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知府,他竟虐我千百回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错付榴花 主角: 凌知锦 江羡仙
17.26万字 0.2万次阅读 0.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6章 大结局 2023-11-06 21:52:59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7.26
    累计字数
  • 28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6章
简介

作为新时代社畜,江羡仙被资本老板压迫,一朝猝死穿到了古代。 本以为是摆脱了韭菜的生活,她美滋滋准备庆祝新生。不料原主父母竟要将她卖给东城恶少做第十八房小妾?! 为了摆脱这悲催的命运,她拿了父母卖她的钱财,摸黑逃出了家里。 几经波折,她到了张家做小姐的贴身侍女。 温婉的小姐竟是将她当成了自己的棋子,江羡仙嫁到了知府家里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卖了。 左右逃不过被卖的命运,她决定再一次跑路。 知府见到空荡荡的新房,一切了然于心,逃走的雀儿总归是要归家。 —— 只是平静无波的日子里总是有几分喧闹。 “大人!夫人跑去做生意了!” 凌知锦叹了口气: “吩咐当地的商贾,多多照顾夫人。” 往返几次,他对江羡仙的生活了如指掌。 怯懦的小新娘也改头换面成为了江南的富户,还大肆宣扬要娶上十房八房男妾。 凌知锦大为头疼,只得亲自下去将人捉回来。

第1章 逃出江家村

“可惜了,江家丫头就这么死倔,享清福的生活也不要。”

“我家二丫要是能卖上十两银子,那不知道有多喜人!”

江羡仙脖子发痛,只觉得周围全是嘈杂的人声,带着一些含糊的方言。

她不是在加班吗?

她艰难地挣开眼睛,只觉得脖子仿佛要断成两节,一股剧痛就那么传了上来。

“欸!这死丫头在装死!他爹,快来将她提溜回去!”

妇人尖利的叫喊声刺痛着她的耳膜,她浑身升起一股可怖感。

似乎是从灵魂深处传上来的战栗。

“死妮子!”

这声音像是平地里的一声惊雷,吓得她一个激灵。

衣领被人提住,她勉强挣开眼睛,见到一个男人对着她怒目而视。

一张棕黑的糙脸还夹着满脸的汗珠,凶神恶煞的样子,叫人心生惧意。

再一看周围。

乌压压的人将她团团围住,一顶上好的乌木棺材就在一旁,里面躺着个面色死灰的少年。

估摸着15,6岁,她没来得及想这是发生了什么。

因为人堆里忽然就有人朝着她冲了过去。

“你们将她带回去,谁给我儿子配阴婚!”

衣着靛蓝棉布的大姨死死抱住她,胡搅蛮缠地开始哭喊。

“好了!哎呀,虎娃他娘,你敢缠着活人配阴婚!给家里带祸事哩!”

好在有人上来将她拉走了。

江羡仙两眼昏昏,摸不清形式,恍惚地想到自己是在做梦吗?

可是脖子上的痛感又分明在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切身实地地发生。

她被拐卖到深山了?

中年彪悍大叔拜托了那大姨,脚下生风将她提起来,顺着一条泥泞山路回到了一间泥巴混着稻草建的房子。

她被粗暴地扔进了一个装满了稻草的屋子,大叔将门关上,利落地上了锁。

她仰躺看着破了个洞的天花板,两眼发直。

她到底是怎么被拐到这来的?

“江羡仙,羡仙。”

一声微弱的呼唤从身体里传出来,江羡仙被这无厘头的事惊得马上坐了起来,警惕缩在了角落里。

“别怕,我是江大丫,你现在在我的身体里。”

那声音开始解释起来,像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猫。

江羡仙浑身发毛,但还是大着胆子问:

“我为什么会在你身体里?这又是哪里?”

“这里是江家村,我已经死了。但是你的魂忽然钻进了这具身体,我想应该是上天的旨意吧。”

她坐在稻草上,微微抿唇。

江家村?

她离魂了?

“我接下来要讲的东西很重要,你认真听着。地府的那位大人叫我上来告诉你,你生前阳寿未尽,又与这里有几分渊源。所以,你之后要借着这身子活下去。”

那声音焦急,絮絮叨叨似乎有很多要说。

“我爹娘将卖我的钱藏在了院子里那颗枣树下头,你一定要将钱拿了,离开江家村。”

江羡仙眉头微蹙,有几分疑惑:

“我连路都不知道,如何逃出江家村?难道这江家村有些什么不成?我非走不可吗?”

“我话已经带到了,你若是不逃出去,便等着他们将你吸成干尸。我为你留了一份记忆,时间不早了,下头的门要关了,我得回去了。”

那声音字音落下,江羡仙就感觉身子骤然一轻。

正在她松了口气的时候,脑子又传来一阵剧痛。

属于江大丫十多年艰辛的生活像是狂风卷进了她的脑子里,将一切搅乱。

江大丫是江家父母的第八个女儿,除她以外,还有着六个姐姐,被叫做招娣,来娣···

直到将江大宝盼来,江大丫才有了这敷衍的名字。

六个姐姐都成了家,有嫁给鳏夫的,有成为共妻的,还有沦为小妾的。

江大丫由于长得貌美,被江家父母以十两银子的高价嫁给了东城恶少。

就在结婚前一天,江大丫想不开,上了吊。

于是她就来了。

原主死时,父母因为贪钱,想用八两银子将原主配了虎娃的阴婚。

江羡仙想到虎娃娘死死盯着她的那下三白眼,忍不住头皮发麻。

“大丫!”

一个妇人开门走进来,江羡仙凭借记忆,知道了她是原主娘,于是苦巴巴地叫了声娘。

江李氏点点头,见她这副疏离的样子不满,有些责怪地拍了她一下。

“你这死丫头!总归是要嫁人的,嫁给富庶人家还寻死觅活。”

“你可是娘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娘还能害你吗?”

可不是钻钱眼里了,亲生骨肉也能全卖了。

江羡仙腹诽,面上不显,只是呆呆地盯着地面。

江李氏从自己怀里掏出一个黄巴巴的馒头,塞进了她怀里。

随后开始絮絮叨叨地嘱咐:

“多的娘也不说了,你将这白面馒头吃了,明天收拾收拾,王家派的轿子一大早就来接人呢。”

江李氏离开后,门再次被关上。

她抓着手里那发黄发酸的馒头冷笑。

卖女儿卖了十两银子,连餐好饭都不给吃。

将馒头塞在了稻草堆里,她开始发愁。

今天晚上就必须逃走,不然的话,明天王家接人,根本来不及跑路。

通过天花板那个洞,江羡仙开始估算着时间,现在已经天黑了。

抓紧时间现在出去。

她走到门前,微微使劲,木门发出尖酸地吱呀声。

她眉心一跳。

出不去。

借着那微弱的月光,她见到了屋角那漏光的小洞。

一个想法油然而生,她爬了过去,掏出稻草堆里被吸干水分,硬的像是砖块的馒头开始砸了起来。

寂静的夜里,这声音倒也不小,她额头开始冒汗。

只能祈祷自己砸得动静不会吵醒江家父母。

就像是被上天眷恋,几个小孔在她一番努力下,一个碎裂成了一个大洞。

她丢下馒头,从洞里钻了出去。

院子里空落落,月光普照下,那颗光秃秃的枣树尤为显眼。

江羡仙揉了把自己被地磨得发痛地手,小心挪到了枣树下面。

挖开枣树下头的泥土,她找到了一个破旧的木匣子,借着月色能见到里面发着银光。

想来就是原主的卖身钱了。

将钱揣进兜里,一切复原。

深夜的山林寂静,偶尔有几声怪异的鸟鸣兽喊。

黑漆漆的山林,像是要将人吞噬殆尽。

她开始马不停蹄地赶路,照着原主记忆里那条偏僻的山路。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