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结局 永远往前的顶峰

书名:
七零之娇娇后妈养娃暴富
作者:
空翠艾雨
本章字数:
2183
更新时间:
2023-09-15 20:47:15

90%的人强烈推荐

军婚甜蜜蜜,250斤肥妻在八零赢麻了

(全文架空)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爽文+宠妻+军婚+萌宝] 谢燕秋醒来,发现自己穿到一个又丑又肥的恶妻身上,却白捡一个帅气的军医老公,正庆幸时,突然发现,原主嫁来三年,竟是守活寡的三年,还时时被离婚警告。最后靠下药才结束了女儿身。 作精的原主第N次上吊闹自杀,却弄假成真魂归西天。 以为自己捡个便宜老公,没想到面对的是无尽的冷暴力和离婚威胁,自己除了农转非的户口和人人嫌弃的形象,竟然是一无所有的小可怜。 我可是穿越过来的,服装设计,厨艺,医学,样样精湛,还怕什么? 离就离! 那个时时以离婚威胁的男人却找各种理由拖延! 她做设计,上大学,有了行医执照,发论文,成了行业大佬,开了医院。 获得国际大奖!成为科学家! 有一天,丁飞阳带着双胞胎在大院里做军训,一儿一女。 邻居致军感慨:“幸好你和燕秋没离成,不然哪有这可爱的儿女们” 两个宝贝听到叔叔的话,爬到爸爸的膝盖上,一齐嚷道:“谁离婚?谁离婚?” 丁飞阳捣了致军一拳:“让你哪壶不开提哪壶!以后禁止提离婚这俩字!”
已完结,累计134万字 | 最近更新:第643章 兴邦婚礼(大结局)

第1章 肥妻上吊弄假成真

书名:
军婚甜蜜蜜,250斤肥妻在八零赢麻了
作者:
辣椒炒番茄
本章字数:
2261

250斤的丑女谢燕秋嫁给了帅气的军医丁飞阳,本以为捡到宝,没想到结婚快三年了,还是女儿身。

还时时被丁飞阳以离婚相威胁。

她心一横,只要给你生了儿子,还怕你跑了不成。

……

“算你狠,竟然给老子下药!”

丁飞阳一边咒骂一边却受药物的控制不能自已。

谢燕秋250斤的人肉垫子,在他的身子下面,像几张新做的厚厚的棉花褥子,叠铺在一起。

他想吐,但他无法对抗自然安排的本能,他一闭眼,心一横,就当是解药了……。

谢燕秋扭曲的脸上浮现得意的笑……

哼,看你如何逃脱老娘的手掌心,到时候儿子一生出来,叫你往东你不敢往西!

他挥汗如雨,利落地穿好衣服,拂袖而去。

“姓丁的,你敢走!我就死给你看!”

谢燕秋因为体重过大行动不便,穿衣服的动作也像慢动作一样,衣衫未穿整齐,就扑下床去拉丁飞阳。

太过肥大的衣服尚未穿到脚腕之上,却绊倒了她。

她摔了个狗啃地,三层的下巴肉在地上擦得流了血,一只胖手仅仅扯到了丁飞阳的裤角。

丁飞阳嫌恶地用腿甩开她的手,她又不顾摔倒,再次抱住了丁飞阳的大腿,丁飞阳几次甩腿却甩不脱,不由地用手猛推了她一把。

她倒在地上,大骂着:

“提上裤子不认人啊,你个王八蛋”

丁飞阳没回头看她,大步向门外走去。

谢燕秋明知追不上他,故技重施,把脖子套进屋梁上的一个绳套里。

这个绳套还是上次她闹上吊时绑上去的。

“姓丁的,回来给我收尸!”

看丁飞阳离去的背影,她喊出这句话,谁料喊话时,因为用力太大,身体抖动,不小心就踢翻了脚下的凳子。

一秒,两秒,一分钟过去了,丁飞阳却没有返回。

再一再二再三,都二十多次了,能换个玩法吗?

丁飞阳想到被下药,心里极为懊恼。

科主任今天召开业务尖子研讨会,他要迟到了,就因为这个蠢女人。

谢燕秋的眼睛逐渐模糊,丁飞阳的背影转过了巷子的拐角,这一次,她玩失手了。

自从跟着随军以来不到一年,她闹上吊不下二十次,而每一次,丁飞阳都无奈地返回拦阻她上吊,这次却没有。

……

“丁嫂,丁嫂!”谢燕秋感觉到有人按压她的胸口,还给往她嘴里吹气。

丁嫂?多么陌生的称呼!

她想睁开眼,却怎么也睁不开,好像陷入一场梦魇,什么都听得到,却动弹不得。

一直做人工呼吸的叶护士兴奋地大喊起来:

“天啊,她有救了,你们看,她的心跳和呼吸都恢复了!

啊,天啊,真是一个奇迹,天啊,丁医生回头可要请客吃饭!”

“请客?说不定还讨厌你呢!”

有人小声嘟囔,有人笑出声。

丁医生是谁?丁嫂是谁?难道是自己?

23世纪的名医谢燕秋,新婚旅游却被男人推下山崖。

没想到魂却穿了过来。

她费力地睁开双眼,眼前围着五六个女人,女人们瞬间惊呼起来:“醒了醒了!”

看眼前的女人的装扮,那发型,那装束,却是历史上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模样。

再看房间,是纯土坯墙,简陋的房间,光线暗淡。

她迅速梳理了脑海中的记忆。

谢燕秋明白了,她穿越了,穿越成了八十年代的肥婆谢燕秋。

“叶护士,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她本能地喊出了眼前妇女的称呼。

“你真是命大啊,以后可别再闹了,丁医生多好的人,你再这么闹,恐怕丁医生不想离婚也得离了!

这一星期上吊两回,谁受得了啊!”

叶护士一边说,一边给谢燕秋端来一杯水。

谢燕秋确实渴了,经过一番剧烈的运动,又是一番上吊的折腾,她肥胖的体内确实缺水了,她接过来咕嘟咕嘟喝了精光。

那搪瓷杯子一面印着两个红军,一面印着为人民服务,有着浓烈的年代气息。

“李菊香,你去叫丁医生回来,我们在这里看着丁嫂!”

叶护士一边扶着谢燕秋坐起来一边安排。

谢燕秋起身的时候,床铺吱嘎作响。

这是一张行军床,摆在外间。

平时谢燕秋睡里屋的大炕。

而她的丈夫丁飞阳,就睡在这个行军床上。

不过他很少回来,他一般睡在值班室。

谢燕秋想到丁飞阳去开会的事,急忙阻拦:

“叶护士,我没事了,不要去喊丁医生了,谢谢你们救了我。”

谢燕秋顿了一下,又向着大家一脸真诚地说:

“本来今天应该请你们吃饭表示感谢,很抱歉今天家里没有什么吃的了。

明天我进城多买点菜,请你们吃饭,答谢你们的救命之恩!”

一番话把几个女人说得都愣住了,这还是那个刁蛮不讲理的丁嫂吗?

“丁嫂,你确定没事吗?你要是有什么情况随时喊我!”

叶护士说。

“我真的没事了,一时气头上,你们都回去忙吧!明天请你们吃饭!”

谢燕秋再次强调吃饭的事。

几个妇女都没当回事,这个丁嫂,铁公鸡还能拔根毛下来?

只不要偷大院里人家的猫吃就阿弥陀佛了。

自从她搬到这里,大院里的猫相继丢失,而不止一次被人发现谢燕秋独自在家炖肉,而她的家里总能发现一些没清理干净的猫毛。

找上门来,她只抵死不认,还要把人家打一顿,说人家冤枉她。

丁医生一月工资58.5,人家这个工资养一家六七口都绰绰有余,她谢燕秋却不够花,她一身肥膘足足250斤,一餐饭能顶几个人吃得多,还嗜肉如命!

吃得多也算了,还喜欢打牌,人又笨,输得多赢得少,钱花光就到处借债,附近的几个代销点都是她记在丁飞阳名下的账。

大院卫生条件差,老鼠多,因此都爱养猫,谁料她盯上了人家的猫肉。

丁医生怕她偷鸡摸狗,每月工资留下很少生活费,其他都交给了谢燕秋,就是怕她惹祸。

叶护士看她的气色还好,状态也好,就向其他几个女人示意:

“丁嫂看样子没事了,家里都有事情,就先回去忙吧!”

谢燕秋从床上站起来送他们出了门,第一次这么客气地送客,几个女人又是一阵惊叹。

叶护士悄悄说:“这丁嫂闹这么一出,变懂事了啊!”

外科黄大夫的爱人李菊香说:“可不,脸上的表情都温柔了,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她们一边走一边感叹,却不料想这话被一阵风全吹到了谢燕秋的耳朵里。

谢燕秋看着她们走远,怔了一下,她们哪里明白荡荡乾坤,真有换了灵魂这回事呢!

看着众人走远,她方才感觉到身体的极度不适,丁飞阳在药物的作用下,实在暴力了点,真是自作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