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美好生活

书名:
军婚甜蜜蜜,团宠重生后多胎了
作者:
月曦月
本章字数:
2199
更新时间:
2024-04-22 21:23:01

90%的人强烈推荐

甩掉前夫后,小狼狗向我求婚啦!

不中用的前夫还想让我给他生孩子,我直接离婚! 这只小狼狗又是从哪冒出来的?求婚? 想的美!姐姐只想单身!
已完结,累计20万字 | 最近更新:第104章 六人组重聚

第1章 离婚!少废话!

书名:
甩掉前夫后,小狼狗向我求婚啦!
作者:
钱钱虾
本章字数:
2512

“一一,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怕你嫌弃我,我才不敢说的。你原谅我好不好?”齐木抱着裘一的腿,带着哭腔哀求道。

裘一挣扎着,想要摆脱束缚,无奈齐木的力气太大只能作罢。

她低头看着齐木,心痛得无法呼吸。她自以为的爱情,幸福的家庭,原来都只是一场骗局。

“医院的体检报告单上白纸黑字写着2008年5月20号,原来从我们结婚的第一天起,你就开始算计我了。”

裘一觉得自己头痛欲裂,眼前开始逐渐模糊,就快要站不住了。但是,她不想在这个时候露怯,强撑着继续说道:“你不能生孩子,就和你妈联合起来算计我。用一份假的诊断证明,让我以为是我的问题,然后又提出试管让我感激你们的不计较。结果呢,我得到了什么?我肚子里的孩子居然是你弟弟的?这是不是太荒谬了?”

齐木疯狂摇头,站起来,扶着裘一的肩膀,“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希望我们家的血脉不会断,我是爱你的,真的,你相信我一一。”

血脉?是以为自己家里有皇位要继承吗?

要知道,齐木能有今天,还不是靠着她家的力量。

虽然裘一的父母百般阻挠,反对他们两个在一起。结婚后也基本上断绝了往来,但是在一些关键时刻,还是暗中助力,齐木的路才能这么平坦。

裘一被爱情迷住了双眼,以前只觉得齐木哪哪都是好的,她爸妈只要深入了解,一定会改变看法的。

现在看来,傻的是自己,裘一无比悔恨,为了这样一个男人,几乎断绝了和父母的往来。

裘一再也不能忍受和这个男人待在同一片屋檐下,她不知道齐木嘴里到底有几句真话,多听一句,她都觉得恶心。裘一用尽全身力气,一把推开齐木,跑出了家门。

电梯刚好下行,裘一冲了进去,疯狂按下关门按钮,把追来的齐木挡在了外面。

裘一背靠着电梯,手还在微微颤抖,脑子一片混乱,大半夜的,就这样跑出来了,接下来何去何从?

跌跌撞撞走到一楼,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裘一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回父母家?当初离开的时候她信誓旦旦,一定会让父母刮目相看。现在这个狼狈的模样,裘一实在是没有脸回去。

朋友家借住一晚?大学毕业后,裘一就和宋星浩结婚了,和同学基本上断绝了往来。现在和她关系亲近的,只有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林晚晚。但是林晚晚前几天恰巧去美国出差了,不在京华市。

她还能去哪呢?裘一有点茫然无措,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呢?离开了齐木,就好像同整个世界断了联系。

"一一!一一!"齐木的声音从楼梯间传来,越来越近。

裘一不想再看见齐木的脸,硬着头皮向门外走去。

刚走到外面,随着砰的一声巨响,裘一被砸倒在了地上。

裘一只觉腹部剧痛,双手捂住了肚子,感觉下身有股热流,她看见血流了出来。

齐木在这时正好走到了门口,裘一艰难地伸出手,看着齐木,“救救我......"

看着倒在血泊里的裘一,齐木冲上前,查看她的生命特征。简单检查后,齐木发现裘一的有大出血的征兆,情况危急。刚想拨打120的时候,看到了躺在几米外的老人,齐木缓缓地将手机放下了。

裘一已经知道了全部的真相,按照刚才她的态度,他们两的结局必定是离婚。

离婚以后,裘一的爸妈一定不会再在事业上帮助他。而且,房子、车子、存款,肯定大部分会被裘一分走。

那么自己呢?又会变成一无所有的穷小子?

不不不,齐木接受不了。

裘一睁大着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齐木,“你......"

齐木转身离开,一步一步,越走越远。裘一想大声呼救,却怎么也发不出声,看着齐木的背影消失在电梯口。

呵,这就是自己爱过的男人,裘一绝望地看着天空,雨水打在脸上,睁不开眼睛,眼皮越来越重,随后彻底陷入黑暗中。

雨天,黑夜,路上的行人很少。两个人在地上躺了整整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六点,保安上班了,巡查时看见地上躺着的两人,血迹混着雨水,又流入了下水道中。活脱脱一个凶案现场,保安的魂都吓飞了,颤抖着拨通了120和报警电话。

齐木站在窗边,看着医生给裘一盖上了白布,长舒了一口气。

随即拿起了身边的白酒,灌了几口。扯松了衣服,随意地抓了几下头发。

走到镜子前一看,活脱脱一副宿醉的模样。

齐木踢倒了身边的椅子,再把茶几上的东西一把挥到地上,坐在沙发上,笑了。

这是哪里?身边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裘一觉得自己像被关在一个密不透风的盒子里。突然黑幕落下,光线格外的刺眼,裘一抬手遮下光,环视一周,才发现自己在医院。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一个平静的声音响起,毫无波澜。医生和护士,早已看惯了生死。

谁死了?裘一好奇地往前走了两步。没了床帘的遮挡,终于看清了躺在病床上的脸。

怎么可能?裘一被吓得尖叫起来,原来,躺在床上的竟是她自己。

可是,她就在这里啊!

裘一想抓住护士的手,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穿过了护士的身体。

裘一不敢置信地抬起双手,才发现自己的手居然是透明的。

原来,她真的死了。

难怪,她刚才尖叫,大家一点反应也没有。

她死了?她的孩子呢?

突然,她看见齐木闯进来了。齐木的衣服凌乱,头发乱糟糟的,浑身酒气。

他一靠近,刚才说话的护士嫌弃地捂住了口鼻。

齐木瞟了一眼病床,径直走向医生,医生例行公事地重复道,"我们尽力了,节哀。"

"孩子也没了吗?"齐木死死盯着裘一的肚子,虽然这个结果是他想要的,可孩子已经七个月了,太可惜了。

裘一冲上去掐住了齐木的脖子,“为什么?为什么不救我和我的孩子?”

但是一点用也没有,裘一根本碰不到齐木。她痛苦地嘶喊,为什么?明明可以救我的,为什么?

“你心里只有孩子吗?”低沉的嗓音响起,裘一抬起头,才注意到病床另一边坐着的男人。这,这不是宋星浩吗?他不是去美国留学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

宋星浩步步紧逼,盯着齐木的眼睛,身高优势下,齐木似乎有点害怕,但是随后梗起脖子说道:“我的老婆孩子,要你管!”

话音未落,宋星浩一拳把齐木打倒在地,按着齐木的肚子,疯狂打他的脸。

护士冲出了病房,大喊保安。保安赶到之时,两人还厮打在一起。

被拉开的时候,宋星浩还在骂道:“你不配!”

齐木终于反应过来,面对失去理智的宋星浩,轻笑一声,“我不配?那又如何!她选择的是我,一心一意想为我生孩子,而不是你!你晚了一步,你永远晚了一步!”

宋星浩挣脱保安的束缚,一把抓住齐木的领子,“她是我的,我错过了一次,绝不会错过第二次!”

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裘一惊讶地捂住嘴,他喜欢我?

宋星浩还在说着什么,裘一已经听不清了,眼前的人也开始逐渐模糊,又一次晕了过去。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