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她是养成系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重生穿越
作者: 一勺甜梨 主角: 姜会凌 齐也行
19.75万字 0.2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6章 番外(终) 2023-08-31 08:07:05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9.75
    累计字数
  • 36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6章
简介

上一世,姜会凌一心为姜家报仇,最后却落被放火烧死的悲惨下场。她死后灵魂未散,附在了殿前宣旨太监的拂尘上。 她这才发现,她斗了半辈子的敌人们权倾朝野,手握重兵,都说她死得可惜,可她拼了老命才拽到帝位上去的新帝不但唯唯诺诺,还在她死后拼命说她的坏话…… 姜会凌:……你得罪我了,你完了。 重生后,她果断踹掉没用的猪队友,紧紧抱住敌人们的大腿,走上了人生巅峰……

第1章 拂尘

勤政殿外,大太监孙德十分不安地候着,生怕里面两位天不怕地不怕的主真闹出人命来。不大会儿功夫,手上的拂尘已经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圈,他害怕得想走人,他的拂尘被转得想骂人。

殿内,刚刚登基不久的陛下正跟长公主景宁因为已逝的姜贵妃争吵不休,而姜贵妃的亡魂,就附在了孙德手里这拂尘上,还没适应得了自己的新身体,被晃得有点犯恶心。

可惜拂尘并不会吐,倒是掉毛掉得跟蒲公英似的。

可她也有些庆幸,若不是她变成拂尘,或许有些事她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了。

比如,里面这位新帝嘴里的山盟海誓都是假的,他娶她根本不是因为喜欢,只是想利用她的身后的势力与人脉而已;皇室众人,平日里对她那样好,她死后却是庆幸她没留下一儿半女要他们照拂;再比如,往日同她交好的朝臣们,与她热络,也不过是因为她是皇上的枕边人,想着某一日能得了她的夸赞而后平步青云,她死了,他们转身就去贴新封的淑妃了。

还有……

往日与她针锋相对的长公主景宁,却无论如何也要为她的死以及不实的传闻讨个说法;葬礼上唯一一个真心流泪的,竟然是从前的竹马,后来的对手,跟她对着干了一辈子的齐王齐也行……

所以她一颗真心给了一群什么人啊。

刚刚得知这些的时候,她很气愤,路过的狗都得过来被她抽两下!

听到殿内传来瓷器碎裂的声音,孙德忙不迭冲了进去,这姐弟二人已然剑拔弩张,景砚不知是说了什么惹毛了景宁,景宁抄起桌上的茶盏,就摔在了他身上。

景砚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湿掉的龙袍,眼神阴沉,“朕敬你是朕皇姐。”

“少跟我朕不朕的,你再护着那个害死会凌的贱人,我就让你这勤政殿地震。”

害死她的贱人?

“能看出你确实喜欢她,不然她也不会从小小的掌侍一跃成为淑妃。可她的手段并不高明,宫中什么样的诡计你我没见过,你是真的喜欢她所以护着她,还是你从一开始就是幕后帮凶!”

“言言确实曾经是姜贵妃的侍女,出身低些,可这也不是皇姐你随便诋毁她的理由!况且……即便是她确实散布了一些谣言,朕教训她几句就是了,皇姐又何必咄咄逼人呢……”

郑言?她的陪嫁丫头?那些不堪入耳的话竟然都是她说的?

姜会凌顿时懵了。

她自认待郑言不薄,也说让她有了中意的人就告诉她,她去为她说媒,可郑言却哭着跪在她身边,让她不要赶她走……

看景砚这个样子,二人应该早就看对眼了吧?

“背叛她也就算了,却还是她亲近的人,我看你是忘了自己怎么坐到这个位置上来的了!"

“人人都说朕是靠着吃姜贵妃的软饭才上位的,连皇姐你也这么认为吗?”

景宁冷笑出了声,姜会凌也笑了。

不然呢大哥?为了你那点子破事奔走的是谁啊?三军之前与诸位将军歃血为盟,才让你有了军权的是谁啊?她如此殚精竭虑,别说是你,她就是辅佐一头猪,猪也能坐上帝位啊!

“你当真认为那场大火是意外吗?”

景砚目光躲闪着,过了一会儿才支吾道:“那也是贵妃她运气不好……”

那就是她活该被大火烧死呗?你才运气不好!你下辈子投胎变火烧!

姜会凌咆哮着,生怕被二人的怒火烧到的孙德觉得今天着拂尘都格外的烫手。

景宁懒得再跟他争吵,“你最好给本宫,也给世人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就自己想办法谢罪去吧!”

她刚要走,就见一小太监慌慌张张跑来,一个滑跪冲进了殿内,“启禀陛下,齐王殿下冲进了后宫,将淑妃娘娘……”

“将她怎么了?”景砚急了。

“将她绑在了柱子上,说要点火,让她血债血偿……”

“什么!快将人救下来!”

景砚忙拾级而下,景宁瞧着他慌慌张张的样子,越看越气,抬脚将他踹了下去。

“景宁!你敢踹我?!”

“踹你怎么了,我还抽你呢!”景宁大步走到孙德身前,抢走了他手里的……姜会凌。

景宁打得很爽,姜会凌抽得也很爽,除了被晃得有点头晕。

景砚带人冲进了郑言所在的宫殿,看到了被五花大绑的郑言,也看到了手里拿着火折子的齐也行。

“大胆齐王!擅闯后宫,该当何罪!”

孙德指着齐也行的手都在颤抖,声音尖锐却底气不足,他怕这手握重兵的齐王殿下真的会造反,到时候他岂不是小命不保了。

“何罪?我来为她报仇,报完就走。”

“你凭什么为她报仇?还是说,齐王其实与姜贵妃有过什么不可说的往事?”郑言挣扎着,眼神中带着讥讽打量着齐也行。

“信不信本王把你舌头割下来做成肉包子喂狗?”

被齐也行一瞪,郑言吓得腿都软了,顿时噤声。

“齐也行!你放开她!”

“陛下心软,不肯将罪人处置,那只能由臣来代劳了。”

齐也行攥着火折子,看向景砚的眼神十分渗人,似乎要将他撕碎一般。仔细看着,他似乎许久都没有睡个好觉了,那一双看狗都深情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疲惫都写在了脸上。

他这身衣服姜会凌看着也十分眼熟,好像是很久以前,姜会凌同他比武时把他衣服划坏了,赔给他的……

见景砚没有动作,齐也行将火折子点燃,作势就要扔到草堆上。

郑言慌忙道:“臣妾已经有身孕了,陛下救救臣妾,救救孩子吧。”

“景砚!你真是给景家丢脸!”

景宁气急了,又抽了他两下。

景氏一族,从建立大辰的初代帝王开始,一人就只有一位妻子,从无后宫可言。大辰上下也将三妻四妾,对妻子不忠之人视为德行有亏,人人唾弃。

在没有登基前,景砚同她商议,先封她为贵妃,待国丧期过,再为她办场风风光光的大典,他们再洞房花烛。

可现在想来,原来他想封的另有其人,他的花烛,也是跟别人点的。

姜会凌心凉透了,身子也被人抓住了。

景砚攥着她,冷冷地看着景宁,“皇姐,适可而止吧,朕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是吗?本宫看你倒是越活越回去了。”景宁再也掩饰不住嫌弃的神情,“你真让本宫瞧不起,枉她如此待你。”

景宁松开手,转身欲走,孙德连忙将拂尘接了过去。

“皇姐去哪儿?”

“自然是去跟皇祖母告状!”

景砚鼓了鼓掌,禁军就从宫门处涌了进来。

齐也行手下的副将身着铁甲,向着景砚行了礼,就低着头,不敢与齐也行对视。

“小人!小人!齐也行拿你当过命的兄弟,你却背叛他!”姜会凌愤愤道。

“要跟皇祖母告状的人,不应该是朕吗?”景砚一步一步靠近她,“皇姐在勤政殿拖住朕,难道不是为了放齐王进宫行刺?你们里应外合,合起伙来害朕。”

“来人,给朕将朕的好皇姐和这个乱臣贼子拿下!”

姜会凌瞧着他有些得意的神情,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齐也行将火折子扔到了草堆上,景砚却丝毫没有救郑言的意思。

“陛下……”灼热感从脚下传来,郑言的裙摆已经燃烧起来,她瞧见景砚的眼神,只觉得陌生又可怕。

“实话告诉你,朕根本就没碰过你,有没有孕,用朕告诉你吗?”

郑言登时如遭雷击,百口莫辩,泪如雨注,“陛下,臣妾一时鬼迷心窍,陛下,臣妾都是因为爱你啊……”

“爱朕爱到杀了自己的主子?”景砚冷笑一声,“你不过是迷恋权势罢了,像你这样的下作之人,不配脏了朕的宫殿。”

景砚命人灭了火,将她丢出了宫去。

他没杀她,是因为真的爱她吗?不知道。是姜会凌能确定,他最爱自己。

齐也行武功高强,军中无人不知他的威名,士兵将他团团围住,却没有人敢靠近他。

“原来本宫的弟弟这么有心机啊。”景宁啧啧两声,连连摇头,“当真是本宫人眼看狗低。”

一阵嘈杂,宫殿却从外面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以翎羽玉牌为佩的追云卫围了上来,人数竟是比禁军多了一倍。

“皇姐,你要造反吗?”

“造反?你不配。”景宁拂鬓,朝着齐也行道,“齐王殿下,经了今日之事,有何感想?”

“本王在想,为什么当初没有在练武场上将陛下打成残废,好让姜会凌瞧见,本王比他好一万倍。”

瞧见了瞧见了。

姜会凌只觉得又惊险又刺激,一边又怀疑这两人从前是不是放水了,她是怎么带着这一群猪队友在夺嫡之战里获胜的?

这个已经不重要了,她突然有了一个很荒谬的想法。

齐也行这小子是不是暗恋她啊?

也是,她这样又聪明又美丽的女子谁会不爱?

早说啊,说不定她还能考虑考虑呢。

姜会凌正臭屁地想着,身子却突然腾空了出去。

她被景砚抓起来,去砸齐也行了。

对不住啊,她也没办法停下来啊……

齐也行只是歪了歪脑袋,她就磕在了柱子上,摔碎了。

意识逐渐混沌起来,吵吵闹闹得声音愈发小了,她感觉自己的灵魂正在剥离尘世,漂浮在云层之上……

莫非,她是要成仙了?

姜会凌正美美想着,只觉得脸上怎么突然一阵火辣辣的疼,难道是被路过的仙鹤踹了一脚不成。

只觉得好像有什么人在唤她,她的脑袋疼得厉害,半晌才缓缓睁开眼。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