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回归本位

书名:
萌宝三岁:下山后被团宠了
作者:
阿喵大人
本章字数:
1081
更新时间:
2023-08-10 15:22:50

90%的人强烈推荐

七岁奶包:捉拿妖魔鬼怪我最在行

宋昭穿越千年寻求一线生机,家里小辈遭遇桃花煞,欲与其成冥婚,宋昭携雷霆之剑消灭鬼物,“妖孽,看剑!” 宋家有个小姑奶奶,人小辈分大,赛车业内小有名气的宋弋对其言听计从,众人也跟着喊一声“小姑奶奶好”,宋昭挠挠头,她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侄子? 桃花煞,借命符,鬼新娘,等等鬼物轮番上阵,宋昭叹了一口气,双手叉腰,都给我安静点,烦死了!
已完结,累计9万字 | 最近更新:第47章 写不下去了,附上副本结局

第1章 小祖宗

书名:
七岁奶包:捉拿妖魔鬼怪我最在行
作者:
芝田
本章字数:
2051

“有人能给我解释下怎么回事吗?”

坐在沙发上的年轻男人摘下眼镜,用手捏了捏鼻梁,淡漠地说道。

“弋哥,不怪我们,是他们挑衅在先,要是我们不反击,别人怎么看我们?”

旁边的黄毛鼻青脸肿的,一脸不服气的说。

“是啊,弋哥,他们重山车队的人太阴险了,他们这么骂你,兄弟们听了都不舒服,而且这次摆明想动摇我们的军心,想在下个月的比赛中独得头筹。”

周围的人纷纷说道,群情激奋。

“停,别吵,所以你们就跟他们重山的人打起来了?”

宋弋被吵的头痛,抬手制止,这次事件导火索源头是隔壁重山车队有个叫威海的车手,他为了赢得胜利,在比赛时采取冒险行动,在内线转弯两车并肩时,为超越他们蓝天车队,不惜碰撞到他们蓝天车手的侧厢,致使他们车手落败。

两队赛后吵的脸红脖子粗,队友差点命丧,队里的年轻小伙子更是愤怒的差点跟重山车队打起来。

赛后重山车队的说法是对当时的操作没有过多想法,只是用力过猛些。

“弋哥,威海那小子险些害得耀哥性命,现在又怂恿人到我们这来闹,口口声声说不是故意的,我看那小子坏的很。”

黄毛又是恼怒又是不甘心,明明胜利在望却被耍手段,丢了冠军,要不是弋哥压着他们,他们早就打上去了。

宋弋眯了眯眼睛,眼镜后的锐利双眸弥漫着冰冷。

事实上重山车队只是做出点赔偿,赔了一辆赛车和一百万,他们蓝天车队吃了大亏。

试问养得起车队的就差这一百万吗,笑死人了。

他们的比赛是一般人所说的地下比赛,每个出赛的车队出个彩头,赢得比赛的可以全部拿走。

比赛多是午夜时分的崎岖公路上,非常考验车手的反应能力,要是换了一个能力弱些的,在当时情况下很可能会掉下悬崖丧命,不怪得队里的每个成员恼怒异常。

当时比赛还有两个车队,虽然他们也对重山车队的做法颇有微词,但是背景没有重山的厚,索性以后见到重山的人躲着点。

办公室内群情激涌,这时门口走进来一个年轻黑皮男生,黄毛等人见到来人,纷纷起身喊道:“耀哥,你来了。”

徐耀进来见到这么多人,皱了皱眉,“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队里没其他事情做了吗?”

黄毛说:“耀哥,重山的人这么挑衅我们蓝天,我们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徐耀:“这件事情我会跟弋哥商量,你们别冲动误事,小心着了别人的道。”

徐耀推着他们离开办公室,黄毛嘴里还叽里咕噜的,一把关上门,把杂音隔绝在外。

宋弋用手推推眼镜,问:“阿耀,这件事情你怎么看?”说完,把一百万支票递给他,“毕竟你是当事人,我尊重你的想法。”

徐耀弹了弹支票,嗤笑一声,“重山的这是大手笔啊,一百万就打发!”

说完望了眼前的男人一眼,眼里冷漠,道:“弋哥,我比不得那些小人,我的家教也不允许我做出害人性命的事来,所以我想在下次比赛中光明正大地赢过他们。”

“至于威海那小子……哼!”有的是机会报仇。

宋弋点点头,表示接收到他的个人意愿,其实如果徐耀要求重山交出威海那小子,他也能办到,就算重山车队的队长蒋大光背景跟他一样,他也能把那小子揪出来!

徐耀离开后,宋弋疲惫地摸了下脸,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晚发噩梦,他还记得梦里有个模糊不清的女人背影,想走进看看是谁,却寸步难行。

他以为自己最近事情多,没再约过女人出来,遂下班后去接了人去酒店,一夜颠鸾倒凤,结果发泄了却也不顶用,照旧,每天睡觉变成了一场酷刑。

而且那个女人离他越来越近,他仿佛嗅到了杀意和腐臭的气息。

到这里,宋弋就算不信邪也不行了,他亲自到业内著名的龙牙寺请大师,大师佛法高深,一眼看出他的问题,将叠成三角形的符纸交给他,嘱咐要一直不离身。

除了洗澡,符纸被他贴身放着,自从请了符回来后,梦中女人再是没有出现,宋弋这才松了口气,转头给龙牙寺又打过去一笔香油钱。

……

这天,宋弋照常下班回家,回到家躺在沙发挺尸,家里保姆阿姨正常做饭,饭菜的香味让人安心。

“轰。”

门口停了一辆车,车上下来两个人,一个男人牵着一个略莫七八岁的小女孩进来。

宋弋挑挑眉,老头子这是在拐卖人口?

小女孩背着行囊,一身斜襟长袖红色上衣,头上梳着双髻,脖子上带着一条精美璎珞,上头的红宝石和黄金互相辉映,下面一条同色扎腿长裤,走起路来光华隐隐,宋弋不用看也知道料子难得。

宋爸给两人介绍:“小祖宗,这是我儿子宋弋。”

“宋弋,这是你姑奶奶,宋昭。”

宋弋惊了,姑奶奶?哪里来的姑奶奶?

宋弋看向他爸,希望他爸给个解释。

宋爸咳咳喉咙,“那啥,前段时间老家的亲戚送过来的,让在我们这边住下。”

“老家?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总之就是特殊原因。我经常不在家,你照顾好你姑奶奶。”

“要是她受委屈了,看我不打断你腿!”

小女孩宋昭走上前,望着他们家的后辈,她自千年前而来,穿越那一刻,老家几百年没响过的混钟叮当叮当一直响,惊动了全家人。

手指一掐,这一代子孙是第六十五代。

宋昭回想着以前长辈面对后辈的样子,和祥又慈爱,她笑眯眯地照壶画瓢,露出一个自认为平易近人的笑容。

后辈先行礼,她再给见面礼,完美。

呃?

宋弋见她一脸五光十色的兀自在那发光,该不是在等他喊人吧?

虽然很可爱,可是这么小的姑奶奶,叫不出口啊。

“快叫人!”宋爸催。

宋弋嘴角抽抽,迟疑道:“小姑…奶奶?”

宋昭微微一笑,“哎!”

宋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