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驿长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幻想 东方玄幻
作者: 夏一部 主角: 萧九离 柳昭眉 姬梦葶
1.04万字 0.1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章 驿站建成 2023-03-08 14:52:45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41.84
    累计字数
  • 46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章
简介

成为一名大周驿长,是什么体验? 一朝揭竿而起,称王自立,割据一方。 朝堂糜烂,诸侯称霸,江湖动荡,异族进犯,苍生悲苦。 萧九离为天下先,得民心,修武道,纳后宫,门客无数,投身煌煌乱世。 公子之争,反王之争,诸国之争,帝位之争,神道之争,且看今朝!

第1章 亡命鸳鸯

大周王朝,南津县城。

月黑风高之夜。

一行黑衣人手持利刃,悄悄到了一座大宅外。

“杀?”

黑衣人之首姬梦葶露出黑宝石晶亮的眸子,轻声问道。

“杀!”

旁边的黑衣人萧九离目光冷淡,态度坚决。

姬梦葶一挥手,十数名黑衣人纵身一跃,翻过丈高的外墙,一声声急促惨叫隐隐传出。

片刻后,一名黑衣人前来禀报。

“已全数诛杀,无论老幼,一个不留,还搜出一包金子。”

“人呢?”姬梦葶问道。

“已带往城外的马车上。”

“金子给我,烧了速撤!”

说完,姬梦葶一手提着金子,一手抓住萧九离,飞檐走壁离去。

到了城外,远远看到一辆马车,姬梦葶顿住身形。

“从此相忘于江湖,记得隐姓改名,这里有两封信,拿着。”

说完,身形隐于夜色。

萧九离微微点头,收好信件,提起金子,奔向马车。

这是一辆外形普通的马车,赶车的是个外貌普通的老车夫。

“老先生,有劳了。”

萧九离朝老车夫点了点头,便走上马车。

看着车内端坐的一袭大红嫁衣披着红盖头的新娘子,萧九离深吸口气,坐了过去,掀下红盖头。

“轻柔。”

“段公子。”

彼此一声呼唤,相拥在一起。

“放心,一切有我。”

萧九离将其抱入怀中,过了良久,少女沉沉睡去。

心念一动,召唤出任务界面。

【任务:解救李轻柔,完成前身遗愿】

【奖励:伐毛洗髓定基丹(已发放)】

意念一动,一枚灿金的丹药自仓库落入手中,一口吞下,顿时腹部热流滚滚,散向四肢百骸。

随后取出信件,一封写着“三哥亲启”,另一封“温且元启”。

将后一封收好,打开第一封。

“三哥,此去江湖路远,今生再难相见,还望珍重。

镇南侯此番回京,凶多吉少。

事已既此,听天由命,且为段家留下一脉。

温且元乃吾师弟,其父任邵州大隆县令,且将信件交其父,自会为你安置。

阅完即毁,各自安好。

勿念!”

这时,他身上渐渐沁出臭汗,只得小心移开李轻柔的身体,坐远了些。

臭汗越来越多,萧九离干脆下车步行,再饮下一大口水。

他心思沉静,思索起来。

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穿越者,适应能力还是有些不足。

今天这事的来龙去脉,长话短说就是——

马车中的少女李轻柔是罪臣户部尚书孙女,被罚入教坊司。

原身作为困居京都作为质子的镇南侯府三公子段三安,与李轻柔发生了爱恋之情,以致于头脑发昏,贩卖田宅凑齐了二万两赎金,欲娶为妻。

不想,镇南侯回京述职,发现了这事。

一气之下将李轻柔卖给了人牙子,后被北津县城的林氏富绅娶为第十一房小妾,还家法伺侯原身。

原身经脉堵塞,身体虚弱,一不小心死在了杖责之下。

萧九离穿越而来,鸠占鹊巢,并绑定了任务界面,接到了第一个任务:解救李轻柔。

于是偷偷联系青梅竹马现已成为凤鸣宗亲传的姬梦葶。

得其相助,于今晚洞房之夜,救出李轻柔,远走高飞。

完成任务,得到的奖励却是传世罕见的伐毛洗髓定基丹。

从此武道有望。

……

镇南候府,书房。

“候爷,三公子成功救人,已经离开。”

一名布衣老者推门而入。

“我知道了。”

军威浓重的镇南候段横索长身而立,沉吟许久。

“洛老,令秦成义将军垫伏,待时机成熟与公子相见。令韩熊平将军不得反抗,听命圣裁。”

顿了顿,又道:“洛老,你把替子带来,就离开京都吧,或隐世山林,或投奔他人,或护佑公子,都由你。”

“侯爷,真的无法挽回了吗?”洛老声音悲戚。

“嗯……在劫难逃!”说完挥了挥手。

不一会,洛老带了一名少年复返,深深凝视了镇南侯一眼,悄然隐于夜色。

少年十六七岁年龄,剑眉星目,面如冠玉,却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段横索温情看着面前这个与儿子有八九分相似的少年,道:“今夜林氏富绅一家灭门,火光冲天,你的大仇得报。”

“多谢恩公。如此,请赐死!”

少年神情豁然解脱,杀父母掳阿姊之仇,终于报了。

“忍着点,我要做足假相,以瞒过圣使。”

不久后,镇南侯府三公子暴毙身亡,全府连夜挂满了白布白灯笼。

……

萧九离感受着体内热流消散,汗液减少,一种从未有过的身轻体健之感。

忽听前面流水声越发响亮,临近时,已是到了一条大河边。

“公子,请上船!”

老车夫跳下车,说完搬起了行李。

“等等,我先洗下身子。”

脱下衣物,萧九离赤条条跳入大河,一番搓洗。

换好一身普通衣服,取出信件,阅过的那封撕碎抛入大河。

另一封仍妥善收入怀中。

李轻柔也换好了普通衣服,走了过来。

“走吧。”

老车夫带着一包金子和两包衣物放上船头,随后带着那身夜行衣和红嫁衣进入林子,燃火烧净。

“公子跟我来。”

一脸黝黑看不清面容的船长老头,冽着一口不齐整的黄牙道:“船行三日,公子尽量少走动。”

进入房间,运货的大船离岸起帆。

借着烛光,萧九离这才好好打量李轻柔。

面前的少女十四五岁,正是青春靓丽的年龄,面容秀美白皙,五官精致如画,身段窈窕似扶柳,令人惊艳。

“轻柔,你可愿随我远走高飞,从此改名换姓,归隐田园?”

萧九离轻声问道。

眼前少女绝美,虽然心动,却不忍强迫。

“公子,奴家愿意。”

李轻柔的声音柔美软糯,羞答答地低头看着绣花鞋面。

“轻柔,不要再喊公子,我如今不是了,你也不再是奴家。如果愿意,咱们就当一对天涯海角的亡命鸳鸯,无论贫贱富贵,不离不弃。”

“好!”

“从今天起,我不再是段三安,而是萧九离。你呢?”

“我……你给我取吧。”

“柳昭眉……怎么样?”

“柳昭眉。”李轻柔反复念叨数声,嫣然一笑:“好听。”

两人目光相对,深情凝视,便喝了一杯交杯酒,互称一声“夫君”“夫人”,退去外衣,相拥而眠。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