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长生从炼器开始 7.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幻想 仙侠修真
作者: 二一二二 主角: 齐霄
15.35万字 0.2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36.56
    累计字数
  • 55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4章
简介

齐霄是穿越者,被宗门金丹炼器师收为火工童子。 因筑基无望,被下放到附属宗门,成为银羽门炼器堂执事。 绝望的他打算在此彻底躺平摆烂。 万万没想到,长生之路就此开启。 漫漫岁月,他坐看门派兴衰,沧海桑田。

第1章 他想开了,罢了,摆烂了。

银羽门,炼器堂后山,执事靖室。

红沙帐内,胶漆盘搅。

金莲摇曳,蚊吟频频。

良久,骤雨初歇。

齐霄掀帘而出,来到桌前。

身后帘内,妙人横陈。

白脂肌肤熠熠生辉,如同夜明之玉。

美眸轻抬,看向方才欺身肆虐的俊朗背影,屈辱垂泪。

倒满清酒,一饮而尽。

“痛快!”

齐霄这一声,卷携着心中的苦闷喝出。

床笫之欢后,悲怆之情再次涌上心头。

此生看来是要认命了……

就在这银羽门,与道侣终老吧。

身为灵魂穿越者,齐霄是一个拥有五系灵根的伪灵根修士。

幼年因炼器天赋极佳,他被东煌宗炼器峰峰主收为火工童子。

感觉机遇降临,他开始刻苦研习炼器之道。

因炼器天赋极佳,且勤奋吃苦,他早早就将炼器一道研习至深。

其理解,更是远超炼器峰一众筑基师叔。

只可惜,五系伪灵根的齐霄,修炼至二十六岁时,才堪堪将境界提升至炼气六层。

但同等资源下,同龄以及比他小的天灵根、真灵根弟子,均已早早突破至筑基,向着金丹之路迈进。

而他,伪灵根修士。

能在死前突破至炼气九层都是奢望。

凭伪灵根修仙,太难了……

东煌宗不养闲人,更不养废物……

因此,在师父的惜才关照下。

身为废物的他被派到银羽门,成为这里炼器堂的执事。

任务很简单,只需保证银羽门每年上缴的法器数量、质量达标即可。

算是师父对这位爱徒一生的照拂吧。

再次叹息一声后,齐霄看向桌上放着的腰牌。

《东煌宗,炼器峰,廖逊座下弟子齐霄》

一旦身死,腰牌便会炸裂。

摆在东煌宗弟子大殿的本命魂灯,也会跟着熄灭。

届时,东煌宗执法殿的长老就会亲来银羽门调查死因。

这是东煌宗给他的最后依仗。

“人死后才调查,有个屁用!”

再次倒满一杯酒,齐霄一饮而尽。

这仙既然与他无缘,不修也罢……

他想开了,罢了,摆烂了。

今朝有酒今朝醉,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说完,他转身向床榻上的妙人走去,潇洒掀帘压下……

蚊吟隐忍,骤雨再起。

肆虐摧花,直至东方泛白。

翌日,天大亮。

齐霄在道侣的服侍下,打扮一新。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二八佳人闻言微颤,低垂通红的双眼淡淡道:“茹滢。”

茹滢……

银羽门送给他的道侣。

炼气二层,四系伪灵根。

四系,比他稍微好一点。

可这依旧是废物!

一对废物道侣,也挺般配。

“滢儿,从今日起,你我将携手共度一生,余生请多多关照。”

齐霄说罢,拱手躬身,深深一礼。

见茹滢慌乱回礼后,他才起身推门而出。

“夫君你这是去哪?”茹滢赶忙询问。

“炼器堂!”

迎着朝阳,齐霄的背影越发显得伟岸挺拔。

“身为执事,岂能只沉于温柔乡,总得尽职不是?”

想开后的齐霄,顿感神清气爽,潇洒畅意。

他向着前山,走出了虎虎生风,走出了一日千里。

炼器堂连接着银羽门地脉之火,因此和其他六个附属宗门,共同承担起东煌宗外门弟子们的法器供应。

此刻,堂内捶打之声,破堂而出。

如同刺耳霹雳,声震达天。

一群筑基初期修士,正在这里操控地火,熔炼着各类矿石。

“哈哈!又一把中品下等法器!今日运气不错啊!”

“还不赶紧藏起来,这可不能被东煌宗那小子发现!”

“嘘~噤声,炼气小执事要来啦!”

“东煌宗的狗,我呸!”

当当当!

重重的捶打声再次响起。

门外,俊美爽朗的齐霄面带微笑,拱手连连迈入炼器堂。

他向着堂中端坐的卢堂主,和地脉两侧的筑基炼器师们行礼。

“诸位师叔好!诸位师叔辛苦了!”

“执事莅临,老朽没有出迎,还望赎罪。”卢堂主垂眼颔首回礼,却未抬眼看齐霄。

“哎~师侄不敢当。”

面对众修士投来的不善目光,齐霄仿佛看不见。

他只是提了提腰带,亮出东煌宗的身份腰牌。

此举果然奏效,众修士见状,纷纷低头继续捶打法器。

来到卢堂主面前,齐霄再次行礼。

“卢堂主好,不知道今年上缴的法器,已完成多少了?”

“呵呵,劳执事费心,已完成六成。”

“哦?效率如此之高?佩服,不知师侄可否查看一下?”

“请!”

卢堂主起身,带着齐霄来到法器库。

库内繁杂,法器随意堆放。

齐霄巡查一圈查看后,皱眉走出。

“执事可是发现了不妥之处?”

“怎么都是下品法器?”

法器按品质等级,分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

每一品级中,再分为下等,中等,上等。

这些下品法器,如果上缴给东煌宗,取走的外门弟子,用不到半年就会损坏。

更别提拿出去完成宗门任务了!

“唉,开采的矿材品质不行,地脉火力也不够。就这些,已经是我们能拿出最好的法器了。”

卢堂主眉宇间尽是苦楚。

“可是上缴的法器,宗门要求是中品下等以上,如果将这些拿上去的话……”

见齐霄面色难看,卢堂主赶忙求情道:“还望执事多多帮扶,替我们美言几句。”

齐霄摆摆手。

“美言做不到,不过帮扶嘛,师侄倒是可以指点一二的。”

卢堂主闻言一愣,抬头看向齐霄。

齐霄怎会看不出卢堂主的心思……

不,应该说整个银羽门的心思。

银羽门刚刚归附,心底还是不服的。

“呵呵,卢堂主放心,既然我身为炼器堂执事,自然要贡献一份力。”

回到炼器正堂,齐霄在卢堂主的陪同下,仔细看了一遍众炼器师打造法器的流程。

“卢堂主,让诸位师叔们都停手吧,这些打造中的法器,全部回炉。”

回炉?

此言一出,堂内炼器师们不用卢堂主发话,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

堂内回归清净,地火的喷射声,如同调音小曲。

“执事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回炉!”

一名穿着汗衫,袒怀的炼器师,散发出筑基修士的灵压,怒步走到齐霄面前。

筑基初期……

灵压的窒息感,让齐霄顿感呼吸不畅。

他顶着灵压,面目赤红艰难回道:“这批法器,以及库内的前几批,与主宗要求不符,必须回炉重铸。”

“齐执事,完成主宗任务固然重要,可我等不能因此就放弃修炼!”

“放肆!”

在灵压释放的几息后,炼器堂卢堂主才怒喝一声。

“你怎敢对执事出言不逊!还不快快赔罪!”

轰!

筑基后期的灵压爆发,瞬间震碎四周的灵压。

身穿汗衫的炼器师,更是被震出炼器堂,重重摔在青砖上。

咳……

齐霄腹背受震,再也撑不住轻咳吐血。

卢堂主看似在替他解围,实则也是在暗惩他。

“齐执事,我们银羽门不过是蛮门野派下的一群草莽劣修,方才不懂礼数,多有得罪。”卢堂主拱手赔罪。

擦拭好嘴角的血迹后,齐霄服下一颗药丸摆摆手。

“都是自家人,不碍事。卢堂主,请协助我开炉炼器吧。”

“啊?炼器?您这……”

“无碍……”

齐霄打断卢堂主,走到地火脉炉旁。

他是炼气期修士,在东煌宗做的是火工童子的活。

法器的制作,他只能旁看,打打下手。

因此,开炉炼器之事,只能拜托炼器师们协助。

“好吧!”卢堂主见状,只能叫了两名脾气尚可的炼器师,前去协助齐霄。

堂内,围观的炼器师们,眼中尽是轻蔑之情,无不在心中嘲笑齐霄。

一个火工童子,也敢提炼器?

如果没有东煌宗撑腰,他这伪灵根修士就是废物!

“开炉!”

“注入灵压,升温!”

“不够!用真火炽紫焰!你是筑基修士,真火连紫焰都催不出吗!”

“投器!”

“真气提纯!”

“真火升温!”

“再炽焰!”

……

一系列熟练的指导。

两名协助齐霄的炼器师,动作狼狈且慌乱。

不知过了多久,下品法器经过反复熔炼提纯多次,重化金液。

气势大变的齐霄,瞅准时机,服下一颗药丸,伸手一声大喝。

“锤来!”

几步外的火工童子闻言,下意识地双手举锤递出。

“取料!”

看着金液摆在灵砧之上后,齐霄高举如血髓般的红色右臂,握锤重重砸下。

铛!铛!铛!

在他千百下折叠锻打过程中,逐渐冷却的金液,乖巧地变成了他想要的环状。

“淬火!”

协助的炼器师,赶忙依言御灵操控环状法器,没入灵泉中。

呲……

道道灵波涟漪扩散开来。

齐霄抓起一把灵砂撒去。

沙沙沙……

只见灵泉中,淬火完成的环状法器,取出后闪烁着水韵光辉。

满堂寂静。

只有滚沸的灵泉还在翻涌。

片刻后,身旁协助齐霄的炼器师,盯着环状法器,咕嘟干咽一口唾沫。

“中、中品中等法器?怎么可能?”

卢堂主眼中写满震惊,胡须轻颤。

炼气期修士,能够监制炼出中品法器?

“中等吗?看来我还是生疏了。”

齐霄摇头叹息,垂下恢复如常,却刺痛钻心的右臂。

可就在他用左手拿起环状法器查看时,身前突然弹出一个面板。

【你成功炼制出云烟水环!】

【寿命+2天】

【水灵根灵气+200】

【水灵根灵气:2551/6000】

看着面板上的湛蓝字体,齐霄心跳加速。

同时,他感受到一丝精纯的水灵气流入丹田气海中。

“这是……金手指?”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