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白月光我不当了 7.5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Souvenir 主角: 许鸢
13.92万字 0.2万次阅读 0.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1章 番外1:原世界的许鸢 2023-04-04 00:09:01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5.93
    累计字数
  • 45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1章
简介

26岁的许鸢落了个离婚的结局,她经常会想,曾经无话不说的人,如今多说两句话都困难,真是叫人唏嘘。 离婚,重生,回到过去,这个世界里,她竟成了平行世界的闯入者。 而她这个平行世界的闯入者要做的就是,改变原有的结局。 结果她刚迈出机场大厅,迎面走来的男人堵住她的去路,执拗而冰冷地望着她: “这次,你又想离开我多久?”

第1章 她和他的前尘往事(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许鸢觉得宋驰安变得比以前又更加冷漠了。

这段并不门当户对的婚姻其实从一开始便不被众人看好,一场现实版的灰姑娘嫁入豪门剧本总是会遭人诟病。

她一直觉得生活平淡过下去也足以自乐,但是现实总是往着出乎意料的发展。

仔细算算,他好像已经三个星期没有回家了,这期间没有一个电话一封短信。

她知道他工作忙,所以她也尽量不会打扰他。

其实这一年里他回家的次数也不多,但是许鸢觉得不回来也挺好的,反正现在每次回来两人也只是相顾无言,彼此沉默。

结婚也才四年不过,就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她只能安慰自己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日子就过一天算一天吧。

时间不急不缓地来到了月末,在某个深夜突然收到他的来电时,许鸢还是略显惊讶的。

他的声音有点急躁,直接开门见山地道,“我爸好像出事了,现在跟我去医院。”

许鸢心跳都停了一瞬,脑子里闪现过无数种可能。

她跟着宋驰安一路来到医院,医院门口围着大批的记者,不过都被保安围着驱赶。

她跟在他身后来到病房门口,宋依见到她没有好脸色,直接手指指着她,看向宋驰安,“你让她赶紧滚,爸爸才不想看见她!”

最后一层纱就这样毫不留情地被宋依揭开,许鸢干脆破罐子破摔看向一旁的男人,等着宋驰安开口说话。

他只淡淡蹙眉,“姐,今天能不闹了吗。”

是的,许鸢和宋依一直都是水火不容的状态。

就在此时,病房里头传来了宋父的咳嗽声,嘶哑地喊他们进来。

宋依赶紧推门进去,宋驰安只是深深地看了许鸢一眼,便握紧了她的手拉着她进去。

她不知道宋驰安在想什么。

他的力道深重,攥得她手心疼痛。

宋依一进去就在宋正东床前哭了起来,“爸爸,你好点了吗。”

“哭什么,不是什么大事。”

他拉着他的一双儿女谈了许久,许鸢站在一旁,俨然像个局外人。

不知过了多久,许鸢觉得自己腿都站得发酸了,宋父才看向她。

“我有话要对小鸢说,你们都先回去吧。”

许鸢不想和宋父多待一秒,奈何其余人出去之后,两人面面相觑,她只能听着他把话说完。

宋正东直接开门见山地说:“这次中毒虽然没要了我的命,但我也知道我身体的状况,也撑不了几年。我更知道,等我走后,宋氏集团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我救不了它。”

闻言,许鸢冷笑了一声,“不是还有你的儿子吗。”

“驰安他没有沾染过这些事情,无论我做错了什么,他都不应该被牵连……我知道你执意嫁给他,多少有报复我的成分在,也许你是想毁了我的心血,但你多少是自不量力了,你倔强下去,毁的只有驰安。不,其实你已经毁了他,他顺遂平稳的人生,早就被你搅浑了。”

“我毁了他?”许鸢情绪激动起来,“那当初你怎么就不放过我们家,怎么就不放了我?你现在根本没有资格对我说这些话。”

宋正东说:“当年你父亲出事,所有人都觉得是我把证据交出去的,连你也这么认为,我百口莫辩,我对你抱有一丝愧疚,因为我确实没有照顾好你们一家,所以我纵容着你背后的小动作。但是你要伤害我的儿子,我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许鸢逼自己冷静下来,她知道宋正东突然说这些话绝对有所目的。

她斟酌着开口:“我不知道你今天突然和我说这一番话是为了什么……但是请你搞清楚,如今宋氏内部出现危机,你周围也危机重重,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是恨你,但我没有做过的事情,不要妄想往我身上泼脏水。”

宋正东还没来得及说话,宋依就推开门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许鸢,我就知道你这个女人嫁进来心机叵测,你对我爸爸都做过什么!”

许鸢抿了抿唇没说话,宋依应该是想打她一巴掌,但是被宋驰安拦了下来。

他说:“你先冷静一下。”

宋依语气很激动,“冷静?我现在还不够冷静吗?!你们都应该听清楚了,她亲口承认了嫁进来就是为了报复我的爸爸,报复公司,背地里不知道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你让我还怎么冷静!”

宋驰安说:“那也让我来处理,可以吗?”

宋依瞪大了眼睛,“你在睁眼说什么瞎话?你来处理,你早就被这个女人蒙蔽了双眼,爸爸身处高位,任何小事都可能会埋下祸根造成蝴蝶效应,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是。”

他只能再次说,“姐,请你冷静一下。”

宋依失望地看向他,眼眶开始泛红,“你始终还是帮着这个女人说话,我不想冷静!”

许鸢神情平淡地站在一旁,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争执之际,宋驰安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淡漠地问宋依:“那你到底想做什么。”

宋依怒声高喊:“我要让她彻底滚出这里,我要让这个居心叵测的女人身败名裂!”

宋驰安不动声色地挡在了许鸢的身前,没有说话。

宋依寒心地笑了,眼泪止不住地掉落下来,“怎么,你还怕我对她动手?”

宋驰安还是没有说话。

宋依脸上的笑容凄凉不已,“你……为了一个女人什么都不要了,无论她怎么样,你都还是选择站在她那边。”

宋驰安看着这样的宋依终究是开口道:“你让姐夫先送你回去。”

宋依痛心地道,“如果我今天就是要对她动手,宋驰安,你是不是还真的要跟你的亲姐姐翻脸?”

宋驰安只重复:“你先回去!”

这场闹剧好像到不了终点,许鸢看向一旁病床上的宋父,大约今天就是他要看到的结果。

他要彻底撕开这看似平静的局面,彻底揭开最后一块遮羞布,他一定要逼着他的儿子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要把她彻底拔除。

宋驰安和宋依僵持不下,过了一会儿,他竟然缓缓转过身来,看着许鸢,双手分别握在了她的双肩上。

他的语气有一瞬间回到了过去那样的温和,“鸢鸢。”

他这样喊她。

许鸢看着宋驰安,不知道作什么反应。

他说:“鸢鸢,你告诉我,你和我结婚,真的只是为了报复吗。”

许鸢的眼泪已经落下。

她伸手抹了把眼泪,情绪激动地说,“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你还要和我装到什么时候,如果不是因为你知道这件事,你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冷淡?!”

他手上的力道重了几分,眼神里有着几分哀伤的受伤神色:“你告诉我,为什么。”

许鸢激动地向他吼道,“是!我接近你,是别有用心!这就是实话,我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这么说你满意了吗!”

宋驰安只能有些呆滞地望着她,问,“你在说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

“你别再装傻了,就算不是我,你父亲也迟早会锒铛入狱,哦,不对,如果我当初再心狠一点直接把证据交出去,你父亲早就已经在监狱里待着了,怎么会现在还在高级医院里待着治病……不过恶人总有人收,你看,不就有人忍不住动手下毒了吗……”

一旁的宋依听到这话尖叫起来:“许鸢!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贱人!”

她拿起一旁的杯子就胡乱的地砸了过来,宋驰安很快走上前拦住了她,“你别这样!姐,你冷静一下。”

宋依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疯狂撕打着宋驰安,“都什么时候了还让我冷静?宋驰安,她要害你的爸爸,害我们家,你是不是为了这个女人连你爸都可以不顾了!!”

宋驰安只能任她撕打,平静地让她发泄,默默承受着这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打累了,宋依的动作才慢慢停了下来,她抱着他大哭着说:“宋驰安!你自己看看,你为了这个女人变成了什么样子!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许鸢转过视线,摇摇晃晃,有点恍惚地往门外走。

很多是是非非无法分辨,但是宋父有一句话说的是对的。

宋驰安的人生,是她搅浑了。

可是她就活该承受那样不堪的过去吗,这个世界上又有谁对得起她。

许鸢失魂落魄地往外走,宋依挣脱了他的手,快步走过去挡住了许鸢的路。

她愤恨地看着许鸢,然后又眼泪蓄着泪水看向宋驰安,说:“驰安,我是你的姐姐,你的亲姐姐,我今天就站在这里问你,你到底要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你要告诉我她始终是你坚定的选择吗,你的爱情比你生命中的任何东西,包括你的亲人,都重要吗?”

听到这话,许鸢先皱眉不满地开口:“你何必这样逼他,有什么就直接冲我来。”

宋依的嘴角弯起一丝讽刺的笑意,“你认为我父亲是害得你家庭支离破碎的罪魁祸首,所以你心里一直想着报复,为了报复,你甚至不惜与你同样恨着的周时砚联手,为了报复,你将我和我弟弟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可是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如果我父亲真的对你们家做过什么,你哪里还会有机会站在这里,并且还是以我弟弟妻子的身份?!你真是又愚蠢又恶毒,周时砚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成了他手中的一枚任人摆布的棋子,帮着他一起来破坏打击我们家……”

这番话又直白又难听,许鸢也被激怒了,“你什么都不懂,凭什么在这里对我指手画脚?!”

对宋依吼完之后,许鸢却下意识地转头看向一旁的宋驰安,心里有点不安。

这怪异的沉默快要令她感到窒息。

她欲言又止,此时宋依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你别急啊,我还没说完。”

她看向宋驰安,一手指着许鸢,“驰安,你是不是心里还舍不得这个女人,你是不是以为,只要你够宽容去原谅了这个女人,不跟她离婚,你们就还能和好如初?别犯傻了,你以为她真的简单吗?你不知道,她和……”

话还没说完,就被许鸢打断:“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女人讽刺一笑,“你在害怕什么?”

宋依看着无动于衷的宋驰安,感到无比的悲哀与失望,她用力拉着他,说:“宋驰安,我今天就要让你看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你爱的这个女人究竟对你做了什么!”

宋依脸上的泪水开始源源不断地落下,看着男人,开始了她对许鸢的控诉:

“许鸢不仅一开始接近你是居心叵测,婚后也只有你这个傻子一直被蒙在鼓里!你以为她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纯洁无瑕吗,你以为你在上演王子拯救灰姑娘的戏码吗,从始至终你都像个傻子,她和周时砚,我的丈夫,背后不知干些什么勾当,目的直指宋氏!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

宋驰安听到这里突然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

“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想你应该好好冷静一下。”

宋依无视了他的阻止,继续大声声泪俱下地哭诉:“你到底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你的爸爸差点被这个女人害进了监狱!”

“有些事情我自己会去查清楚,你不要再说了。”他脸上阴郁的色彩愈发浓重,表情隐忍着说着这一句话。

宋依不依不饶:“那你的姐姐呢,你的姐姐和你的姐夫正在闹离婚你知道吗,那是因为你的姐夫不仅拿走了她手里大部分的股份,还要抛弃她和她离婚!那你又知道吗,你姐夫在外面早就有了别的女人,他给了那个女人名下无数资产股份,而那些东西,写的全都是许鸢的名字!!”

“不要再说了……”宋驰安眼神死死地盯着宋依,重复了一句。

“你和我一样,都是傻子……”宋依哭得声嘶力竭,“你觉得你姐姐我所托非人,我也觉得你娶的女人不好,可其实要搞垮你们家的根本不是他们其中的谁,而是他们,周时砚和许鸢,他们两个人!早就狼狈为奸!一个人糊弄一个,亏我们被他们耍得团团转,亏你姐姐眼泪都流干了,而你还不肯在这场骗局里醒过来!!”

宋驰安的隐忍已经到了一个极限,他用力握住宋依手腕,青筋暴起。

宋依还想继续哭诉,可这时的他突然毫无预兆地大声咆哮了一句:“别说了!”

他握着的宋依的手突然由青筋暴起变得颤抖,眼泪毫无预兆从他眼眶流出来,在脸颊里留下深刻的泪痕,泪珠从脸颊滑到鼻梁最后掉落,他紧咬牙关,咬牙切齿,一字一句清晰地说:“别再说了。”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