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全世界只有两个国家

书名:
穿成丧尸捡个大佬躺平异世界
作者:
逸捅天下
本章字数:
1393
更新时间:
2024-05-12 08:13:17

90%的人强烈推荐

我在旅馆忽悠鬼

【双男主+玄学+腹黑+沙雕+甜宠】 我姓戚,戚继光的戚,名月,月亮的月 再说一次我开的不是鬼屋,更不是阴阳客栈 想找冒险的,麻烦一边去。 想找鬼的,麻烦去鬼屋。 想找媳妇,麻烦去婚姻介绍所 喂喂,各位大爷,小的真的不是开阴间客栈,鬼差大哥,我胆子小,别总想拉我入伙 师傅,徒弟在此,请上我身
连载中,累计1万字 | 最近更新:第5章 去吧,头颅君

第1章 警察叔叔,这有离家出走的金元宝

书名:
我在旅馆忽悠鬼
作者:
鱼师青
本章字数:
2262

戚月无力地趴在前台的桌子上,手里的鼠标不断刷几个网站后台的数据,看着惨不忍睹的评分和各种差评,明白了什么叫人间险恶。

比如说条评论,这位叫只要胆子大贞子放产假的客户评论:但凡可以给负星一定给负星,一点冒险的精神都没有,毫无恐怖场景,老板长得一点都不吓人,还好意思打着鬼屋灵异的名称开店,吃屎了你。

戚月咬了咬牙回复道:不好意思,长得不吓人是我的错。

还有这位叫儿子来上我身的这位客户:你们敢相信吗?这个房间竟然是正常房间,一点问题都没有,灯竟然也是正常灯,竟然没有一闪一闪的也没有变色,洗澡的水也是正常的水,没有变红,没有味道,垃圾旅馆,垃圾掌柜。

商家回复:亲亲,我们这个是正规旅馆哦,卫生环境都是好的呢。

当然也有好评,比如这个女王大人的客户:呀呀呀,好可怕,洗手池里面竟然有头发,还有厕所半夜堵了,我在想等待已久的场景是不是要出现了,你们敢信吗?我在马桶旁蹲了两个小时,差点就能蹲到一只手了。

呵,这打扫卫生的阿姨越来越敷衍了,这肯定得扣工资,

就在这时从头上后面传来一声忐忑又期待的声音。

“你这真的能看见鬼吗?”

“不能,正规旅馆。”戚月有气无力的趴在柜台上皱眉说道。

“我想见见我的妈妈。”声音有些期待小声的说道。

戚月看着电脑上探团上2.0的酒店评分,心一抽一抽的,再这么下去,这旅馆怎么开下去?

戚月一边回复评论一边道“想找妈回家找去,现在回去可能还能赶上晚饭。”

对方声音小声落寞道“我妈妈去世了,我已经几年没有见到她了,我有些想她了。”

戚月抬起头看了对方,穿着黑白相间的校服,背着双肩包,手紧紧地握住背带,抿着嘴低着头眼眶有些发红,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左右。

戚月叹了口气道“小朋友,回家吧,别闹。”

说着指墙上的营业执照道“看到没手续齐全,正规旅馆,安全消毒。”

男孩听见戚月的话激动的从口袋掏出一张卡递给戚月眼眶含泪看着他道“我有钱,只要你让我见见我妈妈,这张卡给你。”

戚月看着对方的动作,嘴角一抽从抽屉里掏出几张卡甩在桌子上道“小朋友,哥哥呢最不缺的就是卡,听话回家去吧。”

男孩看见戚月不相信相信的他的话把卡递给他道“我卡里有钱,真的。”

戚月看着男孩心里有些无奈,要是他这是鬼屋,让他见见妈妈也没什么事,可他这是个正规的旅馆啊,不是鬼屋。

看着男孩可怜兮兮的样子,戚月微微笑道“有多少啊?”

男孩想了想道“大约56万左右。”

戚月有些好笑道“多少?5 56块?”

男孩摇摇头道“是万,56万。”

戚月手指有些发抖默默把桌子上卡片全部扫到抽屉里,眼神上下扫了男孩。

靠,现在的小孩都这么牛了吗?随随便便的就拿56万,想当年他这么的大的时候,不不不,别说和他这么大了,就算是现在他也只能随随便便掏出5块,要是旅馆再这么差评下去,可能连5块都掏不出来,戚月看着男孩心里犯酸暗道。

戚月露出一个自以为很和蔼的笑容看着男孩道“小弟弟,来来来,进来坐。”

男孩看着戚月猥琐的笑容有些害怕地往后退了一步,看了眼外面下定决心的走进柜台后的沙发上。

戚月从一旁问出了男孩叫林耀,今年十一岁初一,他妈妈在他七岁的时候车祸去世了,最近他阿姨有宝宝了,家里的亲戚都在说他要有新弟弟了,以后他爸爸就不会再爱他了。

今天放学的时候他看见他同学妈妈来接他们时,他突然想自己妈妈了,因为阿姨觉得家里放死人的照片不好,也怕他看见会伤心便把他妈妈的照片都给收起来锁起来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妈妈的照片,他怕自己把妈妈给忘了,他从同学嘴里听说城西有一家鬼旅馆,他放了学就过来了,卡里的钱都是他这几年的压岁钱,听见这卡里都是压岁钱时,戚月面容狰狞一下,暗道:靠,他这二十几年的压岁钱加起来可能都还没有个小毛孩零头多。

戚月站起来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饮料递给林耀然后揉了揉对方的头有些歉意的看着他,走出柜台。

走出旅馆门口,看了一眼林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暗道:抱歉,我这里真TM不是鬼屋。

电话接通,戚月弯腰声音有些惊恐的小声喊着道“喂,警察叔叔吗?我这边有一个离家出走的金元宝,呸,说错了,是小孩,身上还有一笔巨款,你们快来,我好害怕。”

说完他坐在台阶上抬眼看了眼林耀,把头埋进膝盖里,咬着衣角,嘤嘤嘤,好害怕呀,他怕他忍不住把对方的钱给忽悠过来,毕竟这可是56万。

戚月看向街面叹了口气,眼神慢慢涣散,慢慢回忆起来他开这个店的过程。

他叫戚月,戚继光的戚,月亮的月,据说是满月的时候出生的,本来叫戚满,后来上户口的时候,爷爷喝了几杯酒突然忘了他叫什么,只记得他是满月出生便叫戚月。

他出生在一个神棍家庭,爷爷是行走乡村的先生(法师),爷爷曾说他不该出生在满月而是该在阴时阴月出生,他觉得这话肯定是他爷爷忽悠他的,毕竟他爷爷多喝两杯还说他应该是富贵命,结果事实就是他就是一个行走村里的神棍,去过最远的地方就县里,全身家产加起来负250元

爷爷说他克天克地,命格极硬,三岁克死他妈八岁克死他爸,十八克死他爷爷,三岁之前的记忆他是记不清了,但他从村里的人嘴里听说他妈完全是嫌弃他家穷走了,至于他爸是他八岁的时候去勾搭隔壁的小寡妇从墙上摔下来被牛给踩死的。

他爷爷说下面让他去做公务员要下去了,所以这命格极硬完全扯淡。

自大学毕业后找了几份工作都以失败告终,后没办法找出他爷爷的书籍,做了几年的神棍,多少也赚了点,但忽悠人也不是个长久的办法,为了以后的生活保障,决定用这几年赚的钱开一家青年旅馆。

如今他也28岁了,本打算开个旅馆也能算小型的钻石王老五,躺着赚大钱,然后找个美女,走向人生巅峰想想也够美。

自从开了这个旅馆,生意刚开始也火爆,但后面生意越来也差,平台的评分越来越低,水电费,维系费还有保洁费都快养不活了,归根结底就是因为这个店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