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替身疯批,反渣五个养鱼男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重生穿越
作者: 初十五 主角: 长恣 牧幽
21.01万字 0.1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26章 番外:心思纯恶之人 2023-09-13 11:31:02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86.95
    累计字数
  • 49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26章
简介

上神长恣为了历劫下凡,一道神雷将她劈了个清醒,意外得知这是个书中世界。 前有女主花心大萝卜养鱼,后有长恣悲催替身。 温润大师兄试图将她锁进妖塔,已然疯魔:“师妹,你的这双眼可真像她。” 清冷师尊神色怜惜地抚上她的脸颊,轻叹:“长恣,你失去的不过是一条命罢了。” 就连她亲手养大乖顺的弟弟也持剑向她:“只要姐姐能救她一命,我便不杀你。” 但可惜了,别说是师尊,便是清风门的老祖宗来了也伤不了她分毫呢~ 诶,就喜欢看一些你们怎么打不过也骂不过的场面~

第1章 劈你的雷正在赶来的路上

“轰——”

“诗瑶她又有什么错?她不过是看上了你的仙根罢了!”

“轰——”

“长恣,难不成还要为师亲自跪下来求你不成吗?!”

“轰——”

“我原是,爱的还是诗瑶一人罢了。”

清风崖之巅,原本素白的衣袍被鲜血染得分外红艳,几乎刺目。

身形如秋日惨败的败叶,被人轻轻一推,便摇晃着坠入了万丈深渊之中。

长恣满眼猩红,愤恨地注视着站在一旁的几人。

而被千娇万宠呵护着的女人,与她的模样有着七八分的相似,受尽了关怀。

“轰——”

背部遭受滚石枝叶重创,巨大的疼痛令她昏死过去的能力都没有。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坠入了一湾清潭之中。

锁链拖动,渐渐传来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才几千年不见,你怎的混得如此惨烈模样?”

语声懒散,还带着些调侃的落井下石。

长恣万分艰难地睁开眼,氤氲白雾中她只能勉强将那人的身形看了个大概。

话到嘴边,却喊不出眼前人的名字。

“啧啧,你若是替我解除了这阵法,我倒还能出去替你报报仇,你觉着这笔买卖如何?”

“呕——”

男子敏捷地往身旁一躲,万分嫌弃地抖了抖自己今天才新换上的衣裳。

脏了。

轻啧一声,随手便捏了个法诀,将碍事的锁链褪去重新换上了件新的。

“轰——”

“咦,怎么这就死了?”

“小师妹,都这个时辰了你怎的还在睡?”

有人靠近,长恣下意识地睁开眼,右手一展,认主的灵霄剑便自主飞进了她的手中。

灵霄剑出鞘,锋利泛着冷意的剑刃径直对上了来人脆弱纤细的脖颈。

苏容双眼猛然瞪大,身子绷直,一瞬间仿佛被惊惧笼罩,整个人像是一尊石像,动也不敢乱动。

便连说话的声音中也带了丝哭腔:“师师师师妹!”

长恣混沌的大脑在这一刻开辟出些许清明来,她来了个利索的变脸。

笑颜如花,赔礼道歉,一气呵成。

“抱一丝抱一丝啊,刚激动了哈。”

苏容差点跳起来,再三摸了摸自己还完好无损的脖子,吞咽了口口水。

“小师妹啊……你刚才那模样我还以为你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了呢!”

手一松,灵霄剑便自己乖巧地回了自个儿的剑鞘里去。

闻言,长恣挪了挪睡久了有些麻的双腿,不甚在意地挥了挥手:“方才做了个噩梦。”

当脚踩在地上时,那瞬间涌上来的舒爽感差点让她直接倒地不起。

苏容满腹狐疑地盯了她许久,见她神色如常这才勉强作罢。

“时辰也不早了,你快梳洗一番随我前去拜师大会罢!”

长恣努力忍下龇牙咧嘴的冲动,脑子还糊涂着,下意识地脱口问道:“什么拜师大会?”

顿时,苏容极为无语地瞪她一眼:“你怎的同大师兄一般修魔怔了?师尊如今闭关,拜师大会便只能由着我们几个前去坐镇。”

“你快些快些,怕是过会儿便要迟了,届时便挑不得几个修习的好苗子了。”

长恣困惑地歪了脑袋:“师姐,不瞒你说,方才我做噩梦时你好像也同我说了这么句话。”

不仅如此,她还觉着眼前这一幕场景分外熟悉,仿佛是重新再来了一遍似的。

可惜她一觉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往先向我讨要七个肉包子的时候,也是这副装傻的表情。”

“……师姐你可真讨厌。”

囫囵收拾了一番,长恣刚捏了个诀,站上了云端,天边突然炸开一声轰隆雷响。

苏容被吓得跳脚,一把就抓住了长恣刚梳好的头发。

“啊啊啊疼啊师姐——”

尴尬如苏容,顿时松开了自己的罪魁祸爪:“师姐不是故意的啦!”

烟云行驶得飞快,长恣揉着自己被揪疼了的那一小撮头皮,困惑地瞥了眼不远处浓云翻滚的地界。

“倒是许久没见到这么声势浩大的雷劫声了。”

苏容颇为赞同地点了头,瞧了眼那浓云所在的地方:“看样子应是在清风崖之巅,新晋的内门弟子都还在那儿呢。”

长恣:“哦~”

一个尾音被她拉长成了个十转八转的山歌腔调。

“那是要劈你的雷。”

长恣猛然抬起了头,只觉这声音无比的熟悉,茫然且无措地扭头看向苏容:“师姐你方才有听到什么人说话吗?”

“未曾啊,”苏容满脸关切地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又感知了一遍自己的,“未冒热啊?”

还不等长恣挺直腰板反驳回去,耳边再度传来一声低沉懒慢又带着轻嘲的笑声。

“别着急啊小凤凰,劈你的雷正在赶来的路上。”

长恣:“?”

一级警惕!

“师师师师妹!”苏容吓得接连结巴,花容失色,“咱们这可是在天上,你别动不动就拔剑啊,怪吓人的。”

就这高度,摔下去准得死得烂烂的!

长恣此刻宛若只竖起全身刺的刺猬,万分警惕,深怕自己作为天地间最后一只凤凰的马甲就给暴露了。

苏容挪啊挪,终于挪到了长恣的前头去,抢到了操控烟云的操控权。

便连踩到实地上时,苏容还止不住地摇摇头。

小师妹有病,得治!

长恣伸出了手,神情真挚:“师姐,你听我给你狡辩,我刚才是真的听见了一个……”

“小师妹,快躲开!”

凌厉的剑气裹挟着尖锐的破空声,剑刃上的寒意更加让人心悸。

长恣几乎能感受到那股突到脸前来的这剑气带来的凛冽寒意,使得她的背脊一下子变得冰凉起来,双脚宛若被钉住了般,挪动不了分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把剑直逼自己的脸。

她真切地感受到那股剑气发出来的强大杀气,让她一时之间忘记了身边其他的事物。

左肩顿时传来一阵刺痛,双脚上的桎梏如潮水般撤开,长恣整个人便被法术击轰了出去。

气血上涌,没忍住,长恣跪倒在地上,一口鲜血便从嘴边溢了出来。

“轰——”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