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古志怪灵猫卷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悬疑 恐怖未知
作者: 沨和 主角: 兰隐 常辛
83.23万字 0.1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07章 番外:纵游 2024-01-17 08:48:04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130.48
    累计字数
  • 40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07章
简介

世间有座隐古居,主人是一名神秘女子,拥有十分强大的力量。 隐古居主人行走于人世各处,如有缘之人遇见难解之事,可以请求她相助。 少年常辛机缘巧合之下与隐古居结缘,从而见证了一段段诡谲的奇闻怪谈,幽微异事。 世间百态,人妖鬼神,无相隐古,一览众生。

第1章 县郊【雪杀】

伏县,郊外,银装素裹,天地一片清白。

这场大雪已经下了近三月,天灾之下无数百姓流离失所,大批灾民出现在县郊。

他们本想进入还算富庶的伏县避灾,但县令不愿担责,也不好驱赶灾民,只三五不时遣人到郊外施粥,以示体恤,至于发放下来的少得可怜的物资,几乎全都落到了同一群人手中。

那是一群相互熟识的年轻力壮的灾民,他们成群结伴四处搜刮抢夺食物和避寒衣物,住在县郊的许多百姓都遭了殃。

每到县令遣人发放物资的日子,他们还会在县衙的人离开后对灾民们进行检查,抢走他们偷偷藏匿下来的东西,今日也不例外。

县郊有一些无人居住的空屋子,被冻得狠的灾民们撬开栖身,此刻那群人正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搜刮,远远就可听见哭喊声和叫骂声。

眼看他们就要抵达最后一间屋子,一名身量瘦小的少年找准机会抱着怀里的东西一溜烟出了门,拼命往伏县大门处跑去。

少年十分清瘦,许是饥寒太久没了力气,即便他已经拼尽了全力,但身后的叫骂声还是越来越近。

他紧抿着唇,眼看就要被追上,却仍在咬牙狂奔,他满眼都是倔强和不甘,双手死死攥住怀里的东西,仿佛攥紧了唯一的希望。

大门外有一群人正在接受检查,为首的是一名仙风道骨的中年道士,他的身后跟着七八名年轻小道士。

少年跑得太急,在这群道士十几步远处狠狠摔倒在雪地里,被为首的灾民拎着衣领揪了起来。

“兔崽子,再跑啊!不是很能跑吗?”凶神恶煞的灾民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又伸手去抢他怀里的东西,“藏了什么?交出来!”

少年不从,又被扇了一巴掌,就在东西即将落入灾民手里时,为首的中年道士制止了他。

灾民上下打量了衣袍干净的道士几眼,本想开口讥讽他不知人间疾苦,但守门的士兵这时也跟了过来,他对道士说话的语气颇为客气,听起来道士的身份地位应该不低,灾民也就十分识相的闭了嘴。

“江鹤道长,您不用在意这些人,眼下天色不早,您不是还有要事吗?这里交给小人处理就好。”

江鹤点点头,又看了少年一眼,刚想转身离开,谁料一直沉默的少年却突然开了口,“你身上有妖气。”

江鹤脚步一顿,有些惊讶的看向他,“你说什么?”少年还没说话,士兵就讥笑道:“哪里来的无知野民,江鹤道长鼎鼎大名,还需要你多嘴多舌——”

江鹤开口打断了士兵的话,只看着少年问道:“你能看见?”少年点点头,不顾士兵和灾民逐渐惊异的目光,直直看着江鹤道:“能带我一起走吗?”

江鹤也看着他,沉默了片刻后点点头,“行,既如此,你就先跟着我吧。”少年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气,抬脚就朝江鹤走去,灾民不敢阻拦,只好低声骂骂咧咧的带着一群人转身离开。

士兵有些犯难,“江鹤道长,县令大人不让我等放灾民进去……”江鹤云淡风轻道:“无妨,回头我自会跟大人解释。”

士兵也就不再多言,目送少年跟在那群小道士旁边进入了伏县。

走在县城大街上,少年才敢抖开怀里的东西,那是一件做工粗糙的冬衣,是县衙发放给灾民的物资,比起他身上单薄的衣裳,这件冬衣无疑如救命稻草般珍贵。

察觉到他的动作后,江鹤多看了他两眼,开口问道:“你真能看见我身上沾染的妖气?”

少年脸上满是污垢,江鹤看不清他的神色,只见他似乎是愣了愣,“原來你不信我。”

江鹤淡淡道:“我是个道士,降妖伏魔本就是我的天职。”少年沉默了片刻,“所以你是不想让我被他们打,才答应带上我的。”江鹤没有作声,算是默认。

片刻后,少年低声道:“我是真的能看见,从小就能,他们说我是天煞孤星转世,所以才会整天说一些疯疯癫癫的鬼话,还克死了全家。”

想想后他又补充道:“你身上的妖气很淡,都快要消失了,我刚才那样说也只是想赌一把,看你能不能帮我。”

江鹤有些意外,“你倒是实诚。”他想想后说道:“也罢,你且先跟着我,待回道观后,便在观中做个洒扫童子,也算有个去处。”

少年忍不住问道:“我不能跟着你修道吗?”

江鹤有些惊讶,“你想修道?倒也不是不行,可你这年岁……这样吧,你且先跟我回道观,到时禀明观主,再做定夺。”

说着,眼见少年有些低落下来,他又安慰道:“无妨,即便不能修行,留在观内你也能吃穿不愁。”

少年又精神了些,走出一段路后突然说道:“我年纪不大,我今年才十七岁。”男子二十及冠,他还未到及冠之年。

江鹤愣了愣后才反应过来,一时不由笑道:“修道一般得从孩童起,你这个年岁属实有些晚了,即便修行恐怕也难有所成就,不过也说不准,万一你天赋异禀呢?且放宽心,不用想太多。”

少年低垂了头,没再说话。

天色渐晚,少年本以为江鹤会先找个住处下榻,他却带着一群人七拐八绕,最后走进一条昏暗的巷子,在巷尾最后一户人家门前停了下来。

这是一户看起来很普通的人家,但跟巷子里其他门户又有些不同,它门前挂着两个忽明忽暗的白灯笼,而不是红灯笼,灯笼上各书一字,连为“隐古”。

这家莫不是死了人,或出了什么妖异之事,所以才请道士上门驱邪?

少年正胡思乱想着,却见江鹤一脸严肃的整顿衣冠后才上前叩门,三声响后,“吱呀”一声,门内探出一颗圆润可爱的白色脑袋,仔细一看,却是一名同他年纪相仿的,长着头如雪般白发的少年。

门内少年看了看他们,“找我家主人?”江鹤点点头,客气笑道:“还请通传一二。”

他将门打开,少年这才看清他穿了一身毛茸茸的黑衣,手里还握着一根大骨头。

该作者其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