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什么时候要个二胎

书名:
夫人马甲多,追妻路漫漫
作者:
墨北北
本章字数:
1521
更新时间:
2023-12-14 10:04:00

90%的人强烈推荐

总裁别虐了,首富千金不是夫人

结婚两年,当方语兴冲冲拿着孕单想告诉傅北城,他却陪着白月光彻夜不归,她被绑架无助绝望时他还是陪着白月光,不肯接她的电话,直到孩子意外流产,方语心灰意冷坠海身亡。 听说那个男人彻底疯魔了,跪在海边哭的撕心裂肺,整日整夜守着海边不肯离开。 再次回归她高高在上身披无数马甲的富豪千金,某男人眼巴巴往前靠,“老婆,我知道错了。” 宁心:“我们认识吗?” 某人哀求般开口,“我们再结一次婚好不好。” 宁心牵着未婚夫的手,“抱歉啊,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欢迎傅先生来参加。”
已完结,累计40万字 | 最近更新:第200章 初见番外

第1章 他的白月光回来了

书名:
总裁别虐了,首富千金不是夫人
作者:
菲飞
本章字数:
2265

医院

方语接过医生递来的单子,期待的看着她,“恭喜你,怀孕了。”

方语捏着裙子的手倏然松开,白净的小脸上有一瞬间的呆愣,接着狂喜,“真的吗?”

医生笑着点头。

方语拿着着单子出了医院,恍恍惚惚的,怎么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喜悦,她连忙拿出电话想给傅北城打个电话,电话铃声响了很久也没人接。

她接着打了两次,电话直接被挂断了,方语皱眉,想着他可能在忙,晚上等他回家再告诉他这个惊喜好了。

打车回了别墅,走入客厅就见傅诗琦翘着二郎腿一脸傲气的坐在沙发上,欣赏着自己的美甲,看到她进来,朝她勾勾手,犹如换一只狗狗一样,“怎么今天不跟我哥一块儿去公司啊。”

方语还没回答,只听傅诗琪再次道,“也是,我哥今天可是要去接雨薇姐,他们久别重逢,肯定有很多话要说,你去不合适。”

方语一愣,白雨薇这个名字她知道,好像是以前傅北城喜欢的人,听说三年前出国了。

她经常在傅诗琪母女口中听到她的名字,他们经常有意无意说她比不上人家的一根手指头之类的。

“想当初,白雨薇和我哥是一对,要不是她后面出国了,哪还有你的事。”

方语的思绪被拉回,脸上没有表情,可心里却苦涩不已,白雨薇的照片她见过,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她曾经在傅北城的书房见过他们合照,两人姿态亲密依偎在一起。

方语压下心底的恐慌,“他们以前怎么样我不管,他现在是我的丈夫,我相信他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

“呵,你还挺自信,那就看看是你这个冲喜的重要还是他心里一直爱的人重要。”

一听冲喜两个字,方语脸色霎时就白了。

只见傅诗淇满意一笑,她知道什么能刺痛她,她和傅北城的婚姻像是一个躯壳,都不是出自本心。

两年前傅北城和傅正南出车祸,傅正南去世,傅北城成了植物人,傅老爷子病急乱投医,想到了冲喜这个办法,当时连婚礼都没办,就领了证。

说来也神奇,方语嫁过来一个月后傅北城醒了过来,醒过来的傅北城得知父亲已经去世,脾气变得暴躁易怒,见什么摔什么。

当时谁也不敢靠近他,是方语不离不弃陪着他,走过了那段漫长的日子。

之后傅北城慢慢好了起来,恢复成了那个那个矜贵冷傲的傅北城,傅家长孙。

可傅诗淇就是打心底不喜欢她这个嫂子,或者说她从来就没把她当过嫂子,可能是因为看不起她的出身,或者其他。

傅诗淇抱着手臂高高在上的看着她,“我哥是天之骄子,你根本配不上我哥,他和雨薇姐才是一对,我要是你,现在就乖乖收拾东西走了,免得被人扫地出门,让自己难堪。”

方语见她轻蔑的看着自己,心中冷笑,“我凭什么要走,我才是他的妻子。”

“切,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哥可不喜欢你,他爱的是白雨薇,整天跟个傻子一样,看见你就烦。”傅诗淇说着翻了个白眼走了。

方语坐在沙发上发呆,他爱的是白雨薇?那她又算什么呢?

直到半夜十二点方语才等到傅北城,本在沙发上睡的迷迷糊糊,一听到外面的引擎声,一个激灵坐起来,脚下踩着拖鞋噔噔的跑到门边等着。

听到脚步声走近,她立马拉开门,高大笔挺的身影走进来。

瘦削的脸犹如刀削,五官立体到棱角分明,冷淡疏离的桃花眼,深邃晦暗,身上的气质清冷矜贵。

方语回过神,声音柔柔带着欣喜,“你回来了。”

男人看她一眼,“嗯,怎么还不睡。”

方语动作娴熟的从鞋架上拿了他的拖鞋蹲下帮他换上。

接着走到他身后踮脚帮他脱了西装外套,方语不算矮,在高大的他面前显得较小可人。

傅北城扯开领带,往楼上走。

方语看着他深邃好看的五官在灯光下格外俊朗,想到他们有了孩子,心里砰砰的跳个不停。

“洗澡水我已经放好了。”她跟在他身后开口,声音乖巧,丝毫没有提他不接电话的事情。

“嗯。”傅北城低低嗯了一声,他向来都是沉默寡言,方语早习惯了。

傅诗淇说他今晚不会回来了,可他回来了,是不是证明他们这两年来的感情已经超出了他和白雨薇,想到此方语心情立马就好了起来。

等回了卧室,傅北城去洗澡,方语坐在床上,想着等他出来告诉他怀孕的事,嘴角忍不住上扬。

想着他听到他怀孕了会是什么表情呢,不过他应该不会像电视剧里那样把她抱起来。

傅北城性格就是那样,情绪不外露,对什么事情都是冷冷淡淡的,不过……想到什么,方语面色染上绯红。

一阵手机铃声铃声打破了她的思绪,是傅北城的手机铃声响了,方语刚伸出去的手,看到屏幕上的名字时僵在半空。

白雨薇三个字映入眼帘,他今天是不是真的去接白雨薇了,是不是跟她在一起才回来的这么晚,越想越多,方语只觉一盆凉水浇下来,把淋了个彻底。

这时浴室的门被拉开,傅北城穿着浴袍走出来,浴袍领口有些低,露出结石好看的胸膛,拿着毛巾擦着头发。

许是见方语一直盯着他,“怎么了。”

“你手机响了。”

傅北城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直接打了过去,低沉的声音对着听筒那边问,“什么事。”

方语心提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方语觉得傅北城说这几个字的时候格外温柔,不像面对她时的淡然。

方语注视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庞,眼神是不带丝毫掩饰的依赖。

方语记得嫁过来前的场景,父母态度对她格外冷淡,说她因为不小心摔伤了脑袋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当时她谁都不记得,甚至自己连自己的名字都觉得陌生,她浑浑噩噩嫁给了当时已经成了植物人的傅北城。

方语当时很迷茫,每天的任务就是照顾傅北城,慢慢的她也习惯了傅北城的存在。

后来傅北城好了,傅家母女觉得她配不上傅北城,没有一个好脸色,看不惯她,经常对她言语羞辱,说她总是黏着傅北城。

傅北城虽然话不多,可待在他身边就觉得很心安,他只是往那站着就给人一种安全感。

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傅北城眉头一皱,“我马上就过去。”

傅北城看起来有些焦急,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方语小声的问,“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去办点事,你先睡吧。”

方语直接抱住他颈瘦的腰,仰头看着他,语带恳切,“太晚了,阿城不要去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