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年开空间,积分太贵把自己都卖了 7.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重生穿越
作者: 柑茗 主角: 杨苏苏 元恒
19.2万字 0.2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2章 反击5 2023-11-30 00:12:16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9.2
    累计字数
  • 30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2章
简介

社畜杨苏苏挤地铁被无良老太一拐杖打死,一朝穿越成古代农家女,自带空间的她本应过上美好生活,谁知这破积分竟越来越贵!杨苏苏:嘿嘿!攒钱不是我的爱好吗~

第1章 重生

天空轰然巨响,老杨闪亮登场!

无月的夜晚漆黑不见五指,伴随着一声震耳的雷鸣,杨苏苏猛然睁开双眼。她记得几分钟前她还在地铁上和一个老登争辩,她摸摸自己的头,现在还在剧烈地痛。

早上她好不容易挤上地铁,一个老太太使出吃奶的劲儿往她身上挤,半个身子都被挤在角落里,都快麻了!

她向老太太提议:“阿姨,你往那边点儿呗。”老太太那边还有好大的空,偏要往这儿挤。

“我怎么往那,那边都没空了!你往那点儿呗!”老太太恶声恶气的吼。

“不是啊,你那边还有好大的空啊。”她语气里有些委屈。

“你喊什么喊!喊什么喊!你尊重老人吗!我一个老太太你还挤我!你有良心吗!你个狗东西!以后你爸妈出门也让人挤!你个没教养的狗东西!”

“哎!你怎么骂人啊你!年纪这么大了怎么……”杨苏苏还没说完,便被老太太抡起买菜的小推车敲在头上。一睁眼便到了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

她还没骂那个老登呢!杨苏苏心有不甘地躺下,心里构思着骂人的话,后悔没有早说出口。这是医院吗?灯在哪里?她又坐起来,摸索床头的开关。

只是这墙怎么是土坯墙?

“你在干嘛?”一个稚嫩的声音开口。

杨苏苏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出口:“灯呢?”

“咱家没灯啊,姐姐。”另一个稚嫩的声音开口。听的出来,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土坯墙,俩小孩!莫非她被敲昏拐卖了?

伴随着一道闪电,杨苏苏看清了两张面黄肌瘦的小脸儿,和四只大得出奇的眼。轰隆一声,她吓了一跳,缩进被子里。

小男孩伸手拍拍她的后背:“别怕,别怕,姐姐。”

“我这是在哪儿呀?”

“你在家呀,姐姐。”小女孩安慰道,半晌又犹豫开口,“姐姐,明天你真会把弟弟卖掉吗?”

小男孩忽然扑倒在她身上,极其隐忍的抽泣着说:“姐姐,求求你别送我走!我会听话的!”

忽然,一段不属于杨苏苏的记忆涌入脑海:一个跟杨苏苏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站在米缸边上,身着一身破破烂烂的古代服装。她掀开米缸的盖子,看着空空如也的缸底,叹息一声,随后她便出去摘野菜,煮熟了分给两个弟弟妹妹吃,后来野菜几乎也采没了,她便只能刮树皮,两个孩子已经很久没有吃饱,一个个饿的前胸贴后背的。她也只能无能为力地偷偷抹泪。她恶声恶气的说要把弟弟卖了,她和妹妹才能活!弟弟吓得哭号不止,她便拿来粗粗的柳条使劲儿打她。实际上是一户大户人家的夫人生不出儿子,二牛去了便能过上好日子,她也能拿到钱继续养妹妹。女孩不值钱,卖出去了也是挨打受饿。她便动了要卖弟弟的心思,已经签了契,明天变要把弟弟送去。

难道,我穿越了?杨苏苏难以置信的摸摸身边两个孩子的头。早上出门没吃早饭,现在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她问:“有吃的吗?”

“姐姐,家里早就没吃的了。”燕燕说。

“姐姐,你饿,我出去给你摘野菜。”二牛说着便要起身下床。

“算了,我不吃了!外面还下雨!”

“没事,姐姐,我去给你摘。”

“别去了,晚上也看不清。”她好不容易把二牛捺下去,重新躺在床上。

杨苏苏饿得发昏,想睡又睡不着,偏偏脑海中还浮现出各式各样的美食,让她更加苦恼。烧鸡、酱鸭、松花小肚,等她想到牛肉小饼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忽然变得好真实,她伸手去摸,竟真的摸到了油滋滋热乎乎的烧饼,用力一咬,鲜香的滋味在她口中爆炸。

她睁开眼,又回到了那个阴暗的小屋,手里还拿着一个咬过一口的烧饼。

杨苏苏惊了!难道我穿越了,还自带空间?!

“你闻到了吗?”二牛吸吸鼻子。

“我怎么闻到了烧饼的香味?”燕燕说。

“我也闻到了,是咱俩饿出幻觉了吗?”二牛说。

杨苏苏把两个烧饼一撕两半,分给二牛和燕燕一人一半。

“哪来的?姐!”二牛吃惊的问。

“我白天出去买的,忘了分给你们了。”杨苏苏随口扯谎道。要是知道这世上竟然有空间这种东西,两个孩子不得吓傻!

“姐,你先吃!”两个懂事的孩子异口同声的说。

“你们吃吧,还有很多呢!”杨苏苏又说,“我吃过了!”

两个孩子才小心翼翼的吃起来。

杨苏苏闭上眼睛,再次想象喷香的牛肉饼,没一会儿便又进入到了空间内。这一次,她开始仔细观察空间内的结构。

杨苏苏现在处在一个小木屋里,面前摆着四排架子,没排有两个,只不过都是空的,只有离她最近的架子上摆着两个大盘子,左边是九个肉饼,右边堆着一排苹果。她抓起三个肉饼和三个苹果,再次睁开眼睛,

“喏!”杨苏苏把肉饼和苹果分给他们,两个孩子吃的狼吞虎咽,她也吃的满嘴流油。

吃完之后,她便混混沉沉的进入梦乡了,隐隐约约听到二牛抽泣的声音,大约是他以为杨苏苏是花卖他的钱买的肉饼,明天就要把他送走吧。杨苏苏心想,如今我有了空间,哪还需要卖他呢?只不过,这空间里的东西怎么少的可怜,那所谓的积分,应当怎么赚呢?

没过多久,她就彻底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

二牛和燕燕眼睛都红红的。二牛见她醒了,嘴一瘪,眼泪又忍不住的落下来。

“你咋了?二牛?”

“姐,为了让你和妹妹吃上肉饼,我愿意去赵家。”

赵家就是要买二牛的大户人家。

她拍拍二牛的头:“你在家等着!”

二牛一脸怔愣。杨苏苏按照原主的记忆,扒开床底下的地窖,翻出分毫未动的二十两银子来。风风火火的去了赵家。杨苏苏突然不卖弟弟了,赵家自然是不情愿。赵夫人劝她,说这么多孩子里他就相中了二牛,他们一家人都会疼爱二牛的。杨苏苏坚决不同意,赵老爷不由分说的冲上来甩了她两巴掌。经历了地铁上的老登事件,她绝不会再让步,尽管赵家人高马大的家仆都围在她两边,还是把胸往前一挺,恶狠狠的瞪着他们。赵家看我态度坚决,只好作罢。

叮!杨苏苏脑海中想起一个提示音,恭喜宿主完整关爱弟弟的任务,获得二百积分!

她精神一阵,原来真有积分!

她用二十五积分换来一斤猪肉,两斤面。提回家里。

燕燕在院子里扫地,二牛正乖乖的在床上坐着等着。

杨苏苏告诉二牛,她不会再卖他了。二牛眼睛一亮,随后便暗淡下来:“姐!你不卖我,那你和妹妹吃什么,我没关系的。”他又看看杨苏苏手里提的肉和面,眼神充满疑惑。

杨苏苏告诉他,我去赵家把银子退了,是赵家夫人看我们可怜,白给了我们五两银子。二牛这才开心的笑了。“姐!我来帮你切肉和面!”

“好!”杨苏苏应下。

二牛满脸惊喜,兴高采烈的帮我干活去了。

二牛切了猪肉,杨苏苏悄悄溜到后院,进入空间用一积分换了四个大土豆。当天中午他们便吃上了土豆炖肉和香喷喷的大馒头。

下午她在村里溜达,看着风光无限好的绿水青山,心情都舒畅了。看来穿越到古代还是很不错的嘛!在村里溜达了一圈,回到家,她便看到了那破破烂烂的床铺和满目疮痍的窗户。这也太破了!我还怎么享受生活?做了三年社畜的杨苏苏,现在只想摆烂。

杨苏苏闭眼进入空间,走到第二排架子处,选了两床简约风的绿色被子和一床米黄色的褥子,以及三个软乎乎的米黄色枕头。两床被子花了二十积分,一床褥子花了八积分,三个枕头一共九积分。扣除这些和中午花的,杨苏苏盘算着,我还剩一百六十三积分。又花十积分换了十文钱,让二牛去买了三张窗纸,把家里所有的窗纸都换了。打开窗户,绿色的杯子和外面的田园风光相得益彰,这才是生活嘛!

二牛和燕燕从小没过过好日子,乍一睡上柔软的床,激动的差点哭出来。燕燕更是小心翼翼的,都不敢坐,生怕把新被子给弄脏了。杨苏苏又看看他俩身上穿的,立刻找个没人的地方钻进空间,给他俩一人买了一身新衣服,给自己也换了一身。一共用力三十五积分。

燕燕穿上新衣服,脸红红的,不相信自己能那么好看似的。

其实燕燕长得不赖,一双眼睛水灵灵的,皮肤也嫩嫩滑滑,白如春雪。就是瘦的不是人样了。原身长得也不赖,要是认真打扮起来,也是个八分的美女!

叮,脑海中又想起系统的提示音,恭喜宿主完成关爱妹妹的任务,获得积分二百分!

杨苏苏心中大喜,今晚又能做顿好吃的了!

晚上杨苏苏在空间里兑换了一只鸡,花了二十积分,又兑换了葱姜蒜三件套和花胶鸡所需的各种食材,共花了十五文。给两个小孩儿做了花椒鸡。饭还没熟,两个小孩便闻着香味流口水。天渐渐黑了,杨苏苏忽然想起来,家里居然连个灯都没有,借口内急去茅厕兑换了煤油和灯。看到煤油灯的时候,两个小孩又满脸新奇。看来这家穷的从来就没买过灯啊!

天彻底黑了,两人在灯光下吃的一脸幸福。杨苏苏看看二牛又看看燕燕,两个孩子都到了上学的年纪了,却还一个字都不认识。她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两个孩子送到学堂里去。

第二天,她便牵着二牛和燕燕去到村里唯一的学堂,学费每人半年便要两百文。她只能先把年级较大的燕燕送进学堂。

她把钱交给先生的时候,脑海中又响起了系统的提示音:叮!恭喜宿主完成送妹妹上学的任务,获得积分五百。

她赶紧又把二牛的学费交了,又获得了五百积分。

也许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二牛和燕燕读书非常认真。回来便把学堂学的字教给杨苏苏,虽然她曾经也是个大学牲,可古代的字跟现代的不一样,只能从头学。

杨苏苏天天给二牛、燕燕做好吃的,两个孩子也很懂事,每天帮她干活。可是自从送二人去学堂后,她就再也没获得过积分,这可把她给愁坏了,不能一直吃老本儿呀!再说老本也不多。

一日她躺在床上,闭目到空间里闲逛,不仅喃喃出声:“怎么才能赚积分呢!”

系统忽然出声了!“将为宿主打开任务手册。”突如其来的声音将杨苏苏吓了一跳。

原来有任务手册,不早说!

她食指轻轻一点,任务手册便在我面前徐徐展开。

系统用机械音念到:“为村里腹泻的李爷爷找到草药椿皮,治好李爷爷的腹泻。”

杨苏苏睁开眼睛,努力搜寻原主关于李爷爷的记忆。

李爷爷是村中的富户,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儿子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儿。家有良田二十亩,是能吃上肉的。

杨苏苏拿上家里的小斧头出门找椿树。好不容易找到一棵却被吓了一跳,脚一滑差点摔下山崖。她定睛一看,原来是村里的王铁牛。

“苏苏!”王铁牛又大喊一声,“你看我找到什么!”

王铁牛手里抓着一把蘑菇,往我怀里一塞,“你家里不容易!你带回去吃吧!”

原主印象中的铁牛五大三粗的,没想到还挺憨傻可爱的。

杨苏苏笑道:“谢谢啊!铁牛哥。”

王铁牛憨憨的笑了。

杨苏苏从一棵碗粗的椿树上剥下一块皮,回家捣碎了煮成药给李爷爷送去。

李爷爷家宽敞得很,房子也是砖砌的。他和老伴儿却住在破烂的土坯房里。

李爷爷喝完了药,杨苏苏问:“爷爷,好些了吗?怎么坏肚子了?”

李爷爷嘿嘿一笑:“吃肉吃坏了!”杨苏苏瞥一眼他碗里的全是汤水的稀粥,将信将疑。

杨苏苏出去时,看见李爷爷的儿子和儿媳李成虎和赵玉芳正站在院子里。

两人的穿着和李爷爷的破衣烂衫截然相反。

赵玉芳瞪着杨苏苏:“我们家老头不用你管!少在这儿假惺惺的送药。”

李成虎也呵斥道:“滚滚滚!”

李爷爷一辈子为这个家操劳,竟养出这两个白眼狼。杨苏苏真为李爷爷感到不值,朝地上啐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