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番外——回到原来的世界

书名:
假千金被赶出门后种花飞升了
作者:
幼儿园小可耐
本章字数:
4560
更新时间:
2023-10-11 23:52:39

90%的人强烈推荐

重生高冷王爷就宠我

前世她助她登上帝位,却落得万箭穿心的下场。 重活一世,她定要抢先机,护亲人,虐恶人。 本想绝情断爱的她,却被高冷王爷痴缠。 一开始的某王:此女必定有企图。 最后的某王:你是我的念念不忘,一日不见思之如狂。
已完结,累计30万字 | 最近更新:第145章 大结局

第1章 重生

书名:
重生高冷王爷就宠我
作者:
晴云秋月
本章字数:
2824

“嘶——”

好痛,原来死了还是会痛的!

宋念之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夜,她跪在冰天雪地里,穿着单薄的衣服,等待着命运最后的审判。

墨天齐穿着明黄色的衣服笑脸盈盈从他身旁跑过,对她熟视无睹,他的脚步很急促,小碎步踩在雪上发出“嘎吱”的声音。

房门打开,一声婴儿啼哭传出,从里面跑出一个熟悉的面孔对着墨天齐行礼,语气是掩饰不住高兴:“参见陛下,娘娘生了,是个皇子。”

墨天齐的眼睛笑眯成一条缝,对着身旁的侍卫使了个眼色,眼底的戾气一闪而过。

两旁侍卫齐齐将手上的弓箭瞄准,松弦放箭,黑压压的弓箭像长眼睛一般,一只不落将宋念之刺穿成一只刺猬。

宋念之怦然倒地,身下是一片血泊,不远处,她的外公和她舅舅一家满门被抄斩。

好恨,她好恨,自己错信奸人,将自己的全部财产全部给墨天齐,在朝堂下帮他铲除异己,即使自己被骂奸妃也在所不惜。

一直对自己疼爱有加的舅舅更是尽心尽力,更是让整个慕家军归顺墨天齐麾下,没想到居然落得尸首两地的下场,连才出生两日的小侄子也没能避免。

“外公,舅舅!”宋念之眉头紧紧蹙成一团,面色痛苦。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梳着双丫髻的丫鬟端着水盆轻手轻脚走进来,见到屋里的场景将水盆一放急步跑来,声音带着哭腔:“小姐,你醒醒!”

这个声音和熟悉,宋念之颤动的雨睫倏尔睁开,心如擂鼓跳得她呼吸也跟着凌乱起来,这是她的丫鬟白药,已经死了多年,看来死亡没有那么吓人,居然还能遇见故人。

宋念之声音嘶哑:“白药,你怎么连死了都还在伺候我啊?”

白药怔住,将手覆在宋念之额头上,眼泪像断线的珠子:“小姐,你烧都退了怎么还说胡话?奴婢就不该自己一个人去拿茶水。”

听到这话,宋念的眼睛逐倏尔复清明,心忍不住咯噔一下。

心跳如雷,一个大胆的念头在心尖盘绕:她重生了!

这场景如此熟悉,就发生在她十五岁那年。

一向不与她来往的妹妹宋晚言突然一反常态约她外出赏荷花,结果在一处僻静的角落把她推了下去。

她最后的记忆停留在落水后那逐渐消失的白光,身体被逐渐冰冷的湖水吞噬,后面的事她就不记得了。

这辈子却多了一段记忆,她记得一个身穿紫衣的男子将她捞出的场景。

宋念之猛地坐起身,问道:“我落水后发生了什么?”

白药忍不住抽泣:“小姐,说起这事我就气,奴婢端完茶回来就只见小姐一个人全身湿透躺在亭子里,二小姐早就不见踪影,要不是我跑得快,说不定奴婢就再也见不到小姐了。”

白药一脸后怕,哭得不能自已,肩膀一阵抽动。

看来真的是有人救了自己,只是不知道那人的身份,等有机会找到他一定要好好感谢一番救命之恩。

宋念之握住白药的手安慰:“好了,别哭了,我不是好好的嘛。”

白药委屈:“小姐都昏睡一天了,昨夜高热一晚上,幸好小姐福大命大醒过来。”

睡了一天,今天也就是七月十七,离八月十五只要不到半月,她的人生就是在那天改变的。

那天有街市和花灯,宋念之破例被允许出府,当天的花灯真的很美,她不知不觉看痴与白药走散。

结果就遇到一群浪荡子企图对她凌辱,幸得还是六皇子的墨天齐出手相助。

就是从那天起,宋念之总是有事没事就会碰到他,他清风淡雅,一双桃花眼看过来,给人眼里只有自己的错觉,让人很难不沉溺其中。

只是在死之前,宋晚言亲口告诉她:“陛下从未爱过你,甚至连和你说话都觉得恶心,他爱的从来都只有我一人。”

说这话的时候,墨天齐在旁边盯着宋晚言,一脸痴迷,嘴角还带着幸福的笑意。

这一幕幕深深刺痛着宋念之,如一把钝刀,生生割着胸口里的肉。

“小姐,你没事吧?”白药很是担忧,尤其是宋念之露出的那双眼睛里,满是盛不住的悲伤。

“没事。”宋念之笑着摇头,视线掠过窗棂望向灿烂的阳光,将一切阴霾都驱散干净。

她重生了,这是上天给她的机会,这一次,她一定要保护她爱的人,比狠毒的人狠毒百倍,让他们亲自尝尝自己遭受的比地狱痛苦的日子。

白药被宋念之充满仇恨的眼神吓一跳,声音颤抖:“小姐,您没事吧,别吓奴婢啊!”

真是个胆小的姑娘,宋念之掩下眼底的戾气,笑着揉了一下白药的脑袋,收敛自己的情绪抱怨道:“我肚子好饿。”

从落水到现在已经超过一天没吃东西,白药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将地上的水盆收拾好,一溜烟跑了出去。

宋念之的屁股还没坐热,房门就被人用脚粗暴踢开。

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响起:“小姐,你醒了。”

宋念之不悦看向来人,是她的贴身丫鬟白霜。

这张脸和宫里开房门报喜的宫女的脸重叠在一起,就算化成灰宋念之都不会忘记。

那个诱骗她行巫蛊之术可以获得圣眷,随后又举报她谋害皇嗣,诅咒皇帝早亡的丫鬟。

宋念之冷眸一扫,没有说话。

白霜被宋念之深井般幽黑的双眸盯得后背一凉,随后一股凉意莫名顺着脚底直蹿脑门,像头上悬着一把千年寒刀一般,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不过是一个乡下来的草包乡巴佬,还真把自己当户部千金了,白霜嘴角扯起一个鄙夷的表情,不自然地将脸别到一边去,像是多看宋念之一眼都能脏了她眼睛。

这一看,就眼尖地看到地上的一滩水,像捅了马蜂窝一般,白霜叫嚷着:“小姐,你也太没有规矩了,居然在屋里的地上洒水,这可比不得乡下,传出去会惹人笑话的。”

宋念之冰冷道:“你教教我什么叫规矩。”

白霜不悦叹一口气:“小姐,不说别的,我知道乡下的人懒,会把自己用的废水直接就倒房间里,京城可比不得乡下,这里说话行事都是有规矩的。”

句句话不离“小姐”二字,可是没一个字是真的把他的当做小姐的。

前世,白霜就言里话外对她各种鄙夷打击,让她觉得自己不管做什么都是错,什么都不配。

重活一世,她不会再叫人踩在脚下,她要将羞辱她的人一个个报复回来。

宋念之大喝一声:“跪下!”

白霜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就直接跪了下去,因为没控制好力度,膝盖和地撞得猛烈,痛得她龇牙咧嘴。

白霜诧异抬头,脸上写满不忿,白了宋念之一眼就准备起身。

宋念之一拍床弦,震得空气中的灰尘四处飞扬:“我让你起身了吗?”

白霜被吓了一跳,将骂人的话全部吞进肚子里,停下起身的动作,语气也少了几分嚣张依然趾高气昂:“小姐既然要罚我,总得给个原因。”

那副高高在上的神态,要不是她一副丫鬟打扮,怕出门只会以为她才是堂堂户部侍郎家的小姐。

宋念之笑了一下,起身来到案几上随手翻着书籍:“那就跪在你知道错为止。”

白霜咬着下唇,眼睛充满委屈的泪水,胸腔的怒气就要喷薄而出:“奴婢不服。”

宋念之轻飘飘说一句:“那就跪到你服为止。”

白霜哭得梨花带雨,似是受了极大的委屈,肩膀随着她的哭泣颤抖,正欲辩驳,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将她的话头打断。

白药低垂着头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将皱搁在桌子上,带着浓厚的鼻音:“小姐快用膳吧。”

尽管白药将头压得很低,宋念之还是看到她脸颊有块红印,眼睛也肿得像颗桃子。

宋念之牵起白药的手,用帕子小心擦拭白药的脸颊:“谁干的?”

白药的嘴瘪着,眼见眼泪就要夺眶而出,咬痛下唇才没让自己情绪失控:“奴婢自己摔的。”

“别怕,你就告诉我,我给你做主。”

白药再也控制不住,一阵抽泣,絮絮叨叨将自己的遭遇说出来。

宋念之听懂了,是厨房那群下人故意为难白药,她牵起白药的手直奔厨房走去。

两个人全程都没有注意到跪在地上的白霜,一双眼睛恨恨的盯着宋念之远去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