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开局一辆红警补给车 7.5
完结 签约作品 轻小说 影视同人
作者: 曲明 主角: 柳轻生 陈雪茹 徐慧真
35.2万字 0.1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72章 出差与结束 2023-12-10 11:20:02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67.62
    累计字数
  • 25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72章
简介

一招穿越穿越禽满四合院中,禽兽吃绝户,看我如何搞活黑科技,废料手搓罐头生产线,手表,自行车,汽车……50年代的出口大军,有我一员。馋的禽兽嗷嗷叫。

第1章 情满四合院

1957年立冬,南锣鼓巷四合院。

西伯利亚冷空气已经南下,很容易便冻醒床上的年轻人。

“还活着。”

年轻人柳轻生眼神深邃有故事,跟他稚嫩的脸庞形成强烈的反差。

他不是这個时代的人,他只是刚好赶上了穿越者大军中的一员。

来到了一个情满四合院这个影视剧平行世界,不,好像大多数人称其为禽满四合院。

但是对于一个不小心天上掉下来一颗流星被砸死的人来说,来到这个缺衣少食的平行时空,在经历了最初的慌乱后,也慢慢接受了现实。就是有时候还会梦到自己被砸死的上辈子。

默念了一声“系统”。

“滋滋……可开启补给模块1、模块2、模块3……滋滋。”

穿越大军有系统这几乎已经是标准配备。

当时他被那颗流星砸到的时候。

紧接着,脑海里冒出一个声音,说什么你成为一名指挥官,默认签署保密协议。

当时人都死了,自然没有可能反对。

总之,默认签完保密协议,流星不仅是他的了,还跟着他一起穿越了。

一起穿越来的流星转换成了随身空间。

当然说是随身空间只是因为穿进四合院的前辈们随身空间是标配,所以才这么叫。

事实上这颗流星是一个基地核心:它本应该是一辆巨无霸,但战争失败后,遭受毁灭性打击,只剩下车身与补给仓库。

巨无霸不是叫假的,仅仅一个车身就有三十多万平方。

比起其他前辈们穿进四合院的亩把地大小的随身空间大小绝对名列前列,这一点柳轻生没有意见,但空间里的东西却让柳轻生开心又苦恼。一组竟然全是“快乐水”。

1957年喂,这东西他怎么拿出来。

第二组全是肉,什么牛肉、猪肉、火鸡肉,应有尽有。

这一组也只能偷偷地吃,因为这里是禽满四合院。

第三组模块没有名字,但柳轻生叫它游戏模块。

这是因为通过这个模块,柳轻生可以把一切都游戏化。

原身也叫柳轻生,是红星轧钢厂的学徒工。柳轻生刚穿越那会儿,正是借助游戏化才完成了原身的工作。

要不是系统有游戏化功能,可以根据系统提示一步步的做,柳轻生还真不一定能完成钳工的工作。

至于原身父亲老柳在一年前抓特务时英勇牺牲,母亲在随后几个月抑郁寡欢,在大半个月前也随之离开了。

真就是天胡开局,父母祭天,一无所有。

突然柳轻生的被子中出现了蠕动,然后冒出来了一个扎着歪歪扭扭小辫的小脑袋,白嫩的小脸上,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好奇地盯着柳轻生看。

“你醒了?”

是了,身亡的父母还是有东西留下的,一个小女娃。

准确来说,这个小女娃并不是原身父母留下的,而是“仁义道德”易中海硬塞进来的。

这些年虽然国家已经建立,但是敌特,以及战争并没有停止。

也就是说每年都会有人伤亡,代他人负重而行。

而这些负重前行者的遗孤也自然会有好心人收养。

比如“仁义道德”易中海便玩的好一手移花接木。

领养遗孤,他去了,回到院里,一转手就转给了柳家。美其名曰:为了四合院的先进集体。

“仁义道德”易中海这人只愿意有人帮他养老,却不喜欢养娃,更何况是只女娃。

好在柳轻生也算死而复生,对于看到活人还是很高兴的。

而这个活人还是件小棉袄就更好了。

名叫柚子的小女孩盯着他看了半天,然后奶声奶气地答道:“爸爸,你终于醒了。”

柳轻生闻言一怔,随即忍不住开心地笑了起来。

是的,终于醒了。

一个从死亡中醒来的人,也确实可以说醒了。

而且这个小小的人儿据说是在其死去父母的怀中发现的,当时被发现时小人儿就不哭不闹,非常的安静。

据说但凡她出声,就有可能被敌特杀死。

而来到柳家后又先后经历了柳父柳母的去世。包括原身的。

要知道原身自己也只不过是十八九岁而已,父母的去世,哀伤过度,才被他趁虚而入,鸠占鹊巢。

当时张开双眼,柳轻生便看到小小的人儿趴在自己的尸体上,不哭不闹,张着一双黑色的眼珠静静等待着。

也是从那时候起,三岁的小女娃学会了询问“你醒了”。

至于说叫“爸爸”……她才3岁,哪里分得清哥哥与爸爸。

“嗯,爸爸醒了。柚子今天乖不乖啊?”

柳轻生对于爸爸的称呼倒是不太在意。更加不会羞怯。

毕竟已经活过一世,上一世的自己便想有个孩子,这一世有个孩子也很好。

死而复生,穿越,孩子……老天对自己真心不错。

“嗯,柚子很乖。”柚子状若懵懂地仰头看着柳轻生的眼耳口鼻。

她不明白为什么爸爸有时候会不理睬自己,但是可以张开眼,可以开口说话,可以回应,还是很让她开心的。

所以懵懂了一下,柚子没有丝毫怕生的意思,反倒是很开心地抱着柳轻生。

暖暖的,不是凉凉的。太好了!

小小的人儿,绽放开纯真的笑容,让柳轻生一时有些失神。

忽然之间,天空刮起了西伯利亚北风,呲呲作响。

柳轻生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身体。

不仅仅是天冷,还是原身的身体太过单薄了些。

缺衣少吃的时代,没有脂肪的堆积,人体本就不是那么耐寒。

这也是屋中两个小家伙睡在一起的主要原因,互相取暖。

“又睡着了?居然还皱眉了?难道是在做噩梦?”

每晚都要验证柳轻生还活着的小人儿耐不住周公的呼唤,再次睡去。只是小小的眉头皱着、紧皱着……

准备继续休息的柳轻生,看到小家伙痛苦的表情,不由叹了一口气。

小小年纪便见证了多次的死亡,虽然还是孩子,但是正因为是孩子,才分外的敏感。

这种事情,除了时间,再没有更好的治愈方法。

一夜无话。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

阳光从木制窗户与窗纸穿过,在丁达尔效应下显现出明显的光路,柳轻生的眉眼被衬得十分柔和,年轻人还未褪去的绒毛唏嘘,表情恬淡。

而小小的柚子安静的趴在床上看着。

这个年代的娱乐活动十分匮乏,所以不到九点,几乎都睡觉了。

睡的早,起的就早。

只有柳家,主要是柳轻生,还有着穿越后遗症,会多睡一会儿。

“早啊!”柳轻生张开了眼睛。

“爸爸早!”

“嗯嗯!”

小小的人儿口中哼着欢快的音节--今天又是一个爸爸会张开眼睛的一天。

柳轻生起床,小小的人儿陪伴着,一起刷牙,一起洗脸……

仿佛只有这样,身边的爸爸才不会再也不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