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太子妃她不想当炮灰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重生穿越
作者: 酒巷 主角: 宋裴砚 沈鸢
100.24万字 0.2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88章 大结局 2023-07-19 01:05:05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150.44
    累计字数
  • 58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88章
简介

沈鸢跟宋裴砚成婚五年,共育一子。 看似美满幸福的婚姻,可是除了沈鸢,似乎所有人都知道宋裴砚不爱她。 宋裴砚是当朝陛下与皇后第九子,也是唯一的嫡子,刚出生就被封为太子,风光无限,是天之骄子中的天之骄子。 他为人清冷矜贵,一心只想着朝堂国事,对自己唯一的太子妃冷漠到还不如一个外人。 即便如此,沈鸢还是义无反顾的爱了他整整五年。 直到第五年寒冬,太子迎娶侧妃进门,身为太子妃的她被禁足偏殿,失手打翻烛台,丧生火海。 再次醒来,她重回一年前,并得知一个惊天大秘密。 原来,她竟然是一本书里男主的炮灰原配! 原来宋裴砚心中早就有了白月光! 原来自己的孩子和自己都不过是宋裴砚和他白月光感情的踏脚石! 清醒过来的沈鸢一改往日温柔贤惠不求回报的性子,开始为自己和孩子谋划。 第一:干掉白月光! 第二:熬死宋裴砚! 第三:捧自己的孩子上位!

第1章 炮灰太子妃

“走水了!走水了!快救救我们家太子妃啊!谁来救救太子妃啊!”

无助又绝望的嘶吼声从院外传来,手掌拍击铁门的声音在黑夜中清晰可闻,重重的砸在沈鸢的心上。

火光冲天,浓郁的烟雾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今日是太子纳娶侧妃的大好日子,整个东宫的下人都被安排到了前院,谁都不会注意到这个无人问津的偏院。

更何况如今的沈鸢不过是个被太子冷落关了禁闭的太子妃罢了。

浓烟滚滚,房门紧锁,沈鸢被困在这个小小的房子里出不去。

因为吸入大量的浓烟,她已经无力的瘫倒在地,精致的妆容已毁,那些珠翠钗环却依然完好无损的戴在头上,似乎在尽力维持她身为太子妃的尊严。

回想起自己这一生,沈鸢心中只觉得悲怆无力。

沈鸢,皇上亲封的临安郡主,无上殊荣。

可她这辈子却只知道死守在一个男人身边,只因为他的一句不喜太过张扬跋扈的女子,甘心为他困居后院,甘心为他洗手作羹汤,甘心为他收敛自己的脾性,隐藏自己的锋芒。

可即便是这样,身为太子的宋裴砚也依然对她不冷不热,想起她的时候就来瞧瞧她,想不起的时候恨不得十天半个月都不来看她一眼。

他是太子,是储君,心系天下,为国事操劳,这些沈鸢都能理解,也不断的用这些来安慰自己。

直到何薇的出现,她才知道,原来太子宋裴砚并不是对谁都清心寡欲铁石心肠。

他会在她生辰当天舍下她去陪何薇,陪她放河灯,陪她到路边小摊吃馄饨,陪她放纸鸢、作画、听戏……

沈鸢从他脸上看到了成婚五年都屈指可数的笑容,以前那双总是深邃如寒潭的眸子里到印着另外一个女子的身影,满眼柔情。

那个时候沈鸢才知道,原来自己这五年的痴心不过是一厢情愿,连在他的心里留下一个位置的本事都没有。

成婚五年,育有一子,沈鸢曾经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至少她嫁给了自己一生中最爱的男人,还有了孩子。

可到彻底清醒的时候她才知道。

原来宋裴砚不爱自己,原来他的心上人另有其人。

可笑的是所有人都知道他不爱自己,只有她自己不知道。

或者说这些年不过是她自欺欺人,始终把自己困在织好的幻境中,如今烈火焚烧,方知后悔晚矣。

“母妃!母妃!……”

在意识模糊之际,沈鸢听到了那令她心痛难忍的稚嫩声音。

她的孩子,那个被她满怀着期待和爱意出生的孩子,也是如今最放不下的人。

他还那么小,又不得父亲宠爱,如今何薇入府为侧妃,失去了她这个唯一爱他的娘,日后可还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烈火焚身,沈鸢死死的扒着木门,泣不成声。

在整个世界恢复黑暗的那一刹那,沈鸢只有满满的悔恨和愧疚。

——

“太子妃醒了!娘娘您终于醒了!”

当沈鸢再次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脑瓜子都还嗡嗡作响,仿佛进了水。

耳边嘈杂的声音让她更加的头晕目眩。

沈鸢刚想让她们闭嘴,脑袋里突然多出一连串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无数的画面瞬间堵住她所有的声音。

等到她彻底接收了这陌生的记忆后,难以置信的抬起头。

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可现在看来又是那么的讽刺。

原来她竟然在一本叫《凰后》的书里面,还是一个着墨不多的炮灰。

这本书最主要就是讲了从边疆回来的女主,也就是何薇一步一步在京城中站稳脚跟,通过自己的聪明才智成功上位,从一个身份低微的功臣之女到后来成为太子侧妃、太子妃,最后荣登皇后宝座的故事。

可原著对她这个明媒正娶的太子妃的描述不过寥寥几笔。

【太子殿下有一位结发妻子,成婚五年共育一子,夫妻相敬如宾,但传闻这位太子殿下并不喜自己的这位太子妃。】

【何薇跟宋裴砚成亲当日,太子妃沈鸢妒火攻心,失手打翻烛台,丧生火海。】

她以为的背叛,抛弃,都不过是一本书里面男女主相知相爱的必须情节。

她的死也成全了宋裴砚跟何薇之间至死不渝的爱情?

而且除了她自己,似乎所有人都知道宋裴砚不喜欢她?

这一刻,沈鸢突然觉得自己从始至终都是个彻彻底底的笑话。

“娘娘,娘娘你怎么了?”

沈鸢出嫁时从将军府中带来的贴身侍女菡萏和凝冬都焦急不安的蹲在她的面前。

看着沈鸢脸上的表情一会儿震惊一会儿怨恨一会儿又苦笑,菡萏赶紧开口。

“凝冬你守着太子妃,我去找徐太医。”

“回来。”

沈鸢适时开口,声音沙哑。

她扫视了一下屋内,对于自己如今的状况也有了大概的了解。

她死的时候正是寒冬,身上还裹着镶了狐狸毛的披风,可如今不管是她们还是自己,都只身着单薄的衣裙,屋内也没有烧炭火,可见现在根本不是冬日。

沈鸢忽然从床上爬了起来,径直走到了镜子面前。

洁白的裘衣,泼墨般的青丝如绸缎般披散在身后,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颊却也难掩她精致的五官,柳叶眉,琼鼻朱唇。

沈鸢伸出手一点一点抚摸额头上被白纱包裹住的伤口,热泪盈眶。

这是她嫁给宋裴砚的第四年,何薇还没有嫁进来,自己也还没有彻底毁容。

“娘娘,太医说您的伤口并不严重,只要好好休养,一定不会留疤的。”

菡萏凝冬二人赶紧扶着她坐在了床边,心疼的给她盖好了被褥,宽慰她。

是啊,不会留疤。

沈鸢自嘲一笑。

当初为了救煜儿跳下荷花池,磕伤了额头,后来更是为了能够让伤口恢复如初听信了何薇的话,用了她带来的药膏,谁知道她带的药膏跟太医开好的金疮药药性相克,害的这本不深的伤口彻底留下了一道丑陋的疤痕,自此成了她心里的痛,每次见到宋裴砚的时候都只能故意用头发遮住伤口。

等等!

煜儿!

沈鸢猛地瞪大眼睛,一把抓住菡萏的手,颤抖着声音询问:“煜儿呢?煜儿怎么样了!”

菡萏的手背都被她掐的生疼,赶紧说:“小殿下被娘娘成功救上来了,经过太医的诊治,如今已经安然无恙。”

安然无恙。

沈鸢猛地松了力道,无力的伏在床沿。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可想来想去沈鸢依然不能安心,拖着虚弱的身体还是执意要去看看她的煜儿。

菡萏跟凝冬两人面面相觑,最终只能妥协,替沈鸢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后就扶着她去往皇太孙的永安殿。

刚到殿外就听到了一道清冷低沉的嗓音响起,“这次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屋内的下人跪了一地,根本不敢抬头看着上面的男人,身体瑟瑟发抖。

“回禀太子,奴婢不知。”

“今日是太子妃娘娘带着小殿下到府内闲逛,并未允许奴婢们跟在身后,所以奴婢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

坐在床沿的宋裴砚眉心一蹙,拨弄着药勺的手一顿,“太子妃让你们不跟你们便不跟是吗?若小殿下出了何事你们担待得起吗!”

上好白玉制成的药勺狠狠的被扔在碗里,清脆的声响却如一记重锤狠狠的砸在沈鸢的心上。

看看,这就是她爱了五年的男人,不管是在外还是在内,从未给过她这个明媒正娶的太子妃半分颜面。

“太子妃到——”

这个时候门外的侍卫在沈鸢的示意下才喊出了声。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