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破宦官秘密,小皇后夜夜在鬼门关前徘徊 7.6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重生穿越
作者: 追风去 主角: 叶青梧 怀思礼
32.32万字 0.2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39章 衔凤:梦醒 2024-04-25 20:55:03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49.62
    累计字数
  • 59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39章
简介

诱哄一只金丝雀 假太监+疯批权宦×柔弱皇后 奸宦当道,皇帝昏庸,皇宫内整日歌舞升平,寻欢作乐。 人人皆知,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思礼,害尽忠良,剥的一手好人皮,亲手提了一个傀儡上去当皇帝,自己虽不称帝,却掌握朝政大权,才是天下真正的主子。 叶青梧是当朝皇后。 被传召侍寝,她心惊胆战,唯恐死在宫里,当看到掌印的那一刻,她愿放手一搏。 传闻司礼监掌印房中,金屋藏娇,常能听到女子娇软的声音。 叶青梧整日提心吊胆,生怕被人发现堂堂皇后居然是奸臣掌印的对食。 “乖乖怕甚,就算是他们知道了,又能拿咱家作甚?” 众人听说,掌印金屋藏娇,把那没露过面的对食宠上了天,就差把心挖出来给她奉上了。 殊不知,叶青梧过的却是另一种生活。 无意间撞破他的秘密,被他堵在门口,“乖乖看到什么了?” “我什么都……没看到。” “没看到吗?” “我发誓……我半个字都不会说出去的!” “是吗?最近想剥张人皮了。乖乖这张皮甚好。” 叶青梧整日都在鬼门关门口徘徊,左脚出来右脚进去,提心吊胆,寝食难安。

第1章 侍寝

“皇后娘娘,不好了,皇上说明日召您侍寝!”

绿柳匆匆忙忙跑进来,还喘着粗气,扶着桌子站稳后,一双眼担惊受怕看着叶青梧。

叶青梧身着一身浅绿色罗裙,坐在罗汉塌上,手中正在绣荷包的针不小心戳到手指,此刻冒出许多血。

绿柳见状,忙拿着帕子去给叶青梧止血。

“就说我病了。”叶青梧抓紧手中荷包,脸色略微苍白。

“皇上说您都病了半个月了,就算是再严重的病,都该好了,还派了太医过来,说明日要是治不好的话,就……就直接抬过去。”绿柳心疼皇后,复述出这番话,心中十分不忍。

叶青梧目视前方,脸色略微苍白,原本娇美动人的脸却因这几分苍白更加惹人疼惜。

“皇后娘娘,我们怎么办啊……”绿柳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容我想想,只要在明日之前,逃过就好……”

话虽这么说,可叶青梧的心,扑通扑通跳着,难以平静下来。

沈知舟昏庸好色,在叶青梧嫁过来之前,徐阁老的两位女儿都死在皇宫。

大女儿是沈帝醉酒之后被活生生剜心而死,二女儿听闻是死在床笫之上,死状惨烈。

徐家有恩于叶青梧,两年前被收为义女,现在成为了徐家嫁入皇宫的第三位皇后。

按理说一家子能够出三位皇后,该是龙恩浩荡,天大的福气,可如今奸臣当道,沈帝昏庸无能,草菅人命,这哪里是福气,分明就是避之不及的灾祸。

今日,轮到叶青梧了,她不想被沈帝杀死,她嫁入皇宫是还徐家的恩情,可不必搭上一条性命,她必须要活下去。

夜里,一白色颀长身影,端着一套红衣款款踏步而来,空气中飘着一层淡淡的幽香,正如他整个人一样,矜贵飘然,宛如谪仙。

叶青梧被他吓了一跳,紧接着心中有了打算。

进了凤仪宫的门后,太监宫女排成两列,纷纷低头行礼,颤抖着嗓音,“掌印大人。”

他是当朝大奸臣,生的一副好相貌,五官如雕刻一般精致,肤色是偏病态的白,那双桃花眸却见谁都瞧着和善,端着纱质红衣的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

若是不曾听说过他的手段,定会被他这一副相貌给骗了。

“皇后娘娘,咱家来给您送明日圆房时所穿衣物,这些都是皇上特意为您准备的。”他将衣物放在叶青梧手边的桌上,语气恭敬。

叶青梧美眸瞥了一眼,紧接着开口道:“不知这衣物合身否,不如掌印大人替本宫穿上。”

站在旁边的绿柳一愣,这……合适吗?娘娘究竟在想些什么?她该不会是要得罪掌印大人吧?

“皇后娘娘,这怕是有所不妥,毕竟咱家不喜这种连二两肉都没有的。”怀思礼的嘴,可是出了名的毒,任谁都要被他骂上两句。

叶青梧从椅子上站起来,直视怀思礼,“掌印既然叫本宫一声娘娘,那本宫就是主,奴才伺候主子,可有什么问题?”

说出这番话时,叶青梧心脏怦怦直跳,怕的要死,但脸上表情依旧紧绷,面不改色。

“咱家伺候皇后娘娘更衣。”

怀思礼声线平淡,并未动怒。

小皇后心里在谋划什么,他倒是有些好奇。还有这一副虚张声势的架子,有几分好笑。

屏退所有人后,凤仪宫寝殿就只剩二人在里面。

叶青梧的衣服被一层层剥去,她感觉自己心上包裹的膜也被人一层层剥开,她抬眼去看怀思礼的反应,却见他眸光深沉,认认真真给她更衣,并无其他。

“住手。”叶青梧拉紧自己的衣领,迅速将外套重新套上,转过身不让怀思礼看到自己的慌乱,“掌印大人请回,本宫自己可以。”

怀思礼面带浅笑,“咱家还未给皇后娘娘更完衣,娘娘莫不是害臊了?”

他明知故问,看到叶青梧的脸迅速涨红,脸上笑意渐浓。

“掌印请回。”叶青梧道。

怀思礼觉得无趣,浅啧一声,转身便走。

听着身后远去的脚步声,叶青梧觉得,要是再不动作,恐怕就要失去最后活命的机会了。

在怀思礼指尖未碰到门时,叶青梧立刻转身,扯住了他的衣袖,“掌印大人帮我。”

怀思礼有洁癖,他嫌弃看着抓着他衣袖的手,紧接着一个指头一个指头掰开,“这就是皇后娘娘求人的态度?”

冰冷平淡的语气中,带着几分不满。

“掌印想要如何?”叶青梧立刻问。

怀思礼声音清冷,“先说要什么。”

“我……不想侍寝。”

后宫那些流言叶青梧都听说过,她无法接受像沈帝那样恶心的一个人,若是侍寝,还不如让她死了。

怀思礼却挑眉轻笑,“呵,皇后不侍寝,难不成给咱家当对食?”

“好!”

叶青梧的回答,快的怀思礼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不过是随口一说,这小姑娘居然答应得这么快。

怀思礼走的时候,用一种非常复杂纳闷,且带着几分看傻子的眼神,看了一眼叶青梧,没有过多解释,直接回了司礼监。

寝殿内的叶青梧,紧紧咬着下唇,手指还带着几分颤抖。

去给怀思礼当对食,也总比被沈帝恶心死的好。

“娘娘,您没事吧?”绿柳见掌印大人走了,立刻到寝殿询问叶青梧,她怕娘娘激怒了掌印,万一丢了性命可怎么办。

“无碍,绿柳,更衣。”叶青梧平静道。

怀思礼既然那样说了,她也明白他的意思,这是她最后的机会,必须要抓住,要是没有怀思礼,沈帝那边,怕是再也无法推脱。

绿柳却疑惑看着叶青梧,“更……什么?”

“那一套。”叶青梧葱指轻轻指着刚刚怀思礼送来的红衣。

绿柳看着那套衣服,心提到了嗓子眼,“娘娘,不是说明日吗?怎么今日就要去?娘娘,咱们不去行不行?绿柳陪着您一起跑。”

明明说好的明日,怎么忽然间就改到了今日,这不是要娘娘的命吗?之前的哪一任皇后,不是死在了侍寝的时候?

叶青梧眸光暗下去几分,“绿柳,更衣,不是沈帝。”

“啊?”绿柳惊讶,心中更是疑惑,看皇后娘娘不想说,她也便不再多问。不是沈帝就好,只要不是沈帝,她这心总算安定几分。

更衣后,叶青梧身上披上一件斗篷,朝着司礼监而去。

绿柳欲要跟着,却被叶青梧遣回来。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