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入徐闻

书名:
东吴之不世暖帝
作者:
一只臭咸鱼
本章字数:
2023
更新时间:
2023-01-10 09:00:00

90%的人强烈推荐

邪龙狂医

生活落魄,女友背叛,结果一个自称未婚妻的绝世美女上门退婚,意外获得传承。从此邪龙出世!暴打狗男女,治疗美女总裁,结果,作发现婚书不止一张,众女相争,引发修罗场!
连载中,累计2万字 | 最近更新:轻视挑衅

第1章 青青草原

书名:
邪龙狂医
作者:
落笔似尘埃
本章字数:
2026

“哎呀陈少你动作轻点,人家那里娇嫩的很呢!”

酒吧的豪华卡座上,传出女人娇媚入骨的声音。

而在不远处的昏暗走廊,叶钧身穿外卖服,拎着一份外卖愣在原地。

此时的叶钧面色苍白,目光呆滞,因为说话的女子,正是相恋已有四年的女友宋娇。

她在三天前曾给自己打电话,说公司安排出差到东海市,大概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才能回来。

现如今却出现在这种地方,并且和一个陌生男人左拥右抱,肆意妄为做着无耻动作。

看着对方两人即将要做下一步动作,叶钧愤怒冲脑,冲到卡座前声嘶力竭的大声怒吼。

“你不是说你在出差吗?怎么会出现在酒吧里!”

“你竟然背叛我!!!”

叶钧的声音直接盖过酒吧音乐,足以见得他眼下有多么的愤怒。

甚至引来周围无数顾客围观。

宋娇听到声音马上从男人胯中抬起头,可当看清是叶钧后,原本神色慌张的她瞬间淡然了起来。

目光里更是充满嫌弃。

“甩掉一个废物舔狗算什么背叛?”

“我早已经把第一次给了陈少,现在是陈少的女人,你如果能忍就继续给我当舔狗,忍不了的话现在就给我滚蛋。”

“忍你马币!你个贱人!”

叶钧气得浑身颤抖。

“狗东西你骂谁呢?”

宋娇身旁的男人提提裤子缓缓起身。

男人名叫陈翔宇,渝都陈家大少爷,身下有多家公司,据传身价几十亿。

宋娇见状急忙跟着站起来,并主动挽住陈翔宇的胳膊。

“陈少你没必要跟他置气~”

“他这种从小没爹妈的贱种,天生性格缺失,和街上的野狗没有啥区别。”

“原来还是个没人要的废物!”陈翔宇脸上的表情愈来愈玩味,抬手拍了拍叶钧脸,“你不是很喜欢舔宋娇么?现在开口叫我一声爸爸,爷赏你看我们的现场直播!”

“老子弄死你!”

任凭是个人都受不了此等侮辱,叶钧咬牙怒吼,挥起拳头狠狠砸在陈翔宇脸上。

“我擦你真敢动手!”

陈翔宇没料到叶钧会出手,躲闪不及面门挨了一拳也生了火气,两个人当即扭打在了一起。

但奈何陈翔宇是少爷命,身体精贵缺乏锻炼,叶钧又是在拼命,几个回合下来便落了下风,被叶钧摁在卡座上挥动着双拳疯狂爆锤。

“说啊!继续说啊!继续!”

叶钧宣泄着心中所有的不甘。

啪!

就在这时,炸裂声响起,叶钧感觉后脑一阵剧痛,眼前视线也模糊起来。

他艰难地回过头,眼睛睁的浑圆,赫然发现宋娇正丢掉手中碎掉的酒瓶,又从桌上拿起了两个。

“宋娇你……你竟然……打我?”

叶钧心如死灰!

“敢对陈少下手!我打的就是你!”

宋娇二话不说瞄准叶钧头部再次举起酒瓶。

啪!啪!

大学到毕业的四年感情,在对方的手中破碎泯灭。

叶钧再也无法忍受剧痛倒在一旁,此时酒吧保安也赶了过来,陈翔宇起身后二话不说,夺过保安手中的棍棒开始疯狂回击。

“贱人!野种!”

“你特么继续叫啊!”

叶钧被打得鲜血直流,围观看客看到现场的血腥程度急忙走人,生怕惹火上身。

十分钟后,酒吧大门外,几名保安推门而出,将叶钧丢死狗般直接扔了出去。

而后陈翔宇搂着宋娇,冷着脸从酒吧走出,接过手帕擦拭起双手。

“忘了告诉你,下周三下午渝江港口,我和宋娇会在星月号豪华邮轮上举行订婚宴,到时候记得来参加,喝一杯喜酒。”

说罢他便坐上停靠在路旁的豪车扬长而去。

叶钧从地上爬起,表情绝望。

他恨自己四年来的感情白白被糟践!更恨自己废物无能没有丝毫本事!

满身挂彩的他在街上失神游荡,心如死灰,就在这时,前方突然迸发出一道强光,没等他反应过来,周身四处也跟着出现阵阵强光。

叶钧只好抬手遮挡。

隐约看到一个身材过分妖娆的女子从光芒中隐现,向他走来。

“你就是叶钧?”

强光消散,叶钧终于看清眼前一切,同时听到一个如同仙乐般的女声。

女人身着白色长裙,一头黑色长发,面若惊鸿,虽然两人隔着一段距离,却仍旧能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出的高贵优雅。

至于刚刚从四面八方射来的强光,则是十多名身穿黑色西装,留着寸头戴着墨镜的彪型大汉,手拿强光手电筒制造出来的效果。

“我是叶钧,你是谁?”

叶钧双目无神,有些木讷。

“是你的话就没错了,”女人并未回应,反而秀眉一挑,语气也冷清许多,“我是来找你退婚的。”

“退婚?”

叶钧微微一愣。

“这件事我也是今天下午刚知道,十八年前,我爷爷和你爷爷订了我们的婚约,可今时不同往日,这种婚约早已不再合适,所以希望你能将当年的婚书给我。”

女人简单解释了一番。

一纸十八年后的婚约。

叶钧听闻陷入沉思。

许久之后才猛然想起似乎有这么一回事。

十八年前爷爷在某天拿出一个银制秘盒,交给自己保管时也告诉自己,里面存放的东西是给自己订下的婚书。

然后没有多久爷爷再次出门就彻底失踪。

自己也只能同养母一起生活。

“你说的这件事我想起来了,东西放在家我需要找一找。”

叶钧点了点头。

“我和你一块去。”

女人回道。

然而在叶钧往家走的时候,其中一位彪型壮汉,来到女人的身旁小声言语。

“小姐您其实不必亲自来的,您有很多要事处理,他这种人交给手下处理就行。”

“毕竟是爷爷亲口安排的,若要取消婚约,必须由当事人当面取消。”

“更何况我手里还有婚约信物,得在拿到婚书后亲自交给他。”

女人说罢那张俏脸突然变了又变,脚下一个不稳,呼吸也变得有些喘。

“小姐!”

壮汉见状,急忙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铁盒。

随后打开,倒出一粒褐色药丸递给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