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纯白的师尊成了堕仙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幻想言情 异界幻想
作者: 猫爪面包 主角: 桑虞 凤渊白 成鸢
2.39万字 0.1万次阅读 0.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0章 你唤我什么? 2023-09-24 18:13:01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39
    累计字数
  • 28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章
简介

桑虞穿成了小说《醉玉》中的大反派,师瑶光。 她兢兢业业走剧情,就等着在诛邪之战中,被众人合力干掉,完成任务就走人。 本来一切顺利,她努力嫉妒女主天资聪慧,努力勾结妖魔鬼怪,努力自食恶果暴露被诛,好让女主顺利成为唯一的帝姬,从此开后宫,当女帝,收拾旧山河。 大结局,她闭上眼,等待承受小说里写的,有如蚀骨之痛的天雷,劈在自己身上。 可睁眼,却看到她那修得逍遥大道,最是心地纯白的师尊,替她这个孽徒挡下了天道不容的雷劫,挡下了众神之怒。 眼睁睁看着他额间那朵银白仙印,浸红、破碎...蔓延成堕仙的模样。 那双本该无欲无求、不悲不喜的眼眸中,竟有了情。 紧要关头,她求死不成,而女主师柠月本应不该再有的心魔,已经隐隐作祟。 为了剧情不崩,她只能假装深情,朝着死对头魔尊夙商声嘶力竭地喊了声,珍重。 一咬牙,含泪自爆而亡。 完成穿书任务后,走,还是留,这是个选择。 桑虞选了,等会儿再走。 可是这个等会儿,却让她本想断开的羁绊,越缠越紧。 桑虞发现,这个女尊的修仙世界,没有剧情的限制后,疯了好多人......

第1章 结局之后

长留,半山腰,玉梨树下。

女子一身黑色锦袍,腰间一点碧玉,袖口有银线绣的奇怪花纹,一抬手露出雪白皓腕,刚好接住了山风吹落的白玉梨。

上一次,长留仙山的玉梨花开时,桑虞还是这个仙侠女尊世界里的大反派,师瑶光。

“阿嚏!阿嚏....”桑虞吸吸鼻子,忘了自己花粉过敏了。

现在的她,已经完成了穿书任务,回到自己的身体,只不过还没回现代。

怏怏地把玉梨花扔入半山腰的寒潭中,桑虞无奈地看向前方,弯弯绕绕,没有尽头的上山路。

第一次用自己的身体,踩在异世的修仙路上,简直跟这个讲究灵台清明的世界格格不入。

即便她用了做师瑶光时,偷学来洗经易髓的仙诀,苦苦修炼了三百年,也只是从麻瓜修成了...地仙。

地仙也算仙,桑虞有了参加点仙大典的资格。

她摸了摸腰间的碧玉葫芦,这是长留送她的进山密钥,也代表了最末等级----资质极差,爱来不来,想来就自己爬山。

不幸的是,桑虞想来。

她想再见那个人一面,凤渊白,替她遭雷劈的师尊。

桑虞两辈子都不算好人,在现代她是放纵的富二代,情感淡薄;穿书后,她是假千金,女主的对照组,系统buff加持下,她七百年的反派人生,过得比现代还要疯狂。

按照小说结局,在诛邪之战中,她以开天辟地后第一位邪神的身份,拿着被诅咒的封印之剑,念着毁天灭地的禁忌咒语,独自一人,无脑挑战三界,试图称霸世界。

可小说没有写,她那修逍遥大道,最是正统纯白的师尊,会突然出现,替她挡下天道不容的雷劫。

凤渊白一身代表仙族秩序的银莲暗纹仙衣,仙骨破碎,满身血痕地抱着她,说的竟不是“放手吧”,而是“快跑...”

桑虞体内早就被种下了移花符咒,最后仍会爆体而亡,换回女主的后宫之一,魔尊夙商一命。

她完成了任务,以师瑶光的身份,神魂俱灭。

而此刻,是小说结局后的三百年,她还没有回家。

桑虞打起精神,刚想迈步继续赶路,一个白影飞驰而过。

什么玩意?

她没理,刚又抬腿,就被掀翻在地。

“死修士,等你鸟爷爷追上你,非拿你那破剑去挑大粪不可....”

这次看清了,赤鸾家的傻鸟。

桑虞吐掉嘴里误食的几根带土的杂草,黑了脸。

想发脾气,忽又愣住。

点仙大典是三界内,修炼得道后飞升的生灵参加的升仙仪式。

赤鸾不该来的......更不该连人间的修士都比不过。

赤鸾一族是仙鸟,上古旧神金乌的后裔,生而为仙。

难道也被她牵连了?

思绪飘乎,半晌才反应过来,爬起身,拍了拍手上的仙土。

“哦豁,这都一个月了,你怎么才爬一半啊?”

脑海中,系统的电子音,天真无邪,又扎心。

桑虞闭眼,抿紧嘴角。

不再继续向前,像是打定了主意,拐了个弯,寻找附近山洞,将就一晚。

今日不宜爬山。

“哎?你怎么不理我呀?我可是百年里,应了你无数声的小爱同学哎!”

确实,桑虞当时为了不忘记自己现代的世界,就哄骗系统,说小爱同学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好骗它回应自己,在呢。

本想提醒自己,总归是要回去的。

结果,切。

“你不是说,你欠你的渊白师尊太多,要弥补后才能离开吗?你怎么不去见他呀?”

桑虞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优雅地捡柴生火,“有没有一种可能,是我爬上不去。”

“不然你送我些天财地宝,让我扶摇直上?”

长留仙山,九重天的阶梯,三千六百个台阶,每一级台阶都是人间一座山。

她一地仙,总共就俩技能点,一个长生不老,一个催熟果实,连腾云都不会。

只能安慰自己,有生之年,总能爬上去。

系统后知后觉,意识到问题的尴尬之处,生硬地转换了话题。

“那个...托你的福,我的转正考试通过了!本系统大人正式上任,这就要去下个世界了,就来...跟你道个别。”

桑虞捡柴火的手,微不可见地停了几秒,“那就祝小爱同学,步步高升喽。”

系统懵懂地开心着,还不知道什么是分离的滋味。只是不知怎地,总想多说几句再走。

“任务成功的奖励,已经放在你的灵识当中了,只要你了去牵挂,随时都可以离开。无妄琼浆也放进去了,给你的渊白师尊喝下,他就会忘记前尘羁绊,成就他的逍遥大道,达成圆满结局。”

明明是电子音,却带了几分人间的温度。

“其实我也搞不懂你,结局已至,只要你一离开,这个世界自然就会消失,他的痛苦也不复存在,你又何必纠结他的结局呢?”

“......随你吧,不过你要记住,现在是你自己的身体了,在这个世界挂掉,你就真的玩完了,千万要照顾好自己!...”

天边的金云,卷了又舒,慢慢变得暗淡。

桑虞坐在火堆边,身体微微前倾,拨弄着火堆,脸颊感受着烘烤的温热。

漫不经心地听着小爱同学的碎碎念,舍不得打断。

她感受得到,停在喉咙的哽咽,和维持表面淡然的费力。

几百年真的太久了,她那稳如老狗的心脏,动了又动,动了又动。

“我走啦...我真的走了啊!”

维持了几秒的沉默,被桑虞的低笑声打破,她暗自吸了口气,才扬声唤道,“小爱同学?”

空荡荡的山洞,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

但在她的脑海里,却有一声,只有她自己能听得见的回应。

......“在呢!珍重!”

感受到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彻底消失。桑虞眼眶酸胀,却没耽误她翻烤从人间带来的红蜜薯,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晓爱同穴?是这洞穴的名字吗?晓得人间之爱?”

天色完全黑掉之前,趁着最后一点微光,山洞来了两位不请自来的客人。

赤鸾傻鸟?他怎么回来了?

离近才看清,赤鸾家的小子,是被身后那个女修士捆绑着进来的。

绛紫色外袍有多处破损,所伤之处不能愈合,嘴亦不能言,偏眼神里写满了不服与不忿。

大概是赤鸾家祖传的白痴眼神,和他那一根筋的赤鸾族长如出一辙。

玄色玉袍的女修士见桑虞未作回应,以为她被傻鸟吓到了。

又看见桑虞腰间的低阶青玉葫芦,多了几分了然和轻蔑,“你不用害怕,他已被我拔了赤羽,又喂了媚果,与普通的发情男妖无异。”

“在下鹿青,琅寰山,衡芜道长的首徒。“

几句话说清了,此刻的赤鸾已经毫无反抗之力。发情的男妖,甚至连人间力气大点的女子都敌不过,这是这里的常识。

结局之后,桑榆还真有些不适应,这个没有剧本的女尊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