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差别白事店 9.2
完结 签约作品 悬疑 悬疑脑洞
作者: 半块砖头 主角: 万谦 丁坎
30.29万字 0.2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35章 大结局 2023-04-30 12:01:20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31.68
    累计字数
  • 47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35章
简介

不问是非对错和因果,只要你愿意付出代价,我就敢成全。

第1章 无中生友

你死过吗?我死过。

高考头一天晚上死的,都推进火葬场了,愣是让疯老道把我从抽屉里拎出来了,挂太阳底下晒三天,我又活了。

遗憾的是,疯老道陪我一起晒了三天,严重中暑抢救无效,人没了,临闭眼交给我一把铁算盘和一本线装书,让我看好他的白事店。

人家老道跟我非亲非故,好端端的为我搭上了性命,我也不敢推辞,放弃复读,抱着铺盖卷来到这个小门脸,成了丧葬街上最年轻的神棍。

几年下来,虽说没挣上什么大钱,可也没把自己饿死,赶上同学聚会,我还精心准备,狠发了一波名片。

第二天酒还没醒利索,手机就响了,一看号码,我小心脏直突突。

校花白婷婷。

“万谦,你请我吃顿饭呗,姐给你介绍笔买卖。”白婷婷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

我赶紧答应,说校花让我请吃饭,不介绍生意我也得照办。

白婷婷娇嗔一句:“贫嘴。”

中午我准时赴约,白婷婷却是一个人来的。

我问她客户呢?

白婷婷说,客户的委托有些难以启齿,不便直接露面,所以事情由她转达。

具体情况是,白婷婷有个给大老板当小三的朋友,历尽千辛万苦,终于熬死了原配,可呼啦啦涌出来一大帮小三,个个国色天香温婉贤良,有几个还专门去国外整成了旺夫相。

朋友虽是个挺自信的迷人小妖精,可面对这摩拳擦掌的三千佳丽,还是有点心里没底,想让我给摆个提升女性魅力的法阵,帮她唱好这场宫斗大戏。

事成之后,钱自然少不了我滴。

我当时就笑了,什么朋友?妥妥的就是无中生友,这小三如果不是白婷婷自己,我把桌子吃了。

白婷婷见我看她,尴尬的笑了一下,知道我已经看破,但是她也知道,我不会那么不给面子直接说破。

“能提升女性魅力的法阵有很多种,可应对这种你死我活的阵仗,正经的旺桃花法阵肯定不行,神佛普渡众生,不会给这种无聊的事情推波助澜,只能用阴面法阵向邪祟借力。”

“邪祟办事剑走偏锋、不计后果、不择手段,所以阴面法阵力道猛、见效快,这些是优点,缺点就是,邪祟要的东西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想要脱颖而出艳压群三,你得舍得拿出像样的祭品才行。”

白婷婷想都没想,站起来一把抓住我的手,道:“你需要什么祭品,只要我身上有的,你随便拿。”

我平静的抽回手,在算盘上一阵噼里啪啦,告诉她:“十年寿命,再加一张脸,人工费加上各种耗材一共两万,考虑好了带钱和男女双方头发、指甲、姓名、八字到铺子找我,法阵立时生效,一个星期可见成果。无效倒赔十年寿命,赖账追讨双倍报酬。”

这就是无差别白事店的规则,不问是非对错和因果,只要你愿意为所求的事情付出足够的代价,我都可以成全。

我没有等白婷婷回答,甚至没有看白婷婷的反应,直接起身,结账离开。

曾经的校花啊,曾经那么多男生的梦想,以后,都不用想了。

回铺子的路上,我遇到了交通管制,不知道前面出了什么事,所有的车辆都不允许通过。

我只能调头绕路,刚要发动车子,一个提着鸡蛋篮子的老太太从前面的路段走来,陪着笑脸拍打我的车窗,让我顺路载她一程。

我让老太太上车,顺便跟她打听前面路段的情况。

“能有什么大事儿?还不是王大财主家的狗跑出来了,一群保安撅着屁股追半天也没逮住,怕狗受惊了被过路的车压死,就给管制了。”老太太一边说一边撇嘴。

这事儿确实挺操蛋的,老太太说的王大财主叫王永年,是我们花城的一个大房地产开发商,前面那一片楼都是王氏集团开发的,在我们当地一直是相当豪横的存在,只是不知道他现在已经无法无天到这个程度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上天欲其灭亡,必先令其疯狂。这个王永年怕是要蹦跶到头了。

我拿出算盘打算给王永年算一卦,不过想想还是算了,算不算都不会有太大差别,希望白婷婷说得大老板不是王永年吧,否则这十年寿命和一脸花容月貌真不值得。

老太太家住城中村,到村口时有点晕车,我就把车停在路口,提着篮子扶老太太进村了。

刚进家门老太太就吐了一地,孙女赶紧跑过来收拾,可我还是从呕吐物里看到很多生肉和血丝。

“你不是人?”我扶老太太坐在春秋椅上,平静的问了一句,还顺便帮她倒了一杯水。

老太太把孙女支出去,对我咧嘴一笑:“让万掌柜见笑了,老婆子原本是个吃香火修功德的,但功德修得慢,就隔三差五吃个人,现在这把年纪,回不了头了,就等哪天罪孽满了,被雷劈呢。

我这辈子没什么后悔遗憾,也没什么留恋,就是不放心我这孙女。冒昧请万掌柜过来,是想在白事店放点东西,好好做几笔生意,给孙女攒几个自保的本钱,我也就能安心应劫了。”

我隔窗看了眼在院子里玩耍的小女孩,她大概七八岁的样子,穿着条鲜艳的红裙子,身子极为单薄,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如果不是裙子的颜色太热烈,简直就是个一吹就散的影子了。

“好。”我只简单的回答了一个字。

老太太脸上立马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从鸡蛋下面摸出菜刀,一刀砍向自己的胳膊,生生把自己的上臂骨挖了出来,用红布包了递给我。

我平静的看着老太太的所有操作,从袖子里抽出一截黑色丝线捆了红布包,告别老太太祖孙,径直回了白事店。

中午丧葬街上没有什么人,我把老太太的上臂骨安置好,靠在摇椅上看了会儿书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猛得地面一振。

我一个激灵坐起来,就见对门纸扎店老赵鼻青脸肿的摔在我门口,那个啃地的姿势,颇像一条狗。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