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大结局

书名:
娇软美人每天都在修罗场蹦跶
作者:
姜丝可乐
本章字数:
2247
更新时间:
2023-02-03 10:09:40

90%的人强烈推荐

和豪门总裁离婚当天我怀孕了

【闪婚,霸总文,先虐后甜,一胎三宝】 和冷厉风离婚当天,纪心语就从他哪里获得三亿,这时候意外怀孕突然来袭,身上有钱,孩子生下来养着吧。幸福来的太突然,有钱还怀孕,还等什么?赶紧跑路吧。 本以为日子就这么简单的过下去,却没想到前夫突然找上门来,从此生活不在平淡。
已完结,累计29万字 | 最近更新:第72章 大结局,蜜月旅行

第1章 带着天价离婚财产和未出世的孩子跑路了

书名:
和豪门总裁离婚当天我怀孕了
作者:
迷途
本章字数:
4018

“签字!”

冷厉风将一份合同扔在纪心语面前的桌面上,他的声音不带任何温度,这声音仿佛一盆冷水将正在思考中的纪心语换回神来。

她抬头冷冷有些不甘的看着男人俊美逆天冰冷的容颜,她纪心语有这么差劲吗?

这才结婚两个月就要和她离婚,他们可是连那种最亲密的事都做过的。

“就这样离了?”纪心语开口道,既然注定这么快就要离婚,就这么空手离开,她心有不甘。

当初愿意和他结婚也是看在他是冷家人的份上,冷家可是帝陵市第一豪门世家。

“纪心语,我们两个为什么结婚不用我说你也清楚吧。”冷厉风冷冷道。

纪心语的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她当然知道,不就是他奶奶重病了,想看孙子结婚嘛。

现在他奶奶走了,他自然也就不需要自己了。

纪心语看着因为冷家老太太离去脸庞清瘦了很多的冷厉风开口道:“字我可以签,不过弥补一点损失吗?“

“你果然跟外面的女人一样惦记着冷家的财产。”冷厉风眼神厌恶的看着纪心语,亏他之前的时还曾经一度以为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的条件已经说出来了。”纪心语u面无表情道,她一点都不在意她在他心里是什么样的,她只知道这个世界很残酷,没有钱就活不下去。

所以,她必须现实。

还有,他是冷家的少爷,身后有亿万家产继承,随便给她个几千万怎么了?

她纪心语只是一个普通家庭刚出社会的大学生,想要的只不过是一点饭票和放票。

冷大少爷被她咬下一口肉死不了。

“你想要多少?”冷厉风开口问,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这张狮子嘴能开到多大。

“最起码也得五千万吧。”纪心语想了想看着冷厉风笑靥如花。

绝美的脸上是惊心动魄的笑容,冷厉风看的有些失神,当就是因为这个女人的脸他才选她。

“五千万,呵……我还以为你要多少呢,穷人就这么一点胆量吗?”冷厉风嘲讽道。

纪心语听到他的话脸上的笑容逐渐冷了下来,正要狠狠骂一顿时,冷厉风的声音传来:“我给你三亿,你可以走了,不过离开之后就不能再缠着我。”

他先打过预防针,免得这个女人钱用完之后又来找上他。

“好,我一定保证不会缠着你,而且从你的面前消失的远远地。”纪心语晃了晃神之后连忙开口那可是三亿啊,她以前中最多的钱也只是几千块,和这么多的钱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冰山一角。

纪心语拿过旁边的笔爽快的在合同上签字,冷厉风的速度也非常快,立刻就让人在纪心语的卡上打了三亿。

……

一个小时之后纪心语拖着行李箱从冷家豪宅出来,站在道路上,纪心语张双臂紧闭双眼,贪婪的呼吸着周围的空气,这是自由的味道。

没有人知道,她纪心语期待这一天期待好久了,这些时日,她身份虽然是冷家的少奶奶,但是在冷家里却过得连一个下人都不如,干啥都小心翼翼的。

“呕……呕!”纪心语突然难受的干呕起来,纪心语捂住自己的肚子,绝美的小脸上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两个小时孩子,纪心语来到市中心人民医院,她拿着一张检验单愣愣的石化在原地。

她竟然怀孕了,这是冷厉风的孩子。

纪心语没想到刚和冷厉风离婚就怀上他的孩子,一定是那个男人当初做那啥事的时候没有做安全措施。

……

四年后。

帝陵市国际机场上,一个脸上带着墨镜,身穿白色长裙的波浪女人走出机场,在女人的身后赫然就是三个小家伙。

两个男孩一个女孩,女孩扎着两个可爱的辫子,头戴黄色渔夫帽,身穿蓝色背带裤,后面背着一个唐老鸭小书包。

小女孩的身旁有一小男孩,小男孩留着精致的短发,五官粉嫩可,就是脸上的表情酷酷的冷冷的。

而另外一个落后的小男孩留着一头韩式锅盖头,头戴鸭舌帽,身穿黑色童装。

和前面的小男孩长得一模一样,但是相比前面的小男孩,他又有些活泼和调皮。

小男孩一边走一边好奇的看着周围,这导致他走的落后。

“策策,幽幽,你们两个等等安安啊。”在后面的拖着行李箱的纪心语看着前方的纪怀策和纪幽幽开口道。

四年前,纪心语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就悄悄的离开A国,到国外去生活,如今四年过去了,带着三个孩子再次踏入故土,纪心语有一种既陌生熟悉的感觉。

“安安,你个笨蛋,走快点,你又没拿东西怎么走的这么慢?”前面的幽幽听到自家妈咪的话之后回过头看着纪怀安开口道。

“才没有呢,是你们两个走的太快了,都不管我和妈咪了。”纪怀安摇头否认。

纪心语无奈的看着这三个孩子,虽然脸上很无奈,但是这心里却很甜蜜。

这三年来,三个孩子给了她无数快乐。

“心语,这边!心语,往这里看!”纪心语和三个孩子刚出了机场就在接机大看到一身穿粉色短裙的女孩对她挥手,这不就是她的死党陈蝶衣吗?

几年没见,这个丫头还是老样子。

纪心语拖着行李箱快步向前走了一段距离,陈蝶衣跑到她的面前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啊……你个死丫头,想死我了,你这一走就是四年。”

“我这不是回来了嘛。”纪心语笑着道。

“这就是你的三个孩子?”陈蝶衣放开纪心语之后看着面前的三个小孩,这些年她和纪心语也有保持联系,知道纪心语生了一对三胞胎。

“好可爱啊,他们。”陈蝶衣四双眼放光的看着三个孩子她还从来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可爱的孩子。

“让阿姨亲一个。”陈蝶衣开口道,她蹲下来先是在幽幽的小脸上啄了一口,然后也在安安的小脸上啄了一口。

陈蝶衣正要将目光对准策策,策策退了两步一脸警惕的看着她。

“孩子,我是你妈咪的朋友,别怕。”陈蝶衣看到这里以为策策害怕了,开口笑着安慰。

“阿姨,我偶不是怕你。”策策盯着陈蝶衣,说完之后一脸嫌弃的看着她。

”好啊,原来你是嫌弃我.“陈蝶衣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受伤的表情,她竟然被嫌弃了。

她活了这么多年竟然被嫌弃了,她可是妥妥的一枚大美女啊,高中的时候就是学校里的校花,也就大学时和纪心语同一个学校在的时候不是。

纪心语在旁边无奈的看着她这死党:“你这样不仅孩子们想嫌弃你,连我都嫌弃你。”

“阿姨,你亲的我脸上都是口水。”幽幽看着陈蝶衣。

“我又帅又可爱的小脸上也沾满了你的口水。”安安开口道,心里无比后悔,早知道这样,刚才的时候他就像策策那样快速躲开。

陈蝶衣顿时石化在原地,这一家小没良心的,她大老远的跑过来接他们,他们就是这么对自己的。

“好了,我们母子几个的住所你安排了没有?”纪心语适时插话看着陈蝶衣问道。

陈蝶衣的小脸顿时露出得意的笑容,这死丫头现在终于知道她的用处了吧,但是怎么办呢?她现在就不想告诉她,谁让她刚才的时候那么对自己。

“快说话啊。”纪心语拉着陈蝶衣的手臂催促道,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时间已经不早了。

三个孩子的肚子肯定都饿了。

“好了,我说。”陈蝶衣开口道,她这辈子算是栽在这死丫头的手里了。

一个小时之后陈蝶衣带着纪心语母子四人来到帝陵市富人区月亮湾,这月亮湾的房价可是不便宜,一套房价最低也要几千万。

不过陈蝶衣的爸爸开了好几家跨国公司,想要弄到这月亮湾的一套房并不是什么难事。

一直陈坐电梯来到十八楼才停下,陈蝶衣走到一间房屋的面前快速输入密码。

房们被打开,入眼都是精装修好的套房,以绿色和白色为主。

纪心语刚踏进去一种空旷的感觉铺面而来。

纪心语看了看四周,满意的点点头,陈蝶衣给她找的这套房子很不错,应该有四百个平方米。

“房产证呢?”纪心语把手伸向陈蝶衣。

“在这里。”陈蝶衣打开包包从里面拿出房产证递给纪心语。

“钱我帮你付了上面写的是你的名字。”陈蝶衣笑着说道。

纪心语打开房产证看了看,轻轻点头,这套房子的价格在三千万。

三千万对于以前的她来说是天价数目,但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不值一提,自从冷厉风给了她三亿,她就一个人跑到国外在,这些年照顾孩子的同时也开了珠宝公司。

“钱我之后转到你的卡上。”纪心语看着陈蝶衣开口道。

“宝,写别说这件事,你先去做饭吧,这里有很多我买的食材,我肚子都快饿扁了。”陈蝶衣摇晃着纪心语的手臂撒娇。

纪心语的厨艺很好,所以陈蝶衣很喜欢吃她做的饭菜。

“好。”纪心语轻轻点头,不仅是陈蝶衣饿了,她和孩子们也饿了。

而这时三个孩子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房间,幽幽的房间是一间粉色的公主房,里面什么都是粉色的,就连小椅子都是粉色的。

而策策和安安共用一间房,颜色以蓝色为主,里面有两张儿童床,书桌是儿童共用书桌。

一个小时之后纪心语从厨房将饭菜端出来,耗费一个小时的时间她做了十来道菜,都是一些非常常见的家常菜。

“哇,我现在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尝尝了。”陈蝶衣看到这里走过来盯着桌上的菜开口。

“你不洗手了?”纪心语提醒陈蝶衣,经过她的提醒,陈蝶衣这才想起洗手。

趁陈蝶衣洗手的时候纪心语三个孩子叫出来吃饭。

“妈咪,你又给幽幽们做好吃的啦,妈咪辛苦了。”幽幽出来之后看着桌上的饭菜笑着对纪心语说道。

纪心语听到这里非常的欣慰,经孩子这甜甜的一句话,她这一天的疲劳都消散了。

策策和安安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也一脸感激的看着自己妈咪。

纪心语将幽幽抱到椅子上,策策和安安自己爬上去。

“心语宝宝,你做的饭菜好好吃啊。”吃饭的时候陈蝶衣一边吃饭一边夸赞着纪心语,纪心语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心语宝贝,你这次回来有没有相亲的打算?”吃了几口饭菜的陈蝶衣突然停下来开口无奈道。

“若是有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陈蝶衣笑着说,她认识的好几个男的家庭条件都还不错呢。

“没有,你别给我乱介绍,我没有要嫁人的打算。”纪心语摇头,自从离过婚之后纪心语就看出了很多问题看,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靠的东西。

女人也只有靠自己才能有出路。

三个孩子听到纪心语和陈蝶衣的对话几双眼睛刷刷的看着她们。

其实他们以前的时候也问过妈咪爹爹是谁,但是妈咪说爹爹死了,而且他们当时看妈咪的表情,妈咪好像不喜欢爹爹。

就从那以后他们就不敢在妈咪的面前提起爹爹了,甚至说要给妈咪找一个叔叔。

“你放心吧,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像冷厉……”

“蝶衣,是我偶做的饭菜不好吃吗?”陈蝶衣正想说不是所有的人都像冷厉风那样冷血,但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纪心语打断。

陈蝶衣看着要生气的纪心语和满脸好奇的三个宝宝,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差点在孩子们的面前说漏嘴。

陈蝶衣改口口讪讪笑道:“心语宝贝吗,你做的饭菜很好吃,我今天要吃两碗饭。”

当初纪心语和冷厉风离婚的时候陈蝶衣没少骂冷厉风是渣男,特别是纪心语之后还检查出怀孕。

陈蝶衣差点冲去找冷厉风算账,最后还是纪心语拦住她说冷厉风给了三亿的离婚费,陈蝶衣心中的怒火这才消除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