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以后的以后,他们一起走(大结局)

书名:
一撩成瘾,神秘老公宠不停
作者:
傅冬
本章字数:
2727
更新时间:
2024-01-14 21:18:22

90%的人强烈推荐

与影帝结婚后,年薪一个亿

一场a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会, 让戴初芮与苏宸睿再次走到了一次。 两个视婚姻如牢笼的人,被迫走到一起搭伙过日子。 苏宸睿板着一张严肃的死鱼脸, “领证结婚,一年一个亿。” 戴初芮本来因为突然结婚的郁气,一哄而散。 “好,保证完成任务。” 一年后, 契约到期,戴初芮十分潇洒的拎着自己的行李箱离开自己住了一年的地方。 而a城新晋的首富大佬却发了疯的将她挤在墙角。 “初芮,一年一个亿,我想续期....”
已完结,累计17万字 | 最近更新:第85章 丑小鸭之所以会飞,它们本身就是天鹅

第1章 时隔多年,再次相见。

书名:
与影帝结婚后,年薪一个亿
作者:
月入过万的枝子
本章字数:
2177

“初芮啊,姐夫不强迫你,喝了这杯酒,你的通草花绝对会出现在这次a城展会上。”

会所里昏暗充满萎靡的灯光洒在陈建军那张不怀好意的脸上,他的左手端着满满一杯的白酒,递到戴初芮面前。

“走一个!走一个!”

“戴小姐,这可是你姐夫给你的机会,你要是不喝,可说不过去。”

一旁的沙发上还坐着五六个有着啤酒肚的男人,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戴初芮凹凸有致的身材。

“初芮听话,姐夫这是为你好,奶奶为了通草花操劳了大半辈子,你也不想这项非遗被埋没吧,只是一杯酒而已,你放心,有姐夫在,他们不敢做什么。”

陈建军侧过身,对戴初芮暗示一般的挤了挤眼。

戴初芮抿着唇有些犹豫的接过酒杯,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看向坐着的其他男人,掩下心中的不适,微一躬身,“这杯酒我干了,希望大家会说话算话。”

四两的白酒下肚,腥辣的酒水几乎要将她的喉咙灼破,胃部承受不住的开始抽疼。

戴初芮的神色却是未变,将杯口朝下有礼貌的对几人笑了笑。

她刚要张口说什么,脸色骤变。

“哈哈,怎么样,叫初芮是吧,小妹妹今天好好陪我们玩玩,明天你的通草花绝对会出现在展览名单上。”

一个满脸油腻的男人发觉她脸上的异常,猥琐的笑着,起身走到她身边来握戴初芮的手。

陈建军向后退了一步,讪讪的笑着对戴初芮道,“好好陪老板们,你不能辜负奶奶的心愿。”

陈建军的眼神意味不明的快速扫了眼戴初玲珑有致的身材,说完闪身离开。

戴初芮的眼皮有些睁不开,脑袋一阵阵的发沉。

空气中的酒精味让她的身体更加摇摇欲坠。

这个肥头大耳的刘总此刻正搂着她的细腰,油腻的触感让她恶心。

戴初芮手中还紧紧地攥着空酒杯,如画般的眉头紧紧地蹙在一起,脑海中浮现着奶奶的模样,忽然想到了什么,她的神色一变。

“啪。”

“开门,放我出去。”

戴初芮捏着杯子,猛地砸向男人的脑袋,碎玻璃被她紧紧地握在手心,时刻刺痛着她的神经。

白皙的手心瞬间绽放艳丽的血花。

碎玻璃抵在男人的喉结上,刺眼的红顺着他的衣领一路向下,男人被吓的一时惊慌失措。

“你疯啦!你是个疯子吗!快放开我!我告诉你戴初芮,今天你敢动老子一根毫毛,你的通草花这辈子也别想上展览会!”

男人的虽惊慌却也迅速的抓到戴初芮的弱点,一个农村女孩,除了会做通草花一无是处,假如通草花没了销路,她甚至难以养活自己。

戴初芮咬着因疼痛而泛白的唇瓣,眸底的苦涩与纠结一闪而逝,毫不犹豫的拿着碎玻璃刺进男人的颈部。

“我是个农村来的,从小杀鸡杀鸭惯了,可控制不好手的力度。”她的声音带着哑,说出的话却让男人后背发凉。

脖颈的刺痛感让男人不敢在刺激她,只好对坐着的其他人喊,“快开门,让她离开,妈的,让她快走!”

其他的几人看见他脖子的血,也被吓了一跳,生怕戴初芮被刺激的真杀人,紧忙开了门。

戴初芮的脑袋越发昏沉,在退出门口的那一刻,将男人猛地往前一推,耳边清晰的传来男人咒骂的声音。

“妈的,只要我在一天,通草花就不能上展览!给脸不要脸的东西。”

戴初芮此时已经没有任何的力气,她靠着冰冷的墙壁剧烈的喘息着,走廊里的白炽灯将她的脸色趁的如纸一般。

背包里的手机嗡嗡作响,她紧咬唇瓣尽量的保持着大脑的清醒,拿出了手机。

‘姐姐’

“初芮,通草花的事谈的怎么样了?奶奶紧张的不到一个小时给我打个电话催。”

电话里的女声十分温柔。

戴初芮勉强的抬起头,有些失神的看着走廊上挂着的电视,攥着手机的手因为过度用力,有些发抖。

她紧紧地咬着唇瓣,半晌不知道该怎么和姐姐说。

“刚刚你猜我看见谁了?”

两个端着酒水的服务生,从戴初芮的身旁经过。

“能是谁?你前男友?”另一个服务生有些恶趣的道。

“苏宸睿!苏影帝,就在105,咱们老板在那陪着呢,长得比电视上还帅。”

戴初芮听这两人的谈话,漂亮的眸子落在了反光墙壁中狼狈的自己,忽的唇角勾起一抹笑,“姐,你放心,通草花的事你放心,我肯定会解决的,这会儿还有点事,我先挂了。”

“诶,你声音怎么了?初芮?”

戴初芮将电话直接挂断,苏宸睿,假如可以,她这辈子都不想狼狈的去见他,可是她没有了其他的选择。

她扶着墙壁刚走了几步,头脑却越发的昏沉。

戴初芮紧攥着手中碎玻璃,寂静的走廊上,盛开了一朵朵红的耀眼的玫瑰。

可惜,对方不知道给她下了多少的迷药。

戴初芮终究倒在了贵宾电梯的门口。

苏宸睿冷着一张脸刚刚出电梯,就见到这个面白如纸,却又无比熟悉的女孩。

记忆的大门在这一瞬间,彻底打开。

清晨的阳光洒在戴初芮苍白的脸上,她的睫毛动了动,睁开了眼。

男人站在窗前听见动静转过身,白色的休闲T恤在他身上有种严谨老学究的味道,一双狐狸眼底透着淡蓝,凌乱的发丝带着些水汽贴在额前,为刀削的脸颊消去了几分凌厉。

“醒了?”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像捂不化的寒冰,好听而冻人。

戴初芮在失去意识前还以为要彻底失去这次机会,没想到,老天还是眷顾她的。

她抿着唇低下头,她的余光快速地将房间装饰打量了一圈,手心下意识地攥着被角。

犹豫片刻道,“苏宸睿,我有个事情想请你帮忙。”

她的声音还带着些哑,却又十分好听。

苏宸睿靠着窗台,神色意味不明的盯着戴初芮,“你知道,我这里不做赔本的买卖。”

“昨晚救你,不过是看在我们从小相识一场。”

他侧着脸看向窗外的繁华,嘴角扯出一丝嘲讽的冷笑。

“只要你能让通草花登上展会,我什么都愿意做。”戴初芮被包扎好的左手紧紧地攥着被角,白色的纱布再次渗出血色。

苏宸睿将目光再次落在戴初芮的脸上,他的目光微微一凝,脑海中闪过王茜华和苏建国逼婚的事,也许他现在有个一劳永逸的办法。

恰好,她也欠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