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我跪下你饶我不死?

书名:
开坛作法,被相亲对象曝光!
作者:
湖水泛清波
本章字数:
3544
更新时间:
2023-05-28 22:38:31

罗修这边刚一说要走,那边陈氏几人慌忙就要去拦。

陈俊快步走到罗修面前,却也不敢伸手去拉他的胳膊。

只是陪着笑脸,低声下气地劝道:

“罗大师,今天的事儿都是我那个不懂事的婆娘的错。”

“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原谅!”

“而且您刚才只是看了一眼,就找到了问题出在哪里。”

“咱华国不是有句老话吗?是什么从一而终之类的……”

“您看,您帮帮忙,留下把这儿的问题解决了,也不算您白跑一趟不是?”

“至于那位新来的大师……”

陈俊说着,转头看了眼紫袍中年道人,小声道:

“我就说您已经把这事儿给解决了,大不了多给些辛苦费,劝他回去。”

“您看怎么样?”

罗修蹙着眉,正要摇头拒绝。

可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旁边那位刚刚被罗修“说教”一顿的紫袍道人却不乐意了。

抖了抖身上整洁的紫袍,道人斜眼看着罗修,从鼻腔里哼出了一个带着嗤笑含义的音节。

“哼!”

“你这小辈,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一套上不得台面的风水话术。”

“跑到外人面前去显摆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当着本天师的面班门弄斧,真是可笑!”

“天师?”

罗修目光一凝。

“你说天师?”

重复了一遍中年道人口中那个他现在作为目标为之奋斗的称号之后,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道人一愣,看到罗修清秀脸庞上那一抹冷色之后,随即嗤笑一声。

“怎么?”

说着话,居然又不知死活的甩了甩紫色的袖袍。

“只是听到天师的名头,就被吓成这样子了吗?”

“学艺不精还有机会慢慢积累经验,可胆气要是不壮……”

“呵呵,万一遇到什么危险,丢的可不只是你的脸面了。”

“懂吗?”

罗修冷着脸摇了摇头。

“丢脸还是丢命什么的,我并不在意!”

“另外,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

道人摸不透罗修的虚实,心中也有些忐忑。

不过他经历的风浪多了,倒是不会因为别人的质疑而露出心虚的表情。

闻言只是轻笑一声,一脸大度地摆了摆手。

“请教问题?”

“可以!”

“你问吧!”

罗修脸色更冷了一分。

“敢问前辈道号上下,在哪座福地修行?”

“茅山?阁皂山?”

“所授何篆?升篆几次?授篆三师又是哪三位有道真修?”

“最后,你这天师之位又是从何而来?”

中年道人瞳孔微缩,心中暗道一声不妙。

“不会遇到真人了吧?”

倒是请道人来的刘春娟不懂罗修问题中的门道,还不待道人想好该怎么把罗修的问题糊弄过去,急忙热情地帮他开口向罗修解释道:

“小道长,这位高宏真人可是从龙虎山下来的天师。”

“是个真真有能耐、了不起的大人物!”

“你可不要因为年轻气盛……”

龙虎山?

天师?

道号高宏?

三个和罗修息息相关的字眼儿,瞬间让罗修的脸色从冰冷变成了肃杀。

高宏看到罗修的神情,脸色不由一变,心中同时咯噔一下子。

“此事与你无关,退下!”

罗修还不待刘春娟将剩下的吹捧话语说完,体内法力震荡,瞬间用一股柔劲将她推到了远处。

看着眼神变幻个不停的高宏,罗修声音冷漠的道:

“高宏?龙虎山?”

“守道明仁德、全真复太和、至诚宣玉典、忠正演金科、冲汉通元蕴,高宏鼎大罗、三山愈兴振、福海涌洪波、穹窿扬妙法、寰宇证仙都。”

“我正一龙虎山为三山之首,自祖师得法太清老子,至今已传承至三十一代!”

“不才罗三修,为正一教龙虎山第三十一代大弟子。”

“可笑在下修行十余载,却从未曾听恩师提起过,我正一一脉居然还有一位高字辈的祖师在世。”

“倒是不知,这位道号为高宏的道友口中的龙虎山,是不是就是在下正一本门所在的龙虎山?”

“如果是,那在下身为晚辈,理当要向前辈祖师讨教一番道法精妙!”

“如若不是……”

罗修眼中杀气四溢。

手腕一抖,随着一抹雷光乍现,金钱剑凭空被罗修握在了手中。

“假借我正一之名,行招摇撞骗之举。”

“辱我正一天师之位,损我道门威严!”

“此二者,皆不可与之同道!”

罗修缓缓举起金钱剑,吐着道道锋锐雷芒的剑尖直指道人。

声色俱厉的道:

“今日若不与我个交代……”

“休怪我行修罗之举了!”

滚滚杀意随着乍现的雷光,汹涌着将眼前众人覆盖。

周雅从来没有想过,看起来平易近人、毫无架子可言的罗修哥哥发起怒来,居然会有这么强的杀气。

不过……

这种霸气的感觉,对她来说,简直不要太爽了!

直播间的观众们也被罗修突然的爆发吓了一跳。

之前听罗修和对面那个高宏天师辩论的时候,众人还以为会有什么装逼打脸的情节。

于是一个个盯着屏幕,心里期待的不行。

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罗修真发起火来,可不是普通的装逼打脸那么简单了。

……

“卧槽!罗大师好像真的怒了!”

“上来就把吃饭的家伙什给掏出来了,这不是怒了,你难道以为大师是想给大家表演一段剑舞助兴?”

“据我所知,像道家这种包罗万象的宗教组织,是很少对某个人或者是件事发怒的。”

“大师突然变成这样,难道是那家伙触犯了什么禁忌之类的?”

“不是,怎么还有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啊?明明用脚指头想也猜出来了啊!”

“这回,可不是假李鬼遇到了真李逵这么简单喽!”

“楼上大佬,仔细讲讲呗……”

“你们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

“算了……”

“那我就简单分析一下好了。”

“大师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首先,这家伙冒充龙虎山的天师。”

“光这一条,别说是发怒了,我觉得大师直接上去弄死他都不冤枉。”

“嘶!这么严重?”

“严重?”

“听到大师说的那一串莫名奇妙的歌谣了吗?”

“我上网查了一下,那是道家龙虎山一脉代代传承的道号。”

“按大师刚才罗三修的自称,他应该是龙虎山正一派第三十一代,三字辈的弟子。”

“那个道士道号叫高宏,从辈分上来算,‘高宏鼎大罗、三山愈兴振’。这家伙足足比大师长了五个辈分,就踏马离谱!”

“卧槽!这不是明着占大师便宜吗?”

“占便宜?真要是单纯的占便宜还是小事了!”

“偏偏这家伙好死不死的,当着大师这位正一派正统传人的面,说自己是天师啊!”

“卧槽,那可是天师啊!他怎么敢的啊?”

“天师对道教意味着什么,大家都能大概猜到一些吧?”

“那可是代表着道教脸面的!”

“大师这种人物,明显就是被当成未来天师培养的。”

“也就是说,等将来大师当上天师之后,是要担起统领龙虎山一脉所有道士的责任的。”

“可这还没开始呢,就冒出来个假冒龙虎山天师的家伙,这跟直接骑到大师脖子上撒尿有什么区别?”

周雅看着直播间不断翻滚的弹幕,一脸的深以为然。

之前被罗修一声喝斥之后,又用不知道什么手段被扔出老远的刘春娟,本来还想借着性子,上去找罗修理论一番。

可看到罗修手里那柄散发着刺眼雷光的金钱剑之后,不知怎么的,忽然有种两腿发软的感觉。

心里砰砰跳着,伸手扯着自己丈夫的衣角。

刘春娟结结巴巴的问道:

“老公,这……这小道士怎么……”

“你赶紧闭嘴吧!”

陈俊此刻满头是汗。

通过直播视频看到罗修施展法术,跟在现场用亲眼看的差别可太大了。

那凭空出现在手里的金钱剑,那滋滋作响的神雷,还有……

那将自己压迫着几乎不能呼吸的惊人杀意!

是的,杀意!

虽然从来没有亲身体会过,但陈俊本能地感觉得到。

罗修心中想要杀人的冲动,究竟有多么强烈。

“你这个婆娘,看看你干的好事!”

“今天这事儿,恐怕……”

陈俊嘴里责怪着自己老婆,身体却不自觉地挡在了她的前面。

旁边的陈杰和陈念叔侄二人也是觉得一阵手脚发软。

他们想不明白,事情怎么就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

……

他们几人只是被罗修的杀意波及,便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那个被罗修当成主要目标的中年道士,此刻的情况就更可想而知了。

高宏惨白的脸色。

看着罗修手中那把散发着无尽威严雷电的金钱剑,喉咙滚动了两下,眼中满是苦涩。

天师的名头好用吗?

好用!

只要在苦主面前露上一两手小把戏,震慑住那些连道法和邪术都分不清的普通人之后,再亮出自己的“天师”身份。

这些年,就没有他做不成的生意。

虽然之前只是小打小闹,可一直顺风顺水的。

时间久了,让他几乎真把自己这个只会一手装神弄鬼把戏的野路子,当成正经出身的天师真人了。

后悔吗?

之前过得有多滋润,现在心里就有多后悔。

当然,他后悔的可不是假冒天师招摇撞骗的行为。

他后悔的,是招摇撞骗居然一个不小心撞到了正主。

早知道,这单生意能拿再多钱,他也不敢接啊!

谁能想得到?

在江湖上招摇撞骗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人站出来揭穿他的身份。

可偏偏想借着这个机会,从陈家捞笔大的的时候,就遇到了罗修这么一位硬茬子。

老实说,看到罗修凭空拿出一柄金钱剑的时候,高宏整个人都麻了。

凭空摄物?袖里乾坤?

不管是哪一种,都足以证明,他面前这位岁数看起来连他一半都不到的年轻人,是一位真正的道家修士。

还有那不断在剑身上跳跃的雷光……

“冒充谁不好?非要冒充龙虎山的天师?”

“这下好了,遇到真人了。”

“今天……怕是要活不了了……”

可谁想死呢?

看着那抹在自己眼中慢慢放大的剑尖。

那上面跳动着的雷电,甚至还没有接触到他的身体,就把他裸露在外的皮肤和毛发,炙烤得发出阵阵焦糊的气息。

顷刻间,死亡的恐惧将他的身心填得满满当当,再容不下半点侥幸。

心中恐惧之下。

什么尊严、什么面子、什么狗屁的高人风范。

统统顾不上了。

推金山,倒玉柱一般,高宏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嘴里高呼一声:

“天师大人饶命!”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顾总,请离我远点儿

lT界天才少女苏汐,被人设计和顾氏二少一夜情,不想意外怀孕!自觉自己配不上商界精英才子顾翌,苏汐打算独自生下孩子自己抚养,不想被爱财如命的继母林氏知道此事,设计让顾家老太太知道了此事! 顾少:心机女,你不配做我孩子的母亲! 苏汐:这孩子是我的,跟你毛关系都没有……
连载中,累计14万字 | 最近更新:第72章 过往

第1章 一夜情

书名:
顾总,请离我远点儿
作者:
风兮云兮
本章字数:
2305

夜色如墨,伸手不见五指!

“呃!痛…”破碎的声音逸出女人唇瓣!

“我这是在哪儿?”

身上沉重的压迫感以及身下撕裂般的疼感唤回了女人的神智!

苏汐昏昏沉沉,头似有千斤重,身上的男人发泄完后翻身躺在旁边沉沉睡去。

自己为什么在这里?这男人是谁?自己守护了二十一年的清白之身就这样交待出去了?

黑夜中,苏汐忍着浑身如被车碾过的疼痛恨恨地踢了男人一脚!

“嘶…痛!”

一不小心扯到私密处的伤口,疼得她只吸凉气!

苏汐摸索着翻下床,双腿一软,差点跟冰凉的地面来一个亲密接触,好不容易扶着床沿勉强支撑起疲惫的身体,又摸索了一阵,才找到床头灯开关!

苏汐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忙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穿上,目光不经意间瞥到床上的男人。

男人英挺的脸微微泛红,眉头轻轻蹙起,结实的胸膛微微起伏着。不得不说,这男人真帅,目测身高185以上,纵然睡着,也掩不住他周身的贵气!

哎,自己莫名其妙跟这个男人滚到一起,虽然初夜并不美妙,但是是跟这么帅的男人发生,好像也不亏,总好过苏母找人给自己介绍的那些阿猫阿狗!

颜控苏汐差点忍不住想伸手抚上那张俊颜!

“水…水…”

男人低沉的声音瞬间唤回苏汐的思绪,看男人似乎要醒,苏汐慌忙穿上鞋子,拎起包包,逃也似地离开房间…

忍着满身的不适,刚从酒店出来,苏汐的手机响了!

“小汐啊,你去哪儿了?你王阿姨介绍的那个男人等了你一两个小时都没见到你,就先走了,你是没去还是怎么着啊?不想去你到是不要答应别人嘛,害得我被你王阿姨好一顿数落…”

等苏母絮絮叨叨地说完,苏汐才开口:“妈,对不起!我…我有点事给耽搁了,你替我给王阿姨说一声!”

说完,不等苏母开口,苏汐便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苏母本还想数落几句,不想电话被挂断了。

“死丫头!竟然敢挂我电话,还想不想回这个家了,翅膀是越来越硬了…”

苏汐看了眼手机,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家是不想回了,钱没要到不说,还着了别人的道儿,只不过自己究竟是怎么被弄到那里的?难道…

“嘶…”

一个不小心,扯动身上伤口,疼得苏汐呲牙咧嘴,这狗男人,长得人模狗样,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苏汐想了想,给同学兼好友黎雯雯打了个电话…

“雯雯,我今晚能不能来跟你挤一挤?”

“好呀,没问题!话说你是不是又跟你妈吵架了?”

电话那头,雯雯小心翼翼地问苏汐,生怕触到好友的伤心处!

“没有啦,我就是心情就不好,不想回去,谢谢你的收留!”

“咱俩谁跟谁呀,你来我高兴都还来不及呢!”

停了一下,雯雯接着又嘱咐苏汐路上注意安全,自己等着她!

一阵风吹过,苏汐理了理有些凌乱的秀发,转身拦了一辆出租车…

一阵急促的电话零声响起,吵醒了睡梦中的男人,男人皱了皱眉,揉了揉发胀的头,摸索了一阵才找到手机接机。

“老大,您在哪儿?您可算是接电话了,我都给您打了十几个电话了!”

“我……”

顾翌看了看周围,又低头看了眼不着寸缕的自己,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

“妈的……”

顾翌低吼出声!

“老大,出什么事了?你在哪?”

“呃,没什么,我先收拾一下,你稍后开车来接我!”

说完,给助理发了个定位。

身上粘黏糊糊的实在是不舒服,顾笠掀开被子,打算去洗个澡,目光不经意间看见雪白的床单上那一抹红…

脑海里闪现出一些零星的画面,昨晚那女孩儿似乎很年轻,身材曼妙,饶是自制力一向很好的自己在药物的促使下似是要了女孩儿一次又一次,对方似是被人下了迷药,自己那般的折腾也没弄醒她…

顾翌甩了甩头,去冲了个澡,出来看了眼被自己扔得乱七八糟的衣服皱了皱眉,掏出手机叫助理顺便带套衣服过来!

不到十分钟,一向办事神速的助理徐东便找了过来!

“老大,昨天酒会结束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要不是老夫人半夜打电话给我,我还以为你自己回老宅了!”

顾翌对着浴室的镜子平静地扣好最后一颗钮扣,才缓缓开口:

“昨夜是出了一些意外,派人去给我查一查昨晚先我一步来这个房间的女人是谁?是谁把她送来的?”

顾翌语气冰冷,有些咬牙切齿地说!

“女人?什么女人?老大你该不会是昨夜失身了?”

助理徐东不怕死地问道。

“你找死,去给我查,看是哪个不怕死的胆大包天竟敢算计我!”

男人甩过来一记冰刀,吓得徐东腿一抖,要不是待会儿还要送这位祖宗去老宅,他恨不得立马遁形,有多远滚多远!

因为要回老宅看奶奶,顾翌特地去挑了不少老年人保健品,补品什么的差不多塞了大半个后备箱。

“老大,你这是要把超市搬空啊!”

助理徐冬忍不住吐槽!

顾翌这次没吭声,只轻轻地“嗯”了一声!

“小翌啊,你可算是舍得回来看奶奶了,你这次回国要呆多久呀?为什么不回老宅住?是不是不愿跟我这个老婆子住一起呀?让奶奶好好看看你,是胖了还是瘦了…”

一回到老宅,顾老太太便拉着孙子的手问东问西,从进门,老太太便一直拉着孙子的手,像是生怕这久不归家的孙子又跑了似的!

徐东把顾翌买给奶奶的东西一一拿下车拎进来。

老太太见了,嗔怪地说:“你只要人回来看奶奶就好,何必买这些东西呢!”

顾翌揽过老太太的肩膀,低着头语气温柔地说:

“奶奶,对不起,之前国外的公司因为要拓展几个新项目,我又是项目总负责人,这一年来才没空回国看你!现在新项目已经稳定,我这不就立马回来看你了嘛!”

一旁的徐东见了,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老大,你这不是会说人话嘛!咋对您下属都是一副冷冰冰的嘴脸…

“小翌啊,今天就陪奶奶住老宅吧,我去叫吴妈收拾房间,顺便做几个你爱吃的菜!”

“好的,奶奶!今晚我住这里,我也好久没吃吴妈做的菜了,甚是想念呢!”

男人低眉顺眼地哄着老太太,着实让一旁的徐东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那个,顾总,要不我明天来接您?”

“小徐呀,你难得陪小翌来一次,就留下来一起吃饭吧!”

老太太热情挽留!

“不了,老夫人,顾总交待我的事我还没办完,我就不留下来了!”

开玩笑,这活阎王今天心情不好,也就在老太太面前收敛着情绪,自己还是赶紧去查昨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