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了,娘娘!陛下又闹肚子了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姮月 主角: 黎云初 史淮湘 贺兰廷
29万字 0.1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42章 大结局:不准叫我傻子 2023-04-29 02:51:02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5
    作品总数
  • 126.75
    累计字数
  • 58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42章
简介

废后从皇帝冷宫里逃出来,一心只想女承父业,搞臭臭一条龙来致富发家,一不小心名扬天下,还顺便捞了个天下首富来玩玩,果然富得流……臭! 初登九五之位,根基尚不安稳的前夫小皇帝黎云初,面对朝野动乱,国库空虚问题,转头楚楚可怜地抱着废后史淮湘大腿。 “湘湘,怎么办?当皇帝三年不到,朕穷的一无所有,只有你了……” 史淮湘遭不住男人“恶心”,想起自己借着龙泄千里,自此一战成名,“好心”提醒小皇帝:“充盈国库,陛下用力多拉一些,白花花的银子,不就来了?” 于是上京市面上流行起了龙遗丸,一颗就要五百两银子,可达官显贵都想沾点龙气,都争相购买,导致供不应求。 “黎云初,昨天卖的龙遗丸,可让我少赚了一大笔”,史淮湘一脸不耐烦,严声质问小皇帝,“老实交代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委屈巴巴的小皇帝:“昨天朕吃坏肚子了……”

第1章 来的人越多,才好玩呢!

“听说了吗?丁来福他媳妇儿回来了,现在里外折腾她那破茅草屋,整得跟说书先生讲过的黄金屋似的,真把自己当颜如玉,以为是皇帝妃子,学人家金屋藏娇!”

“杏花她婶,你咋知道的?她可真就是傍上了皇帝,我昨儿个浇菜回来经过她那屋,我听见跟她回来那女的,喊她皇后娘娘哩。”

村口挑水撂肩歇息的三五农妇,围在大槐树底下乘凉,寒暄了两句,就兴致勃勃地八卦起近来村里发生的稀罕事。

“你不会是说黎国那来历不明的皇后,就是丁来福他媳妇儿吧?

只听说她回来后大张旗鼓忙相亲,上赶着找下家,她那破屋外头一堆男人杵门口堵着,她能是皇后?”

女人一脸难以置信地听着,望着说得津津有味的阿翠,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阿翠摇着手里的蒲扇,认真思索片刻,疑惑道:“放着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不要,回咱这小破村,她图啥?”

“还能是啥?死了丈夫,成了寡妇,不甘寂寞,又一身狐媚本领,从外头回来摆架子装门面,以为自己高人一等,你还真把她当皇后看哪!”

众人突然噤声,杏花她婶本想继续自己的高谈阔论,洋溢着一脸得意。

不知为何倏地褪去了几分,见阿翠不搭腔回应自己,觉得有几分奇怪。

盯着那道步步逼近的身影,心虚的阿翠轻戳了她几下,奈何杏花她婶根本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阿翠,你还年轻,不明白这其中道理。女人啊,有张漂亮脸蛋儿,她就……”

“就怎样啊?我的好婶婶?”

身后传来一道陌生又熟悉的声音,让杏花她婶浑身发怵,后背微麻,猛地就转身过去。

只见面容姣好的女子掬着满脸和悦,盈盈而笑,顺势还猝不及防夺走了阿翠手里拿着的蒲扇,玩味地摆弄着。

她睨了眼蒲扇,慵懒地摇着,眼底用意晦朔难分,给女子打纸伞的小姑娘紧紧跟着她,像是大户人家训练有素的丫鬟。

“婶婶,好久不见,听说村里后山那块地成您家的了?”

一副漫不经心状,捏着蒲扇柄给杏花她婶扇了阵风,似是好意替她解暑,继而又道:“方才婶婶说,就怎样啊?”

杏花她婶只觉对方扇的这阵风能瞬间化火似的,简直就要把自己整个人烧个渣都不剩。

仗着自己村长夫人的身份,杏花她婶确实没少从里头捞好处,村里后山那块地是丁来福夫妻开垦出来的,肥沃得很,种的庄稼收成颇丰。

她盯上这块肥肉许久了,总是找不到机会下手,后来丁来福那傻子出事了,杏花她婶就想法子骗丁来福媳妇儿去外面寻人。

史淮湘当时心急,哪里会想得到自己信任的杏花她婶,会在这个时候趁火打劫,她打点好一切,安置好婆婆,连干粮都没来得及准备,就赶着牛车去找人去了。

“淮湘啊,婶这不是看你出去这么长时间,担心地荒了,才想帮你照看着的。”

她在心里冷哼几声,眼底的不屑微微流露,耐着性子与杏花她婶周旋着,得理不饶人,非要给对方难堪,避重就轻,继续追问:“你知道,我问的不止是这个。”

终归是杏花她婶落了下风,于是只好佯装恍然大悟道:“噢,我是说,女人有张漂亮脸蛋,她就过得比旁人顺风顺水很多。”

淮湘皮笑肉不笑,生硬地扯着嘴角,施舍一般给了对方一个台阶下,“婶婶既然是用了那地,记得将租赁费补上,总不至于让我上门讨你要银子吧?”

气氛越变越奇怪,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都看着这个村长夫人吃瘪,心里暗自高兴,总算有人收拾她了,作恶多端总是会遭报应的!

杏花她婶不依不饶,试图挽回最后的体面,喝声道:“你们丁家还欠我家好几袋谷子没还,那地权当还债了!”

史淮湘从袖口拿出一沓银票,当树叶似的如数撒了出去,“这绰绰有余吧,剩下的就归大家了。”

羞辱性十足的举动,杏花她婶咬牙切齿记恨着,被一哄而来捡钱的人群踩得吃痛。

此时,一个穿得花枝招展的胖女人拨开人群,气喘吁吁冲了进来。

对着淮湘喊了一大嗓子:“史姑娘,新的一批到了,就在您家门口等着呢!”

史淮湘身边的丫鬟欲上前拦着,免得冲撞了凤驾,自己可是奉旨贴身保护皇后娘娘的。

结果,这个胖女人后面又冒出来另一个脸上留痣的媒婆装扮婆子,抢言向史淮湘说道:“哎哟,姑娘,您可让老婆子我一顿好找!”

众人目目相觑,都等着看热闹,杏花她婶这事指定没完,人精做了半辈子,也有栽跟头的一天,着实大快人心。

史淮湘早已不是当年村里懵懂无知的丫头片子,她将手里摇着的蒲扇随手往跟前一扔,有意无意特地从上面一踩而过,慵懒地回着媒婆的话,“是吗?那我可要仔细瞧瞧。”

两个媒婆急忙赶着上前溜须拍马,一前一后拥着史淮湘,绘声绘色竞相邀功言:“今天来的郎君,不仅比前几日的多,而且那模样也是俊若下凡仙君。”

“何止呢,不少外地来的公子远道而来,只为一睹姑娘容颜,而且诚意满满。”

史淮湘不屑地扫了她们一眼,自顾自道了一句什么,想着身后那些爱嚼舌根的妇人,故意扬高音量,“人多好啊,男人来得越多,才越好玩呢!”

转身离开,围观人群主动让出一条道,史淮湘招摇而过,她就是想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村长夫人又如何,不照样得向她低头吗?

阿翠心里狂捏冷汗,生怕对方找自己算账,宽慰地长吁一口气,转身瞥眼却见杏花她婶,撞邪失了魂一般瘫坐在地,没头没尾嘟囔了句:“风水轮流转,是她啊。”

村口一群孩子在嬉戏,见史淮湘气派十足,蹦蹦跳跳跟了一路,一个小男孩被同伴推搡着出来,大着胆子上前,笑容明媚,向淮湘讨糖吃,“漂亮姐姐,你有糖么?”

“哪来的野孩子啊?去去去,要糖回家去,捣什么乱啊!”

“就是,一点规矩也没有,你家大人有没有好好教你……”

紧随史淮湘身后的两个媒婆,一通喧宾夺主的训斥,淮湘拧眉不悦,竟真从袖口掏出一把饴糖,笑着递给了小男孩,并未多说什么。

那张餍足后而纯稚无邪的笑容,一下子勾起了自己的回忆,她第一次见来福,也是因一颗糖的甜头,融化了她整颗心。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