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从睡大觉开始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幻想 仙侠修真
作者: 符剑诏 主角: 沈断
19.73万字 0.1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93章 镜中界(完) 2023-09-25 17:48:03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39.92
    累计字数
  • 48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3章
简介

穿越到修真世界,沈断谨小慎微的修行三十余年,人到中年,没有金手指,天赋不佳的他,修为进境缓慢。 面对一眼就能望到头的老死结局,沈断心灰意冷,躺平睡了一觉,醒来的一刻却愕然发现,先前自己打开修真世界的方式有点儿不对!

第1章 沈断

望川岛屿群。

苦寂岛。

乱石成堆的浅滩之上。

血花接连绽放。

体型庞大的海兽,狰狞的黑红色躯干,悍然落下。

泛着血色的乌光笼罩之下,那巨锤一般的海兽躯干,在沈断的眼前放大,沛莫能御的巨力,刹那之间碾碎一层青光壁障,狠狠砸向他身前灵纹繁复的大盾。

咔嚓!

那灵纹繁复的大盾之上,灵光急促的闪烁一会儿,随即四分五裂,沈断整个人被巨力裹挟,倒飞出去十几丈。

半空之中,沈断的身躯之上血色裂纹飞快蔓延,飞剑脱手而出,他的眼前一黑。

……

“沈断,你入我座下至今已有二十余载,符篆一道几乎无有进境,可见悟性奇差,从今日始,你不再是我之记名弟子。”

……

“尔等四十七人,皆是根骨不佳,此生多半筑基无望,宗门的资源有限,难以再供应尔等修行,三日前,吾宗的左青副宗主已颁下宗主令,派尔等到到海上协同司空家,驻守太川、望川二岛。”

……

纷纭的梦境,历历在目。

沈断从软塌之上醒来。

昏暗的木屋里,有些潮湿,黑乎乎的屋顶蛛网盘结,熟悉的一幕让沈断心头略松。

强自坐起,沈断扫了眼木屋之中简陋的陈设,又撩开衣褥,打量一阵缠满大半个身形的绷带,他深深的叹息一声。

半年前,灵根资质下等的他,被宗门派来此地,协助海上的大型修真家族,司空家,驻守望川岛屿群,防御海兽侵袭。

半年间,他三次抵御海兽,皆是受伤不轻。

五日前这次受伤,更是格外的重。

来之前,宗门中他们这些被放弃的弟子们,还凑些灵石聚过一次,借着酒劲,畅想过能否在海上遇到各自的仙缘。

如今看来,莫说仙缘,能否保住小命都两说。

“两件下品法器,一件损毁,一件遗失,只怕下一次抵御海兽之日,就是我丧命之时。”沈断下了软塌,推开木窗。

雨幕淅淅沥沥,冷风刮入木屋。

天幕如泼墨,闷雷声滚滚。

闪电似神龙游走,难见头尾。

沈断仰头,目视苍穹。

斜风卷着细雨入窗,打湿他的脸颊,身形之上的众多伤口,时有钝痛传来。

他穿越到这个世界,已有三十余年。

没有金手指,更没有系统。

他的灵根资质,也只是堪堪达到下等,悟性又不怎么样,三十余年谨小慎微的修行,修为不过达到炼气四层。

苦楚,在沈断的心底蔓延。

他深刻认识到底层修真界之艰难。

“四十七岁,炼气四层,我应是混得最惨的穿越者,年少时,我也自认主角,如今三十余年蹉跎而过,旖旎幻梦,该醒了。”

他带着几分自嘲,低语。

作为穿越者。

他曾信奉,我命由我不由天。

即便只有下等的灵根,他也未放弃过修行。

就连睡觉,来到这个世上的三十余年,都没好好的睡过一次,他始终坚信有穿越运道的自己,能够修真长生,成仙作祖。

可残酷的现实,让他意识到。

此次穿越,似已耗尽他所有运道。

没有机缘,灵根资质下等的他。

再刻苦,再努力,也不过徒劳。

蹉跎岁月三十余载,至此回首,他孑然一身。

炼气期,共有十二层。

他的修为,早已是达到炼气四层,只需再进一步即可达到炼气中期,可这一步,如同天堑,足足困了他六年。

“明日,便寻那司空家,做个种猪修士吧,虽损耗精元以后,修为更是精进无望,但好歹这样能够活到老死。”

沈断思索一阵,下了个决定。

司空家虽是大型修真家族,但也不是每个后代都身具灵根,如沈断这般被宗门派来此地的弟子,只需入赘司空家,与几个司空家的无灵根女子成婚,即可换得清闲差事,不必再与凶残的海兽作战。

关上窗子。

沈断来到一旁的木桌前。

他看了许久。

才将木桌之上的符笔、砚台、墨条等物,收入一个灰扑扑的包裹,回到软塌之上,把包裹放在枕边,和衣而眠。

身心俱疲的他,很快睡了过去。

……

翌日。

时至傍晚,雨已停歇。

嘭嘭嘭……

急促的敲门声将沈断从沉睡中惊醒。

“咳……”

他从软塌之上爬起,迷迷糊糊的伸出手,挡了挡窗缝透进来的绛金色霞光,下地往门口走了几步,身形却是一顿。

一道光在他眼前洒落,汇成一道虚拟面板。

这面板之上,有几行金色的字眼。

【沉眠十一个时辰,获得1点混沌能量】

【当前混沌能量:1】

【初级转盘抽奖蓄能:10%】

“卧槽!”

沈断心中惊呼一声。

他忍不住掐了掐脸上的肉,感受着真实的痛楚,狠狠地吞了口口水,深吸口气。

不是梦!

金手指,虽迟但到!

沈断的神情间,闪过一抹激动之色。

他扫了眼屋门,不动声色的将这激动按耐下去,慢斯条理的整理衣衫,快步上前。

沈断打开门,便瞧见一个身形瘦高的男子。

这男子身着青衫,两鬓斑白,脸上有不少褶皱,名唤何青,是与沈断同样负责苦寂岛海兽防御的一位同宗师兄。

“沈师弟,你遗失的那柄飞剑有消息了。”

何青脸上的笑意盎然,他看了眼脸色苍白的沈断,开门见山的出言说道。

“咳……何师兄快请进。”沈断闻言,轻咳一声,就要将何青引进屋里。

“事发紧急。”何青摆了摆手,依旧是笑眯眯的出言道,“沈师弟遗失的那柄飞剑,在司空家的一位散修客卿手中,先前何某已与那位散修客卿交流一番,若是价钱谈拢,那位散修客卿,愿将那柄飞剑归还给沈师弟,余事休提,沈师弟快快随何某走一趟。”

沈断目光微闪,点点头:“何师兄稍等。”

他回到屋内,将软塌上的灰扑扑包裹背起,便出了门,跟在不时出言相谈的何青身后,穿行在青砖铺就的丈许宽巷道中。

连绵一日的雨水过后,巷道之中,坑坑洼洼的地方不少,俱是积满了雨水。

脚下踏着积水出了此处巷道,沈断与何青二人又穿过高度相似的三四条巷道,来到一处修士众多的热闹所在。

此处,便是望川岛之上的修真坊市。

司空家开辟此处望川坊,已有两百余年,不止布置着几座复合阵法,还有司空家一尊筑基修士常年在此坐镇。

大而平整的青色石板,铺就的开阔场地之中,一处处铺面各自相隔不远,拔地而起,割裂出错综复杂的道路,这些道路两侧,售卖各种灵材、丹药、符箓的摊位密布,来往的修士流水般络绎不绝。

在人群中穿行一会儿,何青带着沈断,进入坊市之中,靠近外围的一处店铺。

“孙前辈!我宗的沈师弟已到了。”

刚至铺子里,何青就高声喊了一句。

一个白须白发、皮肤松弛的老者,捋着胡须从二楼走下,这老者身后,还亦步亦趋跟着一个美艳的年轻女子。

这老者上下打量沈断几眼,对一旁柜面后的侍应说道:“将沈道友的飞剑取出。”

“是。”

那侍应回了一句。

而后一道狭长的玉制长盒,被置于柜面之上,此盒的质地,为蕴含一丝灵气的灵玉,多少能够蕴养其内法器。

这老者遥遥抬手,隔空将这玉盒打开。

其内是一柄三尺有余、薄如蝉翼的湛青色飞剑,正是沈断遗失的那件下品法器。

“孙前辈,沈某需多少灵石能将……”

沈断略作沉默,出言问道。

一件下品法器,坊间的价钱在四十到六十块下品灵石,而此刻他背着的包裹之中,共有下品灵石三十七块。

这是他的全副身家。

他须得留下一部分灵石,购置疗伤所用的丹药,若是这老者狮子大开口,他唯有放弃这柄陪伴自己多年的飞剑。

刚开口,他的话还未说完。

那老者露出一丝笑容,打断道:“谈何灵石?这柄飞剑既是道友之物,自当物归原主,老夫这点面皮还是要的。”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