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番外:刘玉恒

书名:
妃常心动:王爷劈腿,奴家不活了
作者:
鸣沙山上
本章字数:
1032
更新时间:
2023-02-28 23:22:00

90%的人强烈推荐

替姐出嫁,我成了阎王夫人

婚礼当天本应出嫁的是纪颂的嫡女纪明星,但是嫡母疼女儿心切,把庶女打晕送到了活阎王的府中。 活阎王邱神纪是大周嫡长公主的儿子,但是外界传闻其人如恶魔般没有女子敢嫁给他,嫡母心疼女儿便把庶女打晕,让庶女替嫁。 女主不甘心打算出逃,在出逃的过程中无意中遇到了男主邱神纪,并重伤男主。 与此同时女主将计就计,把她背替嫁的事情告诉了邱神纪。
已完结,累计103万字 | 最近更新:第488章 番外1

第1章 替姐成亲

书名:
替姐出嫁,我成了阎王夫人
作者:
颜楚杉
本章字数:
2176

“二小姐吉时已到,该上花轿了。”一个婆子阴森的说道。

身穿一袭红色嫁衣,映衬着她桃花般的面容。红唇皓齿,举手投足间露出动人的娇媚,但是精致的面容上却有一双愤恨的眼睛。

“唔唔唔.................”纪明月呜呜乱叫着,挣扎反抗,被人钳制且手脚已经被绑住,口里还被塞着抹布,尽管她已经尽力了但是却无任何作用。

她狠毒的看着面前两个衣着华贵的女人,这就是她的好嫡母和好姐姐。

她是纪明月,一个21世纪的穿越女,穿越到这个世界成为国公府的庶出二小姐,被嫡母算计,替嫡姐嫁给传闻中活阎王邱神纪。

“娘,这贱丫头不会出卖我们吧?”纪明星担心又幸灾乐祸的问道。

“她敢,老贱人还在我们手中。”秦氏狠辣的说道。

接着秦氏转头看向纪明月,眼睛狠狠的盯着她如同毒蛇盯住了猎物,她残忍的笑着:“纪明月,不想你娘死,就乖乖嫁过去,否则,嘿嘿嘿......带走。”秦氏命令道。

只见纪明月被两个膘肥壮的婆子架起,双脚离地的暴力的塞进花轿里,一路上吹吹打打到达了活阎王的府邸。路旁皆是维持秩序的士兵,围观的老百姓络绎不绝,比肩接踵,各个伸头探脑去看望这吹吹打打的队伍,纷纷摇头叹息。

“哎,又一个可怜的女娃子要没命了,亏我没有女儿孙女啊”。一个老大爷叹息到,同时他也庆幸自己没有女儿,没有孙女。要不白发人送黑发人谁能接受的了。这顶花轿无异于送囚徒去菜市场问斩的囚车。

话说这邱神纪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拥有有显赫的身份和地位。乃是大周王嫡长公主的唯一的儿子,大周王的亲外甥,是大周的镇国将军和战神。

传闻此人茹毛饮血,人身驴头,身高九尺,膘肥体悍,全身黑毛,眼睛如铜铃,血盆大口到两耳,两颗嗜血尖牙直戳下巴。凶神恶煞的程度那是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是人不活。曾传闻在行军过程中,有一年幼孩儿无意中看了他一眼,当场吓得肝胆俱破气绝身亡,可谓是不战即可屈人之兵之代表。

他总共经历过三次大战,且他每次大战前都会娶妻,三次大战皆是大获全胜,但是每一任妻子婚后半年都死于非命,外界传闻他为了战争取胜献妻祭鬼,半年后妻子死于非命,他大战告捷。

“听说又要打仗了”另一个男人叹息到。

“怪不得又要娶妻呢!哎,可惜啊”。另一人附和到。”

“嘘!再多说一句,小心你的人头啊”另外一个低声劝到。

这几句话一字不漏的全进了纪明月的耳朵里,吓的双腿瘫软被婆子拖进来礼堂。她在才知道嫡母为什么不让嫡姐嫁过来的原因。

被人架着押进了礼堂的纪明月顶着红盖头,狂跳的心脏慢慢平静下来,周围没有婚礼应有的热闹反而寂静无声。春末夏初,天气回暖,可是礼堂却是森冷森冷的,穿堂风吹过,纪明月浑身汗毛直竖全身颤抖,恐怖和害怕,不甘充斥的整个内心。

“妈的,老娘才穿越过来,又要死了吗”纪明月恐惧无比。

只听司仪的高喊。

“请新人,跨火盆,生下贵子跃龙门”。

寄明月的双脚的绳子在进门时已经被婆子解开了,毕竟没见那个新娘子时过火盆是用蹦的。

“新人拜”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她不知道身边的活阎王模样如何,只知道他全身上下散发的都是骇人的气息,纪明月不敢在挣扎,就怕活阎王当场杀妻祭鬼,血溅喜堂。

“礼成,送入洞房”司仪高喊到。

完成仪式,纪明月就被婆子们押着进入洞房。

“夫人您最好好好的在婚房里待着,我们将军你也是知道的,万一在新婚夜里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别怪老奴没提醒。”喜婆阴森森的警告说道。

说完就把纪明月手上的绳索解开,拿掉口中抹布,重新整理好她的红盖头,吩咐完让她端端正正的坐在床上后,出门去了。

听见关门声,纪明月悄悄的掀开盖头的一角,见屋里没人,她拿下了盖头。

“呕呕呕................”

纪明月小声干呕起来,紧张与害怕让她开始胃痉挛,但是滴水未进的又吐不出什么东西,难受的厉害,抹布的味道又臭又腥,明月怀疑这抹布是鱼贩子用剩下的。

她轻拍胸口看着房间里的环境,喜房里全是红色的蜡烛,金银玉器琳琅满目,在烛光的照耀下光彩夺目熠熠生辉,一对描金龙凤蜡烛在屋子正中的桌子上燃烧这,“噼啪”偶尔曝出两朵小火花,墙壁上一个大大的喜字,和床上的鸳鸯戏水的被子相呼应着,这要是嫁给普通人家这种装饰就是豪门了,可是这是活阎王的喜房啊,这里面的东西越是漂亮,装潢越是精致就越跟就跟陪葬品一样。

纪明月眼里根本没有这些东西,此刻她的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腔,恐惧笼罩着她,此刻她双腿还是软的,她不想死也不能死,她不能坐以待毙,她还要救娘亲,逃,她必须逃出去。

她慢慢走到门前,把耳朵贴在门上,门口有粗重的呼吸声,果然门口有人把守着,此路不通。

她又慢慢踱步的窗前,刚打开窗户忽然一个黑影从窗口飞了进来。两人眼见就要撞上,只见黑影手中银光乍起,朝着纪明月脖子袭来。

纪明月急忙后退同时触动袖中的暴雨梨花针,直击对方面门。27只牛毛细针如数射出,黑影见状,举刀阻挡,梨花针数量太多还是有一针没入肩膀,黑影登上泄了力道,扑倒在地。

这一切,就发生在瞬息间。

纪明月知道黑影已经中针,拔腿就朝窗户跑去,刚准备飞身跳窗,却见黑影朝自己扔出一道银光,纪明月不得已只能调转方向,忽而一枚乌金钉紧随其后,纪明月没有察觉被击中后背,而一把精致的匕首直直钉在窗户上。

纪明月回首怒目而视,黑影很是狡猾一不小心着了他的阴招,她死死盯着黑影以防他再起杀招。

妈的,流年不利,难道今天我要死在这里,纪明月心想。

“我的夫人,中了乌金毒滋味好受吗?”冷冽的男声乍起。黑影就是传闻中的活阎王邱神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