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少的隐婚小娇妻 7.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海恩恩恩 主角: 宋锦时 沈斯年
29.21万字 0.1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51章 后事 2023-06-01 00:10:09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9.21
    累计字数
  • 55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51章
简介

宋锦时的人生一直很糟糕。 爱她的人都离她远去,不爱她的人都在她的痛苦上踩踏。 她只剩下爱沈斯年——可最后连这一束光也消失殆尽。 大婚当日晚上,新郎沈斯年出国,抛弃了新婚妻子宋锦时 知道这场婚礼的圈内人都戳着宋锦时的脊梁骨嘲笑。 一个瞎子,还是臭名昭著的宋家夫妻的养女,被丈夫嫌弃——这是应该的。 宋锦时很多都能忍下来——但唯独沈斯年有了新欢,她绝对不能忍。 她在承诺好的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人人去恭喜沈斯年摆脱了这位糟糕的妻子。 而沈斯年却又独办了一场没有新娘的绝世婚礼——只为了弥补这位已经消失的妻子。 全世界都在赞叹婚礼的盛大,感叹沈家公子的痴情。 而宋锦时只当是个玩笑。

第1章 离婚

林顿庄园

李莲秀走进客厅,环境昏暗,她皱了皱眉,眼睛傲慢地扫视一周。当看到沙发上坐着的宋锦时,她冷笑一声,

“我看这是谁啊?”

“妈...”

李莲秀坐到离她远远的沙发上,抬起手,悠哉地欣赏着自己的新做的指甲。

她慢悠悠动唇:

“我沈家就没承认过你,你少给我在这弄虚的!”

宋锦时垂下脸,灯光打下的阴影映衬下,她像一潭幽静的深湖。

沉默一刻,才改口叫,“阿姨...”

妇人噗嗤一笑,似是讽刺,似是咬牙切齿,“老爷子还是真’宠’斯年,让斯年娶了你这个瞎子,做生意做到老糊涂了,竟然做这种赔本的买卖...”

“也还好我们斯年啊,眼睛亮,不吃老爷子那一套,结婚当天就出国了!”李莲秀提高了声音。

这种话她听过无数次,宋锦时已经心痛到麻木却还不能免疫。

两年前,那场不为外界所知的隐世婚礼,明明观众都没几个,那个男人却依旧是缺席,将她抛在婚礼上受尽嘲讽...

当时这位婆婆直接当场拉脸,离场。

由此宋锦时就成了还没过门就被众人嫌的存在。

沈家外说沈斯年是工作,而圈内,谁人不传是因为沈斯年嫌弃新娘——她这位盲人新娘,以及她的臭名昭著的宋家的养女身份...

她视力残疾,又是个不得体的身份,结婚又遭人嫌弃,在这件事发生后,圈内谁人不是在背后戳着她的脊梁骨嘲笑。

宋锦时听着李秀莲这些刺辣辣的话,刻意地屏住呼吸,不让眼泪因鼻酸而落下来,在失去视力和养父母后,她再也没有流泪和反抗的资本了。

她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和这些诋毁她的人,对抗什么?

站在一旁听着的程妈皱了眉。夫人来这里说的每句话都着实难听的很,但她说的话却偏偏都...是外界都在说的话。

程妈小心翼翼地撇了几眼宋锦时,她依旧是低眉顺目的样子,面上淡然无波。

“这屋里这么暗,让人进来做客都丢我沈家的脸,”李莲秀环顾着四周嫌弃地发话,她伸手摸了一把桌子,挑起嚣张的细眉,“这灰,我看积了有一段时间了吧?”

宋锦时知道她下面要说什么,她长呼一口气,抬腿慢慢站起来,摸索着推开要扶她的程妈——李莲秀曾经讽刺过她连独立走路的能力都没有。

默默去卫生间拿了抹布过来,宋锦时一声不吭地开始擦桌子。

李莲秀轻瞥一眼尖锐的玻璃桌角,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角度,她看似无意的一推...

“嘶……”

宋锦时吃痛的皱起眉毛,咬了咬唇,忍着痛擦完了桌子,这时她的额角已经痛的沁出汗珠。

李莲秀满意地抚了抚自己手上光滑的皮肤,刻意优雅地站起身,“好了,在这坐的也够了,总是跟你说话像跟哑巴说话一样,不知道你是到底瞎了还是哑了。没意思的很。”

她踩着高跟鞋哒哒地趾高气昂地走了。

宋锦时低着头,大腿的痛楚让她难受到不想发出声音、

猜到那里已经红了大片,在李莲秀走后,她就出声,“程妈,帮我抹些药膏吧。”

在程妈给她涂完药膏后,宋锦时带着凉凉辣辣的大腿伤上了楼。

她跟程妈说自己单独在画室呆会儿。

进了画室,宋锦时摸索着要拿画笔,然而因为看不见,在摸索中的一不小心——“啪啪啪啪啪”,所有画笔掉落在地上。

宋锦时叹气,她站在原地不敢动了。

她怕一动脚,就会踩在笔上而摔倒——上次因为此,她的胳膊的旧伤复犯,好几天都没办法画画。

她无助的站在原地,回想起刚才的对话,她眼角又开始湿润。

“铃铃铃...”电话响起让宋锦时吓了一跳,她擦擦眼借了电话。

……

宋锦时站在原地,那些笔在周围,她没办法动弹,只好蹲在原地咬着唇流着泪。

她不知道自己的人生为什么会如此倒霉透顶,在选了与她爱的沈斯年结婚后,糟糕的生活依旧没有一点变化,而且变本加厉。

她甚至在怀疑,自己当年选择和沈斯年结婚的决定,到底是不是对的?

她只是自私地做了那一次选择,却得来了更痛苦的折磨。

宋锦时哭的几乎将唇咬破,她抬胳膊擦了擦眼泪,连续深呼吸几次把哭腔按下来,才敢喊出声,“程妈,过来帮我一下吧。”

程妈猜到里面发生什么情况了,也知道这位少奶奶已经调整好情绪了,她推门进去收拾残局。

那时候,宋锦时以为,在她糟糕的人生里,还有沈斯年是她最后一颗救命稻草。

爱着沈斯年是她残酷人生里唯一的安慰。

直到沈斯年回国第一天,拿出了离婚文件放在桌子上。

宋锦时才知道,她糟糕的人生已经彻底地——无药可救了。

沈斯年看着自己素未谋面的妻子,淡漠地问着:“你叫...宋锦时,是吧。”

“我在国外给你找了治眼的医生,把你眼睛治好后,”沈斯年走进屋子里,朝桌子上放了离婚协议书,“我们和平离婚。”

他的声音冷漠到极致:

“不知道到底哪一点让爷爷看上了,非逼着我们结婚,但现在已经结婚两年了,我们不合适,宋锦时,离婚吧。”

宋锦时霎时惨白了一张脸,她苦笑。

沈斯年,你可真卑鄙,两年都没有见过面,你就说不合适要离婚。

你介意的到底是不合适?还是宋锦时这个盲人身份,和宋家养女身份??

宋锦时像是失掉了最后根可以爬上岸的绳子,被水淹没到口鼻,只差失去呼吸。

沈斯年陌生的语气也在刺激着宋锦时的神经,她心里仿佛空了一个大洞。

沈斯年,你还是真是一点都不记得我,而我,却为了你,选择从一个火坑跳到了另一个火坑

——这真是太讽刺了。

要离婚就离婚吧,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宋锦时再也不会出现在沈斯年的世界里。

沈斯年也永远不会知道宋锦时爱了他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