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气复苏我在聊斋攒经验 7.5
完结 签约作品 都市 灵气复苏
作者: 少一人 主角: 牧可 孙韵 牧小朵
56.49万字 0.1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5
    作品总数
  • 107.94
    累计字数
  • 48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05章
简介

牧可疲惫的睡着了。 悠悠醒来后,牧可发现自己来到了聊斋,本以为是梦境却意外打破了牧可不能修炼桎梏! 完成聊斋里第一个任务后,牧可回到了现世。 终于有了寻找妹妹的资本! 牧可可以修炼了! 而且是在美女如云的聊斋,如果能带几人出来,那就好了,牧可美滋滋的想到……

第1章 阳信县

“这是?”

一个翻身,牧可从草丛里爬了起来,扭了扭头,环顾四周后,有点迷茫的盯着身前。

一个破旧的木头路牌。

还有远处,已经走远的几名路人。

看那衣着打扮,一股浓浓古代风——梦?

牧可确定自己是现代人,一定又是梦!

心一狠,用手捏着自己的脸蛋儿。

攒足劲儿掐了起来!

好似那,不是自个儿的脸蛋儿。

“嘶……”咬着牙,倒吸了一大口冷气。

“哎哟~”一声痛呼传出!

原本让小女生都会略微羡慕的一双大眼睛,此刻狠狠地紧闭着。

上下的牙齿咬得死死的。

等到疼痛稍缓。

牧可才睁开了双眼。

但,想象中,回到卧室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周围的景象并没有随着那声痛呼而改变!

唯一改变的,是牧可的脸蛋儿,应该已被刚刚那阵大力,掐的淤青。

“阳信县,阳信县。”牧可一边龇牙咧嘴的,揉着被自己掐得淤青的脸,一边轻轻地念着眼前那破旧的木头路牌上的字儿。

“怎么可能,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就到了阳信县!”

一时之间,想不起阳信县在哪里,但牧可就是觉得异常熟悉。

愣了足足半刻钟后,似乎牧可清醒了些许。

这又是——梦中梦?

但这次给牧可的感觉——格外的——过于真实!

而且一股汗毛炸立的危机感,不断地在心底滋生,萦绕。

四周景象在牧可眼中,似乎被加了阴黑背景的滤镜般!

虽然头顶此刻也是太阳高挂,但就是感觉不到那晒在身上的暖意。

反而因为周围环境的原因,感到一丝丝的阴冷。

尤其是不远处那条不大的河沟中,一抹鲜艳的蓝紫色布条,在整体灰败视觉感官中,显得异常妖异。

山村老尸中,关于楚人美的记忆,在牧可心中不断的升腾、隐没。

牧可走了几步,找了一块四周没啥遮掩的空地站着!

脚下满是石子,硌着脚略微有些疼。

低下头,牧可才发现,自己穿的是一双布鞋。

居然全身上下的装备,都变了,这么彻底。

牧可松开裤绳,看了看,果然没有,怪不得刚走路时感觉空荡荡的。

这梦,竟如此细致!

脚下空地约有一亩见长,旁边相邻的土地是已经开垦了,但尚未种植作物的田地。

估计这块地的碎石子过多,因此放到了最后来开垦。

此刻牧可已经远离了河沟。

心中那莫名的危机感,比之前站在草丛旁,紧挨河沟时,下降了不少。

感到心中安定了些后,牧可蹲了下来。

用手拾起了地上一块约莫两个拳头大小的鹅卵石!

一切感觉是在太真实了,不论是触感还是心里感觉的反馈。

这次真的是梦中梦么?

牧可愈发觉得,这如若是梦,有些过于真实了!

心中,在此刻越来越不确定了。

不是梦,那就是梦中梦,只有梦中梦,才能有如此真实的感觉,但这次,实在太真实了!

每次梦中梦,都如套娃一般,以为自己醒了,可是实际还是在梦中,最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进进出出了多少次梦。

直到楼下的邻居,张姨喂养的年鸡,那响亮的打鸣声,穿透了梦境!

牧可方才如梦初醒,真正的醒了过来。

前数次,都是这般醒来!

这次不知多久才能醒来,但急也没办法,就算意识到自己处于梦中梦后,挣扎是没效果的。

不过也无甚要紧的,现世的牧可也是宅男一枚,除了那么两三人,几乎没人在意,顶多少了一个受人白眼,被人嘲笑的修炼废物罢了。

平日牧可不是在租用的地下储物室中疯狂锤炼身体,就是在书房里看各类书籍,还有一些淘来的古籍。

非要问有什么其他爱好?

那为了搜寻妹妹的消息,自学了几年编程。

在坏了十几个机械键盘后,宅出了个专用来搜寻妹妹消息的人工智能程序,这应该勉强算得上是一门爱好吧。

五年前整个世界被病毒肆掠后,牧可便宅了起来。

平日里除了宅,牧可一般不外出。除非有了从孤儿院被人收养后,又被拐跑的妹妹的消息,才会或骑车,或徒步,外出去找寻一番.

和所有的民众一样,病毒肆虐期间,牧可也经历了恐惧,迷茫,疯狂,漠然。

最后在各国的努力下,病毒越来越弱势,世界的秩序渐渐恢复正常,民众也逐步恢复了过来。

但没想到的是,就算是病毒肆虐前也极为稀少的灵气居然开始缓慢复苏了。

但牧可却没在这波灵气复苏的红利中,得到真正的提升和淬炼,反而因为身体原因无法修炼以灵气为基础的功法而落后了。

除了狠狠的练那些横练功夫增强体质,增强抗击打能力外,再无何提升自己的境界的办法。

据说灵气复苏后,这短短两年的时间,有人已经进入半步罡劲阶了。

传说中达到罡劲的人,普通军队的热武器已经起不了太大作用,几乎脱离了世间凡俗的束缚。

这些修炼境界之所以被大众知晓,也是因为在灵气复苏后,那些陆续出世的隐世家族和宗门。

为了吸纳天赋优秀之人,争夺资源和宝地,公开了修炼的境界和一些基础功法。

修炼境界分为了气感、运劲,明劲、暗劲、以及传闻中极少数人达到的化劲,甚至罡劲。

至于功法,则是与官方达成了默契,对民众公布了强身诀,这些民众都可以自行凭身份证明获取。

牧可,其实在灵气复苏的那一刻,被灵气冲刷的瞬间,便从一个普通人,直接进入了气感之境。

而后身体依旧疯狂的吸收着灵气,不到一刻钟便再做突破,进入了运劲阶段。

从普通人到进入运劲阶段,牧可前后没有超过一刻钟。

但没想到的是,再这之后,无论牧可如何努力去吸收灵气,无论牧可如何锤炼自己,如何调动身体内的气息。

甚至牧可自行改变强身诀中的吐纳方式。

甚至自创了一些呼吸之法!

但不论牧可吸收得有多快,一旦入了身体,运行强身诀,将灵气收归于中丹田进行压缩之时,灵气便被位于中丹田内,突然出现的黑洞吞噬一空。如果不是牧可瞎捣鼓了许多方式辅助,甚至跟不上黑洞日益增加的吞噬速度。

直到三个月后,牧可从第一次进入了梦中梦。

醒来时,虽然忘记了梦中经历,但脑海里却刻印了的一部可用于吸收灵气的修炼功法。

功法名为三花流转。

“此法名三花,意在流转,是为三花流转。脑为髓海,上丹田;心为绛火,中丹田;脐下三寸为下丹田。下丹田,藏精之府也;中丹田,藏气之府也;上丹田,藏神之府也……”

至此,牧可方才有了一丝丝成长的契机。

虽然灵气依旧会在中丹田内被黑洞吞噬一空。但经过三花流转的淬炼,灵气入体后并不是一股脑的涌入中丹田,而是随着经脉,以各种不同的节奏和冲击力四处流转,不断冲刷,强化着肉身。

整个过程是疼痛无比,但牧可都坚持了下来。

如此循环后,方才进入中丹田。

因为不再像强身诀般将灵气吸收后直接纳入丹田,而是让灵气在整个身体之中流转。

换句换说,三花流转,是以整个身体来容纳吸收的灵气,让整个身体都成为了储存灵气的容器,而不单单是中丹田进行吸收和炼化。

所以虽然中丹田内黑洞吞噬灵气的速度日益加快,但三花流转依旧能勉强跟上灵气被吞噬的速度。

虽然能跟上吞噬速度,但中丹田内却一直没有足够灵气,用来淬炼丹田和被丹田压缩,将灵气凝聚为明劲。

“唉,算了,不想这些,想来也无用。”

牧可叹了口气。

希望张姨家的年鸡提前打鸣。

睡前自己刚有了一丝妹妹失踪的新线索的头绪,打算睡醒后去验证。

扭了扭脖子后,牧可前后望了望。

此刻,古香古色的乡道上已经没了人影,就只有牧可一人。

四周一人多高的野草随着不知何处掠来的风,一阵一阵的起伏着。

虽然绿意盎然,但却安静的可怕,仔细聆听,连虫鸣蛙叫也消失了。

一股说不出的毛骨悚然之感。

站在这乡道上,牧可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空气。

没想到,这随意一处的空气,却比现世中,6A级景区的空气质量还要好上好太多。

缓缓的吐出浊气,牧可的心境也平复了一些。

欲速则不达,既然自身无法决定何时醒来,那就沉下心来,思考当下。

牧可慢慢的,仔细打量着四周。

看这字体,还有这木牌的外形,这年头,回想着刚刚那几名路人的衣着打扮。

对了,发型。

牧可记得,刚刚从自己身旁走过的一家三口,男的前额光生亮堂,脑后留着辫子。

这应当是——清朝!

抬头打量了下天色,还不算太晚。

牧可决定继续顺着官道往前走走,熟悉下环境,之后再回县里。

如果还没醒,那就在县里找个地方睡一晚。

乡道到两旁郁郁葱葱,一人高的草丛遮挡了视线,一路捏紧了拳头,走了大概五六里路后。

牧可终于将捏紧的拳头松开了,放松了一些。

一个临路旅店,出现在了牧可的眼前,随之而来的还有几个店里的旅人说话的声音。

终于有了点人气。

下意识的摸了摸衣兜,还真有铜钱和些许碎银子。

“小二,来一碗茶水。”牧可大声叫道,反正做梦,怕啥。

心想,现世里自从成为榕城的废材代表后,自己就更宅了,几乎没有外出。

现在在自己的梦里,再不大胆点儿还等啥!

“好勒,客官您稍等!马上就来。”

片刻后,小二的茶水端了上来,不过转身离开时却好奇的看了一眼牧可。

牧可全然当做梦了,完全没有注意店小二那看向自己的奇怪眼神。

等牧可喝完茶水,天色似乎暗的比牧可想象中的快。

看样子,已是傍晚时分。

得了,往回走吧,要是没醒来,就在县城找个地方睡一觉。

刚走出几步,牧可便看见迎面走来的几人。

一、二、三、四,一共四名车夫。

突然一阵怪异的风,打着旋吹过,牧可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激灵。

“已经满了,李老六,你们找别处去住店吧。”

被那阵风吹得直打哆嗦的牧可便看见从柜台走出来的旅店掌柜,对着迎面走来的四名车夫说道。

“我们已经找了,一路过来,附近其他几个打尖的地方也住满了人。”

“掌柜的,要不你给我们找找地儿,只要有一片瓦都行,遮遮风挡挡雨就成。”

“要不县城住店这时候估计也没地方了,而且就算有,价格我们可住不起。”

“掌柜的,麻烦你了。”李老六坚持道。

县城大概率有住宿的地儿,可是吃得喝得,都比掌柜的这贵了不少,实在不划算,而且和众人明早出行还是相反的方向。

“好吧,好吧,让我想想。”掌柜的应道,没有答应,也没拒绝。

“王掌柜,要不你看,您夫人那儿还够宽敞,能住下四个人”店小二低声道。

“可,这能行么?”掌柜有些不愿意,怕惹恼几位老主顾。

毕竟,虽然自己的媳妇在那里,可是,那是自己已经过世的媳妇啊!

儿子外出去定棺材了,还没回来,所以自己媳妇的尸体,还停在那间屋子里。

这让几人去住,不知多晦气。而且去住那里的人,多少犯了些忌讳。

更何况,现在不是犯不犯忌讳的问题,而是肯定会出些问题,毕竟……

小二看到掌柜的疑虑,随机小声道:“地方你提供了,他们不愿住,也赖不得掌柜你呀。”

毕竟这几人也是老主顾,店小二知道,掌柜也不愿得罪了老主顾。

故而店小二给掌柜支招,住与不住,选择权都在李老六几人手上。

掌柜的沉思片刻后,对李老六和其他三位车夫说道:“确实还有一处地儿,但就怕你们不满意!”

“没事没事,掌柜的,只要能遮遮风,挡挡雨便好。我们都是老熟客了,能凑活一晚就行。”

“对对对,掌柜的,能凑活一晚就行,哪里还会挑来挑去。”

“那好,你们随我来。”

牧可越看越觉得眼前这一幕似曾相识。可是思考片刻后,否定了似曾相识。

除了这次梦中梦,自己是肯定的没见过这样的环境的。

自己在现世中,应该连类似的古镇都未踏入过,这似曾相似的感觉究竟是如何而来。

先打听下这是什么地儿吧。

想到这,牧可上前两步,走到了店小二身旁。

“小二,打听下,这地儿叫什么名字。”听着牧可的问话,店小二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

“这地儿啊,叫做蔡店。”店小二回答道,心想果然是个外地人。

听着地名后,牧可转身一边向外走去,一边仔细回想,难道以前找妹妹的时候,路过了蔡店。

“蔡店,蔡店”直到走出旅店,牧可还在念叨着蔡店二字。

傍晚的残阳如血般,在天上的西边挂着,连带着周围的云彩,也是一片血色。

忽然又是一阵打着旋的风从牧可身旁吹过。

让牧可不自觉的抖了个机灵。

来认为自己在梦境的牧可突然惊醒了过来,我在做梦,怎么会感觉到冷呢?

蔡店。

这名字自己应该确实听过。

不,应该是看见过。

牧可再次回头看了看这旅店不远处的村子。

忽然,看见地面上的几张黄纸。

这是,这,这,不可能吧,怎么可能!

再想起刚刚走来的县城的名字。

信阳县,蔡店,掌柜老头,四名车夫!

这这,这阳信县,这信阳县是,忒么是聊斋里的阳信县!!

本来向着店外走去的牧可,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

冰冷的地面,还有真实的疼痛之感,让牧可顿时汗毛炸立,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缓缓做起来的牧可,手脚冰凉,低着头看着自己摔倒的地面。

疼,是真的疼,和以前的梦中梦完全不一样。

正想着,忽然,一阵打着璇儿的怪风从身旁吹过。

卷起的草屑在怪风过后,歪歪斜斜的摊在地面上。

牧低头看去,这,这是……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