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与你,再无后续

书名:
穿书后,霸总为我弃了白月光
作者:
初七初六
本章字数:
2002
更新时间:
2023-04-09 11:13:26

90%的人强烈推荐

豪门萌宝之我是玄学大佬

【玄学+团宠+萌宝+欢脱】 暖暖有一个爸爸,两个叔叔,三个舅舅,四个爷爷 你以为这就完了。 别忘了,暖暖自己也很强哦
已完结,累计17万字 | 最近更新:第97章 玄乐成为天帝(结局篇)

第1章 滴血认亲?

书名:
豪门萌宝之我是玄学大佬
作者:
鱼丸晚
本章字数:
2081

“总裁,今天的行程安排有:上午11点跟樱花国商务代表见面,下午2点收购秦氏的娱乐公司,下午5点……”

总裁办公室就在眼前,宋岳助理语速越来越快,终于在总裁要进办公室之前,汇报完了当天的所有工作行程。

他悄悄地拍了拍胸脯,轻呼一口气。

男人站在29楼的窗边,窗外的阳光照在男人刀削般冷峻的脸上,清冷禁欲。

如往常一样,宋岳接过女秘书精打细磨出来的咖啡,不加奶不加糖。然后将需要总裁签字的文件一一放在办公桌上,由总裁确认。

萧晨烨微微低头,眼镜片反射出过人的光芒,宋岳不敢多看,低头看着鞋尖。

“秦氏的收购计划为什么多出来二百万?”不过十分钟,萧晨烨就已经签出去几个亿的文件,他拿着薄薄两张纸并未抬头。

宋岳却猛地一慌,“评估部的评估数据是五千二百万,但是收购部那边说只能谈到五千四百万。”

“原因?”

宋岳支支吾吾地,有点说不出来。

“去查,一个小时。”

“是。”宋岳快步走出门去。

萧晨烨继续看着手里的文件,裤腿忽然被扯了扯。办公室有人?他眸光一冷,除了宋岳,居然还有人进他的办公室。

他低头看去,没想到躲在巨大的办公桌下面的竟然是一个小团子……

小团子穿着款式精良的汉服小裙,所有的头发扎在脑后,挽成了一个小揪揪,由一根深色木簪紧紧簪住,身边还有一个小包袱和一把小桃木剑。

“爸爸……”

软萌小奶音暖暖看着眼前的男人叫了一声。

萧晨烨不自觉地眉头紧皱,小团子看起来白白嫩嫩的,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小仙童,但是怎么乱喊人呢?

“你的爸爸叫什么名字?哪个部门的?”萧晨烨问道,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声音放缓。

“暖暖不知道爸爸叫什么,暖暖没有部门。”小团子歪头看向萧晨烨,显得有些呆萌。

“你叫暖暖?”

小团子猛地点头,头上的小揪揪也跟着晃动,梳好的头发有几根散落了下来,“是呀,娃叫暖暖。爸爸叫什么呢?”

她软萌的小奶音,软软糯糯,可爱的很。

“谁是爸爸?”萧晨烨不解。

“爸爸是你呀!”暖暖从破破的小布包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有些泛黄。

萧晨烨看着这张年轻的脸,没错,是自己。可是,自己二十五年来从来没有跟任何人发生过关系。

眼前这小团子又是怎么回事呢?

暖暖突然觉得房间里有点冷,她眨巴眨巴大眼睛,自顾自地说道:“5年前,在江市地帝豪酒店,你让妈妈怀了暖暖。师父说,妈妈去天上当仙女了,他也要去当神仙了。就让暖暖来找爸爸。”

萧晨烨突然想起来,那一段曾经被尘封的记忆。

他猛地坐在地上,额头撞上桌角,也并不在意。五年前,他在江市被人下了猛药,如果不是她……

第二天醒来,身边空无一人,只有床上的一抹鲜红,提醒他发生了什么。

他试着找过,可是并没有找到。

倒是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有一个女儿!

萧晨烨仔细看着眼前这小团子的脸,没发现一点那女人的模样,不过,越看越像自己。

他大手僵硬地把小团子抱了出来,四岁半的小娃娃,看着白嫩,却轻飘飘的。又听到咕噜咕噜的声音,他眉头紧皱。

白嫩嫩的小手轻抚着他的眉头,“爸爸,不要皱眉哦!暖暖,暖暖只是有些饿了。”暖暖害羞的说道。

咚咚咚……

“进来。”

“总裁……”宋岳正准备说话,却发现自家的洁癖大总裁怀里抱了个小团子,震惊了他的整个世界。

“给她弄个泡面。另外,让家庭医生来做个亲子鉴定。”

“亲…亲子鉴定?”

“你有意见?”萧晨烨眼镜后面锐利的光直直射向宋助理,有一瞬间宋助理觉得自己身上要灼烧出来一个洞。

“没,没。”准备离开的宋助理想了想还是回过头来,小心翼翼地道:“总,总裁,孩子还小,不能吃泡面!”

“真麻烦!”萧晨烨皱眉,“今天的工作全部推掉,不重要的会面让副总去,准备好饭菜,让家庭医生在家里等着。”

他一边吐槽的厉害,一边手下不由自主温柔地抱起小团子,往外走去。

“是。”

萧宅里。

小奶团背着小布包,手拿桃木剑义正严辞地看着眼前的家庭医生,最重要的是看着家庭医生手里的针。

作为玄门传人,最是知道精血的重要性,可是,爸爸竟然要让这个穿白褂子的人取自己的指尖血。

小奶团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里很快就被泪水浸满,泪珠子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一颗一颗的往下落。

“哭什么?”萧晨烨从二楼下来就看见小团子孤零零地站在大厅里哭,他面目不善地看着家庭医生。

“要取血,做dna亲子鉴定,小小姐害怕取血。”

“爸爸,爸爸,不要。”小团子哭的哽咽,她知道滴血认亲证明血缘关系,可是一想到要戳手指头,她真的害怕,好疼好疼呢!

“没有别的办法吗?”萧晨烨轻轻拍着小团子的背问到,心里已经在思索,要不,就不做亲子鉴定了。养个孩子而已,对于萧家而言,不过是小事一桩。

“头发也可以。”

“爸爸,拔头发,你拔吧!”小团子一把拆开自己的小揪揪,递给爸爸。

她声音颤颤地说道:“暖暖最勇敢,暖暖不怕。爸爸,给你。”

萧晨烨心想一根头发而已,能有多痛,他猛地拽向那软软的头发。

不知道是不是头发太细软的缘故,他一下子拽下来好几根。

看着小暖暖的大眼睛里瞬间涌出的泪花,他身体瞬间僵硬。

他为数不多的对小孩子的印象多是哭闹的厉害,更何况这次本就是他的错。

没想到小暖暖眨巴眨巴眼睛,说道:“爸爸,这样就可以了吗?可以证明爸爸是爸爸了吗?”

“嗯。”

小暖暖折腾了一天,已经很困了。但是,她突然掐算了起来,难道是因为自己,改变了爸爸的运势,本来极强的富贵运,怎么突然多了一道死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