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你要保护我的安全

书名:
校花别追了,我都成神了
作者:
打死不干影视后期
本章字数:
2171
更新时间:
2023-09-20 19:06:53

温太书感觉身上的狗毛全部竖立起来,面前的陈明真的有可能把自己放入锅里炖了。

连忙解释自己身处的那个世界十分残酷,如果想要得到什么东西就必须变强。没有任何捷径办法。

但自己在这个世界游荡了许久对现在的这个世界有了一些了解,所以现在的他肯定会遵循现在的法律约束。

温太书继续说道“现在的这个世界目前的确是用法律来约束每一个人,但以后真的能继续如此吗”

“倘若以后真的是一个用拳头来说话的世界,你又会怎么做。”

陈明沉默不语。

他当然知道这些,但他不敢去思考那种结果。后果不是他一个小小的高中生去可以承担的。

有时候听命与别人也未尝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如果你答应帮找到那柄剑,我决定将我派的术法传承传授与你。”

“一个上千万年前顶级宗门的术法,威力你可想而知。”哈士奇样子勾引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陈明感觉面前的哈士奇自从有了人的行为后越来越猥琐,再也没有了之前作为宠物的搞笑。

“我怎么能相信你说的是真的,而且,我又该如何确定我真的可以学会。”陈明问道。

“你知道我为何如此执着于你体内的那道雷符。”

“我派修仙的术法同样是雷属性威力巨大。倘若在获得那道雷符那威力将不堪设想。”

“雷符既然选择了你,想必修炼我派的术法也是手到擒来,未来的成就甚至要比我这个曾经的天之骄子还要高。”

“门派有了传承我也算是对得起师父和门派。”

温太书再说这些话时神色黯然,语气深沉。至少是陈明没有看到有什么欺骗的破绽。

陈明抓住哈士奇的一只长耳朵,不怀好意的说道“你小子不会有什么藏着掖着的吧。”

温太书严厉的说道“我辈修士岂能拿门派的荣誉去欺骗他人。”

“你完全有机会可以拒绝,我也绝对不会勉强你。”

温太书说完将尾巴垂直下来离开。

陈明连忙说道“别走啊,我没说我不要啊。我学啊,我学。”

尾巴立刻竖起来开始不断的摇晃面无表情的看着陈明。仿佛在说你要是不答应我随时可以走,懒得理你的样子。

戏做的挺足啊,心里还是很希望我答应的吧。

陈明了然于心后目光严肃的盯着哈士奇的双眼,说道“我只有最后一个问题,你这么迫切的想要这柄剑真的是担心被坏人利用吗?要以你宗门的荣誉说话。”

“两秒的时间回答。”

“一”

“二”

温太书一愣随后狗嘴里不断的发出沉闷的支支吾吾的声音。

“好了,回答完毕。温先生,你好好说说吧。”陈明狡黠的说道。

温太书想要解释什么,但还是放弃了,释然的笑道“没想到我会被你这个小子给算计了。”

“得了,既然让人帮忙就要坦诚相待。”

“你说的没错,那只不过是我的一个借口。”

“我派的术法威力的确巨大,但要搭配我派特制的法宝长剑。”

“因此,我并不害怕你全部学去。”

“另一个原因是我目前失去了修炼的感知,所以打算用我的剑来找找方法,也算是能在这个即将不太平的世界多一分保障。”

陈明了解后说道“如果你答应把剑借给我用用的话我可以接受帮助你找。等你恢复了我在将剑还给你。”

温太书叹了口气说道“可以,但你要保护我的安全。”

“没问题。”

晚上吃完饭,张蕙兰从锅里盛出一碗肉食来交给陈明,道“把这肉给你陈爷爷拿过去让他也尝尝。”

“记住,人家对咱好咱也要对人家好。未来等你有出息了也要好好孝顺你陈爷爷。”

翌日,凌晨五点。

陈明和温太书来到院子内。

此时的天已经蒙蒙亮,东边挂着一轮火红的太阳,张蕙兰还在睡觉,外面的街道也十分寂静。

“我派术法名为九天落雷决,初次修炼时本该借助天雷来打磨身体贯通经脉。”

“但你现在的体内本身就有所以就可以直接进行下一步。”

“现在没有长剑,你找一根木棍代替就可以。”

陈明找到一根十分短小的目光,在温太书的讲解下,以木棍代替长剑开始挥舞。

“每次挥舞都需要感受体内的雷力涌动的感觉,然后要控制掌握这种感觉。”

“将雷力灌输到你的木棍内。”

陈明尝试几次后终于将雷电灌输到木棍上面。

原本干枯的木棍没有立刻崩坏而是在上面附着着丝丝雷电。

看到陈明的疑惑后温太书说道“你体内的雷符原名为春雷诀,并非着重于杀戮毁灭,而是可以滋养恢复生机。”

“因此与本派注重杀伐的术法是天生一对。”

接下来陈明开始不断的练习,木棍不断的被雷力附着几次后变成粉末。

两个小时过去,张蕙兰也快要睡醒给陈明做早饭。

陈明已经有了一点心得,对体内的雷力有了一些掌握方法。

“好了,今天就练习到这里。”

“现在你还没有长剑只能学个入门,等以后找到了我在教你其他的。”

陈明道“这么快就入门了?你不会在狗我吧。”

温太书急道“汪汪!你这不过是沾了春雷决的光,不然光第一步就都要修炼至少五年。”

“别激动,别激动。”陈明不好意思的笑道。

的确,单单是将恐怖如斯的雷力让身体适应就是一个困难的事情。

不知道现在的我有着怎么样的实力。

俗话说不知道天高地厚,要不我就拿地面来试试。反正不可能将地球打穿。

陈明站在原地认真的感受着体内的雷力在配合体内的雷符,此人眼球的雷电竟然被他掌握在手心发出耀人的白光。

骤然将雷电拍向地面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附近的房子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地面出现一个接近三米高的深坑,好在并不宽不然陈明肯定落下去。

深坑周围蔓延出了极长的蜘蛛网般的裂纹。

温太书不悦的说道“你这样很危险的。”随后又自言自语的喃喃道“竟然可以将雷电夹杂着剑气,真是妖孽。”

“小明,快起床地震了。”神色惊慌的张蕙兰穿着睡衣来到院子内,看到这一幕后明白过来,怒气冲冲的追赶陈明。

陈明急忙在院子内跑。

不远处的陈爷爷来到院子内看向陈明家的方向,苍老的脸颊露出笑容,道“臭小子,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小漂亮会读心后暴君火葬场了

苏涵玥娇生惯养,因为身体弱,胆子还小,说话细声细气的,所以总是打架打不过,吵架也吵不赢,生气还会被别人说成撒娇,没有一点气势,长得又白白净净的,还会被别人叫小漂亮。虽然她看起来不太聪明,但她有一个秘密,只要跟别人对视,她就能知道那个人在想什么,但是小漂亮不喜欢这个秘密,她觉得窃取别人的内心想法是一件不道德的事情直到她穿越了,穿成了暴君后宫里不起眼的一名小妃子,暴君喜怒无常,经常欺负她,她只能靠着自己的能力窥探暴君的真实想法来活命。到了后来,暴君的想法越来越过分,小漂亮咬着下唇,可怜兮兮的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暴君,期期艾艾的请求: “你,你能不能不要想了……”
连载中,累计0万字 | 最近更新:第3章 陛下真好

第1章 怎么这么倒霉

书名:
小漂亮会读心后暴君火葬场了
作者:
一只汪
本章字数:
2626

“怎么?没人承认?”

温和的声音从龙椅上传来,但众人却只觉得浑身发凉,寒意从脚底心开始往上窜。

一道犹如毒蛇般的视线扫视着跪在地上的各色美人。

宝座上的男人身着墨色长袍,金丝勾边花纹为长袍增添了几分神秘,他的坐姿慵懒随意,骨节分明的大手撑着脑袋,好整以暇地看着因为害怕而瑟瑟发抖的众人。

真是无趣,都是一群没脑子的蠢女人。

上一秒还挂在脸上的笑意已经被他收得干干净净,眼神中冰冷刺骨的寒意仿佛要化为实质。

“来人——”男人厌烦地挥了挥手,刚想让人把这群女人全部杀光,大殿上就传来一声清晰的扑倒在地的声音以及如猫叫的惊呼声。

秦煦扬起眉毛挥退已经推门而入的侍卫,语气又带上了兴味:“啧啧啧,瞧瞧,是谁啊,终于有人承认在朕的熏香里动手脚了?”

男人脚上的皂靴踩在地砖上的声音并不重,但众人还是忍不住屏住呼吸,心头怦怦直跳。

不少人偷偷看向摔在地上的娇小女子,满含同情的同时又有些庆幸,还好有人转移了陛下的怒火,她们应该暂时安全了。

苏涵玥正因为摔倒而眼冒金星,等好不容易能看清东西后,她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双勾着金丝的皂靴,不等她反应,一只带着粗粝厚茧子的大手粗暴地捏住了她的两颊的腮肉,把她的脸往上抬起。

撞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异常俊美的脸,薄唇勾着一抹弧度,鼻梁高挺,眼神却是薄凉的紧,一眼便让人心生惧意。

【真有不怕死的承认了啊,让朕好好想想怎么折磨,活刮还是浸猪笼呢……】

什、什么?

苏涵玥那双微圆的眼睛瞬间泛起水雾,原本睁眼后就是陌生的场景就已经让她有些心悸,刚刚又突然被人从后面推了一把,摔倒在地,膝盖疼得要命,现在脸上又被陌生男人捏着,此时又听到了这个男人盘算着她的死法,她的眼泪就有些不受控制地往下掉。

秦煦捏着苏涵玥的腮肉强迫她抬起头,在看到她的长相时,秦煦出乎意料地挑了挑眉毛,还没开口说什么,滚烫的水珠就砸到了他的手背。

秦煦:……

搞什么?

手上捏着的腮肉软得要命,秦煦不由地加了点力道,听到女人小声地呜咽时,他才反应过来,脸色有些阴沉,语气森然:“哭什么?闭嘴,不许哭!”

然而跪在地上被迫仰着头看他的女人眼泪掉得更欢了。

苏涵玥快恨死自己这胆小爱哭的样子了,眼睛被眼泪糊住,看不清东西,根本读取不到现在这个男人的内心想法,他是不是已经想好怎么弄死她了?

她想拼命忍着眼泪,但效果甚微。

秦煦有些烦躁地甩开苏涵玥的脸,他把自己的异样归结于讨厌女人哭哭啼啼的样子,眼不见为净,他高喊一声:“来人,把她丢到地牢去,等朕想好她的死法之后再处置。”

侍卫很快又推门而入,架着地上的娇小女人离开。

等侍卫小心翼翼的关上门,不知为何,秦煦的心情更差了:“都给朕滚出去!”

得了命令,跪在地上的美人慌忙往门口跑去,只怕晚了一步暴君就会反悔。

*

苏涵玥身材娇小被五大三粗的侍卫架着走,有些难受,小幅度地动了动。

侍卫竟然就真的松了些力气,其中一个年轻侍卫轻轻叹了口气:“苏贵人,您怎么就惹了陛下不高兴呢?就算您是将军的唯一后代,但陛下的性子……”

他还没说完,旁边年纪稍大的侍卫慌忙低声打断:“你不要命了?在背后议论陛下!”

年轻侍卫意识到自己失言,也闭了嘴,不再说话。

皇宫肃穆,侍卫安静下来之后除了一些行色匆匆的宫人的脚步声外就没有一点儿其他声音了。

苏涵玥咬着下唇,蔷薇色的唇被自己咬的有些泛青,眼眶里还有泪珠,但好歹能忍住了。

侍卫们将苏涵玥带入地牢中,挑了个房间把她关了进去。

地牢的环境实在算不上好,黑漆漆一片,只有壁檐上点着几盏蜡烛和高处一排又小又密的窗户里投过来的阳光堪堪照亮一小片地方,味道也难闻得紧,腐臭伴随着不知名的腥臊味道,让人作呕。

苏涵玥被推进一间牢房,牢房里铺满了干燥的稻草,比其他相邻的房间要干净一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关押在此处的犯人都异常安静,不吵不闹,待侍卫走后,地牢彻底安静下来,只有狱卒偶尔的走动声。

苏涵玥缩在牢房的角落,此刻才能静下心来分析她的情况。

她原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在她那个世界,家里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也好歹是中产阶级,家里又只有她一个孩子,从小娇生惯养,没吃过什么苦,她身体又不太好,家人就更加纵着她,百依百顺的,哪里像现在这样被人这么对待。

想着想着苏涵玥又有点想哭了。

她还有个秘密,那就是只要跟她对视,她就能知道那个人的内心想法。但是她不太喜欢这个能力,总觉得这是在窥探别人的隐私,所以自从有了这个能力她就很少跟别人有眼神的互动。

苏涵玥吸了吸鼻子,巴掌大的小脸还挂着泪痕,两颊还残留着指印,像是被欺负狠了,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地牢很安静,苏涵玥刚刚经历了那些事情又哭了许久已经有些疲惫,缩在角落里有些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不过这一觉睡得不太安稳,不仅是环境使然,还有睡过去之后梦到的东西杂乱无章,压的人喘不过来气。

苏涵玥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环境更加昏暗了,窗户那边已经没了光照,应该已经入夜了。

瞳孔慢慢聚焦,苏涵玥才真真切切的意识到自己真的回不去了。

好在刚刚在梦中梦到了很多关于原主的事情,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原主也叫苏涵玥,是燕中国大将军的女儿,父亲镇守边关,不怎么回燕都,先帝怕苏涵玥的父亲拥兵自重,在如今的陛下还是太子的时候就下旨让苏涵玥进了太子府做妃。

燕中皇室子嗣薄弱,只有太子一人能继承大统,很多大臣们都把自家女儿塞给太子,指望着太子登基之后,自己女儿就能为妃,说不定还能有个一儿半女的,好巩固自己在朝堂中的地位。

所以苏涵玥在这么多美人中并不起眼,太子也从来没有注意过她。

不,应该说,太子从来就没有注意过任何人,虽说不管谁给他塞人,他都来者不拒,但是要说真的能近他身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太子性格顽劣,办事只按自己的喜好来,要是高兴,你就算指着鼻子骂他他也能饶你一命,若是不高兴你今天就可能因为左脚先进门而丢掉脑袋。

前几年好歹还有先帝坐镇,太子收敛一点,等他真的登上了那个位置,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平日里最喜欢就是砍些人玩玩。管你是谁,只要惹了他不高兴,就通通杀掉。

苏涵玥光是从原主的记忆里读取到这些画面就已经小脸煞白了。

她刚穿过来的时候就是那位暴君昨天晚上发现有人动了他的熏香,怀疑是后宫哪位贵人干的,把她们召集在一起问话。

当然也可能根本就没有人在他的熏香里做手脚,他只不过是闲得无聊随便找了个理由想要消遣消遣,杀杀人。

那时候她正被眼前的陌生景象吓住,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从后面推了一把,被迫变相承认是她在暴君的熏香里动了手脚。

苏涵玥脸色更加白了,就连平日里红润的唇色都有些泛白。

一想到初见暴君时他内心的残暴想法,苏涵玥圆润的眼睛又蓄满了泪水。

她怎么,这么倒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