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军婚:娇娇老婆狠狠宠 7.5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织梦蛛 主角: 夏小雨 陆战嵘
6.88万字 0.1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2章 争抢 2024-01-04 23:14:01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6.88
    累计字数
  • 27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2章
简介

【年代+军婚+系统+空间+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多宝+穿书】 夏小雨作为一个母胎单身的女大学生,睡醒就到了七零年代,多了5个嗷嗷待哺的崽崽。 还有极品老妈撒泼,不是吧,还要窝在农村穷苦一生? 不存在的,有亲亲老公带我飞! 别人穿越年代文发愤图强考大学,夏小雨直接带着大学穿越,内卷带飞全家秀恩爱。 夏小雨吹着电风扇rua着奶团子,看全家男人们在她知识的海洋里卷生卷死。 陆战嵘:还有人呢,注意影响。 夏小雨:什么影响?咱持证上岗,合法的? 陆战嵘:老婆这个机械制造你在说一下呗。 夏小雨:看你今晚表现吧。

第1章 家徒四壁

“嗒、嗒、嗒……”

冷风从窗户的破洞中灌入,将沉睡的夏小雨冻醒,她感觉脑袋胀痛,身体轻飘飘的。

豆大的雨滴随着冷风拍打在她的脸上身上,惊得夏小雨一个哆嗦瞬间清醒。

夏小雨看着糊满旧报纸的墙壁,单薄的老式棉被,还有比她农村老家还惨的环境,直接从破旧的土炕上弹坐起来。

一道震耳欲聋的“咕噜噜”声自夏小雨身后响起。

夏小雨僵硬的转过身,1、2、3……5个,小孩!

十二目相对的一瞬,夏小雨透过一双双眼睛仿佛看到了那个在非洲草原被秃鹫盯着的孩子。

为首的男孩看起来6、7岁的样子,看夏小雨转身开口说道:“娘,姥姥什么时候能把钱还回来?实在不行拿回来些粮食也可以。再这样下去,即使不考虑我们几个,可小妹这么小必须得吃啊。”

钱、粮、5个孩子……等等,眼前的景象和脑中的记忆渐渐重合,这不就是她最近的无脑爽剧《七零军婚:娇娇老婆狠狠宠》里的小配角吗?

夏小雨内心哀嚎。

虽然她曾因看不惯这配角夫妻,而在弹幕上疯狂吐槽,可也罪不至此吧。

她现在没有了电脑、平板、手机,还没吃、没喝、没钱,最可怕的是还要在这种条件下养5个崽!

夏小雨满眼的绝望,只想大吼一声:“这是什么地狱开局,能不能重开?”

夏小雨回想,剧中原主性格懦弱,还是扶弟狂魔。

她丈夫自小和哥哥相依为命,因为哥嫂意外身亡,5个孩子没人管,所以出300元彩礼着急在村中找个媳妇。

原主在母亲和弟弟的不断劝说下,放弃了知青男友转而嫁给团长丈夫陆战嵘。

婚后更是在母亲的撺掇下不随军,还把每个月的津贴和分到的粮食补贴娘家。

原主的怨种丈夫陆战嵘是个没长嘴的,动不动就蹙眉、拍桌、愤怒离开。

就这对妥妥的大冤种,谁见了能不吐槽啊!

可怜了家里的五个孩子,因为父母早亡过继到叔叔名下。

明明身为团长一级的军属,一个个的吃不饱穿不暖。

还干起了坑蒙拐骗偷鸡摸狗的勾当,后来有的进去蹬缝纫机,有的被骗走杳无音讯,还有被打成终身残疾的。

他们的军官父亲则因教子无方没脸待在部队,带着妻子和剩下的几个孩子回到乡下。

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

出狱后的老二因为人聪明,和几个弟妹趁着改革浪潮干了些小生意,生活渐渐有了起色。

原主的弟弟这时却因为故意伤人没钱赔偿来求救,原主老娘更是逼迫说要是她不救就死在她面前。

懦弱的原主把孩子们买货借来的钱拿给了她弟,直接导致孩子们背上巨额罚金。

最后丈夫陆战嵘无法容忍妻子两人离婚,原主想不开自杀了。

没过多久陆战嵘身体每况愈下,诊断出肺结核。

因为没钱看病,家里老大找原主弟弟理论,最后失手杀人一辈子毁了。

……

夏小雨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突然想起来,剧中原主因为长期饥饿在一个大雨天晕倒。

家里老三看不惯原主的偏心也不想兄弟和妹妹挨饿,悄悄去了原主家里偷钱粮。

没想到被原主老娘发现,老三逃跑时掉到沟里破了相还差点送命。

老四本就胆小体弱,看到面目可怖的老三,受到惊吓后一病不起。

原主去求家里拿钱治病,却被她老娘骂了回去。

还好原主丈夫回来接他们去部队正好赶上这事。

但是老三持续高烧送医时间延误,智力受到了影响。

夏小雨想到自己刚才的样子,她猜测老三就是今天出去的。

夏小雨看着眼前的这群孩子心中酸涩。

她自小父母离异,好不容易长大可陪伴她的姥姥也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夏小雨看着这些小家伙就像看到曾经无助的自己。

来都来了,她夏小雨要把原主一家要走的都夺回来,还要随军带着这群小家伙过好日子!

思及此,夏小雨用手撑着炕沿子缓缓直起身子

这幅身子骨太弱了,短短一个起身的动作她几次眼前发花险些栽倒。

夏小雨心也慌的厉害,她记得刚才说话的孩子应该叫陆东明,撑着身体问道:“东子,咱家还剩啥吃的不?”

小男孩目光微囧道:“前两天姥姥来过一次。”说完便不再言语。

夏小雨无奈叹气,极品亲戚果真是极品,当务之急是弄到粮食。

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再看看家里这几个骨瘦如柴的孩子,夏小雨心下一横,“老妖婆,不让你姑奶奶好过大家就谁都别过了!”

夏小雨下了土炕,穿着地上底都快磨没了的布鞋,直接冲进雨中。

陆东明看着夏小雨的背影楞了好久,耳边回荡着她临走前的话:“东子,看好弟弟妹妹,等娘给你们弄粮回来。”

破旧的土坯房里,一群小不点在大土炕上围了一圈。

一个看起来憨憨的小家伙睁着大眼睛,担忧又不屑地说道:“哥,你说这女人能行吗?”

“三哥,你小声点,小心挨打。”陆南明话音刚落,一个长相和他一般无二但看上去有点畏缩的孩子提醒到,说完身体还抖了一下。

“大哥、三弟、四弟,你们都别多想了,想再多也没用,之前王婶子偷偷给了我一点粮食,先给小妹煮点汤吧。”陆西明适时出声。

仅仅6岁的孩子,却显露出大人都不曾有的沉稳。

“对,先照顾小妹。”陆东明抬手抹了把脸,转身和陆西明一起去搬水缸。

陆东明不再想刚刚夏小雨的身影,虽然有一瞬那身影和记忆中那个温柔的身影重合,但他知道“她”再也回不来了。

农村的土路积累了一滩滩黑色浑浊的水坑,水坑里存满了水,整条路又滑又粘让人迈不开脚。

夏小雨冲出土坯房,在雨中跑了一会儿雨势渐小但她却跑不动了。

夏小雨心中思忖,正巧瞥见身边小院里停着一个自行车。

她连忙站在院子外面喊了声:“有人在家吗?”

没一会儿,一个身材高大的婶子从屋里快步走了出来,嘴上念叨着:“小夏啊,你这孩子是不是傻,这么大雨咋顶个盆就出来了?快进屋,来。”

夏小雨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拽进了屋,婶子将手上的毛巾递给夏小雨后,又风风火火的进屋拿出来一个茶缸,袅袅的热气从缸子里飘出。

夏小雨想着家里的孩子,心里着急一边擦头一边说:“不用,婶子,我就借一下自行车。”

听说是借车,婶子脸上犹豫起来。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