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开局就被骗 8.0
完结 签约作品 历史 历史脑洞
作者: 画龙不点睛 主角: 卫良 蔡琰
31.95万字 0.2万次阅读 0.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51章 梦醒(大结局) 2023-08-04 23:36:02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118.16
    累计字数
  • 67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51章
简介

纵使曹操有千军万马,即使刘备有雄狮百万,任凭孙权划江而治,与我何干? 我这里的规矩,就是九出十三归,分分归一。 拿钱办理天下事,天经地义……

第1章 孽子,你过来

司州,河东郡,安邑县,卫府。

虽被称之为卫府,却只有一个简朴的小院子,

院子上挂着牌匾险些脱落,一看便是年久失修的老旧宅院。

前后两个院门相通,院中间横挂着一条半尺宽的沟壑。

沟壑里面时有锦鲤游动。

一个三岁的孩童,正坐在沟壑边,将双脚潜入水底,拍打着水面玩耍,

左脚上的一根红绳上,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

若不是家中的破旧,定会是一副令人愉悦的景象。

造就这一情景的“罪魁祸首”,便是眼前这个三岁的孩童。

卫家家主卫乾,老来得子,大宴喜庆之际,来了名方士,名为左慈。

方士也是游历山水,途经此地,只因为此处有血龙之气,而进了卫府。

从左慈口中得知,卫乾刚出生的儿子,本应为龙。

听到这里的卫乾,大喜,邀左方士上主桌吃饭。

左慈打断其邀,接着说道:“但如今为汉室宗亲,天子为刘,使其龙气被汉室龙脉所伤,留下病根,不过而立,定将咳血身死……”

卫乾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本是喜庆的场面,一时间也沉寂的可怕。

别人儿子刚满月,在办宴席,你就来一句:你儿子不到三十岁就会死,搁谁谁高兴?

可接下来,所谓的血龙之气,在他口中说的传神。

原本卫乾还是不信,只是左慈在交代破解之法后,

留下一条挂着铃铛的红绳,便消失在了原地。

这让卫乾望着天空直呼,左仙人。

这一幕也让在座的人,全部看在眼里,惊得不敢出声,生怕惹怒了左仙人。

从此,安邑县,河东郡,乃至司州,都口口相传:

卫家二子,唤名血龙,而立不至,命即休矣……

只是这种风波,在不久之后,便消失了。

就这样,依照着左慈破解之法,卫乾,将家中的产业,统统给盘了出去。

在河边建了一座小庭院,引小清河的水,入院中渠,在渠中饲养锦鱼。

从此住进了十年不许修缮的卫府。

另一边,将家财散至河东郡的大大小小十几个县城,甚至施粥行善到了各个州,全都以卫家二子血龙卫良的名号,接济穷苦百姓。

只是这一举动,导致远在青州求学的卫家的大儿子,极度不满。

原因无他,没钱了。

借了同窗的三千钱,花费了一个多月,终于到家。

可家中的景象,令他目瞪口呆。

哪还有河东卫家的身影,有的只剩下家道中落的卫家。

“父亲大人,您怎么能相信江湖术士呢?您看看,现在家成什么样子了?”

“你别不信,左仙人是真人。你就看看,现在你弟弟活的好好的,就知道方法准没错。”

“父亲,弟弟生下来就是好好的,您被骗了!”

“竖子,我说没有被骗就没有被骗,你也别多费口舌了,去读你的书吧。钱可以再赚,命丢了,可真就没了。”

卫乾的脸上有了些许怒意。

卫觊无奈摇摇头,君臣父子三纲五常,

这礼仪,已经扣死在自己的身上,若是再说下去便是不孝之名。

得,自己也没法去安心求学了,干脆就坐在家里,陪着父亲,守着这血龙之名的弟弟。

为了省去教书先生的费用,卫觊也就充当了卫良的启蒙的授业之师。

弟弟卫良的学习,倒是出乎卫觊的预料,

小小三岁的年纪,便就能够识字思理,理解透彻,四书五经,倒背如流。

有时卫觊都怀疑,自己的弟弟,是不是真的就是那个左慈嘴里的天选龙子。

卫乾倒是越来越相信自己的次子,绝非池中之物,时常抱着卫良笑的合不拢嘴。

有时在没外人时,直接就称卫良为虬子。

虬子,寓意也很明显,幼龙。

卫良作为二十一世纪过来的人,早在满月的时候,就把血龙的事情听了不下几千遍。

腻歪了。

也根本不信这一套,什么天龙之子,无非是古代帝王,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整出来忽悠人的手段。

不过他很好奇,左慈这个三国里迷一样的方士,是不是知道了这具身体里,灵魂不是原主的事情,故意整出一个噱头,好来扬自己的名声。

很可惜,满月的那天,卫良压根没有见到左慈,是不是仙就更不知道了,左慈在会客厅,都没有见自己一面,就下了这些定论。

之后左慈更是来都没来过河东。

左慈的嘴炮是爽了,名声也大噪了,卫家的善粥施到哪,他左慈的名声就传到哪。

可痛苦了现在的卫良,好好的富家子弟,活成了现在的穷酸样。

不过卫家先前的家底是真的厚实,三年了,整整三年了,家产还没有盘完。

至于为什么没钱让卫觊去求学,那是因为卫乾直接安排人,把盘出去的家产,不经过府邸,直接换成粮食,施善于各州各县。

而且卫觊去青州求学一年,所花费的钱财就是五十万钱,是普通人一辈子都存不到的巨额花销了。

久而久之,卫府当然没钱供卫觊求学。

虽然如此,卫乾还是留了些小钱,维持家里开销。

不过完全不够用啊。

卫良早就计划了好了,三国猛将,从河东开始收拢。

第一个就想起了武圣关羽。

关羽是河东郡解县人,就离自己所在的安邑县不远。

现如今的关羽还是十岁左右,卫良可以等,但是最多只能等十一二年左右,因为刘宏在位的后面几年里,关羽就会跑出河东,去幽州涿郡和刘备相遇。

到时候,就是二十匹马估计也拉不回来。

他必须计划在此之前,锁住关羽。

可估算着时间,就这样的家庭环境,自己要想在十五岁之前存到钱,去找关羽,完全没戏啊。

“小子,你手上的紫砂壶,卖吗?”

卫良在站在卫府的庭院外,掂量着手里的紫砂壶,他想了很久。

这是他老爹卫乾最喜欢的茶壶之一。

家底清空了,都舍不得卖这个紫砂壶,由此可见这个紫砂壶的贵重之处。

作为小孩子的他,没有办法劝解卫乾,放下左慈那个老神棍的留下的执念。

只能另辟蹊径的想办法赚钱。

见卫良还在犹豫,老人捋了捋胡须,开口道:“一万钱。”

“成交。”卫良听到钱,毫不犹豫将紫砂壶递给了对方。

下午,卫府传来一声咆哮。

“孽子,你过来。”卫乾大发雷霆,“我的那柄罗凤龙纹壶呢?”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