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后面对白月光我摆烂了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幻想言情 无限快穿
作者: 鸣沙山上 主角: 江绾
19.52万字 0.2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49章 番外:林禾秋 2023-11-29 23:11:36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93.41
    累计字数
  • 57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49章
简介

江绾穿越了 穿成了霸总文里的白月光。 系统提示:<男主好感度达到100%放可返回原世界> 她笑了。

第1章 穿越了

江绾穿越了

穿成了霸总文里的白月光。

系统提示:

她笑了。

白月光之所以是白月光,因为她本就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

男主好感度达到100%,就跟马云爱上江绾一样,根本不可能。

事实摆在眼前,自它成为系统以来,就没有人攻略成功过。

撇了撇嘴,眯着眼看着江绾,挑衅地说道:“你不会不敢吧。”

江绾呆呆地盯着屏幕前那张和自己八九分像的脸,挑了挑眉,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勾唇浅笑道:“那就试一试。”

和宋言初第一次见面是在江绾八岁的时候,他怯懦地缩在自己母亲的身后,呆呆地看着同样也小小的江绾。

宋母低头摸了摸宋言初的头仰着笑,将他往前推了推。

“来,快跟姐姐打招呼。”

江绾比宋言初大一岁,按理来说他得叫江绾声姐姐。

江绾从小长得就好看,有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对着宋言初兴奋的一笑,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

宋言初像看天使般天真无邪地望着江绾,眸中清纯无比,奶声奶气地说了声:“姐姐!”

宋言初住在江绾隔壁,他总会从阳台爬进江绾家里来找江绾玩,给江绾带各种新奇玩意。

宋父宋母经常不在家,宋言初就被送到江绾的家,由江绾爸妈照顾。

宋言初在江绾家时最喜欢天天粘着江绾,跟在她的屁股后面,江绾干什么他也跟着干什么。从此,江绾的身后也多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姐姐,你看这是什么”

“姐姐,我们出去买好吃的,我请客。”

“姐姐,言初不想去补课,言初想跟姐姐在一起。”

“姐姐!”

“姐姐……”

宋言初不厌其烦地叫着,江绾只是笑,抚摸着他的头,小时候的宋言初最喜欢江绾摸他的头,那时的他就像一只小狐狸一样。

江绾喜欢去图书馆泡着,宋言初也一样,周末有时间一泡就是一整天。

和江绾面对面坐着看书时,他总是喜欢悄咪咪地抬头看着江绾,阳光真好,微风不燥,稀碎的夕阳透过窗户洒在江绾墨黑的长发上,犹如误入凡尘的天使。

她垂下眼睛的时候,乌黑的睫毛就在雪白的面颊上投下一层浓密的阴影。

江绾纤细白皙的手指轻轻翻动着书页,似乎在享受着每一个文字的美妙。

少年的心不禁漏跳了一拍。

每次察觉到宋言初的目光,江绾总是抬头与他眼神对视,一抹温柔的笑意,眼波流转,似醉非醒。他迅速垂下眼,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绯红一片。

他们两就像小说中的青梅竹马一般,从小到大形影不离。

有一次,江绾无意间跟宋言初说想要去游乐场玩,江绾生日那天,他真的带江绾去了游乐场。

两个小孩,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有意外出现。

看着就像富家千金和少爷的两人成功入了人贩子的眼。

手无缚鸡之力的两人被五花大绑在破旧的仓库,人贩子向江绾和宋言初的父母打电话,五十万放一个。

江绾抬眼看向宋言初,劫匪嫌弃他太吵闹,给他的嘴上贴了胶带,宋言初还在不停抽噎,他红肿的眼睛中氤氲着泪水,满是委屈,以往白皙的小脸蛋此时早已染上一抹红晕。

宋言初和江绾的父母姗姗来迟,劫匪有刀,她们不敢轻举妄动,宋父用手护着身后的其他人,将箱子扔在劫匪面前。

“这里是一百万,放了两个孩子。”

劫匪打开箱子,看着眼前的红钞票,像饿狼看见了食物,眼中的贪婪再也收敛不住了。

他盯着宋父,邪魅一笑,宋父警惕地退了一步。

质问道:“你们还想怎么?”

劫匪两人相视一笑,突然改变主意了,“一百万一个人。”

“你……”宋父无意向前一步,眼底藏不住的怒火在看到劫匪刀挂在宋言初和江绾的脖子上的时候烟消云散。

宋母被吓得差点晕了过去,多亏江母眼疾手快地接住了她。

劫匪饶有趣味地对宋父说道:“二选一”

江绾看着宋言初,再抬眼去看远处的几人,释然地宋父说道:“叔叔,你救宋言初,江绾是人质,她们还没逃出去,现在不能拿江绾怎么样的。”

宋言初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他看向江绾,眼眸中满是不可思议。

此时一阵阵警笛声响起,劫匪惊慌失措,看着宋父的眼神中充满愤怒,恨不得将他撕碎。

“你竟然敢报警?!”

场面彻底失控,劫匪坐牢前势必要带上一个死鬼,他拿着匕首疯了似的刺向了离他最近的宋言初。

宋言初那里见过这场面,他吓得紧闭双眼,可预料之中的痛感却未传来。

他缓缓睁开眼,看到江绾的那一瞬他瞳孔地震,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不停滚落。

江绾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自己会猛地冲在宋言初身前,虽然江绾也最怕疼了。

口中泛起浓重的血腥味,但江绾还是强硬地给宋言初扯出一个笑,少女脸上的露出浅浅的酒窝像山茶花一样美,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里有些柔柔的光。

劫匪似乎将他这辈子的怨气都发泄在江绾身上,不断地用匕首刺向江绾的后背,白色的纱裙上顿时绽开了一朵朵血色彼岸花,一刀,二刀,三刀………

一阵又阵的疼痛犹如钱塘江大潮一般朝江绾涌来,一波又一波。

整整十八刀。

警察将劫匪控制住后,江绾被捅成筛子的江绾送去了医院的急诊室。

6个小时的抢救,还是没能救回来江绾的狗命。

江绾死了,如此潦草的一生就结束了。

宋言初跪在江绾的尸体前泣不成声,江绾的父母万念俱灰地依偎在一块,她们也没想到,一天前还拉着他们撒娇的宝贝女儿如今成了一具冰冷尸体。

江绾的灵魂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心中泛起阵阵波澜。

系统在一旁说道:“呦,还没成功就先身损,要不要再给你一次机会?”

江绾没说话,只是垂眸看着跪在地上的宋言初,任思绪不断飘远,江绾可能…要成为他这一辈子的羁绊了。

系统提示『男主好感度90%』

江绾望着窗外,正值秋分,瑟瑟秋风吹过,阵阵枯叶在飞中如蝶般飞舞盘旋,最后纷纷扬扬地落在地上,它的使命也完成了。

一片枯叶静静地落在江绾的盖在江绾尸体的白布上,似在最后,想有人能记住它。

“系统,这个为什么没显示失败?”

“这个任务没有时限,说不定哪天他记起来死去的你对你旧情复燃还不一定呢。”

江绾嗤笑一声,看着宋言初,心乱如麻,江绾一直不知道江绾对他到底是什么感情。

最后江绾还是向系统要求,要再给江绾一次机会。

江绾又活了。

但不是江绾,江绾成了一户普通人家的女儿,此时距离江绾去世已经过了三年,宋言初已经在上高中了。

江绾和他考上了同一所学校,好巧不巧,又在一个班。

江绾很惊讶。

宋言初跟行尸走肉一样,容颜憔悴,眼角上带些泪痕,眼光也没有先前那样精神,和三年前风华正茂的少年可谓天差地别。

他一进教室,一句话都没说,找了个座位就开始趴着睡觉。

江绾看到他抽屉里面放着的本子,眼底闪过一丝惊讶,那是江绾小学毕业送给他的礼物。他还留着……

江绾抬眼看向身边熟悉而陌生的少年,小心翼翼地从他抽屉里面拿出来,翻来看。

“江绾姐姐离开第7天,江叔叔把他火化了,喜欢自由的她如今却被装进了一个小小的盒子里面……如果死的是我就好了。”

“江绾姐姐离开30天,江阿姨和江叔叔他们搬走了,拿走了江姐姐的所有东西。江绾跟爸爸妈妈都很难过自责。如果当时死的是我就好了。”

“江绾姐姐离开的第60天……为什么当时死的不是我。”

“江绾姐姐离开的第87天……要是当时死的是我就好了。”

……

“江绾姐姐离开的第365天……祝她生日快乐!可惜她再也不会摸江绾的头了……当时死的是我就好了”

……

“江绾姐姐离开的第1095天,如果你知道言初考到了理想高中,你一定会为言初感到开心的吧,但是言初一点都不快乐,没有你,这一切都没意义……死的是我就好了。”

厚厚的本子写满了字,每一个字跟利剑一样刺痛着江绾的心。

江绾的脸颊只觉得一股滚烫,不知何时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往下掉。

不知不觉鼻子一酸,掩面而泣,不停的抽噎,宋言初闻声醒来了,他苍白无力的小脸上强硬扯出一个笑。

像炫耀宝物般对江绾说:“江绾的江绾姐姐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姐了,是不是?”

江绾木讷的点点头,江绾虽然已经知道会这样,但真让江绾面对时却……

宋言初从江绾手中拿过日记,垂眸自顾自地说道:“如果当时死的是我就好了。”

江绾抬眼看向他,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拭去眼角的泪,江绾静静地看着他,安慰的话卡在喉咙里。

江绾不知道怎么开口,三年,宋言初是一点都没放下。

不过还好,宋言初就是在高中的时候遇到女主的,她会来救赎他的。

下一秒罗淮踏进教室门,少女扎着高高的马尾细长的弯眉之下,一双如水般的眼眸,清澈而又明亮。那粉白的肌肤,好似羊脂美玉一般,吹弹可破。

罗淮一登场,便引起座下一众学生惊呼,来要微信的人磨肩接踵,都被罗淮一一婉拒。

迎着众人的目光,她径直来到宋言初面前,温柔道:“同学,我可以做你旁边嘛?”

宋言初抬眼看去,少女眉眼带笑,脸上的酒窝像含苞待放的山茶花,勾人心弦。

这脸,还和江绾有七分相似。

宋言初没说话,默认了这个行为。

罗淮甜甜地说了声谢谢。放下书包入座。

江绾坐在宋言初后面景观这一场剧,心中释然。

男女主终会遇到,白月光只是她们爱情中的一个小插曲而已。

其实她在上次就想彻底死在这个世界,反正江绾现实世界无朋无友,父母早逝。唯一的男朋友还在出警时被歹徒杀害。

江绾想事情,习惯性地捏了捏耳朵。

这一动作被转头剪笔的宋言初看在眼里,他的江绾姐姐也喜欢在想事情的时候捏耳朵。

班主任来到教室,让同学们一一上台写自己的名字,很快轮到江绾,江绾在黑板上规规整整地写了三个大字。

“江绾叫苏宁绾,绾雾青丝弱,牵风紫蔓长的绾。”

宋言初原本低着的头猛然抬起,看见黑板上熟悉的字样,他心中一惊。

“江绾姐姐,为什么你要叫江绾呢?”

“因为绾雾青丝弱,牵风紫蔓长啊!”

尘封在内心深处的回忆席卷宋言初的大脑,他愈发头疼。

很快介绍结束,苏宁绾也难得去获得男主好感度,反正她已经遇到女主的,自己已经可有可无了。

她砰砰跳跳的来到奶茶店,

和宋言初异口同声的说:“一杯冰美式,加冰,3分糖,谢谢。”

果然,越不想发生什么就来什么。

两人转头四目相对,宋言初率先开口:“这么巧你也喜欢喝这个。”

江绾尴尬的点了点了头,没再说话。

“江绾姐姐也很爱喝这个……之前一直嫌弃他苦,每次她给我买的都被我给扔了。最后我再也没喝到她送我的了……”他自顾自的说着。

宋言初怕苦,不喜欢喝冰美式,之前他还天天在自己面前吐槽这东西。

自己买的时候却总会顺便给宋言初买一杯,习惯一旦形成就很难改掉了。

江绾接过服务员手中的冰美式,向宋言初道别离开。

宋言初转身看向苏宁绾,不得不承认,他在她身上看到了姐姐的身影。

江绾晚上躺在床上玩着手机,突然收到一条好友申请,是宋言初。

江绾同意了,他发了句

“我是宋言初。”

还未等江绾打字,qq的自动回复就发出去了。

“老爹古董店,有事请留言。”

另一边的宋言初盯着屏幕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江绾也喜欢用这个自动回复……

江绾感觉和他没什么好说的,早早地就睡了。

第二天周末,江绾闲的无聊,出门散步,不知不觉间地走到之前住的别墅前。

突然江绾想到了什么,从大门旁的花盆里刨出钥匙进了门,来到院子的大槐树前,江绾向左三步,开始掘地。

宋言初站在窗户看着苏宁绾的一举一动。

她怎么进来的?

她在干什么?

难不成是小偷?

想到这里宋言初坐不住了,熟练地翻进了江家别墅的阳台上,他下楼打开门气势汹汹地朝江绾走来。

江绾正好刨完,艰难拿起埋在土里的箱子。

宋言初的脚步在看到箱子的那一刻顿住了。

那是他和江绾一起埋在那里的,只有他和江绾两人知道。

她是怎么知道的?

只有一种可能,她就是江绾,虽然宋言初不信转世投胎这一说,可是种种迹象都都指向她……

江绾没察觉到宋言初的目光,用密码打开了箱子,拿出里面各种小物件,江绾从中拿出了一个白色的画本子。

画的都是宋言初,有他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做作业的,打篮球……

宋言初见过这个画本子,但是江绾不让他看,江绾说里面是她的秘密。

江绾的秘密就是他……

宋言初叫了声姐姐,江绾下意识的回头看,与少年清澈的眼眸对着。

她瞬间亚麻呆住了。

完蛋!

宋言初冲过去一把抱住了江绾,江绾被抱得有些猝不及防,下意识的准备推开他。

突然她听到怀里的阵阵抽噎声,她顿了顿,缩了缩手,抱住了宋言初。

“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真的不要我了……”

宋言初死死抱着江绾,生怕下一秒她会消失在自己面前。

江绾被抱得有些喘不过气,让他快松手,这才依依不舍地把手从身上拿开。

江绾看着他,嫌弃的说道:“一个大男生,能哭成这样。”

江绾不知道,她死的时候,宋言初比现在还夸张,差点哭的昏厥。

看着宋言初哭花的脸,她不禁笑了笑,捧着宋言初的脸看了又看。

“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江绾含着泪说道。

宋言初只是莞尔一笑,不说话。

宋言初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她现在的家地址,自从和她相认后他就天天骑自行车来接送江绾一起上下学。

课堂小组合作,他就转过头,完全忽略了身旁的大女主。

中午放学,罗淮鼓起勇气邀请宋言初和他共进午餐。

宋言初没理他,拉着我就望食堂冲,只留罗淮落寞的身影。

系统提示:『男主好感度98%』

就差那百分之二了我就可以回去了。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