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我的异能有亿点强 7.5
完结 签约作品 都市 灵气复苏
作者: 秦究 主角: 许言
20.18万字 0.1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0章 是结束亦是开始…… 2023-09-06 10:04:01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2.68
    累计字数
  • 39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0章
简介

【诡异+无限+架空】 【都市异能+外族入侵+杀伐果断】 【诱视神医】+【后宫】+【爽文】 《高考之后,我去守护大夏》 灵气复苏,禁灵降临 ! 东方明珠上的紫电少年 金字塔顶端的狮身人面 自由女神像的蜘蛛大侠 ---------------------------- 灵气复苏,诡异降临 爱琴海域的美杜莎蛇王 日本海域的哥斯拉巨兽 大夏东海的超远古神龙 十八岁的高中生拥有异能! 肩负着击败诡异,抵抗外族的使命!

第1章 开局强吻班长

又名《高考之后:我去守护华夏》

炎炎夏日夜,热风微微袭来。

教室内,老化的风扇正在吱呀吱呀地作响,只闻其声,不受其风。

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坐着一名微分少年,白皙的皮肤,俊俏的侧脸。

那忧郁的眼神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黑板上写着四个沉重的大字:毕业晚会

“许言,高考过后,你想去干嘛?”

一旁那戴眼镜的小胖子好奇询问,身旁那穿着白色短袖校服的少年微微一愣,看着月光下再次出现了一道道红光。

随后他的军用手机收到了一个通知:

【江南市出现A级妖兽】

【请在附近的禁灵人立即前往。】

看着这四个血红的大字:A级妖兽,少年眼中露出了一丝惊恐,江南市作为大夏经济中心之一,要是让异兽破坏,损失后果损失后果可想而知……

少年神情微动,看着黑板上那四个沉重的大字:毕业晚会。

虽然很想参加,感谢老师三年来的辛苦栽培,但是!任务刻不容缓,许言淡然一笑,回答了小胖的问题:

“高考过后,我去守护华夏!”

小胖听得一愣,转头想问他这话的意思,但许言早已消失不见。

小胖急忙看向窗外:“不会跳楼了吧!”

……

江南市,东源城区。

血红的圆月下,有着一只怪物,它有着蝙蝠状的宽大翅膀,上面有着浓密的黑色毛发,看上去凌乱而野性。

头部呈现出类似于蝙蝠的轮廓,长而尖锐的耳朵竖立在头顶,有着锋利的牙齿和狰狞的嘴巴,红色的眼睛闪烁着狡黠而凶恶的光芒,透露出一种狰狞的气息。

A级妖兽:血眼蝙蝠。

它眼睛死死盯着下方的两人行人,下一秒,一个俯冲下来,直接抓走了两个行人。

“救命啊!救命啊!”两人惊恐叫喊。

血眼蝙蝠好像有些不悦,发出了一道道低沉的声波,瞬间两人的耳朵流出了鲜血,强大的精神攻击让两人晕死了过去。

它张开了那血盆大口,一颗颗锋利的牙齿带着粘稠的唾液,一口一口咀嚼起来。

咔嚓,咔嚓……

尸体上的血液从上空掉落在地。

滴答!滴答!

场面过于血腥!

仅仅一分钟!两具尸体都被送入它了腹中,在血眼蝙蝠眼中,人类都是她的食物,它又看到了路边有两个女子,又是一个俯冲下去。

那双锋利的爪子就要抓住她们二人,瞬间一道锋利的刀刃斩了过来,血眼蝙蝠的两只前爪被硬生生斩断。

呲呲呀,呲呀……

它痛苦的叫声传遍了周围,那两个女孩听到奇怪的声音,急忙回头查看:

那是一个人形蝙蝠头的怪物,强大的恐惧让二人瞬间昏死了过去。

马路上,一个高中生学生缓缓向怪物走去,他手中的直刀也越来越亮了。

下一秒,许言一个瞬移冲到了怪物面前,重重一拳砸了下去,血眼蝙蝠直接被轰的一拳击飞在墙上。

墙体碎裂,碎石飞溅!

“你太弱了!”

说完又是两拳,砰!砰!

血眼蝙蝠尖叫着发声,它似乎要发怒了,只见三道音波刀刃斩向突然从它嘴中射而去。

好在许言早有准备,迅速一个下蹲,下一秒便轻松躲过,又一个侧身,再次躲过了音波刀刃。

“不跟你玩了,去死吧!”

许言诡异一笑,眼神变得凶狠。

“禁灵序列,018,【吞噬空间】。”

瞬间,一道黑暗笼罩了周围……

血眼蝙蝠被拉进了一处黑色空间内,在里面没有氧气,它是一片真空,只见它已经出现了呼吸困难,双翅在不停拍打着。

而在它的上方,是一个眼神冰冷的高中少年,许言缓缓伸手轻轻一抹,只见血眼蝙蝠的身体在黑暗中慢慢消失,它被抺杀了!

这就是禁灵序列前20的恐怖之处,吞噬空间,只要把对手拉进里面,便可随意抹杀!

在血眼蝙蝠死后,许言的身影出现在了原地,几道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许言知道是其他禁灵人过来了,瞬间几个瞬移消失在了夜空中。

“怪物死了,我们又来晚了一步。”

“又是那个高中生,他到底是哪边的人。”

两个黑色皮衣的人看着远去的许言,他们也不敢贸然出手,毕竟对方实力太强了。

“希望不是敌人才好啊!”

“每次都留下烂摊子让我们收拾,不是敌人才怪。”

一人看着周围遍地狼藉骂道。

…………

夜晚的江南市格外热闹,璀璨的霓虹灯,车水马龙,充满着都市的繁华。

东方明珠上,站着一个身穿校服的少年,看着马路上那一个个飞驰的美团骑手,他好像看到了两个月前的自己!

时间回到两个月前,那时的许言还只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一场机遇,改变了少年的人生轨迹。

…………

【江南市】

夜晚的江南,在灯火和夜色映照下,光彩夺目,明艳动人,它不似白天的温婉,夜晚下的街道活力十足,充满着都市的烟火气息。

在璀璨的霓虹灯下,一位黄袍少年为凑钱给母亲治病正在拼搏着。

[叮叮,你有新的美团外卖订单,请尽快送达]

手机发出一个甜美的机械声,但这个声音对这个只有18岁的少年可不太友好。

“嗯,这个地址?是我家附近,怎么会这么巧。”

许言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也好,送完可以回家躺一会。

许言摆弄了一下被汗水打湿的几根刘海,小巧的脸蛋有些俊俏,完美的下颚线时不时流出几滴汗珠。

细腻的皮肤有些微黄,眼神有些憔悴,应该是最近没有好好休息的缘故。

少年长腿一抬,骑着电动车向一处奶茶店而去。

不知怎觉得,18岁少年的背影,不应该出现在霓虹灯下。

他应该在学校,在白炽灯下,奋笔疾书,准备着六月份的高考。

【幸福街】

江南市的一处贫民窟,花花绿绿的霓虹灯下,杂乱不堪的街道上,充满着都市的腐败。

这里是部分男人的天堂,街道每隔两米便有些穿着性感暴露的风尘女子,她们有的露出修长的大白腿,有的露出深深的沟壑。

而街道两旁的出租屋,时不时传来一阵阵呻吟,让人听着面红耳赤!

一个浓妆艳抹的黑丝小姐,看到从小巷中走出了三个男人,不禁露出一股厌恶的眼神,嘴中不停地骂道。

“MD三分钟不到的狗,完了还不给钱,畜生都不如。”

只见这三个男人,穿着黑色的背心,露出结实的肌肉,双臂刻满了纹身,妥妥的小混混。

此时三人正一脸淫笑向两个学生妹走去,不对,那是两个高中生。

一人猥琐淫笑起来……

“那个学生妹真正啊,今晚有口服了。”

杂乱不堪的街道上,站着两个身穿着江南一中校服的女高中生。

一个身材有些矮小,带着个圆框眼镜,短头发,像个矮东瓜。

另一个则有些惊艳,高挑的身材,高挺的鼻梁透着一股秀气,瓜子脸很是好看。

白皙的皮肤像擦了粉一般,留着一个标准的马尾头,虽身穿着修长宽松的校服,却也挡不住她那完美的身材曲线。

十八岁正是含苞待放的年纪……

两女孩有些忐忑,因为她们没想到,学霸许言,竟生活在这种条件下。

“哟,小妞,长得挺带劲啊,来陪哥哥玩一会儿。”黑子一脸淫笑。

夏诗诗下意识拉着小矮子往后退了退,“我们只是来找人的。”

一个面容有点像哈巴狗的人猥琐一笑:“找谁啊?是不是找哥哥我,哈哈哈。”

说完便想伸手去摸夏诗诗。

“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报警了。”

小矮子说着便掏出手机,准备报警,可这一举动把二狗激怒了,直接抢过她的手机大骂起来。

“MD,你一个出来卖的学生妹,还给老子装清高,报警不怕你也进去。”

见此,其余二人迅速把她们包围,准备来硬的……

二狗直接上手抓住小矮子的手臂,黑子见状,伸出手想去触摸夏诗诗的大长腿。

瞬间!

一个奶茶瓶砸在他头上,奶水飞溅,让他全身湿透,狼狈不堪。

“MD哪个不长眼的,敢坏我们的好事。”

黑子大骂一声,周围的人也被这声音所吸引,纷纷朝一个外卖小哥看去。

“一个送外卖的也敢多管闲事,给我弄死他。”三人瞬间冲了上去。

“看来一个月前的教训,还不够你们长记性。”

少年眼神冰冷,露出满眼杀意。

一个箭步冲了上去,速度极快,不像是正常人的速度,直接一个飞踢,把冲在最前头的黑子踹飞了几米远。

旁边二狗,重重挥出一拳,想来个偷袭,但许言早已料到,直接一个后踢把他踹倒在地。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再加上他没日没夜的工作,精神有些疲惫,突然被一个小弟一拳迅速打在了腹部上。

有点痛!

许言有些生气,反手就是一个过肩摔,把他摁在地上,然后邦邦两拳。

这时倒地上的黑子突然掏出匕首:“妈拉个巴子,老子弄死你。”

随即一个突刺,许言不敢轻敌,急忙一个侧身躲过,黑子见状,又急忙一个侧斩。

唰啦一声,许言的黄袍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只见匕首上还有点血迹。

不经意间有一道道灵光,从伤口上进入了许言的心脏。

灵气复苏,禁灵降临……

恍惚间,一道机械音传来。

【地球之芯】

[欢迎你禁灵人:许言]

“幻听了?”

许言有些疑惑,感受着心口传来的微妙感觉,看了看胸口那一口子,瞬间暴怒盯着黑子,那眼神似乎是在看死人。

欺软怕硬是这些人的德性,凶狠,威慑,是许言生活在这三年悟出的道理。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黑子一瞬间被震住了,他似乎想起了一个魔鬼少年,一个把他们仨打得半个月不能下地的魔鬼少年。

许言退回了电瓶车旁,脱掉了外卖服装,里面是一件白色背心,露出他强健的肌肉,胸肌,以及那八块腹肌的轮廓。

这一幕让看戏的风尘女子,纷纷露出了耐人寻味的表情。

少年摘下头盔,柔顺的长发散了下来,微微遮住了他的剑眉。

从电动车座垫下面拿出了一根半米左右的钢管,知道这个地方很乱,所以一直随身携带。

做完这一切,少年缓缓转身,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嘶!竟有点痞帅。

嗯?好眼熟!

是那个魔鬼!

“是许爷,快逃!”黑子惊呼。

三人瞬间像看见了瘟神,疯狂逃窜!

“哼,想逃!”

许言手一挥,钢管精准砸在黑子腿上,叮叮当当!两个同伴也顾不上他,大难临头各自飞。

“啊!”一声痛叫。

看来伤得不轻,许言慢悠悠走了过去,每一步都宛如死神,求此时黑龙的内心阴影。

“许爷,许爷,我错了,我不知道是你。”

“我要知道刚才那个外卖小哥是你,我打死也不敢对你动手啊!”黑子急忙忐忑求饶。

许言一脸凶相,眼神冰冷,而后长长呼出一口气。

“刚才刺我的是哪一只手,自己给它来一刀。”

“许爷,我真的错了,放过我吧,我家里还有80多岁的老母。”

三十五岁的人,向一个18岁小屁孩求饶,说出去得有多丢人,但是此刻的黑子可顾不得这些。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许言语气有些烦躁,似乎很是不满。

黑子见状,强忍着疼痛,刷啦一刀,匕首划破了他的右手掌心,

呲啦呲啦的鲜血流出。

“可…可以了吗,许爷。”

黑子忐忑询问,眼中满是恐惧。

“刚才你划破了我的工服,1000块。”

“好,我现在就转你。”

黑子麻利操作着。

【支付宝到账1000元】

“滚吧。”

“谢谢许爷。”黑子庆幸一声,随后一瘸一拐地向小巷中走去。

这一幕幕反转,许言的威慑,让两个高中女孩看得目瞪口呆。

“需要去医院吗?”

夏诗诗看着许言身上的伤口有些担忧。

“不用,对了你们来找我干嘛?”许言有些好奇问道。

“哦!我们是来给你送高考资料的,听老师说你生病了,所以我们就给你送过来了。”

夏诗诗急忙从包中掏出一大沓资料,递到许言手上。

许言有些疑惑,自己都辍学一个月了,哪来的高考资料,是刚开学订的资料吗?现在才送过来。

奸!商!

“哈哈,我不参加高考了,要不班长你送给有需要的人吧。”

感受到这一沓书的重量,许言有些头疼。

“不参加高考!是生病的原因吗,可是我看你好端端的呀!”夏诗诗瞪大双眼,眼神中有些疑惑。

“哈哈,不是生病的原因,就是单纯觉得读书没意思。”许言故作轻松回应。

自己不想读书的原因,无非是想多陪陪母亲所剩下的时光,他也不想把这个原因告诉她们,甚至连班主任他也没有说。

而许言的回答让少女突然想起了班里的谣言:

“许言之所以不来,是因为他已经辍学了,你们知道他为什么辍学吗?”

“难道不是生病吗?”

“不是,是因为他现在已经跟混子混在一起了,前几天我还看到他为了收保护费,跟混混大打出手呢。”

“拿着一根钢管,把三个混混打得半死不活,那种场面太残暴了。”

结合他们的话,再加上刚才的那一幕幕,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瞬间崩塌。

她心中的白月光现在竟然成了一个,游手好闲,靠收保护费度日的混混。

夏诗诗气愤看着许言,眼神像一个生气的小娇妻。

“你为什么不参加高考,以你的成绩,你肯定能考上华清大学,

“到时候……到时候!”

越说越气,少女其实想说,到时候我就可以追你了!可是她没说出口。

“你到时候可以找个好一点的工作,总比在这当一个收保护费的混混强。”

夏诗诗说着说着竟差点气哭了。

在夏诗诗心中,许言就是她前进的动力,从高一到高三,她成绩就没有超过许言一次,每次她都是第二,因此还被同班同学称为“万年老二”。

她心里一直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高考一定要超过许言,证明自己比他厉害,可现在许言竟说不参加高考了。

就好像说“不比了,这次让你赢了。”

少女心中的那份执念,那份信仰在这一刻崩塌了,她心中的白月光少年堕落了!

…………

许言有些无语道,自己正儿八经送外卖什么时候成混混了。

“我可不是混混,别诬陷我?”

见许言还在狡辩,夏诗诗彻底失望了:“你不是混混,那为什么会有同学说一个月前,看到你在大街上拿着钢管打人。”

“还有刚才,不是混混打架能这么厉害,那些人还叫你许爷,而且你还逼着他自残,还抢了他一千块钱。”

“还有,你不是混混,你干嘛随身携带着一根钢管!”

夏诗诗发出一连续的质问!

此时的许言没有回答,因为在夏诗诗说出第一句话时,他身体就出现了异样。

灵气复苏,禁灵降临!

又一道机械声传来:

【地球之芯】

[欢迎你!禁灵人:许言]

[禁灵:幻影]

“什么鬼,又幻听了,身体好难受啊!”许言强忍着心中的燥热。

感受着体内心脏疯狂跳动,随即一股燥热感传遍全身,此时的夏诗诗还在质问许言中。

原本就躁动的心,再也压制不住,许言瞬间觉得口干舌燥。

一种属于人原始的兽欲爆发了出来,他的眼睛变得通红,死死盯着面前这个身材凹凸有致的少女。

“好了,诗诗别跟这个小混混生气了,我们快走吧。”小矮子欲要拉着夏诗诗离开。

许言突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把夏诗诗用力扯到胸前,少女一脸惊慌。

“你…你要干嘛。”

许言狂躁道:“干嘛,干一个混混应该干的事。”

说着一股霸道之力把夏诗诗按在了墙上,一口吻了下去。

夏诗诗?!

虽然少女心中想象过几次和许言接吻的画面,但绝对没有想到过会是这样一幕,他还那么霸道。

只见许言像疯了一般,疯狂的亲吻着夏诗诗,嘴巴用力的吸取着少女嘴唇上的芳香。

而后微冷的舌头像一头凶猛的野兽闯入她口中,少女本能咬牙阻挡。

可许言突然一手扶在她的腰上,这敏感的部位让她竟不自觉张开了嘴!

此刻男人的舌头像一条贪婪的蛇,不断在嘴中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着每一个角落。

啪!响亮的一巴掌!

许言瞬间清醒了过来,看着面前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夏诗诗正满眼泪花,很是让人心疼。

她的嘴唇好像肿了!

啪!又是一记耳光,夏诗诗眼神怨毒地盯着他。

“许言,我恨你。”

少女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一道皎洁的月光照射下来,5月的微风轻轻吹过少年的脸颊。

好冷的风,就像少年的心!

“我刚才,强吻了猪头班长。”

心中五味杂陈,自己刚才为什么会情绪失控,根本控制不住身体的想法。

“她,应该会恨我吧,算了,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有交集了。”许言叹了一口气。

转身收拾掉落在地的高考资料准备上楼,只见一沓资料中有一本精致的笔记本,应该是某个少女用来写日记的。

咔嚓!钥匙转动门把的声音传来,咣当一声!门开了,少年坐在沙发上。

内心的狂热感再次袭来,为了压制情绪,许言拿起了一套模拟题做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又是一套,两套,三套,三个小时过去后……

许言已经做完了语文,数学,英语,理综,对了下答案,除去作文分和听力,大致能上六百分。

“没看书,退步了啊!”

许言感叹一声,感受到体内再次袭来的燥热感,不得已去冲了个澡,可洗着洗着许言才发现,今天的洗澡水格外的脏。

“是自己今天流汗太多了吗。”

许言不知道,因为禁灵觉醒,他的身体素质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而那些黑色污垢,是他体内的毒素和浊物。

足足洗了三次水色才正常,正在擦拭身体的许言惊奇发现,自己的皮肤变得异常的白,像是牛奶肌。

强大的困意袭来,许言躺在床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他。

叮咚,叮咚。

手机不断传来QQ消息。

【猪头班长】

许言,你混蛋,混蛋,混蛋

竟敢亲本小姐,那可是我的初吻

要是下次让我遇到你,我非打死你

回我消息,大男人敢做不敢认是吧!

许!言!

怒(๑•ૅω•´๑)怒(表情包)

——————

此时一栋别墅,一个装修精致的房间内,少女正趴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她穿着一身清凉的睡衣,露出她S型的腰线,以及那一双让人想入非非的大长腿,白皙而有肉感,细而不瘦!

夏诗诗看着手机没有回复,她有些生气。

“哼,死许言,我恨你,恨死你了。”

随后带着怒意睡着了,不久后少女的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应该是想起了什么高兴的事情。

只听她喃喃道:“臭!许!言!”

【幸福街】

诡异的月光照进了一处小巷内,从下水道跑出来的几只老鼠正在疯狂搜寻食物,这时一阵清脆声的传出,吓得他们赶紧逃窜。

啪啦!啤酒瓶被人摔碎在地,紧接着传来了两道骂骂咧咧的声音:

“MD,又是许言那个狗东西。”

“就是,仗着自己学过一些本事,三番五次坏我们好事。”

是不久前被许言打的那三个混混。

黑子长吸了一口烟,随后表情露出了一丝阴狠。

“放心,他活不了多久了,刀哥说过几天来弄死他,要知道……刀哥可是有枪的。”

说到这,黑子突然诡异一笑,心想,你再强能强过枪吗,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许言的死状。

这时,一阵充满狼嚎从前方声音传来,但三个人不以为意,认为是街上小狗的叫声。

继续摇摇晃晃向前而去,但是,那声音越来越近,且愈来愈危险。

突然!一只巨大的黑影从墙角跳出,前面两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爪穿心了。

在他们面前是一只巨大的、毛茸茸的狼人,长得面目狰狞,混沌但具有人类的智慧,竟是嗜血妖狼!

黑子想逃,可没跑几步便瘫软倒地,狼人快速一击,刺穿了他的心脏,三道血红的灵力不断吸食着他们身上的血气。

恶心的臭气填满了空气,擦伤的砖墙上印着鲜血,酒瓶、烟蒂和玻璃碎片散落在地上。

灰暗的街道上布满了深邃的阴影,恐怖和不祥的气息在巷道中流淌。

三个生命从此泯灭,只留下三个面目狰狞和被吸干了血的身体。

嗜血妖狼消失得正净,一片寂静夜色下,阴森的小巷更是显得无比的安静。

然而,无人知道,暗夜中的恶魔还在蠢蠢欲动。

该作者其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