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起来!冤种穿越大变时尚女魔头 8.0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重生穿越
作者: 糖醋酱佛手 主角: 宋莲 陆云开
17.98万字 0.1万次阅读 0.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9章 又一个新的开始 2022-12-31 09:01:08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177.86
    累计字数
  • 60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9章
简介

通草花、绒花簪、烧琉璃、制衣衫……凡是古代工艺美术,宋莲样样精通,可惜她空有一身本事,穿越到了未知的朝代,变成一个小寡妇,没关系,且看她引风潮,弄时尚,查迷案,护国安,小簪娘也能搅弄风云!

第1章 小簪娘初来乍到(1)

“……痨病……死……”

“……冲喜……”

宋莲迷迷糊糊,她只觉得浑身都疼,浑身都沉得要命!

一个尖利的妇人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礼成!送入洞房!”

宋莲被推着走,周围闹哄哄的,她茫然地跟着那股推她的劲儿往前走,忽的不知道是谁推了她一把,宋莲直直地往前跌过去。

头上的红盖头掉了下来,宋莲第一次看清周围,眼前是一片通红的喜房布置,就在她跌坐的旁边,有一张床,床上一个脸色惨白似鬼、眼球充满血丝的男人冲她伸出手来。

“娘子……”

“啊!”宋莲面对这诡异的场景惊叫出声,头痛欲裂,又昏了过去。

在她彻底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一双手骨嶙峋的手伸到了她的脸前,长长的指甲竟然是黄绿色!

……

等宋莲再醒过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穿越了。

不光穿越了,还被人当孤女给买来冲喜了。

不光冲喜了,她相公得了痨病嗝屁了。

不光嗝屁了,在她昏迷的三天里头,她相公已经被烧了扬了!

刚知道的时候,宋莲是呆滞的,她连恋爱都没谈过,就有了一个死鬼老公,呵呵。

不过,宋莲穿越前就跟谈恋爱绝缘,一心搞事业。

她是名牌大学工艺美术专业的高材生,一个有十万粉丝的簪娘up主。历朝历代的簪环首饰,她是如数家珍,缠花、绒花、辑珠、编织、刺绣各种工艺,也都是信手拈来。

在原来的世界里,宋莲随便一支簪便卖到千元价位。

只要这个世界的女人还肯戴首饰,她就一准儿能赚上钱,吃上饭。

其实她穿越也和赚钱有关,好不容易攒的小金库被爸妈和弟弟发现,追到她的工作室来,逼着她拿钱给弟弟买房。

宋莲本来想的是拿跳楼吓唬吓唬他们,结果没成想她弟弟扑上来揪她,一个手滑,竟然把她给推了下去。

好吧,她自己都很想吐槽自己是一个大冤种,赚的钱没享受到,反而便宜了从小到大一直吸她血的家人。

唉,早知道,就用赚的钱环游世界了。

“扫把精,你又偷懒,还不快去做饭。”婆母冯氏厉声呵斥发呆的宋莲。

“大娘子,莲娘子还病着呢,让她歇着吧。”家里雇的上灶婆子孙氏劝道,又在灶台旁边给宋莲安了个座儿。

“病了多久了还病,病秧子。”冯氏嘀咕着走开。

宋莲向孙婆子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她之前刚清醒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只好装傻子,孙婆子心地很好,又爱聊天,什么都跟她念叨,过了两三个月她才彻底摸清了现在的处境。

宋莲是穿到了一个平行世界,这里国家官员各项制度和古华国的明代相似,但民风要开放得多。

当朝皇帝名叫陆缜,算是一位明君,将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

可惜,不久前太子因痨病去世,皇帝忧思成疾,二皇子参与了不少政务,管事多些,三皇子镇守边疆,四皇子喜好修仙问道,五皇子就是一个纯粹的小透明,长年游山玩水不在京中。

现在朝堂民间都有传言,皇帝将会传位给二皇子。

宋莲一边听,一边想,果然不管是什么朝代,老百姓对于皇家秘史都特别有兴趣啊。

“孙大娘,饭菜好了没?”婆婆冯氏又走来催饭菜,看宋莲在一旁坐着,嘴里就忍不住刻薄两句,“扫把精、懒鬼,成日里除了碍眼就不知道干点活。”

她这婆婆,神棍说要冲喜就偷偷冒着犯法的风险买人冲喜,神棍说要买个好八字的女子,她便花大价钱买人,神棍说是宋莲八字太好,宋家的痨病鬼儿子被克死,就真觉得全是宋莲的错,说什么就听什么,糊涂得简直像是一锅面汤!

“饭菜都得了,大娘子,我这便回去了,家里的食铺子还有事呢。”孙婆子做得了饭菜,便跟主家告辞走了。

算账的时候到了。

见孙婆子离开,宋莲将门插上,抄起一箩冬瓜干,走到嘴里还不干不净的冯氏面前,冷冷地道:“你再骂一句试试?”

冯氏这些日子把儿子没了的怨气全都发泄到宋莲身上,宋莲只是一味沉默,从不见顶嘴,还当她是个软蛋,这时见她突然变了个样,不安起来,两手乍着:“你、你待怎的?”

宋莲把冬瓜干往她头上一泼,吓得冯氏尖叫起来。

她这一招,把屋里的公公梁安和小姑子梁满月都惊了出来。

“儿媳妇,你这是作甚哪!”梁安一边去扶冯氏,一边虎着脸,训斥宋莲,他本是个高大的中年汉子,儿子死了后,背也有些驼,眼也有些花,便不似从前强横。

小姑子梁满月十四五岁,梳着双丫髻,瘦长脸儿很是俏丽,瞧见爹娘和嫂子拌嘴,只是睁着一双细长的眼睛,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站在一边,瞧瞧这个看看那个。

宋莲清了清嗓子:“要做什么?阿公问得好!”

冯氏两个眉毛又竖起来,梁安却拉了拉她的袖口,叫她先听宋莲说什么。

“我要自立女户,离开梁家!”

冯氏先跳起来:“不可能,你已经嫁给了我儿子梁满意,那就是我梁家的人!一辈子你也别想离开!”

“为何不能?”宋莲扫过几人面孔,沉稳开口:“我听说大金律里有这么一条,凡设方略而诱取良人及略卖良人为奴婢者,皆杖一百,流三千里。为妻妾子孙者,杖一百,徒三年。因而伤人者,绞。”

她背得流利,一时间冯氏等人竟未反应过来,都呆呆地看着她。

这律书也不是随处可见,还亏着金朝有女学的风俗,梁满月桌上放的大金律,她翻了好几遍,这一条读得烂熟。

宋莲接着说:“我本来是良家子女,如今被梁家拐卖,阿婆,咱们不说流放的事儿,这一百杖,你挨不挨得住?”

冯氏跳起来,待要大叫,又硬生生地压低了声音:“我没有,卖你的人说,你没爹没娘,是大户人家的婢女,因为行为不端才被主母发卖。”

宋莲冷笑:“你自己信吗?若是家奴,便该有身契,身契在何处?”

“身契自然是有,为何要给你看!”冯氏虽然说话硬气,总归显出色厉内荏的劲儿来。

宋莲点点头,叉着腰道:“好,那我明日去衙门,请梁阿婆带着身契一同去,也好治我一个诬告长辈的罪过。”

说到这儿,冯氏张口结舌,说不出话,脸上憋得猪肝紫色,怕是急出了高血压。

公公梁安更厉害些:“宋莲,正是因为没有身契,我们家不买你,你这种不在册的黑户,便要被人牙子卖到秦楼楚馆,况且,我们梁家买你花了多少钱你可知道?”

宋莲道:“不过五百两,我还了就是。”

这五百两冯氏天天念叨,宋莲做梦都是五百两,其实,冯氏是往多了说,连置办成亲的家伙,给合八字的刘姑子的谢礼,还有宋莲脑袋上身上的八金,全合起来才勉强到了五百两。

宋莲穿越来的时间,金朝商业经济开始发达,民间有了闲钱,追求精致工艺品的风潮刚刚兴起。

五百两,想来以她宋莲的本事,还是赚得到的。

冯氏缓上劲儿来,青着脸道:“不过五百两?那可是五百两!整整五百两!”

“你们放心,银子我一定会还上,还会加上利息,不过,等我还上银钱,便会从梁家离开,自立女户!”宋莲自信地说。

她这一番豪言壮语,把梁安和冯氏都听傻了,一个小小的女子,无依无靠,竟然开口便敢说要赚五百两,真是空嘴吃大蒜,好大的口气!

“那么多钱,你要怎么赚来?咱们家梁氏绣坊买卖这么好,纯利一年也就三百来两银子。”梁安心中只觉得宋莲是在异想天开,。

“况且要立女户,先得交开户钱,还得有房子,怎么也得三四百银才够,此后每年也得交税,你两手空空,又怎么交得起?”

“我说啊,她就是痴心妄想,说梦话呢!”冯氏压根就不信宋莲敢自己一个人去立女户。

女户多苦啊,有继承的家业还好,若没有,每年便靠自己一双手,挣不了几个钱,和普通人家交的赋税还差不多。

宋莲面对梁氏夫妇的质疑,自信地一笑:“不管是五百还是一千两,我定能挣到,不信咱们就走着瞧!”

来到金朝的第一个小目标,赚上一千两!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