂了出来,众人着实为他捏了一把汗,要知道荀慎向来睚眦必报,看来这位仁兄亦是凶多吉少。

徐志桓也急忙转头用眼神对其示意,意思其不要多言。那壮汉虽是心领神会,却也仍然怒气未下,倘若平日里,恐怕早已是动手起来。

荀慎捻了捻下巴的胡须,转脸怒斥:“纪平,你好大的胆子!小小的步军校尉也敢对本官如此无礼,莫不是志桓公子教你如此?来人啊!给我拖下去重责一百军棍!”

说罢,荀慎所掌管的御史府中差役便一拥而上,要索拿纪平,那纪平瞪大豹眼,挺直身子,因他身形壮硕,只一会,便将几个差役打翻在地,其余差役也不敢上前。

纪平毫不畏缩,当众顶撞了荀慎:“一人做事一人当,何必扯上志桓公子,我今日挨打若皱一皱眉头,也不是纪平了!”

荀慎平日里为人苛责,今日有人敢站出顶撞荀慎,众官员嘴上不说,心中却都暗暗叫好。

荀慎一时气急败坏,狂怒地挥舞起袖子:“给我抓住他!本官不信,一个小小的步军校尉怎敢如此放肆!”

荀慎身后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有些着急的说道:“兄长,今日主公返城,杖责纪平多是有些不大好看,荀踽求兄长权且寄下此打。”

此人乃是荀慎和荀夫人的三弟荀踽,他见到混乱不堪的场面,心中惶恐不安,小心翼翼地扯了扯荀慎的袖口。

平日里,荀慎就不待见他的这位三弟,如今荀踽又跳出来为徐志桓和纪平说话,更是触怒了荀慎,荀慎甩开被荀踽拉住的袖子,荀踽一个没站稳,往后踉跄了几步,摔在了地上。

荀慎刚要继续发作,忽听得一声:

“主公到!”。

眼下正是局面僵持之时,一个骑兵的突然出现打破了眼下的僵局,众官员的视线也终于被拉回了今天的正题,而不再看眼前的闹剧。

从驿馆外的长亭远远能够看到一支部队正朝着建康郡行来,部队中已能清楚辨认出几杆红色的大旗,最大的一杆上书:“吴侯建康太守徐”。红色的大旗上还镶着黄色的穗,随风飘舞,看着好不威风!

随着部队的靠近,大家也逐渐能够看清,当先一人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此人正是建康太守徐茂行,他身材高大,面貌粗犷,皮肤粗黑,双目锐利,头戴一顶钢狮子盔,脑后一颗红缨飘扬,身披一副铁叶攒成铠甲,腰系一条金兽面束带,前后两面青铜护心镜。

好一个威风凛凛的将军!

在他身后,是同他一起出征的三个儿子和他手下的诸位将领。

再以后才是一队队步兵和骑兵,长枪手、刀盾手、弓弩手,各按队伍,盔甲鲜明,刀枪锃亮,雄纠纠,气昂昂,足足有五千余人。

“恭贺主公得胜归来!”

两旁的官员见到太守徐茂行纷纷作揖称贺,异口同声。

刚在一旁想要拖拽纪平的士卒也悄悄退到了一旁。

徐茂行锐利的目光瞥了一眼满脸怒气的纪平,惊慌失措的差役,和跌坐于地上的荀踽,一言未发。

荀踽见状赶忙从地上爬起,顾不得官服上的灰尘和跌倒的疼痛,也作揖向徐茂行拜道:“恭贺主公连下镇南、泰中二郡,我军声势远播,一统润州指日可待。”

徐茂行勒住马鞭,停下马步,对众官员行礼,身后一众将士也随即驻步。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