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将军狼狗变奶狗 7.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宅斗宫斗
作者: 南蛮子 主角: 柳筝 苏子墨
28.17万字 0.1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35章 柳盼得意:风水轮流转! 2023-07-31 17:31:04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45.43
    累计字数
  • 57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35章
简介

柳筝,侯府小透明,人人口中的灾星。 莫名其妙被太后赐婚大皇子。 不入宫门,不为妾。 阴差阳错嫁入将军府。 苏子墨人前:杀伐果断,性情粗野,不懂情趣。人后:乖乖你爱我吗?乖乖咱们快休息吧?乖乖你冷吗?饿吗?累吗?

第1章 福星,灾星

燕国十一年,燕北两国结束了三年之战,燕国胜。

热浪滚滚的土地上石子微微震动,一行人策马疾行朝着燕京城方向飞奔,所到之处掀起满天尘土……

燕国朝堂大殿

皇帝赵景辰站在高台之上居高俯视着殿内群臣,眼神凌厉,带着上位者独有的威严。众臣站分两侧,皆双手抱笏微微低头。

朝中刚刚爆发完一轮关于立谁为太子的争吵。

以丞相秦柯为首的一派提议要立三皇子允贤为太子,三皇子人如其名,贤良爱民,德才兼备。

另一派以御史大夫严良为首反驳,自古立长不立幼,依照祖训,大皇子才是太子的不二人选。

赵景辰只觉得太阳穴跳的厉害,胸口因为生气剧烈起伏,战事刚平,这帮老臣就开始想着立太子了,是怕他撑不到明年吗。

说来也不怪朝中着急,赵景辰也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奈何这几年战事连绵,压根无暇顾及此事,自己也因着战事身体每况愈下,这才导致这场争论。

太子之位不定,朝中人心不稳,这是避免不了的话题,只是立谁为太子,还需好好考察一番。

“报——苏大人队伍已抵达城门,现在城门候着,等候宣召。”

旁边的太监看了一眼赵景辰,得到肯定后,拂尘一挥,“宣——”

苏子墨一路赶回来,身上还穿着甲胄,一旁引路的小太监上前替他卸下甲胄,可他托举着铠甲用上全部力气,面上憋的通红,堪堪卸下一个筒袖。

“老子自己来!”粗犷的声音吓得小太监身子一颤。

他轻松卸下甲胄往小太监身上一扔,小太监顿时一个趔趄,若不是侍卫扶着,他真得一屁股摔到地上。

“属下参见皇上。”

“苏爱卿快快请起,此一战你与苏老将军功不可没,你是我燕国有功之臣啊。”

赵景辰大步从高台上走下来,亲自扶起他。

“只是这一战耗费我国太多兵力,虽说是胜利了,但我国也元气大伤,周边其他国家不免虎视眈眈,所以还得辛苦苏老将军继续留守边关镇压。”

“你们父子功不可没,你们是我燕国的福星啊。”

赵景辰信步走回龙椅前坐下,太监从衣袖中掏出圣旨读了起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苏城茂在燕北一战中,鞠躬尽瘁战功赫赫,特提升为大将军,镇守边关,苏子墨在此战中功不可没,特封校尉……”

…………

永康侯府

“打听到了吗?”

“打听到了,来人是宫里的嬷嬷,她们聊的是您的婚事,说是让大皇子纳您为侧妃。”

柳筝眉头轻蹙,陷入沉默。

“姑娘您怎么想的?”

她心里咯噔一下咬着嘴唇,抬头立刻吩咐:“冬槿,你先出去找大夫,晚半个时辰再带进来,夏竹,你现在去大夫人那里禀报就说我得了很严重的急症,一定要当着嬷嬷的面说,快去。”

侯府会客厅,大夫人李氏正与一老妇人有说有笑,夏竹慌慌张张闯进来,喘着粗气儿跪在地上大喊:“夫人不好了,姑娘她……生病了。”

大夫人身边的大丫鬟香菱跟在后面进来:“夫人恕罪,奴婢实在是拦不住。”

“贵客在此,岂容你这样胡闹!”李氏见丫鬟当着客人的面风风火火没有一点规矩的样子,皱起眉头来厉声呵斥,而后才反应过来她说的内容。

“你说三丫头生病了?怎么回事?叫大夫来看过了吗!”李氏惊慌地站起身来,指着跪在地上的丫鬟,说完她才想起来旁边的客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朝她抱歉的笑笑。

“还是去看看吧,别耽误了孩子。”

“真是不懂事,害得嬷嬷也要跟着但心!”李氏又对着地上的夏竹斥责一番,转身面带微笑道:“应该不是什么大毛病,容嬷嬷不必担心。”

“姑娘全身发抖咳嗽不断,脸色惨白,浑身冰凉没有一点温度,大夫迟迟不来,我怕小姐她……呜呜……”夏竹趴在地上,哭的身子不住地颤抖。

李氏听见这话,笑容僵在脸上,恶狠狠的看了丫鬟一眼,不情不愿的朝容嬷嬷福了福身子道:“丫鬟还小可能吓着了,待我去看看,今天实在不好意思下次我带着三丫头亲自去拜见皇后娘娘。”

她再不想去,听这丫鬟描述也不得不去看看了,总不能让她真死了,更何况太后有意让她嫁给大皇子为侧妃,皇后还特意派了宫里的嬷嬷前来,这多好的事。

可这灾星真会挑时候,早不病晚不病,偏赶着嬷嬷在时生病。

“孩子生病是大事,老身陪你一起。”容嬷嬷从座椅上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李氏连忙握着她的手臂把手压了下去:“病中容颜肯定不好,别冲撞了嬷嬷。”

“老身这一把年纪了,什么没瞧过,何况三姑娘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老身亲眼看过也好跟皇后禀报,免得皇后担心不是。”

李氏还想说些什么,但听见皇后两个字之后又生生咽了下去,只好带着容嬷嬷一起往秋园去。

到了秋园,跟在她们身后的小丫鬟快几步上前推开院门,容嬷嬷一进到院子,眉头微微一动。

只见这院子极小,从正面看,只有一间正房和左右两边各一间厢房,中间一个小院也只有一个石桌和四个石凳。

容嬷嬷虽身在宫中,也听到过一些关于这侯府家三小姐柳筝的传闻,据说她一出生便克死了她的母亲,本来要丢去乡下养,是侯府的老夫人执意留下,为了不给各房添麻烦,直接养在老夫人膝下。

可去年她及笄时,老夫人却重病去世,自此,京城人人都称侯府三姑娘是个灾星。

不过院子虽小,却被花草装扮的极为精致,院子一圈的围墙底下也种满了各种花花草草,风一吹,让整个院子像是浸泡在花海里一样,看样子住在这的人,应该也如这院子一样,清莹秀澈。

还没进门,屋里就传出阵阵咳嗽,声音又急又重,李氏早早的拿出帕子捂着鼻子,尖着嗓子喊:“哎呦,三丫头你怎么样了?大夫到了吗?”

夏竹一进门就扑倒床前,用手轻轻的抚着她的后背:“小姐,大夫人来看您了。”

只见柳筝披头散发,一身里衣虚弱的躺在床上,光滑的额头上布满汗珠。

柳筝有气无力的训斥了夏竹一句:“一点小事……谁让你惊动夫人的,咳咳……我教你的规矩都忘了吗。”她弱弱的掀开被子,一边挣扎着要起身一边道:“给大夫人请安……”

“你这丫头,病成这样还起来做甚,快躺下。”李氏伸着胳膊看似要来扶,可脚下的步子却是纹丝未动。

“谢大……咳咳……”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直接咳到歪倒在床,就像是被人抽走脊骨,整个人软趴趴的倒在床上。

夏竹趴在床边查看,下一秒惊叫出声:“不好了,血!有血!”她回身手中多了一条帕子,上面一团刺眼的鲜红。

随着扑通一声丫鬟跪到床边哭了起来:“姑娘您不要吓我呀,您再等等,大夫马上就来!”说着她就要起身叫嚷着要出去赶紧找大夫。

李氏怔了一会,步子下意识往门口的方向挪了挪:“不是有人去叫大夫了吗?怎么还没回来,你们都干什么吃的!”

容嬷嬷原本站在门边,见到沾血的帕子时也是吓了一跳,她走到桌前倒了杯水递给夏竹,看着脸都吓白了的夏竹,轻抚道:“先给你家姑娘簌簌口,然后把她扶着躺好。”

容嬷嬷摇摇头,忍不住惋惜,这三姑娘不难看出是个清秀苗子,可惜了年纪轻轻就疾病缠身,身边又没个人护着,实在是命苦。

随后她便以天色不早为由,向李氏告辞了。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