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神灵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幻想 幻想脑洞
作者: 上助 主角: 周助
3.67万字 0.2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6章 有些真相,不如不知 2023-09-23 10:17:01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4.79
    累计字数
  • 40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6章
简介

曙光从未照耀这个世界,就像他从未感受这世间的温暖一样。他是黑暗中的老鼠,被人所厌恶,被世人唾弃。天国的神灵已然苏醒,十大君王却陆续凋零,而他……命运的使然,牵扯着他登上神坛,将那虚伪的面具……一一扯下……

第1章 十年人上人

“听说了吗?神灵苏醒了,而且下达了神谕!”

酒楼中,一名男子对着同伴悄声说着,一脸狂热。

“哦?神灵大人苏醒了?距离上次好像有三百多年了吧!这次苏醒了几尊啊?”

那名男子摇头:“这就不清楚了,但据说这次是次神,而且下达的神谕非常耐人寻味!”

“什么?次神?”那人同伴一脸的震惊,眼眸都在晃动。

“嗯嗯!”

“神谕中都说了什么?”

那人左右瞄了一眼,眼看只有一个模样邋遢的少年在一旁,而且还是双目失明的瞎子,索性也没有太多顾忌,压着声音道:

“听说是废除了一代君王杨赫连,并且还被次神灵亲手镇压!”

“啊!”

“这怎么可能?那可是一代君王啊!曾经一人屠灭五国的强者,天国能和平这三百多年,完全是一代君王的功劳,这怎么可能……”

那人同伴脸色都变了,变得呆滞,谁能想到一代君王竟然被神灵大人镇压了,这简直太难以置信了,难道神灵大人不怕其余国度的威胁了吗?

那可是一代君王啊!

实力近乎半神!

“那一代君王现在不就无人继承了吗?我记得一代君王好像没有继承人吧!”

那人一耸肩:“谁知道呢!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啊还是回家祈祷吧……”

说着说着,两人付了钱慢悠悠地走下楼。

店小二收着桌上的碗筷,然后看着靠窗旁的少年,一脸的厌恶:“喂喂喂,别碰那杯子,脏了杯子你赔得起吗?要不是不知从哪偷来的碎银子,你还以为你真能上咱酒楼来啊!”

“哼……死瞎子,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出来,老板也是,咋就让这么个乞丐上楼吃食,想不通……”

店小二嘀嘀咕咕地捧着碗筷下了楼。

少年蓬头垢面,衣服破烂不堪,双眸空洞无神。

他叫周助,是罪人!

他母亲死得早,听父亲说是难产而亡的。

而父亲是一名军官,后来背上了逃兵的罪名,然后被城主下令斩首,全家贬为罪人。

在天国中,一旦被定为罪人,那意味着这辈子都不可能翻身,连奴隶都不会正眼瞧他们,尽管奴隶自己也不好过,可人就是如此,这世道……也是如此。

他今年已经十八,做了八年的罪人,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活下来的,浑浑噩噩,曾经想过就这么死去,可心中却有个声音告诉他。

要好好地活下去……

还有一道倩影,虽然模糊得已经看不清容颜,但那依旧是一抹白月光,或许是这两样在支撑着他这颗将死之心。

哒哒…哒哒……

楼梯传来清脆的踩踏声,尽管周助看不见,但还是笑了,笑得很温暖。

“你来了。”

“嗯!”

来人是位少女,少女一身粉红色长裙,满头青丝如瀑布般,模样娇俏,虽显稚嫩,看样子也就十五上下,但毫不怀疑日后的绝代风姿,极少的美人胚子。

少女名叫宁紫儿,家父乃定城最大的富豪,也是少有觉醒“源眼”的强者。

源眼!

是每个人唯一能走上修炼一途的基础,觉醒源眼则代表着可以身体接纳自然界中的灵力,从而获取强大的能量,修炼到一定地步,甚至可以达到御空而行的地步,足见强悍。

“喏……这是我偷偷拿出来的,你省着点哦,最近我二哥看得严,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偷跑出来的!”

宁紫儿皱了皱好看的琼鼻,有些像是撒娇。

周助笑了笑,伸手接过满满一袋饼子与不少的瘦肉。曾经宁紫儿想要给他银子,可他拒绝了,他说:我这样子,可藏不住银子!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哪怕这些瘦肉饼子他也藏不住,每次回到破庙中就会被抢光,后来有人问他:你明知道会被抢为什么还要回来,去别的地方不行吗?

他笑了笑,回道:你忘了我是瞎子吗?只记得这条路呢!

那人没在说话,后来那人死了,也许是因为泛起了怜悯之心,想着帮他藏着点吧!

“你为什么这么瘦?这么多肉怎么都吃不胖呢?还有……你能不能洗洗澡呀!身上好臭噢!”

宁紫儿捂着鼻子,虽然言语嫌弃,但眼神却满是关切,担忧地看着最近愈发死气的周助。

六岁时,她贪玩掉进了水里,恰巧碰到了路过的周助,后来把她救了上来。

她永远都忘记不了那天的他,充满着朝阳,尤其那双漂亮的眼睛,真的很好看,声音也很阳光,可现在的他一副乞丐模样,浑身脏兮兮的,尤其是那失去了光芒的双眼,空洞得让人心疼。

周助笑了笑,只有面对她的时候才会表露出一丝笑容。

“没办法,吃不胖的体质,就算你怎么喂我都不行的。”

宁紫儿撇了撇小嘴:“那洗澡总可以吧?身上臭死啦!”

“我是瞎子啊!而且水是用来喝的,洗澡……多浪费啊!”

宁紫儿闻言,心中莫名的一疼,像是被人狠狠刺了一下心脏,痛得有些呼吸不上,很难受。

就在这时……

楼下传来愤怒的咆哮声,声音很是浑厚粗犷,透着一股压抑不住的怒火。

“又是那个狗罪人?踏马我今天非要扒了他的皮,自己什么东西竟敢勾引我家紫儿。”

“在哪里?”

店小二那弱弱的声音传来:“在…在上面…宁二公子!”

随即咚咚咚的脚步声响起,而且不止一人,似乎身后还跟着不少护卫,脚步很是沉重。

宁紫儿俏脸大变,白的跟纸一样,焦急地推着周助走向窗户口:“周助哥哥你…你快跳下去,伤了紫儿回头想办法给你送药,要是被我哥抓到,他一定会杀了你的呀!”

咚咚咚~

声音越来越近,粗重的喘息声都能隐约听见,可见来人的愤怒。

“快走呀!你还愣着干什么呀?”

宁紫儿没有推动周助,急得两只脚都在跺,手足无措的样子很是慌张,反观周助却像个雕塑一样呆立原地,不知道的还以为被吓傻了。

“周助哥哥……”

宁紫儿急红了眼眶,泪水已经在打转,她害怕,害怕会失去他,这个她从未变心的少年,尽管是如今的他,也依旧未变。

周助笑了,笑得很温和,伸出手在空中摸索了一下,然后才是探到她的肩膀,随后轻轻拍了拍,安慰道:

“没事的,我已经不想逃了……像条老鼠一样!”

“不……不要……我……我不要你死,你……你快跳啊!快跑呀!算紫儿求你了……呜呜……”

宁紫儿终于哭了,她太了解自家的哥哥了,如果他抓住周助,一定会让他死的,绝对不会有活下去的机会。

而她更清楚周助的性子,偏执得有些疯狂,他决定的事绝不会改变,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就在此时,一帮人冲了上来,为首的是一名身高近两米的青年,国字脸,却是一个寸头,与别人的长发格格不入,满脸的凶狠。

身后还跟着数十位护卫,个个凶悍,面露不善。

目光直接落在周助身上,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宁紫儿,他更气了,气的双拳紧握,微微颤抖。

“你踏马就是那狗罪人?什么东西不自己撒泡尿照照就敢勾搭我妹妹?老子今天不扒了你的皮就不是宁家二公子。”

宁二公子一挥手,狞笑着命令道:“给我把他四肢打断,然后丢到猪圈里,老子要看他与猪争饭吃!”

“是!”

众护卫一拱手,随即面露凶狠地朝着周助走来。

“不……哥……紫儿求求你了还不行嘛?我嫁……我嫁还不……还不行嘛?只要你放过周助哥哥我什么都答应你!”宁紫儿跪倒在地,俏脸惨白,泪水止不住的涌出。

周助闻言,身子微微一颤,心竟然疼了一下,真是讽刺呢!

自己都什么样了,有什么资格喜欢她,自己根本不配!

宁二公子一脸诧异:“当真?”

宁紫儿抽泣着,点了点头。

“那好,我答应你!”

随即一招手:“都回来,这次我就放了他。”

宁紫儿松了口气,然后红着眼眶对着周助轻声说道:“周助哥哥,我……我……”

“会没事的,你会幸福的!”

周助很不想这样说,可他更不想她一直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自己这个老鼠,早就该死了。

“哼!”

宁二公子冷冷一哼,眼中一抹杀意划过。

“还愣着干嘛?赶紧把小姐带回去,好好伺候着!”

“是!”

护卫们赶忙行礼,然后拉着泪眼婆娑的宁紫儿走了。

虽然周助看不见,但他在那一刻感受到一道不舍的目光,好似离别,又好似永别。

也许……就是永别吧!

待到宁紫儿走后,宁二公子满脸嫌弃地上下打量了下周助,然后冷声道:“一个过街老鼠,要不是你父亲当初有那么点权势,你真以为就凭你能让我父亲同意你们在一起?”

“呸……什么东西!”

周助没有说话,依旧那么站着,街上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对于那些人来说,这就像个乐子,或许能让他们作为茶后谈资说个两三天。

“算你走运,要不是紫儿答应了,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说完,他便转身就走,可人走到楼梯下后忽然停住了,冷笑一声:“我答应了紫儿不杀你,可没说不能折磨你!”

随即对着未曾跟上的几名护卫道:“给我打断四肢,丢到破庙里去,顺便告诉那的垃圾们一声,谁弄断他一根手指老子奖励一只烧鸡,哈哈哈……”

声音远去,楼下看热闹的人都赶忙让开一条道,唯恐触怒霉头。

楼上很安静,只剩下了周助与那两名护卫。

“呵呵……你也听到我家公子的话了老鼠,你放心,我们下手很准的,绝对……绝对不会让你死的,哈哈哈……”

二人狞笑起来,声音肆无忌惮,楼下看热闹的人有不少人都皱起了眉。

这也太狠了点!

周助心中苦笑,看样子自己真的该死了,还是如此悲凉的死法,当真叫人不甘啊!

忽然!

一道声音自他脑海中响起:不甘吗?

周助愣了一下,然后听着步伐越来越近的护卫,还有那肆无忌惮的狞笑,确信他们并未听见。

就在这时,那声音又再次响起:“奉献半生寿命,换你十年人上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