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徐导和刘毅的番外

书名:
吸血鬼在田园综艺中爆火了
作者:
水边的野猫
本章字数:
1893
更新时间:
2024-02-11 01:01:30

90%的人强烈推荐

火葬场预警,全家跪求真千金回头

因为重男轻女,从小就被父母丢弃在寄宿学校的沈怀月,临死前最后一次见到父母,居然是被他们骗来给弟弟妹妹做移植手术。 看着父亲满眼只有妹妹,沈怀月在那场车祸爆炸中,绝望的闭上眼睛。 没想到,居然重生了。 这次,沈怀月不干了。 她表面矫情摆烂,暗地里各种骚操作,马甲花活齐上阵,疯狂捞钱。 为了避免沈家人在自己婚姻上动手脚,沈怀月还先入为主,救了个病弱美少年,让他配合自己假结婚。 最后成功让整个沈家都被她成功收入掌控之中,在玄学界名声大噪,让原本不把她放在眼里的那群沈家渣渣,纷纷跪求她回头。 沈怀月:“呵,晚了。” 她现在有钱有权,身边还有美少年,这种日子不香吗? 就是这个美少年……看起来跟当今三料影帝,还有那个教她玄学的师父有点像…
已完结,累计22万字 | 最近更新:第107章 完结篇,下,大结局

第1章 我要看着你们摇尾乞怜

书名:
火葬场预警,全家跪求真千金回头
作者:
阿露露
本章字数:
3083

“沈总,车子变形太严重了,救援队到达之前,我们必须先把怀月小姐和暖暖小姐救出来,不然车子要爆炸了”

“暖暖,暖暖!”沈成毅一身狼狈的爬出驾驶座,和刚刚说话的保镖一起,使劲砸开后座车窗,抱着沈怀暖往远的方向跑。

沈怀月双腿被卡在座位里,眼看着沈成毅只抱着沈怀暖离开,无助的伸出手,声音微弱:“爸爸…救,救救我…”

沈成毅充耳不闻身后沈怀月的呼救声,抱着沈怀暖,来到安全的地方,给她仔细擦干净脸。

沈怀月试图把腿拔出去自救,但她这边被卡的死死的,怎么都推不开。

就在这时,汽车尾部传来轰的一声响声。

有股强烈的热流席卷而来。

沈怀月发出一声尖叫!

紧接着……

她猛然睁开眼睛,一个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深吸了口气。

等过了好一会,才搓搓脸,起身,给自己接了一杯水。

真是…

又梦到上辈子的事了…

沈怀月伸手拢了一把发丝,虽然她已经重生了三天,但上辈子被爆炸烈火活活烧死的痛苦,还深深刻在骨子里。

挥之不去。

沈怀月是沈家长女。

沈家重男轻女,一直以来都心心念念想要个男孩。

因此,沈怀月出生以后,沈家所有人都对她的性别很不满。

沈怀月的母亲文梦琳为了能够迅速怀上第二胎,更是早在沈怀月刚满月的时候,就把她交给了家里的保姆去带。

起初,沈怀月还能跟父母一起用餐,偶尔还可以穿漂亮裙子,撒撒娇。

后来几年,二弟,三弟,以及龙凤胎的四弟和五妹接连出生后,一切就开始变了。

父亲忙碌于照顾弟弟,母亲对年纪最小的龙凤胎妹妹宠爱有加,他们给几个弟弟妹妹最好的一切,最新款的玩具。

但面对她的时候,他们不再给她买漂亮裙子,也不再管她是否吃过饭,只会将怒气无端撒在她身上。

小沈怀月几乎每天都会挨打。

在家里如履薄冰。

连摔伤了都不敢说,生怕会挨骂。

但就算这样,她还是碍了沈家众人的眼,不过七岁,就被送去寄宿学校了,生活费不够没人管,家里电话多少也不清楚,就连过年过节都没人接她回来。

只能一个人靠节省奖学金过日子。

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她跳级念大学,并提前研究生毕业。

当时,沈家忽然抽风,把她接了回来。

沈怀月心里是埋怨他们的。

因此刚被沈家人从寄宿学校接回来的时候,她对他们的示好不领情。

浑身带刺,冷言冷语,脾气很冲。

但沈家众人却表现的十分包容,好像真想赎罪一样。

不管她怎么发脾气,摆脸色,态度都毫无变化,还经常趁她睡着给她盖被子,倒热水。

文梦琳甚至还亲手给她洗脚。

就在沈怀月逐渐被这些细节感化的时候,父亲沈成毅却忽然说要带她去医院做检查。

沈怀月不明所以,跟着去了。

上车以后,才在路上得知,沈家之所以把她接回来,就只是为了给她那对年纪最小的龙凤胎弟弟妹妹做肝脏移植手术。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沈成毅当时在车上安慰她说:“肝脏是可以长大的,没关系,不会影响健康,你可是姐姐,你要担起保护弟弟妹妹的责任。”

她一脸不敢置信,歇斯底里的叫着,要停车离开。

沈成毅回过头吼她,骂她不懂事,还给了她一巴掌。

紧接着…就发生了那场让她重生的车祸。

沈怀月浑浑噩噩的想着这些,手不由自主的攥紧了床单。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砰的一声踹门声。

父亲沈成毅走进来,将手机摔在桌上,指着里边的照片,厉声质问:

“新闻热搜上那条#沈家长女算命卜卦勒索高额报酬#是怎么一回事?你都是从哪里学来的骗人勾当?谁给你的钱开算命馆。”

沈怀月用小手指甲扣了扣耳朵,总算想起上辈子似乎也发生了这件事儿,传出谣言的人,是某个记恨她卜卦算命不给插队的小明星。

这个时候,她才回沈家一个月,距离沈成毅带她去做移植手术,还有两个月的时间。

这段日子里,沈家虽然对她好吃好喝,各种亲情软化,但就是不给她钱,还找理由握着她的证件。

应该是怕她会拿钱跑路。

她当时急切的想攒钱离开,可考虑到自己没证件就找不了工作,于是就利用手里头仅剩的存款,租了这间小商铺,开算命馆。

算命馆内的主要业务,就是算命卜卦,看风水。

除此之外,因为她从小就有一双可以看见陌生人前世今生的通灵慧眼,所以,她也会帮助别人算前世今生的因果。

但,这种能力只能替别人分忧,并不能替她自己解决困境,无法看见自己血亲的前世今生。

而且她当初学玄术的时候,教她玄术的师尊曾说过,玄术不可使用在自己血亲身上,否则会遭报应。

所以,上辈子她预测不到自己身边的家人,都是什么豺狼虎豹,也没想过要告诉他们自己的玄术到底有多强。

沈怀月记得,上辈子发生这件事以后,自己很倔强,和沈成毅大吵了一架,说了很多难听话。

最后,沈成毅虽然没有继续阻止她开店,但沈怀暖却偷偷将她和沈成毅吵架的视频发到了网上,导致她被全网网暴,辱骂她不孝顺,最后这店经常被针对性差评,只能关店,最后不了了之。

现在想想。

她当时太草率了,对付沈家这群人,就应该耍阴招的。

他们坏,她应该比他们更坏。

而不是一味鲁莽的往前冲。

“这家店是我用勤工俭学换来的钱,自己租的,我有使用权,除此之外,我赚的钱全都是干净的,没有任何是骗来的。”

沈怀月从过去的回忆中回过神,单手托腮,目光冷静的看着暴怒之中的沈成毅:

“爸爸,你信便信,不信那我就走。”

她说着,作势站起身。

沈成毅一愣,态度马上软化下来,并开口阻拦她:

“我不过是说你几句,你怎么动不动就要走?!这是你的家,你要去哪儿?”

“你们都不欢迎我,我还能去哪儿?”沈怀月一副垂眸伤感的样子,声音低落:“当然是去外面租的店里住,实在不行,睡大街也可以,反正……你们都不想要我。”

“别走别走,爸爸说错了”沈成毅赶紧握住了沈怀月的肩膀:“爸爸只不过是担心你的安全,这样,等过几个月,我找到了合适的私人保镖,到时候你再继续开这家店,好不好?”

沈怀月眼底划过一丝嘲讽。

沈成毅会这么说,应该只是害怕她马上走人的话,会耽误他宝贝女儿和宝贝儿子两个月后的的肝脏移植手术吧。

想到这,沈怀月故意冷下脸拒绝,并眼圈发红的哭诉:

“我开算命馆,难道不是因为你总觉得我没接触过太多钱,担心我乱花钱,不给我钱,才这样的吗?”

“可事实上,若不是你们前些年对我不闻不问,我怎么可能生活这么拮据,难道这些都是我的错吗?”

“更何况,我一个成年人,出了事也是我担责任,跟你找不找保镖有什么关系?”

“爸爸,你口口声声说弥补我,可你既不给钱,又什么都不让我做,就这么弥补我?”

“给,给钱,我给钱。”沈成毅为了挽留沈怀月,急忙开口:“你要多少钱?爸爸都给你,给,这里有黑卡,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做什么都可以,但就是别总惦记着离开家。”

沈成毅再把卡递过去的时候,脸上有明显的肉疼表情。

也是。

黑卡额度那么高,他怎么舍得随随便便给呢。

沈怀月慢条斯理的收起卡,继续提出更过分的条件:“哦,对了,这个房间我住的不舒服,爸爸,我想住你和妈妈的房间。”

作为家中大家长,沈成毅和母亲文梦琳的房间是全别墅最好的,在正中间。

不但冬暖夏凉,视野也最宽广。

“这”沈成毅面色一僵,勉强挂着笑:“怎么会忽然想住我和你妈妈的房间?”

“就这个房间住的不舒服啊。”沈怀月看着沈成毅:“你不是说补偿我吗?我以为这点小要求不算过分。”

沈成毅张了张嘴,咬着牙应了一声好:“那我现在跟你妈妈换别的房间,然后把房间给你腾出来。”

“爸爸你真好”沈怀月朝沈成毅笑了笑。

沈成毅心都在滴血。

整栋别墅里面,就他和老婆的房间装修最好。

这死丫头专门要那个房间!

要不是因为只有沈怀月的脐带血基因和他年纪最小的儿子跟女儿匹配的上,能有机会做器官移植的话,他早就把这孽女赶出去了!

沈怀月看着沈成毅强忍不满的面庞,眼底一片阴暗。

她重生之后,曾想过跟沈家一群人断绝关系,远走高飞。

可转念想想,又觉得不甘心。

重活一世,就只是离开便算了?

让他们就这么安安稳稳,幸福快乐的生活……那怎么行。

她要把他们所珍视的东西,全部拿到手,然后坐在最高的位置上,看着他们下跪祈求,摇尾乞怜的样子。

这才是她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