崽崽甜疯,国民闺秀搞崩了对照组 7.5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作者: 兔兔流年 主角: 盛秋秋 谢艳澜
124.16万字 0.1万次阅读 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08章 先生,很高兴与你相见 2023-10-31 19:24:06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24.16
    累计字数
  • 48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08章
简介

盛秋秋前世被人背叛,今生成为三岁半的小傻子,更是成为了某位姐姐的对照组! 被欺负的秋秋,默默带着小系统,吭哧吭哧,盯着夙敌。 夙敌想要资源,她先抢,想要金大腿,她先抱住,夙敌想要称霸娱乐圈,她…… 哎!秋宝儿不小心称霸了。国民小闺女的名声,响亮。 在超棒顶流妈的疼爱下,本来只想短短活个够本的小宝贝,晕乎乎看向周围。 之前对她不疼不爱,爱搭不理的哥哥姐姐们,全成了宠妹狂魔。 冷漠脸的一号哥哥说:“我这辈子只有啾啾一个妹妹,什么兰啊花的,都别跟我扯乱七八糟的关系。” 嬉笑脸的二号哥哥说:“是哪个没脸没皮的欺负我们家小妹啊,哥哥拳套都是新的,帮你打回去。” 还有更多哥哥,都不及两个姐姐的宠妹手笔大。 科研狂魔姐姐一号:“这个卫星的名字就叫秋秋吧。” 法律富豪姐姐二号:“这个别墅区改建成游乐园吧,只做我家小鸟啾啾一个人的游乐场。”

第1章 小傻子重生,三岁半小甜啾

高林别墅里一片兵荒马乱,气氛无端沉凝起来,诊治的医生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谁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意外!

就在昨天,盛家的宝贝疙瘩,不小心跌倒了别墅里的水池里面去,呛水晕了。

即使这个宝贝疙瘩,是个小傻子,医生也不敢轻视。

床前坐着黑色吊带裙的女人,头发浓稠,一张脸艳丽逼人,是红极大江南北的江影后。

也是盛家宝贝疙瘩的妈妈。

江止月眉心紧皱,恼怒逼问着家庭医生:“我家啾啾怎么还没醒?你是不是废物一个!”

“要是我就啾啾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你就别想在这个行业里混下去了!”

家庭医生冷汗狂冒,却是一点都不敢擦汗,只求着床上的小傻子,不!小祖宗可快点醒过来!

一面又一次解释说:“夫人,小姐肯定没事的,只是有可能底子太虚,这才醒来的要慢一点。”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明明看起来什么问题没有,就是昏迷醒不过来!

“妈妈,你不要生气。”

一位六七岁左右的女孩双膝跪在地,她轻声安抚说着:“秋秋妹妹这么乖,老天会保佑她醒过来的。”

她低垂着头颅,纤细柔软的黑发,遮挡住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嫉妒之色,盛阿兰又竭力压制着上扬的唇角。

她脸上又潸然掉起了眼泪,抿唇伤心说道:“都是我的错,早知道昨天我就心硬一点,不同意带着秋秋妹妹去池子里玩,这样秋秋妹妹也就不掉到水里去……”

江止月看了眼跪着的养女,心底的怒气依然难以平息,呵斥:“给我跪远点去!”

盛阿兰擦干眼泪,腿没有挪动,只双手合十,装作祈福的样子:“秋秋妹妹快点好起来吧……”

话音刚落下,床上躺着的,苍白憔悴漂亮的像个小人偶一般的精致女孩,手指轻微动了动。

“唔……”她低低哼了声,尾音微软,片刻后,缓慢地睁开了眼。

那是一双漂亮的和江影后如出一辙的明艳桃花眼,里面蕴着的却是清澈温吞的水。

干干净净,乖巧稚气。

穿着白裙子,躺在病床上,盛秋秋一睁眼,迷茫地看着眼前。

“你们……”声音细小,又乖。

听的人心口都化了。

盛阿兰人傻了。

家庭医生松了口气。

江止月明艳的面容多了惊喜的笑,连忙抱着她:“啾啾,啾啾,告诉妈妈,还有哪里不舒服!”

还有点脑袋晕乎乎盛秋秋,被一把搂在了女人芬香温软的怀抱里。

盛秋秋有点喘不过气,她其实整个人也有点傻。

她不是应该死了吗?

她盛秋秋,京都里,盛家不受宠的嫡出最小的小姐,在吃人的环境里,戴上了乖巧温软的假面,内里黑心肝成什么样子,就是盛秋秋自己也说不清楚。

唯二用心待之的人,一个便是她的庶姐,另一个是她未婚夫君……

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是死了这对背叛自己的狗男女手里!

死前,盛秋秋恨极了,又回想起前半生,爹娘不宠,丫鬟都能随意欺负。

她跌跌撞撞地长到了七岁,总算是凭借着乖巧和听话的性情,得了一人的庇佑。

他是她的光。

一人独处时,她便柔着嗓音,唤他“先生。”

可后来,长至十五,在及笄之前,自己偏听偏信,中了奸人的诡计,不小心把先生给睡了……时至今日,她都能想起那禁欲又阴骘的男人,掐着自己脖子,最后慢慢松开手,以另外一种方式把自己折腾的死去活来的模样。

当真是,又爽又怕极了……

可没过两日,那狗男女,就下毒把自己毒死了……死的过于憋屈,以至于盛秋秋心绪复杂,想了很多可笑又乱七八糟的事情,比如,要是她也能被人真心宠着长大,就好了……

她不甘不愿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现在……情况非常的不对劲。

一片漆黑里,盛秋秋慢吞吞地眨了下眼。

眼前的怀抱是温热的,很明显是人,她还叫自己啾啾……嗯,还抱着自己很紧。

脸颊紧贴着嫩嫩的皮肤,盛秋秋脸憋的有些红。

她从未被世界的善意对待过,难不成老天终于疼她了一次,让她活了过来?

不行……她是活了,可她又快要死了……

盛秋秋艰难地从埋着的柔软胸脯前,抬起了脑袋,下一刻,她就面无表情了起来。

这、这衣裳怎么一回事?

怎么就那么细细一根……简直、简直有伤风化!

“你……”她红了脸,声音也不争气,又细又小,尾音超乖。

“我的宝贝啾啾……”江止月揉了一把眼前三岁半的小团子的脑袋。

见她盯着自己,江止月又跟着她把视线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江止月恍然,笑得明艳灿烂,狠狠地亲了一口怀里宝贝的小脸蛋:“宝贝乖乖,是不是喜欢妈妈的这条裙子?”

“妈妈也觉得好看!明天妈妈就给你订做一件!”

盛秋秋捂着自己被狠狠亲了一口的脸,懵懵睁大眼睛,纤长的睫毛颤了又颤……这这这!

这姑娘,做什么亲自己……虽然她生的漂亮,可也不能随意亲姑娘家啊……渐渐的,盛秋秋羞红了脸和耳朵尖。

这副模样是多么的招人疼。

盛秋秋憋了憋,还是先回答了她的问话:“不要!”

那衣服,细细一根,如何、如何能穿的出去?

小家伙的脸红成了甜甜水蜜桃。

这衣服,在她眼里,实在是大大的刺激,

虽然盛秋秋心肝黑,可从某方面来说,盛秋秋也是名门闺秀。

盛秋秋也承认,那衣裳,好像是、是挺好看的……

小家伙,悄咪咪地又瞄了一眼,不好意思地持续红着耳朵尖。

不过就是打死盛秋秋,盛秋秋都不会穿这类的衣服!

要是先生知道了……会生气的。

盛秋秋抿着唇,低头,又是一震惊:

等等!

自己的手,为何这么小?

盛秋秋挥了挥自己短短又白嫩嫩的胳膊,脑子有些昏昏沉沉。

“我……”细小的声音,语不成调,再次哽住。

她竟然变成了个小孩子!

顶了天,也就三岁半!

盛秋秋:“……”

再等等……盛秋秋偏头,抿着唇,视线有些诡异地盯着一处。

那个地方跪着个女孩,头发纤软,看着脆弱又温柔。

很好,眼前这个跪着的十岁女孩,和那个害死自己的庶姐,小时候生的一模一样……

一朝重生,地方未知,可疑似仇人的人,还在眼前?

自己三岁多,敌人十岁多,敌我双方体格和年龄的差距过大。

应当怎么办?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