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兖州世家的决定

书名:
三国:武力爆表,就不能做军师了?
作者:
其实苦瓜很甜
本章字数:
2034
更新时间:
2024-01-11 21:54:47

90%的人强烈推荐

大唐:陛下耐心点,今晚轮到公主殿下

穿越大唐后许多年,李知秋左手搂着女帝,右手揽着贵妃,仰天长啸: “我真的只是想练成瞳术,回到未来而已,她们怎么都跑我怀里来了?”
已完结,累计19万字 | 最近更新:第82章 圆满

第1章 边关瞳术师

书名:
大唐:陛下耐心点,今晚轮到公主殿下
作者:
天下溪
本章字数:
2485

大唐,碎叶城。

李知秋扶住面前一个唐装少女的肩膀,深情款款地说道:“小兰,看着我的眼睛,只需要三秒钟,你就会觉得我很帅。”

这少女虽穿着唐装,样貌却是个胡人样貌,是回鹘少女,生得是明眸皓齿,顾盼生姿,颇具异域风情。

她脸上总是挂着充满活力的勾人笑容,皮肤是健康的、充满光泽的小麦肤色,一颦一笑之间带着温暖馥郁的熏香味道,既是这里的侍酒,也是这处胡姬酒肆的老板。

“哦,亲爱的知秋,即使我不看你的眼睛,我也觉得你很帅——如果你能把这个月酒钱还上的话就更帅了。”

小兰用她那闪闪发光的眼眸回望着李知秋,同样深情款款地说道。

“噫!道爷我成了!成了!”

李知秋猛灌了一口葡萄酒,颇为癫狂地叫嚣着,盯住小兰的眼睛,暗示道,

“和我对视三秒,你会忘了我欠你酒钱的事情!”

小兰脸色骤变,一巴掌拍在李知秋的桌上:“成你妈个头!李知秋,你吃了豹子胆啦?居然想赖账?老娘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把老娘的酒钱还上,老娘就要到碎叶城主那告你去了!”

“堂堂的戍堡戍主,居然带头来我这儿喝酒不给钱,你也不怕被城主大人抓起来打死!”

“你别急嘛...”李知秋讪讪地挠了挠头:“发了月钱就给你结,还有十五六天,发了月钱就还给你好不好?”

小兰听到李知秋肯还钱,方才萧萧袅袅地离开李知秋的酒桌旁,十分不满地说道:“最近你们戍堡的人都来赊账喝酒,可得抓紧还上呐,不然我都没钱进货啦!”

走了没两步,她忽然感觉一股奇妙的感觉涌上小腹,两腿一软,摔倒在地。

挣扎着站起身,再回头看李知秋时,只觉得这个男人怎么看都顺眼,怎么看都好看。

而还在喝闷酒的李知秋没有注意到小兰的异常,只是一边喝着酒,一边嘟囔着:“娘的,不会上当了吧?”

“老头子说这瞳术练成一半会穿越到古代,在古代再练成另一半就能回到现代爽玩儿。”

“怎么到了古代就不灵了呢?”

“这样下去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到现代?”

“不能回到现代,我还怎么当退婚的高手,隐居的神医,漂亮妹子的龙王?屮(cào)!”

就在李知秋郁闷之时,已经远去的小兰居然又萧萧袅袅地飘了回来。

只是她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站在李知秋的桌角旁,脸色坨红,扭扭捏捏的。

李知秋关心地问道:“小兰,你这是怎么了?”

小兰低着头,轻咬着嘴唇:“我...我感觉不太舒服......”

“昂?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发烧了?”

“啊!是!好像是有点儿烧起来了......你快帮我看一看……”

“发烧了吃药啊,你发烧蹭桌角干什么?”

“我有点儿不舒服...你会把脉吗?我听说唐军士兵都会把脉!走,快跟我去后院,给我把把脉。”

说罢,拽起李知秋的胳膊就把他往后院拉。

李知秋挣扎着道:“诶诶诶你别!我酒还没喝完呢!我跟你说今天我可不给钱啊!”

小兰急不可耐地说道:“今天不要你的钱,你快给我把脉开药!”

李知秋敏锐地察觉到,小兰不仅是脸色发红,就连脖颈处的皮肤都透着淡淡的粉色,便没了喝酒的心思,一路随着小兰到了后院的...

柴房?

李知秋拽开了小兰的手:“把脉去你卧房啊,来柴房干什么?”

小兰羞恼地说道:“我还没嫁人呢,怎么能随随便便让陌生男人去我卧房?还是柴房比较方便。”

李知秋道:“看个病有什么好方便不方便的?”

“我说了不方便就是不方便!”

小兰急冲冲关上柴房的门,转身搂住李知秋,红唇印上了他的脖子。

李知秋一把推开小兰:“你在干神魔!想把发烧传染给我是吧,我跟你说,这年头儿发烧没有特效药,容易死人的,你可别害我!”

小兰再次扑到李知秋的怀中,将他的手牵到自己胸口处,神情迷乱:“你摸一摸,我是不是发烧了。”

李知秋下意识顺势捏了捏,只觉得口腔中疯狂分泌口水:“啊...是很烧,太烧了,这样烧下去不行,会出人命的,我先给你针灸一下吧。”

小兰微微喘息着:“嗯......先针灸一下,把烧退了,你要轻一点哦...我怕疼......”

针灸可是个技术活儿,也是个体力活儿,必须得能找到穴位,而且还要拿捏好力度,这个过程非常耗精力。

好在李知秋对医术也并不是一窍不通,很快找准穴位。

几针下去,小兰浑身便开始冒汗,上气不接下气,虚弱地躺在柴垛上:“嗯~~不是说了让你轻一点吗?你针灸力气太大了~我感觉疼死了...”

李知秋说道:“再忍一忍,发出汗来就好了,风寒发烧这种病最重要的就是排汗,只要多喝水,多出汗,很快就能好起来的。”

“我再给你推拿一下,行一行气血,你趴好。”

“喔...”小兰乖巧地翻过身,趴在柴垛上,讷讷道,“你轻一点哦,我真的很怕疼的,你刚才都扎疼我了。”

李知秋比了个大拇指,自信地道:“放心吧,我推拿技术一流的,绝对不会疼。”

听到李知秋这么自信,小兰半信半疑地趴在柴垛上:“千万要轻一点哦,我真的很怕疼!”

“呀!别突然使劲儿啊!你弄疼我啦!”

大概过了一刻钟的功夫,李知秋也脱力地倒在柴垛上,气喘吁吁地说道:“我擦,累死老子了......腰都快断了。”

推拿的时候光凭手劲儿是不够的,必须得从腰间发力,腰马合一。

一步到位的力量才能有效刺激到背部的经络,保证病人的气血被激活,没点儿内家拳功夫还干不了这活儿。

很多老中医手劲儿都特别大,就是推拿练出来的。

“行了,差不多了,你再把药吃了,发烧就算是治好了。”

李知秋说着,从身上掏出一枚黑色的大药丸,这是大唐边军必备的急救丹药,味道怪怪的,大家都不太爱吃。

小兰面露难色:“我不想吃药,味道好奇怪...”

李知秋半哄着说道:“乖,吃了药好得快。”

“好吧......”

小兰吃了药,感觉身体舒服了不少。

她挣扎着撑起身子来,侧卧在柴垛上,用手撑着脑袋,风情万种地说道,

“欠我的酒钱给你去掉一贯,当做医药费,你觉得什么样。”

李知秋满脸黑线:“我都救了你的命了,你居然还问我要酒钱!小兰,我以为你不是那种唯利是图的女人!”

小兰风情万种地瞄了李知秋一眼,说道:“我们生意人不图利图什么?别以为你长得帅就可以喝酒不花钱。”

“等等!”李知秋颇为亢奋地打断道,“你刚才说什么?”

小兰说道:“我说,我们生意人不图利图什么?”

“不对,不是这一句,后一句。”

“别以为你长得帅就可以喝酒不花钱。”

李知秋亢奋地说道:“对对对,就是这一句,太对了!道爷我成了!我终于成了!”

“再也不用陪你们这帮古代人过家家了,道爷我要回到现代社会玩儿手机去啦!”

“拜拜了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