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末世求生系统 7.5
完结 签约作品 科幻 末世危机
作者: 我是小米豆 主角: 申振南 楚欣 赵川
51.52万字 0.1万次阅读 1.2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79.84
    累计字数
  • 43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40章
简介

【末世+系统+杀伐果断+智商在线+无异能】 申振南穿越到末世,开局就是感染尸毒+变异丧尸来敲门的地狱难度。 就在命悬一线的危机时刻,他觉醒了末世求生系统。 系统功能单一?没关系,帮你配上系统插件大幅提升系统性能。 生存技能不过关?无所谓,各种低中高端技能任选+建造工坊,打造各种逆天装备。 自身实力拖后腿?不要紧,各种技能+系统插件+阵营奖励让你在末世横行无忌。 在系统帮助下战丧尸、斗怪物、斩异兽,硬刚大势力,建立世外桃源。 随着申振南势力越来越壮大,越来越多的末世阴谋也浮出水面。 他该如何抉择? 末世是阴谋家们打开的潘多拉魔盒,而申振南要做的就是重新将盒子关上。

第1章 穿越到末世

申振南缓缓睁开双眼,微弱的光线从身侧足球大小的洞里洒了进来。

此时大脑犹如宕机般无法进行任何思考,他就这样放空自我呆呆地盯着洞口。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大脑才又重新启动。

肩上的疼痛让他不自觉地发出了一声呻吟:“怎么回事,我不是在攀岩吗?”

迷迷糊糊的脑海里瞬间闪现出几个片段:他和队友在攀岩时遇到地震不幸坠落深渊。

不幸中的万幸,他在高坠后还侥幸存活,但他并没有急着挪动身体,多年的经验告诉他高空坠落后最好不要乱动。

闭上双眼,四肢轻微活动,仔细的感受着身体的反馈,时间慢慢过去,他内心的疑惑也越来越大,全身除了右肩传来阵阵钻心的疼痛外,再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这绝对不是高坠后应该有的身体状态。

再次睁开双眼,眼珠转动,借着微光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他似乎躺在一个一人高的铁皮柜,柜子将将能容下他的身体。

“我不是从绝壁上摔了下来吗?怎么会躺在铁皮柜子里?”他喃喃自语,神色迷茫。

尝试着轻轻挪动身体,“哐当”一声响,有一个东西从衣服里掉了出来。

还没来得及查看,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夹杂着低沉的嘶吼,快速靠拢过来。

一张腐烂的脸带着腥臭从那足球大小的洞口钻了进来。

申振南本能地向后一缩,后背却结结实实地撞在柜壁上发出了更加巨大的声响。

怪物被声音刺激得更疯狂,即便下巴被洞口的凸起挂得歪到了一边,依然拼命地把头往里钻,一人一怪都快鼻尖对鼻尖了。

强烈的腐尸气味熏得他睁不开眼,甚至都不敢呼吸。

为了躲避怪物他拼命往后靠,尽量和它拉开距离,可柜子里的空间极为狭小,根本就没有腾挪的余地。

眼看怪物白生生的牙齿就要咬到鼻子,慌乱中他左手碰到一个物件,也顾不得看是什么东西,抓起来就对着腐烂的头颅狠狠砸下去。

一下、一下、又一下,他疯狂地向怪物倾泄着内心的恐惧,直到怪物整个脑袋都被敲掉,再也没了动静,他才脱力地躺倒在了一旁。

稍稍恢复体力之后,他便迫不及待地伸手往前一推,铁门被轻松掀开,直接和柜体撞在一起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打开柜门后他立即翻身跨出柜子,拉开了和那具腐尸的距离。

直到自认为安全了,才借助着月光观察起四周的环境来。

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屋内一片狼藉,地上散落的文件都覆盖着厚厚的灰尘。

目光所及之处甚至还能看到斑斑血迹。

房门后抵着好几个文件柜,像是要阻止什么东西进入到房间。

收回目光,他发现自己只穿了一身单衣,攀岩时的衣服和装备全都不见了踪影。

最后,目光落在了右肩的伤口上,那是一个撕咬伤,深可见骨,却不见血液流出,伤口上的肌肉呈现出灰黑色,周围已经开始腐烂。

在伤口皮下还散布着真菌般的黑色丝状物,一直延伸到右胸口。

用手指轻轻按压,丝状物立即消失。

松开手,丝状物就会再次出现。

观察了一阵,他发现丝状物还在缓缓地向左胸扩散。

怎么回事?

即便是见惯大场面的他此时也有些紧张。

这完全陌生的环境,身体腐烂的怪物,以及诡异的伤口,让他感到了恐惧。

缓缓走向窗前,想观察一下窗外的环境,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

脚刚跨出,一阵剧痛从头部传遍全身,他闷哼一声,站立不稳,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眼前的景物先是变得一片血红,接着再由红转黑,最后变成一片灰色。

脑海里先是嗡嗡声,接着慢慢变成啸叫,震得鼓膜生疼。

疼痛使得他整个身子都弓成了虾米状。

就在他到达极限即将昏厥之时,疼痛感又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大量陌生的记忆如过电影般在脑海中呈现。

半年前末日如何降临,半年中在末世如何艰难求生,再到几天前在精神病院里的遭遇,都清清楚楚地回忆了起来。

他穿越了!

应该是在摔下绝壁之后,他穿越来到了这个末世。

记忆里身体的原主人也叫申振南。

他抬头扫视整个房间,在一个办公桌上发现了半块镜子,伸手抓起镜子仔细端详:镜子里的人浓眉大眼英气十足,长得还算不错和自己的真实年龄也相仿。

手上的动作扯动到右肩的伤口,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稍一回忆他便想起肩上的伤口是被一只变异的力量型丧尸咬到的。

伤口周围的黑丝线是感染丧尸病毒的标志,病毒一旦扩散到心脏,神仙也难救。

上一刻还是万人敬仰的攀岩第一人,即将在登顶后享受鲜花和掌声。

下一刻却成了身处末世,感染丧尸病毒,即将毒发身亡的感染者。

这落差也太过巨大了,他一时无法接受,自言自语道:“我才25岁啊,还没享受过人生,怎么就穿越到末世来了?老天爷和我有仇吗?你这个死老天。”

很快老天爷就感受到了他的祝福,于是决定给予回报。

房门处传来巨大的撞击声,只几下,原本堆在门后的阻挡物就散落了一地。

转头看去,一只长满黑毛,皮肤肿胀溃烂的手臂,从门缝里伸进来胡乱抓挠。

他一眼便认出那是咬伤他的那只力量型变异丧尸,记忆里原主之所以死在这儿,就是拜它所赐。

末世的幸存者喜欢称这种类型的变异丧尸为“推土机”,因为它体型比普通丧尸大上几圈,力量巨大,破坏力强,但行动较为迟缓。

和普通丧尸只有最原始的嗜血欲望不同,变异丧尸在身体的某一个或几个方面的能力会得到较大提升,并且具有一定的智商。

面对这个性命终结者,他的内心生出莫名的恐惧,整个身体都有些脱离,还止不住的微微颤抖,这应该是原主残存的意识在作怪。

他调动起多年极限运动锻炼出来的强大意志力,努力将恐惧压制了下去。

前世锻炼出来的坚韧性格不允许他坐以待毙。

快步走回之前的柜子,弯腰捡起里面的左轮手枪,那是原主随身携带的武器。

他跨过柜子捡起原主临死前丢弃的背包背好,里面装着在精神病院找到的一些食物。

用衣角擦干净左轮手枪握柄上的碎肉,举枪看了看弹巢,里面并没有子弹,这时他才记起,最后一颗子弹原主留给了自己。

反杀的希望就此破灭,申振南仰天一声长叹:“真是天要亡我啊。”负气将枪从窗口扔了出去。

门外的丧尸听到他说话的声音,更加用力地撞击着房门。

他转头望了望即将破门而入的“推土机”,又看了看自己肩上的伤势,这是个必死之局。

等死不如作死。

打定主意,他把背包一扔,从地上捡起半截断掉的铁质桌腿,就向那怪物冲了过去。

刚跑没几步,脑海里传来了一个机械音:

“检测到宿主正在送死的路上。”

“开启自我保护模式。”

“系统提前激活……”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