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太子,开局被弟弟篡位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历史 架空历史
作者: 老宏 主角: 永安 裳妃、伍月白
51.8万字 0.2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48章 大统天下 2023-02-11 13:44:03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51.8
    累计字数
  • 62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48章
简介

男主穿越到了恒月国。 哪想到,附到了吓死在裳妃怀里的太子永安身上。永安可是刚册立的太子,还没大典册封就被二王子篡位夺权后追杀,逃到封地青邑,闻听二王子永姬要讨伐诛杀。 于是冷静下来的穿越者姜启自然不能坐以待毙,也许是命运的安排,情急之下他竟然用上了南宋刘裕的却月阵,用五千兵力打败了追杀而来的两万精锐铁骑。 穿越者自然提升了信心,既然命运注定他这样了,当然他要大干一场替吓死的永安夺回本该属于他的一切。 姜启调用了他的知识,造枪造炮,访贫问苦收罗人心,很快就站住了脚。永姬不死心联合了东夷国攻打青邑,但在姜启的巧妙指挥下把两国的三十万大军打的个落花流水。 姜启没有停下来而是一鼓做气光复了他的恒月国……。

第1章 穿越成了倒霉蛋

姜启睁开眼,傻了。

自己被一个穿着古代衣裳的女人紧紧抱着。

幻觉?

刚才他还迅速把搭档推开了,只感到一股钻心的凉……。

咋又?

姜眼瞥了一眼,

偌大的只有影视剧才有的古代宫殿,冷清。

那种直刺心底的死寂,什么东西穿透了自己的心脏?子弹!

这是在缅北解救人质的撤退掩护现场,子弹嗖嗖地从耳边划过,眼看着子弹射向战友时,他把战友推到了一边,自己身体里至少有五处刺骨的冰凉。

然后呢?睁眼就在女人的怀里。

幻觉吧!

但又是真真的触摸到的现实。

姜启迫不及待的睁大眼睛,当然是要看在谁的怀里。

不看不要紧,一看把自己都蒙圈了!

乖乖,古代美人!

无意识的燥热,忙挣脱。

“殿下,你可吓死臣妾了。”

梳凌云髻,瓜子脸,丹凤眼,樱桃小嘴。

这时他才真真切切地看到,揽着自己的是,身着葱绿色绸的合欢上衣,下身穿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的绝色女子。

只看她从恐惧躁动到怯怯地,含情脉脉地脸色转变,姜启的心就抱不住了。

殿下?臣妾?

这电视剧里才有的称谓,满嘴的古代韵味的话,娇柔的身段,倒是让他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他挣脱,心跳到嗓子眼了。

茫然地看着眼前的美人,“我是殿下?”

“殿下,别怕,有臣妾,即便死,臣妾也和你一同。”

女人又把他抱紧了,像只老母鸡护着小鸡。

“你确信,我是殿下?”他追问。

美人点点头,怔怔地望着他,眼睛里含着晶莹的泪珠。

姜启不光看到了美人,眼前大殿是金丝楠木装饰的殿堂,床、桌、椅子清一色的黄杨木,精美绝伦的青铜器、晶莹剔透的玉器。

刚要说什么,高大厚重的楠木大门被撞开了,两个身披铠甲的大汉蹿了进来。

“殿下快走,再不走二王子殿下就杀到东宫了。”

其中一个手提月牙大刀,神似水浒里豹子头林冲的彪形大汉,急切地说。

姜启把手伸进嘴里猛咬了一口,疼地跳了起来,这才相信自己穿越了。

穿越自然是再生了!过去的就成了别人的故事了?

姜启一阵心酸,眼泪夺眶而出。

“殿下,别怕。”美人忙张开樱桃小嘴吮着他腮上的泪。

一股滚烫的热流传遍了全身。

这股热流让他意识到了什么!

“殿下,再不走就走不了了。”神似林冲的大汉焦急地又说。

姜启扫了一眼殿内的侍卫、太监个个恐慌的样子,摆了摆手:“要不你们先逃命。”

“殿下,臣子们哪敢。”呼啦啦跪满一地。

他倒在了美人怀里,抬眼望着诚惶诚恐的美人儿。

“你说逃,逃哪儿?”

“殿下,你的封地青邑。”

“封地?”

姜启有些茫然,脑子里的确有残存的记忆,似乎叫青邑的地方,离上都远着呢!

这和在缅北解救人质没啥两样,当务之急就是撤。

他不由得抬手捏了一把粉嘟嘟的美人脸,说了声:“走!”

于是前呼后拥的侍卫、太监、侍女等等裹着他出了殿门,似乎大家像是有路可逃似的,很有序地走向假山。

院墙外不远处传来了阵阵的厮杀声,还真有点儿让他打怵。

提刀的汉子在前头开路,有点戏里唱武生的韵味,似踩着锣鼓点,咚、咚、咚、咚得龙咚呛!

走过殿门左侧下了台阶,又右拐,进了精致的园林,钻进假山里的隐秘的地道。

轻车熟路,他问紧贴在身旁的老太监:“从这儿能出宫?”

“回殿下,这条出宫的暗道是殿下令老奴挖的,咱可经常出入。”

姜启忙打圆场,“被篡贼闹得忘了!”

现在必须闭嘴,这宫廷血刃篡位可不是演电视剧!先躲过这一劫再说。

心冰凉的,这穿越也太遭罪了。

大约走了一个时辰出了暗道。

穿过一片树林,来到了山沟的小道上,不远处停了几辆马车。

侍卫、太监、侍女一串儿跟在身后,要不是逃命,这仗势还挺威风的。

美人儿把他扶进了车里,用柔软似水的身子支撑着他的屁股,也怪自己太集中精力了,完全把她当成了松软的沙发。

马车疯狂地奔驰着,直到月亮高挂在了空中,拐进了大山峪,驶进了灯火通明的军营才停了下来。

他被侍卫扶下车,瞥了一眼一堆堆篝火映衬下的军营帐篷。

问紧跟身旁的神似林冲的将军:“这是哪里?”

“回殿下,这是咱们的青邑密营。”

“既然是密地还张扬的灯火通明?”

“回殿下,是怕你害怕。”

姜启脑子里根本就没有记忆,只有哼啊了声,进了大帐。

坐下,他盯着站在两旁的文武官员,想问是咋回事,但又怕不妥,挥了挥手果断地说:“清点人马,做好准备!”

说完就起身,在老太监的引导下回帐后寝帐了。

美人上前把他扶到榻上,“说说,咋回事?”

美人儿愣怔了一下,然后低低地说:“回殿下的话,今个儿是皇上册封殿下太子大典的日子,可哪承想,二王子殿下领兵谋反,囚禁了皇上,你听后就晕倒在我怀里……。”

他是册立太子?乖乖,这穿越有意思,比白日里做梦强多了!

二王子永姬篡权夺位软禁了皇上,还要诛杀他?

这一连串的消息注入了脑里,立马就像一把钥匙打开了锁,蹭的信息蹿了出来。

原来穿越到了史书上只介绍了十几个字的恒月古国。

就是神秘的恒月王朝。

可笑的是,他一个特战少尉,竟然附体玩主而又软弱胆小的太子永安身上,而且两人的性格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乖乖,二王子永姬还没赶到东宫,就被吓死在了裳妃的怀里。

好歹他穿越而来!

要不,这吓死的太子永安多窝囊。

脑子里有了足够信息,自然就腰挺起来了。

他哼了声,起身又回到了议事大帐。

这北岭军营是羽文重秘密建起来的,自然是把封地青邑带过来的一支精锐,以防万一!

防的就是强势的永姬。

羽文重就是那个长得像林冲的汉子,是他封地青邑的将军,也就是他的左膀!

右臂是谁呢?

就在脑子里扒拉此人时,人走进了大帐。

细高的个子,枣核的脸,走起路来晃荡,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唯一还算过得去的就是脸白。

此人叫赵一卓,他的青邑封地上的府相。

“把羽文重叫来。”

刚进账还没来得及问安,就被他打发出去了。

赵一卓一愣,但也只好,应了句出去了。

他坐到案前,望着案台上悠悠晃晃的火把光亮,脑子里在快速旋转着,首先要弄明白他现在的处境。

很快羽文重和赵一卓进来了。

他咳了咳嗓子,紧盯着两人许久才说:“回青邑。”

羽毛重知道自家殿下的禀性,这也太窝囊了,竟然吓得把皇位让给了二王子永姬。

“殿下不妥。”弱不禁风的赵一卓挺起了胸。

大义凛然地一挥手:“决不能把皇权落入二王子殿下之手!”

“你要干吗?”

“杀回去!”

“就这点人马?你以为你是仙人马无上?”

姜启在脑里已经把现存的实力过了一遍,手底下就五千人马,而且没有后援支持,想和兵强马壮的永姬三万铁骑争个高低,就是拿鸡蛋碰石头,不自量力!

“就咱这点人马和永姬拼,你想过结局吗?如果你是撒豆成兵的马仙人,那成!”

他摇了摇头,挥挥手霸气地说:“撒!”

这让左膀右臂吃惊不小,本来这皇位就是他的,竟然吓得不敢诏告天下,灰溜溜地回封地。

奇耻大辱!

赵一卓混劲上来了,他喘着口粗气,梗起了脖子。

“羽文重给他杖,让他去哨岗站一个时辰。”

脑袋里显示的这个赵一卓是个酸文人,气节倒是一浪高过一浪。

赵一卓接过羽文重递过了的杖,真去站岗了。

姜启摆了摆手让羽文重坐下,两人商量起撤退的事宜。

赵一卓当然要生气了,以前他说的话就是殿下的语录。

咋就不听了?

赵一卓扛着杖站上望哨高台,气鼓鼓的,但总感觉哪里有不对味的地方。

想来想去,这不对味,原先把他当神一样的供着,可就是这短短的半天,咋就失去了魔力呢?

赵一卓突然感到了什么,殿下的眼神另类了,那个不时眨动眼皮的无神眼珠,咋有了光彩?

斥候传来消息,二殿下永姬的人马向这儿运动了,赵一卓打了个寒战,谁说不怕死!刚才的视死如归没了。

可怕的事,就在打寒战时,他已经是二殿下永姬的俘虏了。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