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大结局

书名:
四合院:开局暴虐贾东旭,我截胡秦淮茹
作者:
迷雾
本章字数:
1969
更新时间:
2023-10-13 16:07:17

90%的人强烈推荐

四合院:投奔贾家被辱,日子红红火火

陈天穿越四合院,父母双亡,便来到四九城投靠亲戚,没想到对方竟是贾家! 贾家嫌贫爱富,看不起陈天,扬言报警抓他。 一怒之下,陈天拿出借条,逼贾家还钱! 不还?反手一顿整治! 系统觉醒后,陈天开局七级焊工,一步步成为大工程师,为国为民! 贾东旭却瘫痪在家! 陈天日子红红火火,贾家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当初,就认下陈天这个亲戚了!”贾家众人后悔不已!
已完结,累计74万字 | 最近更新:第282章 贾张氏抛弃秦淮茹,街道办严查

第1章 入城,投奔贾家

书名:
四合院:投奔贾家被辱,日子红红火火
作者:
大队长
本章字数:
2177

四九城外。

陈天从一个老头子的驴车上一跃下来,忍不住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又扭了扭筋骨。久坐让下肢都麻木了。

“太谢谢您了,大爷。”

“嗨,你这孩子啊!真客气!”

朝陈天挥了挥手,“一路顺风啊,快进城吧,天快黑了!有缘再见咯!”

已经来到了皇城脚下,这是陈天第一次进京,满心的欢喜和好奇。这是六十年代的京都城。没有繁华和矫饰。灰蒙蒙的感觉,远远没有二十世纪的张灯结彩,金碧辉煌。

墙和屋子都是灰的。男男女女都没有什么时尚潮流,一色穿的全部都是短襟上衣和黑色长裤,基本是蓝绿偏灰的主色调,没有任何个性显眼的地方。

虽然是夏天,可男男女女全都长袖长裤,捂的严实的不能再严实。

“真保守啊,哪像以前在街上,那全都是大胳膊大白腿,抢着往眼里跑,晃的人眼花缭乱的。”

不小心说漏嘴了,陈天是一个穿越来客。他是不小心喝醉酒淹死了,而后魂穿成民国的小孩子。

上一世他是一个白手起家的野小子,各行各业都干过,非常能折腾,凭借着一腔野心,四十多岁终于发家致富,名扬内外。

房子车子票子全都走了,正准备迎娶富豪千金,走上人生巅峰,正所谓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人生乐事。

谁想到,大醉一场,咚,就穿越了。

可是陈天已经是走了一遭人世间的人了,风风雨雨都看过了,早就习惯了人生跌宕起伏,大起大落,毫无障碍的很快就适应了穿越的身份。

这一世,他是家中独子,虽是小门小户,但是尤其得宠。

只是十几岁上,母亲病了一场死了。父亲与他相依相伴。

就在今年早些时候,父亲舍下自己的性命救下了一个人。

临终前,叮嘱他,投奔京城贾家,说是贾家是他们家亲戚,还欠他们家钱,只留下了一个地址,什么都没有留下。

“唉,先看看情况吧,况且也不准备住人家一辈子,住一阵子,把他们欠我家的钱讨回来。”

陈天感慨。

虽然他完全可以自力更生,凭借自己的双手再干一番事业,根本不至于寄人篱下。

可是父亲临终的嘱托,他得替父亲成全。

“听说贾家是京城有名的人家,回到老家来过年的时候,都炫耀至极,仿佛过得是蓬莱神仙的日子,是不是真的这么神奇?”

陈天暗暗揣度,这其中有什么不平凡的地方。

这是六十年代,国情形势就是这样,还能只有这一家脱贫致富了?

他还是怀有那么一丝期待,期待贾家真的脱贫致富了,毕竟,如果贾家是当地巨富,投奔过来,也才能有个说头。

眼前的路阡陌纵横,陈天看见一个面善的路人,上前打听。

“你好,请问红星街道怎么走?”

“直走,左拐,右手边第四个大门就是。”

男子指路。

“多谢多谢!”

“别人穿越,要么开金手指,要么有天赋绝技,要么系统傍身,而我,什么都没有,还要过苦日子。

什么时候是个头?

饥肠辘辘,陈天一边从包里摸出已经带出来半月的馒头,一边感慨,一口要嚼几十下,不嚼不行,干透心了。

想起了身故的父亲,父亲一辈子为人良善,与世无争,救人而死,最后救的据说是一个声名显赫的人物。

不过,与自己没什么关系,这次是为了投奔贾家,前途已定,以后住在贾家,吃在贾家,不会与外人打交道了。

吃完了馒头,陈天舒展了一下,打了个嗝,继续前行。

一阵清脆的自行车铃声传来。一辆自行车从陈天面前堪堪过去。

在六十年代哪有自行车,万元户少之又少,买了自行车,就和在二十世纪买了玛莎拉蒂是一样的。

陈天流露了羡慕的神色,街上其他的行人路过也纷纷侧目,与陈天的心思皆是如出一辙。

堪堪又绕了几次,问了几回路,才看见四合院的大门

甫一进门,内侧打左边蹦出来一个老头。

清瘦,小眼睛精明有神,戴着副眼镜,最独特特点的是左边的断了的眼镜腿是用一块白胶布粘起来的。

猛地一瞅很眼熟。

陈天感觉脑袋被重击了一下,不会是?

忙忙的想到,四合院前门,眼镜腿用胶布沾着,前门一老头,不会是,阎埠贵吧?!

陈天想起了那部剧,禽满四合院,当年是三观尽毁啊。

四合院里只有一个贾家,尤其是秦淮茹和贾张氏,当年被万千观众亲切问候了的贾家。

难道这就是父亲要他投奔的人?

“请问这里是红星四合院么?”

陈天递出了地址条。

“没错,是这儿,你找谁啊?”

阎埠贵递回了纸条,从眼镜框外把陈天扫了一遍,留下了一抹鄙夷的神色。

一路风雨颠簸,吃不好喝不好,看起来瘦削邋遢,潦倒疲惫,现在就算去当丐帮帮主也可以直接上任了。

“我来找我家亲戚,他姓贾。就住在这个院里”

“哦?”

老头神色变得意味不明,眼神中有几分怜悯,上拉的嘴角却掩不住看好戏的味道。

“大爷,不知道您尊姓大名。”

陈天不敢确认这里是不是情满四合院,再确认一番,

“我叫阎埠贵,人人叫一声三大爷。”

老头神色得意,站的更直了,对自己的身份颇为得意。

“这里是不是有一个叫傻柱的厨师。”

陈天随口说道。

在四合院没人不知道傻柱,人如其名的傻柱,有傻柱就是情满四合院无疑了。

“你知道傻柱?”阎埠贵没有想到。

“不知道,我听说的,就说傻柱太喜欢颠勺了。”

陈天信口编了一个理由解释说。傻柱颠勺的绝活看过电视的人没人不知道。

“哦,那你是遇到轧钢厂的人了。”阎埠贵以为平常,便不疑有他了。傻柱喜欢颠勺大家都知道。

“三大爷,我进去了。”

“往里走,进到中院那左边就是贾家,他家里现在应该有人。”

阎埠贵指点着。

看着陈天的身影,不禁想到,贾家的穷亲戚来了,这下子要热闹咯。

陈天按着指点顺畅的来到了大门口。

大门敞开。

陈天推测了一下。

现在是六十年代了,老人早就过世了,不知道贾东旭还活着没。盗圣棒梗今年多大了,槐花落地了没有。

这样想着便大步迈开,往大门里走,左脚将将停在门槛上。一声怒吼震的他虎躯一震。

“谁啊你,明闯我家大门,赶紧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