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进监狱?反手和校花签订五十年卖身契! 7.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轻小说 原生幻想
作者: 梦幻开局了 主角: 陈令
3.53万字 0.1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5章 亡灵教团 2023-08-01 18:41:01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53
    累计字数
  • 30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5章
简介

主角千千万,刚穿越过来就成了杀人犯,谁懂啊! 陈令很绝望,不过在证据确凿之下,他只能等待花生米的到来。 不过上天还是给了他一条活路,学校的校花将一份五十年的卖身合同放在了他的面前,在花生米和五十年的选择下,他果断的选择了五十年卖身契。

第1章 我成杀人犯了

平行世界。

蓝星。

光明城的一个老旧小区。

淅淅!

天空下着蒙蒙小雨,一位身着白色衬衣、腿上套着黑色丝袜、脚上一双细高跟的年轻女人正站在一个巷子口。

女人旁边还有一位背着书包的年轻男孩,看面容,大概十八岁左右,身高谈不上多高,但也有一米七五左右,长相也只能说是清秀。

一阵微风吹来,女人娇躯微微颤抖,双手也不由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双肩。

男子伸手想要拥抱女人,给予她温暖。

可女人躲开了,还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

“陈令,滚开。”

女人的话深深刺痛了陈令的心,不过陈令并未生气,谁让他爱她呢!

爱一个人,就是要爱她的一切。

“胡悦老师,你病了,只有我能治。”

胡悦的脸色瞬间冷了下去。

“谁特么病了,我看是你病了。”

随后她看着陈令那健硕的身体,语气不由软了下来。

“陈令,回去吧!师生恋是不会有结果的,而且,老师已经有男朋友了。”

陈令并未放弃,看着风雨中脸色苍白的女人,他的眼中满是着急。

“老师,你病得很严重,再不治疗就来不及了。”

胡悦忍不住了,她愤怒的用手指着陈令破口大骂。

“你个疯子,老娘这是化的妆,加上被冻的,你特么的给我滚,要不然我马上给你妈打电话。”

说着,胡悦就拿出手机,翻着里面的电话簿。

雨越下越大,女人的身体抖得越发厉害。

陈令很苦恼,他不知该如何劝说。

见女人的脸色惨白,陈令知道不能拖了,于是,他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的铁锤,对着准备打电话的老师脑袋上敲了上去。

砰!

血花四溅。

一次。

两次。

……

九十九次。

地上满是红白相间的液体,女人的娇躯一动不动,可奇怪的是她的身体突然出现大量的尸斑,像是已死了许久似的,其手中的手机也滑落在一边,电话上显示着已经拨通的电话号:

“229。”

这是蓝星一个耳熟能详的电话号码,是一个报警电话。

揉了揉发酸的手腕,陈令笑了。

果然啊!

能治好老师的只有他。

看着天空中越来越大的雨珠,陈令觉得该为女人找个躲雨的地方。

随后他弯下腰,握住女人的右脚脚踝,一步一步向着巷子走去。

身后的那个粉色手机传来了一位女警官的声音。

“喂?请问你是否需要帮助?……。”

可惜,没人回应她,也许是出于职业操守,女警官并未关闭电话,而是静静的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动静。

悉悉索索!

似什么东西在被拖动,与地面摩擦产生的声音。

(好累!)

巷子尽头的一个雨棚下,陈令吐出一口白气,低头,看着身下女人苗条的身材,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重。

“老师,我走了,你的病应该好了,等你醒来,就会知道我有多么爱你了。”

雨夜下,陈令缓缓走出了巷子,他相信自己的爱会被理解。

以上便是陈令穿越继承的唯一一段记忆。

而如今,他正坐在一间密室内,对面坐着两位身着警服的刑警,其中年纪大的刑警的肩章上缀钉着一枚四角星花。

“警察叔叔,这都是误会,我一个即将高考的学生,怎么会杀害我曾经的幼儿园老师。”陈令微笑地看着对面的警察,试图证明自己的清白。

老刑警不为所动,只见他不紧不慢的将二个白色袋子放在陈令的面前。

第一个袋子里装着一把带血的小锤,第二个袋子里是几缕带血的碎纤维。

“这把锤子是从你书包里拿出来的,上面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

“这纤维是从死者的手中发现的,和你身上的衣服匹配,也和你衣角的缺失符合。”

陈令脸色苍白,不过没有十足的证据,他是不会妥协的。

“这都是别人栽赃陷害我的,我不知情,警察叔叔,你们要明查啊!”

老刑警见此,毫不慌乱地拿出一个遥控器,打开了身后的电视机。

随着一阵雪花闪过,电视机里出现了一男一女两道人影,其中女人正对着男的大吼,随后掏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然后,男孩镇定地从书包里取出了一个锤子,接着便毫不犹豫地对着女人的脑袋捶了下去,……,最后,男孩背着书包从巷子里走了出来,在巷子口,还抬头对着监控器露出了一个开朗的笑容。

陈令绝望看着上面曾经就算在软件上也只能开会员才能看见的1080P的高清画面,上面定格着男孩的开朗笑容,脸上的每个角落都是那么的清晰。

“这是我双胞胎兄弟干的。”

陈令还想挣扎一下,可很快,他全家的户口簿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上面显示,他是被领养的,并没有亲生兄妹。

“陈令,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老刑警面无表情地问道。

陈令丧气地抬起头,双眼注视着上方的金属屋顶,随后艰难的张开嘴。

“能给我一只烟吗?”

“不能。”年轻的刑警回应道。

“那就没什么要求了,我可怜的一生,才开始就要结束。”

陈令绝望地坐着,脑袋垂在一边,双眼无神,就连两位警察离开了都未发现,或者说他已经不在意了。

证据确凿,还能如何狡辩,他又不是前世的孙某某,死刑都能活下来。

密室外,年轻刑警一走出来,便握紧拳头重重地捶打在一边的墙上。

“为什么,师傅,为什么这样的恶人不立即枪毙,还在等什么?”

老刑警叹息一声,随后轻轻拍了拍徒弟的肩。

“这件事已经不归我们管了,上面很快便会有人过来将他接走。”

“他究竟是什么身份?”

老刑警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来接他的那个部门十分神秘,就算是老领导也不愿意招惹他们。”

年轻刑警神情一怔,随后惊讶地说道:

“难道是那个部门?”

老刑警微微点头。

“记住,今日的事不要宣扬出去。”

半个时辰后,一位女学生拿着一个档案袋走进了警察局。

密室内,陈令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女高中生。

女孩一身蓝白相间的校服,白色的蕾丝花戴在胸前,看其校服颜色,和他身上穿的一样。

“怎么了?不认识我了?我的班长大人?”

陈令被手铐铐住的右手指着自己,诧异地说道:

“你说的是我?”

女孩不由皱了皱眉。

“你真不认得我了?”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