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在密室逃脱综艺里人气逆袭 7.5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作者: 年糕苏苏 主角: 林银菏 沈熠 夏芒
18.79万字 0.2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91章 番外 2024-01-01 11:01:01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8.79
    累计字数
  • 37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1章
简介

林银菏,倒霉的穿越者,一觉醒来就变成了另一个世界里同名同姓的人。 此人为娱乐圈小白花,风评极差,无论做什么,都能收获一箩筐恶评。 为扭转局势,林银菏过五关斩六将,找线索,开密码,当肉坦,做输出,担辅助。 终于,新一轮的娱乐圈四小花有了她的名字。 甚至为此,林银菏还吸引了别的注意力。

第1章 密室之钥

地上散落的衣服,满室的旖旎,床上两道交织的人影。

林银菏只花了一秒钟就理解了眼前发生的一切。

趁床上的人还没发现自己,林银菏掏出手机,直接就打开了录像。

但是录了几秒发现没有正脸后,林银菏喊了一声:“嘿,沈凛朝。”

男人虎躯一震,再扭过头来看到了林银菏后,吓得是直接萎了。

“你你你,你怎么在这?”

沈凛朝匆匆忙忙起身,女人扯住被堆在床边的被子连忙包裹住了身子。

林银菏非常友好地转移了镜头,尽量避开了女人的脸。

把柄有了,林银菏点击保存到云端后便收起了手机。

“银菏,你你听我解释。”

林银菏举起手掌,抵在了要靠近的沈凛朝面前。

“诶,我都懂,这不是出轨,毕竟你还没射出来。”

沈凛朝一下子被堵得哑口无言。

“好了我也没空跟你闹,具体什么条件我之后会通知你,你继续,”说到一半,林银菏低下头,似乎在端详什么,“就是不知道,他还能不能行了。”

……

走出酒店的林银菏深呼吸一口气,开始整理起自己混乱的大脑。

她叫林银菏,普普通通社畜一名,最大的爱好是各种悬疑小说电影电视剧综艺以及,刘备文学。

今早上班的时候她在转角楼梯处与人相撞,再睁眼时,脑子里就多了一大堆不属于她自己的记忆以及眼前的一对狗男女。

那段记忆的原主是娱乐圈的一个小歌手,男朋友却是大名鼎鼎的沈导演的儿子——沈凛朝。

两人是公开的,但大家都不看好。

因为沈凛朝花心。

甚至因为这段恋爱,原主还被沈凛朝的各个老相好泼脏水,名声都搞臭了。

林银菏有些不懂,这原主图啥啊?

图梅事?图疣钱?

不好揣摩别人的心思,林银菏深呼吸一口气,刚准备打辆车回家,手机便突然响了。

林银菏本以为百分之百是沈凛朝,结果打开一看,是她的助理小粥。

“银菏姐!你终于接电话了!快回来啊,休息时间马上要结束了!”

林银菏听着对面小粥焦急的声音,这才想起来,她是在录制综艺节目,录到中场休息的时候有人给她发了沈凛朝与其他女人进入酒店的照片,她才怒气冲冲地来酒店的。

林银菏应了声“好”便飞速挂了电话,打车直奔综艺录制的现场。

幸好林银菏没跟沈凛朝纠缠太久,她回到现场时,还没开始录制。

工作算是保住了。

补了妆后,导演让他们再戴上了眼罩,重新回到了刚才密闭的空间里。

这是个大房间,很暗,全靠墙上的诡异绿光灯充当光源。

四周堆满了骷髅标本,还有泡在福尔马林里的人体标本[不过一看就是假人偶],还有些实验用的器材等。

为什么要现场观察才敢确定呢?因为原主关于这段的记忆几乎都是闭眼尖叫。

她是个艺人,在录一个密室逃脱的综艺节目《密室之钥》。

原主是节目的常驻嘉宾,但是只负责尖叫和害怕,对节目的唯一帮助是增添恐怖氛围。

所以本身黑粉就多的原主因为这个节目,又攒下了不少的黑粉。

搞清楚了情况,林银菏立马也投入到了密室解密里。

看到林银菏在认真找线索,一向看她不爽的韩林羽讥笑:“哟,公主也要亲自上线找线索呢?”

弹幕:“哈哈哈哈哈哈哈韩林羽怼的好啊!”

“对女生说这话有点过分吧”

“谁让林公主老是摆烂,活该”

林银菏看都没看韩林羽一眼:“你是公公吗见谁都喊公主?”

本来以为林银菏又会大吵大闹地说他欺负自己,结果一句话就说得韩林羽哑口无言。

林银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牙尖嘴利了?

韩林羽正绞尽脑汁想怎么重新占上风,却听林银菏道:“这个你们刚才发现没有?”

其他四个人一下子就围了上去。

这下韩林羽有再多的话也没办法说了。

林银菏找到的是一张图。

“找到了,刚才就找到了,但我们不知道怎么破解。”

辛夷有些无奈。

这张图像思维导图,但每个末端都是字母X或Y,甚至有几个圆圈。

按沈熠的推测,密码应该就是那几个圆圈里应该填的字母。

但大家对填的东西毫无头绪。

沈熠还以为林银菏找到了什么新的线索,结果发现还是原来的,轻哼一声,又走开了。

结果腿才迈开,就听林银菏娓娓道:“这答案是,XYXXY。”

沈熠有些惊讶,但也充斥着不相信。

“你怎么知道?”

林银菏一脸懵地扭头看向沈熠。

“这是遗传病系谱图啊,女病父必病,母病子必病啊。”

一下子,房间里其他五个人都有点沉默。

连林银菏以为会和自己呛的韩林羽都道:“要不,你去试试?”

试试就试试。

林银菏走到了辛夷指的位置,但是那的密码是数字。

“这里输不了。”

林银菏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韩林羽立马嗤鼻。同时心里也松了口气。

“我还以为你今天带脑子了呢。”

“总比你直接没脑子的好。”

林银菏是一句也不肯落个下风。

沈熠思考了一下,醍醐灌顶。

“你解出来的应该是那个箱子的密码。”

旋即沈熠就跑到一个角落的箱子前,输入了密码。

这次,开了。

本来还想继续嘲讽的韩林羽一下子就被干沉默了。

弹幕:“……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没想到这群人里只有林银菏上过高中”

“突然不敢嘴她了,一群九漏鱼里唯一一个上过学的”

林银菏也突然懂得了刚才突如其来的沉默和不敢言语是什么情况了。

但她也没有说什么,言多必失。

沈熠已经拿出了里面的线索,其他人都围了上去,林银菏站在原地,没动弹。

果然如她所想,沈熠已经开始念了。

“孩子,既然你能打开这个箱子,就说明你已经知道了一切,是爸爸妈妈对不起你,没法给你一个健康的身体,收手吧。”

沈熠念完,一脸懵。

“这什么意思?”

密室其他的可以硬推,但涉及到学习类的,就最起码要有基础的高中知识。

大家都知道了,于是变得有些畏畏缩缩,生怕自己的学历遭人诟病。

没有人敢说话,哪怕猜到了,也没人敢开口。

弹幕:“一群九漏鱼怕上热搜?直接不搜证了?”

“还是沈熠坦荡,不会的直接说”

林银菏已经听明白了。

她抬眼,正好和沈熠无助的眼神对上。

刚才她破解了密码诶,会不会……

沈熠试探性地开口:“林银菏,你觉得呢?”

“这里所指的孩子得了伴X染色体隐性病,他应该是因为这个疾病产生了报复某些人或社会的念头,做出了不好的事,所以写这封信的人让他收手。”

沈熠醍醐灌顶,他一拍手,直接就道出了这个密室的情况。

“步高兴因为得了遗传病,学校有人嘲笑他,他就杀了嘲笑他的人,藏在了废弃厕所里,毕布毕布来抓他,他就在学校里四处逃窜,留下了许多陷阱装置,身为生物老师的步爸爸在这个房间里留下了些东西,想劝步高兴自首。”

沈熠短短几句话概括了前面全部的密室,这弥补了在前几个房间都是混过来的原主的记忆。

林银菏刚想说些什么,突然,一直戴在耳朵上的耳机传来声音。

“步高兴,能听见吗?”

……步高兴?

叫自己吗?

林银菏不动声色地观察起了其他人,没有人有异常。

该不会……

林银菏抬起头,找到摄像头,趁着所有人没注意她的情况下微微点了头。

紧接着,耳机再次传来声音。

“到你抉择的时候了,选择自首则找到密码和其他人一起离开密室,如果不自首,请你寻找一切方法杀死其他人。”

林银菏这才反应过来。

原来,她就是传说中的步高兴。

此时,节目的直播间里也出现了一行字。

“林银菏就是一直潜伏在队内的步高兴,接下来她将作出抉择,自首或是杀人。”

弹幕一下子直接就爆了。

“我靠这一波反转猝不及防啊”

“害,国产综艺讲究的就一个大团圆,肯定是自首啦,没意思”

“就算不想自首,林废物也杀不了对面五个人啊”

“……啊?”

“林银菏刚刚递给辛夷和汤晴夏的水里是不是加了东西的!”

“woc辛夷和汤晴夏倒下了!”

“她居然拿桌面上的刀直接捅了韩林羽!”

辛夷突然被耳机里的编导告知要像死了一样倒在地上时,整个人是懵的。

但她还是乖乖照做了。

和她想的一样,她一躺下,周围的队友瞬间就惊慌失措地尖叫出声。

意外的是汤晴夏也倒下了。

辛夷有些好奇地眯着眼,偷看大家的反应。

离她最近的是韩林羽,他正俯下身想要查看辛夷怎么样时,突然,一直站在他后面背着手的林银菏突然将手里攥着的刀猛然扎向了韩林羽。

旋即,韩林羽也倒在了地上。

虽然知道都是在演戏,虽然知道甚至刀都没开刃。

但辛夷还是被惊地心脏怦怦跳。

好飒。

沈熠看着突然出现的变故和“死”去的三个队友,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

他和存活的李之翼立马站到了同一边。

“你就是步高兴。”

沈熠没有一丝怀疑,直接定了林银菏的身份。

林银菏没说话,只是笑了笑,但那个笑容看起来是那么地危险。

她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水枪。

李之翼瑟瑟发抖:“她手里水枪里的水是我们刚刚翻到的那瓶腐蚀性溶液吧?”

沈熠沉重地点头。

水枪是步高兴的爸爸放在密室里试图用童年记忆感化步高兴的物品,但是她是什么时候罐装进去的?

沈熠管不了那么多,因为耳机里的编导已经告诉了他,只要林银菏手里的水枪的液体射击到他,他就算死亡。

哪怕知道水枪里就是普通的水,沈熠也绷紧了神经。

“之翼,你从左边过去我从右边上,看看能不能抓到她。”

李之翼点头,在沈熠的小声倒计时后,李之翼冲了上去。

本以为左右为男的林银菏铁定跑不掉的时候,结果她一个下蹲,直接滑进了桌底穿到了密室的另一边。

在李之翼都没来得及刹车时,林银菏已经架好了水枪,一个瞄准,没有一丝犹豫,下一秒,他的上衣就湿透了。

没办法,配合着耳机里的“请倒下”,李之翼心不甘情不愿地“去世”了。

弹幕:“好帅!姐姐踩我!”

“虽然但是,我从来没想象过有一天我会对着林银菏膜拜”

“嘁,最强的沈熠都还没死,说个der”

“讲个笑话,沈熠铁骨铮铮”

见李之翼倒下,沈熠的第一反应是举起双手。

“我认输。”

林银菏果然放下了手中的水枪。

“投降?”

沈熠点头。

“那你过来。”

林银菏一个顺手,将水枪揣进了裤口袋里。

沈熠这才慢慢地走到林银菏面前。

突然,一直举着空中的双手直接伸向了桌上的刀,沈熠伸手要去捅林银菏。

本以为胜券在握,可下一秒,林银菏只是往旁边一侧,就顺利绕到了他身后。

不知何时又从哪来的一把刀就这样架到了沈熠细长的脖子上。

沈熠直接吓到不敢动。

“投降?”林银菏玩味地吐出两个字。

“林,步高兴,我劝你自首,这样总比最后被抓住要判的少。”

林银菏没说话了,正当沈熠以为自己触动了她的时候,脖子上突如其来的轻微压感伴随着耳机里的“请倒下”让沈熠彻底绝望。

啊,输了。

他倒在地上,正懊恼着自己怎么没有早点发现林银菏身份时,却听见。

“对我来说,监狱不是炼狱,学校才是。”

密室的结束铃声响起,本期节目,正式录完。

弹幕:“林银菏刚刚说的那句话配上她的表情,好变态,我好喜欢!”

“是啊,因为生病而被嘲笑欺负,那样的学校对她来说何尝不是炼狱”

“各位黑粉再见了,我黑转粉了”

节目结束,地上的“死人”们当然就可以起身了。

除了韩林羽,大家的第一句话都送给了林银菏。

“哇塞银菏你这一期好高能啊!”

“真的,我都不知道我怎么死的。”

“你身手好好,以前怎么那么,收敛。”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