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气复苏:裸辞后,我回归仙家大族当少主 7.5
完结 签约作品 都市 灵气复苏
作者: 海上少年郎 主角: 聂扬
28.63万字 0.1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97.93
    累计字数
  • 62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39章
简介

大四刚刚毕业,被迫与女朋友分手,实习的公司竟然还以劳务合同到期为由让人付费上班! 忍无可忍的聂扬只好裸辞,放弃游历红尘,回归隐世仙家大族里去当少主了。 谁料,正好赶上灵气复苏,神话再现,应上级号召,有过红尘游历经验的聂扬不得不代表家族宗门出面,协助世俗界应对危机...... 【装逼打脸】+【灵气复苏】+【神话来袭】+【神秘恐怖】

第1章 分手,裸辞,回归家族宗门

“聂扬,三年了,这三年来你连爱马仕包包都没有给我买过。”

“我生日那天,你竟然还是骑着自行车来的,让同学们看了我的笑话。”

“我可是系花,以我的条件,有那么多人追我,我凭什么要吊死在你这一颗树上......我想要更好的生活啊。”

“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江芷妍那原本清脆悦耳的声音此刻宛如道道响雷,无情地砸在聂扬的头上,让本就头发被雨淋湿的他,显得更加狼狈。

“小妍,我......”

站在雨中的聂扬喉头有些发涩,轻轻开口。

“不用说了,聂扬,我心意已决。”

江芷妍摇了摇头,转身,蔚蓝的裙摆飘扬间,素腿迈回了女生宿舍的大门内。

聂扬看着女朋友,不,前女友消失在女生宿舍楼里的背影,眼眶旁边落下了不知道是泪还是雨的液体。

三年的交往,在大学毕业这一天就这样宣告结束了。

“哈哈......”

聂扬干涩地笑着,仰面朝天,让雨水无情地扑打在自己的面庞上,洗去眼中留存的泡影,与这三年的幻梦告别。

在雨中,聂扬的胸腔由揪痛,到微微发涩,再到恢复平静。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浑身湿透,就连裤兜里的手机都已经浸水打不开了。

聂扬的表情平静下来,他看着女生宿舍楼二楼的窗台,神情逐渐淡然。

“小妍,不,江芷妍。我大学和你交往的这三年间,的确没有条件给过你太多物质上的礼物,但是每一寸光阴我都在认真付出,我的时间,我的精力,我的一切......”

“如果这都无法让你真正感动,无法让你真正满足,那看来,我们确实不适合待在一起。”

“人生万千,我们终究不是一路人。”

聂扬最后淡淡地扫了一眼那道他曾经站在此处多次仰望的窗台,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该断的,强行留着,对谁都不好,到头来不过是偏执与歇斯底里罢了。

毕业证已经拿到了,聂扬没有必要再待在学校。他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便前往自己这段时间实习的公司。

他打算先在公司待一段时间,租到合适的房子以后,再把所有的东西搬进去。

谁料......

“这段时间呢,公司财务紧张,而上一批实习生的劳务合同也到期了,所以呢,呃......”

部门经理站在办公区域的侧方,继续说道:

“我们决定让实习生付费上班。”

“我们公司呢,是中小企业,中小企业缺乏的是什么呢?是资金。而像你们毕业大学生缺乏的是什么呢?是工作经验,需要实习来增长阅历。”

“我们保证,在这项企划执行以后,我们企业的前辈会认真指导各位实习生,迅速帮你们积累职场经验和技能,并且开具实习证明,这是一场毫无疑问的双赢。”

“对了,我们不包吃住。”

聂扬刚上工位就听到经理的这番话,皱了皱眉,实在忍不住了,站了起来,道:

“对不起经理,这不合规矩把?”

部门经理斜眼看向聂扬,问:

“怎么不合规矩?”

“公司和员工最基本的关系是劳务关系,公司付给员工工资,员工替公司工作,这怎么能反过来呢?”

“小聂啊,你要理解。我们公司,最近资金紧张,所以,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咯,越到紧张的时候,我们越需要共渡难关嘛......你还是年轻人,你要知道啊,是吧,这个社会不是那么简单就——”

“我要辞职。”

聂扬低头抬着眼,淡漠地望着部门经理说道。

听到辞职二字,部门经理的面色马上沉了下来。

“辞职?你要知道,你能来公司实习,是公司看得上你,是公司在给你机会磨练自己,你怎么能不把握住机会?你知道现在毕业大学生就业有多难吗?你也不好好想想......”

“我没钱。”聂扬淡淡说道,“养不起你们公司。”

聂扬在“你们”二字那里刻意加重了语气。

聂扬拿起自己的东西,与脸色涨红、双目圆瞪的部门经理擦肩而过,也不去财务部结算实习工资,直接就离开了公司。

聂扬知道,就算去财务部结算工资,公司也会找各种理由推诿,到时候可能还得去找劳动监管部门来仲裁。

无所谓了。

在世俗界待了六年,聂扬终于看清了现实。

他从一开始的满怀期望,到后来的渐渐失望,再到现在的完全绝望。

剥去了繁华都市的灯红酒绿之后,剩下的,只有人与人之间的冰冷死寂。

“回家吧。”

聂扬的这句轻叹,消散在了茫茫人海与烟雨繁华中。

......

数日后,Z国,昆仑墟。

这里是与世俗隔绝的巨大空间,也是如今世界上唯一有灵气和修炼者存在的地方。

缥缈氤氲的白雾缭绕着密林葱郁的山,一条山道从山底蜿蜒而上,连接着山上矗立的一座恢弘大气的宫殿。

宫殿的正殿大厅,聂扬半跪在地,垂头,颤声对着身前的人说道:

“父亲......我回来了。”

聂扬身前,一个相貌看上去三十左右、气宇轩昂的男子,坐在一张华贵的木椅上。

男子的眉宇勾勒出些许沧桑的弧度。他的名字是聂成,为昆仑墟三大宗之首的紫霄宗宗主,同时也是聂扬的父亲。

“唉......”

聂成长叹了一口气,似是叹尽了这些年来,他的悔悟。

聂成走下木椅,来到自己儿子跟前,把他扶起来,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对不起,儿子,六年前......是我错了,作为父亲,我不该用联姻束缚你的自由,这些年我想了很多,我......”

“不,父亲,是我错了。”

没等聂成说完,聂扬的眼睑微垂,轻声说道:

“其实我早就明白的,父亲您当年是为我好,因为倾雪是个好姑娘......”

“唯独,我年少轻狂不更事,叛逆心理作祟,加之对外面的世界好奇,便不顾您的阻拦离开了昆仑墟。”

“我曾以为,这世上的大家都像宗门里的人一样对我和蔼可亲,早前因此吃了很多苦头,受了很多罪,却也谨记着您的教诲不对灵力普通人出手。”

“直到那个时候,我才明白,一个普通人,孤零零地活在世上,挣扎着生存,没有依靠,没有陪伴,就连想要守护的人都因现实离自己而去,是多么残酷而绝望的事。”

“我曾以为自己能拥有一切,事实上却是在不断失去,失去自己对世俗界的期望,失去自己内心的坚持。”

“所以我回家了,父亲。”

“对不起......孩儿太任性了。”

听着聂扬的这番话,聂成的眼眶微微发涩。

他能想象出,这些年来儿子在外面,到底经历了多少挫折,吃了多少苦。

都怪自己,当年的态度不应该那么强硬的。

儿子这饱经风霜的模样,自己真是看在眼底,疼在心里。

“都别说了,回来就好。儿子,紫霄宗永远是你的家。”

聂成紧紧地抱起聂扬,父子俩的心中都存有对对方的愧怍。

“儿子,你长高了。”

许久后,聂成松开怀抱,近近望着聂扬,手揉着他的肩,欣慰地笑道。

“父亲,您却是一点也没变。”

聂扬抬头,提起手抹去眼角的泪光,嘴角同样勾出了温馨的弧度。他在外面失去了一切,但好在,他还有家。

父子又寒暄了一阵后,聂成带着聂扬在紫霄宗的宗门领地内逛了起来,诉说起这些年的变化。

长亭走道上,父子并肩而行,围栏外是荷瓣翠绿的清池,远处是雾山的朦胧轮廓。

“世俗界的灵气,就要复苏了?”

聂扬有些讶然。

“嗯。儿子,这件事情,国家那边已经派人进昆仑墟知会我们了,希望我们给予他们帮助。”

“等一等,父亲,为什么世俗界的灵气会复苏呢?按照地脉的演变来讲,世俗界的灵气不应该在三百年前就已经完全枯竭了么?”

聂扬好奇地问道。

“没错。但是,我们地球的‘神话’再现了。”

“‘神话’?那是——”

“就是儿子你第一时间想到的。这也被世俗界国安局那边的人,称作‘神话灾害’。”

“‘神话灾害’?”

“或是突然出现的秘境,或是从秘境中跑出的神话怪物,这就是‘神话灾害’。‘神话灾害’的范围很广,遍布全世界,尽管目前出现的频率还较低,规模较小,仍能被官方组织掩盖过去,但不出一年,应该就完全无法被掩盖了。”

“到了那个时候,世俗界的灵气就会彻底复苏?”

“对。所以官方那边向我们求助,希望能够让我们提前派人去帮助他们准备相关事宜,训练应对‘神话灾害’的人才。”

长亭走道的尽头,聂成和聂扬父子俩站定,共同遥望着远山。

“父亲,您跟我说这个,是想让我去吗?”

“做父亲的角度来讲,我不希望你去。但是从宗主的角度来讲,在我认为除了在世俗界有过六年历练的你以外,没有谁能够胜任这个职务,”

聂成顿了顿,继续说道:

“所以我完全尊重你的意见,儿子。如果你不想去,那就不去好了,如果你想去的话,那我就会派你信任的人跟你一起去,由你来代表我们昆仑墟。”

聂成还没说完:

“当然,在那之前,儿子你可得在宗门里好好待上一些时日。除了我以外,你娘啊、倾雪啊,还有宗门内的长老都很想你,得让他们多看看你这些年来的变化,好好叙叙旧才行。”

聂扬听着聂成的话,心中泛过一丝暖意。

随即,他开始沉思。

回到世俗界,就意味着要重新面对自己逃也似的离开的地方。

但是这一次的他,身后有父亲撑腰,有宗门的帮助,有整个昆仑墟的支持,他不用再一个人面对一切。

此外,他也想帮上父亲的忙,不愿意灰头土脸的回家就当一个混吃混喝的颓废宗门少主,那样太丢脸了。

想至此,聂扬心中已有了决断,他开口道:

“父亲,我去。我想帮上忙。”

聂成侧目,看着聂扬的脸,上面有一份褪去了稚嫩的成熟。

看来自己的儿子聂扬,已经主动背负起了宗门少主的担当。

聂成心中宽慰而又感动,只觉得这六年带给聂扬的,除了风雨以外,是实打实的成长。

聂成的脸上浮现宠溺的笑容,说道:

“那好,儿子。这段时间,你就先在宗门里和大家久违的见见面,然后我抽时间亲自督导你功法的修习进度,别到时候出去了,是我们这里所有人最弱的。”

“不会的,父亲。这几年在世俗界虽然没有灵气供我修炼,但是我从未懈怠过心法的感悟。您也知道我的天赋,有了昆仑墟的灵气,我应该很快就能够突破到金丹期了。”

“好,好。哈哈......”

......

三个月后,紫霄宗外门,会客殿。

“李处,给你介绍一些,这是犬子,聂扬,将会作为昆仑墟的首席代表协助你们。”

“这位是玄剑宗的宗主次女,玄剑宗内门第一天才,洛倾雪,是此行协助你们的第一战力。”

“这位呢,是天岚宗的圣子,君无邪,为此行的技术协助首席,精通灵能机关,应该能为你们打造相关武器帮上忙。”

聂成笑呵呵地为身穿99式警服的中年男人介绍坐在会客殿侧边椅子上的三人。

聂扬梳着一头短发,面容俊逸,西装革履,正襟危坐。

洛倾雪一身白衣长裙,束着高马尾,绝美倾城,阖上双眸,气质清冷淡漠。

君无邪束发青衣,吊儿郎当,摆弄着手里的一颗丹药,弹来捏去,满脸笑嘻嘻。

神话灾害对策局第五分处处长,身穿99式警服的中年男人李汉生,看着面前的三位年轻人,眼神呆愣,开了开嘴:

“就......他们?”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