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离离原大谱,一谱又一谱(大结局?)

书名:
末世囤货:重生后我竟可以控制丧尸
作者:
冀北第一帅
本章字数:
2087
更新时间:
2023-08-02 22:19:30

90%的人强烈推荐

穿越成古早言情文的女主

谢宁穿书了,穿成了一本强制爱的言情文的女主角。 男主有钱有颜,每天住着大豪宅,还有一个聪明可爱的儿子,谢宁不知道女主在逃什么。 既然她穿越成女主,那她自然欣然接受了无痛当妈,还不缺钱花的米虫生活......
已完结,累计20万字 | 最近更新:第86章 大结局

第1章 被锁链锁着?

书名:
穿越成古早言情文的女主
作者:
于小尤
本章字数:
2013

哗啦啦——

谢宁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手臂一抬,哗啦啦金属碰撞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她一转头便看到雪白纤瘦的手腕上锁着粗重的......铁链!?

顿时脑子一片空白。

她记得自己在公司加班到凌晨四点,正准备回家时,刚从椅子上站起来,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方才醒来她只以为在医院,可眼下似乎并非如此。

她身处的卧室装潢格外的豪华,而且空间十分大,甚至比她那套两居室还要大。

视线往下时她这才注意到自己双腿脚踝也被套了脚链......

难不成她是被绑架了不成!?

疑云一团团从心口浮起,冲至脑海中,心底又漫起几分恐惧感。

只是她一个普普通通的码农,虽然在她的疯狂加班内卷下收入还算不错,但存款都被她拿来付了那套两居室的首付,每个月还背负着高达一万多的房贷。

绑她也勒索不到钱啊?

恰在此时,卧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一个门缝,穿着女佣制服的中年女人端着餐盘走了进来。

她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表情十分严肃,将餐盘往床边的桌子上一放便欲转身出门。

餐食看着十分精致,只一放下,那香味便沁入鼻尖,谢宁胃里传来咕咕叫声

“那个,我这也没法吃呀。”谢宁叫住已转身的女佣,摇了摇手上的锁链。

而女佣转过头时,眼底显然带了抹诧色。

因为平常她只是定时定点送饭菜上来,太太从来不会吃,只有等到晚上先生回来,在先生的胁迫下,太太才会吃饭。

女佣愣了一瞬后便从口袋掏出钥匙为谢宁打开了手腕上的锁链。

先生说过,若太太要吃饭是可以打开手上的锁链的,只要脚上的锁链不打开,太太便逃不走。

锁链被打开的一瞬,那种重重的压力感瞬间消失。

“我能请问一下这里是哪里吗?”谢宁一面揉着手腕,另一面试探性问道。

而女佣闻言却是眉毛一横,像是早就见惯了似的。

“太太,你就别想着逃了,如今这庄园上上下下都到处都装着监控。”说罢一甩袖便往外走去。

谢宁听了这话只觉一头雾水。

太太?

她还未婚呢,是谁这么恶毒居然造谣她结婚了!!!

只是看着眼前的情形的确很不对劲,直到她偏头在床头柜的镜子中看到自己的脸。

那张脸生得清纯柔弱、我见犹怜,活脱脱是一个楚楚可怜的娇滴滴的大美人。

她虽生得也有几分姿色,常被人夸漂亮,可跟镜中这张脸是完全不可比拟的。

镜中那双水眸微微一弯,宛若璀璨星辰,这一刻谢宁总算明白那句——那笑容使天地万物都失了色的真正含义。

落日西斜,暮色渐暗,别墅大门被人从外拉开,身材高大的男人一身笔挺的西装踏着夜色进了别墅。

佣人理解连忙上前为男人递上拖鞋,又从男人手中接过西装外套。

“太太吃饭了吗?”

这是男人每天到家都会例行问的一句话。

每到这时李姐就会摇摇头,说一声:“太太什么也不肯吃。”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李姐半晌没说话,男人凌厉的黑眸又扫了过来,一片森寒。

李姐心脏猛地跳了下,结结巴巴道:“太太,吃......吃了。”

不仅中午吃了,晚上吃了比中午更多的量,还在下午让她买了许多零食。

似乎这次的太太,比起从前变化了许多。

不过这种情况每隔一段时间便会上演,李姐也没太放在心上,自然也没跟薄司夜说。

听闻吃了二字时,男人眼底划过疑色,只是很快便被隐去,他大步往楼梯口走去。

“我上去看看。”

李姐抱着衣服站在原地目送薄司夜的背影远去,直至消失在视野中,重重叹了口气。

而二楼主卧中的谢宁正盘腿坐在床上,卧室内超大的液晶屏被她打开正在放邻国的狗血爱情剧,她手上拿了包薯片。

好不惬意。

通过一下午的时间她接受了自己穿到别人身上这件事,只是原主身份未明,她在晚餐时间虽想跟那女佣打听。

只是人家根本不鸟她。

好在手上的铁链被解开了,她能小范围地活动。

正在她看着电视剧中男女主快要亲上时,她嘴里激动地叫着:“亲亲亲,快亲!”

啪嗒——

卧室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打断了这一室的欢乐氛围。

谢宁闻声转头,只见身长玉立的男人穿着白衬衫,笔挺的西裤直直朝这边走来。

男人轮廓分别,五官精致,举手投足间便是无尽的贵气。

只是那张俊美无双的脸上蒙着层厚厚的寒霜,只是看一眼就像是要将人活活冻死,谢宁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眼前这男人......似乎就是原身的老公?

长得这么帅,怎么就偏偏是个变态呢,居然把自己老婆用铁链锁在床上。

谢宁心中感到一阵惋惜。

见到眼前一幕,薄司夜脸上的表情也愣了瞬,只是当床上的女人用惋惜的眼神望向她时,他眸中的冷色更深几分。

大步上前扣住女人纤细的手腕。

“我的薯片!”

手腕忽地被拽住,谢宁手中的薯片落到床上,撒的床上都是。

这薯片是她今天在房间内哭嚎了好久,佣人李姐才答应帮她买的,结果她刚拆了一袋就被这男人毁了!

心疼死她了。

“苏阮软,你又在玩什么新把戏?”男人黑眸微眯,冷冷地开口。

“什么什么把戏!你神经病啊,把我薯片都撒了还有脸说......”谢宁本气得不行,那张樱唇叭叭叭地输出。

忽的关键词“苏阮软”进入脑中,谢宁脑子像是被雷击了一般。

顿时变得一片空白。

苏阮软这个名字对于她来说可真是又熟悉又陌生。

因为这是她曾经看过的一本——《薄总,太太她又逃了》中的女主角。

说是女主角,不如说是最初的女主角,因为这本书太火爆了,作者一直未完结,如今已经孙子辈的强制爱情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