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娇俏军医,撩个冷面被甜宠了 7.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空翠艾雨 主角: 姜悦 霍星洲
75.89万字 0.2万次阅读 0.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72章 要是没有我,嫂子得跑 2024-06-03 22:24:03
开始阅读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40.71
    累计字数
  • 52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72章
简介

前世姜悦一时手贱,救了一个白眼狼,自此家里人都成了别人的垫脚石。 原本军中精英的哥哥替人出任务牺牲了;爸妈被陷害后下放农场秘密看押,自己高位截瘫,坠楼身亡。 这一世她一定会看好自己的手,白眼狼谁爱救谁救! 重来一世,她手握中医传承,结合西医技能,在军中发光发热,恣意潇洒,痛打落水狗。 她倒是要看看没有她们家的财力物力和人脉,他还如何平步青云! 霍星洲发现队上来了一个有意思的医生,人小脾气大;再后来发现自己喜欢给这小医生递刀子…… 姜悦发现之前对自己爱搭不理的霍星洲变了。 当初说好桥归桥,路归路,怎么你先违规了?

第1章 葬礼

“砰,砰,啪嗒!”连续几个撞击声响起。

连一声惊叫都来不及发出,一阵天旋地转,姜悦就跟着轮椅翻动从楼梯台阶上滚落了下去。

迷迷糊糊透过被血迷糊住的眼睛,姜悦看到姜月琴一步一步从楼梯上走下来,那步子是如此缓慢,似乎就是踩在她的心上。

她身子不能动弹,眼睛死死盯着那个方向,耳边传来轻语,但于她而言却如恶魔低语一般,

“姜悦,为了我的儿子可以正大光明叫我一声妈妈,你还是把这个位置让出吧,反正你也不过就是名不副实的副营长夫人!”

声音轻柔娇媚,但里面透露出来的恶意让原本应该没有知觉的后背都升起了一阵寒意。

姜悦嗫嚅着想要说些什么,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嘴巴一张开就只是满满的一口血,然后无知无觉地软了下去,后脑在地上慢慢渗透出一大滩血来。

姜悦死了,但是她好像觉得自己还没有死,看着自己名义上的丈夫,对着一个白布下的隆起哭得伤心。

看到她名义上的姐姐抱着她的养子在一旁期期艾艾,抽抽噎噎;

看着平日里没有一点好脸色,觉得自己给老陈家丢脸的婆婆此刻像是死了亲闺女嚎丧的样子,姜悦就想要笑。

嚎丧?可不就是嚎丧么,他们现在就是在给她办丧事吧,所有她认识和不认识的人都像是失去了什么他们的重要的人似的,一个个面露哀戚。

他们在她外公给她留的两层小楼里给她举办她的丧礼,她从这个小楼里出生,又要在这个小楼里告别这个人世,这算不算也是一种有始有终?

姜悦内心什么感觉都没有,仿佛这一摔把她一部分记忆和情感也摔掉了,她想不起来很多事情,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摔下来。

她不太清楚自己现在是种什么样的状态,以前听老人们讲故事说人死了就要找孟婆喝汤,忘却前尘过往然后走奈何桥过新的生活。

可她现在不要说见孟婆喝汤了,连稍微远一点的地方都去不了,就只能停在离身体不远的地方转悠,估计也就是方圆两米的位置活动。

转了一圈,她有些无聊,又坐到了床边上那个和她一起摔下楼的轮椅上,百无聊赖地看着那个还在流眼泪的男人。

他真的有那么难过吗?自从结婚到现在六年了,难得回家见到的几次面,他对她都是面无表情,现在为她的死哭得那么伤心,这眼泪是真的吗?

姜悦有些玩味地看着陈雪峰眼里流出来的眼泪,心里这样想着。

然后又撇眼看到一只在边上抱着孩子也是哭得一脸哀戚的姜月琴,她和她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只是幼年时一起玩过几天的同姓玩伴,也是陈家找来照顾她的人。

因为某种原因,私人雇佣不能说,容易出问题,于是陈家对外就说是她的同族堂姐。

还有她怀里的孩子,也是陈家说为了她后继有人,膝下不空找来给她做儿子的便宜养子。

只是这个孩子不知道为何从小就很排斥她,也不愿意接近她,不过她想着自己身体不方便孩子害怕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从来都不怪他,还有心把自己为数不多的好东西都留给了他。

现在看起来陈家何曾是自己的家人,就连现在住的这个房子,都快成了陈家的了。

姜悦环视了一周,没有看到自己的亲哥哥,自己死了,哥哥也不知道有没有接到消息。

这屋子里都是一些哭哭啼啼的声音,姜悦觉得很烦,可是自己又离不开,正心烦着,就听到了院门被扣响的声音。

又是什么人来了么,姜悦站起身,透过玻璃窗,看到有一个穿着军装的人手里捧着一个被红布包着的盒子,神情肃穆而哀伤。

而听到外面动静的陈雪峰也走了出去,两人就在院子里互相敬了一个礼,接着姜悦听到来人哑着嗓子说“姜韬同志在执行任务时牺牲了。”

忽然之间她的心被狠狠揪疼了,她奇怪自己都成了一个鬼魂了,怎么还能感受到那种心脏快要被撕裂的疼痛呢?

一时间她竟是连站立都做不到了,紧紧抱着自己的身体蜷缩着蹲了下去。

她猛地抬头看向被那位军人捧进门的盒子,没有眼泪的眼睛里泛起了红光,她的哥哥,一直为了家里努力拼搏的哥哥牺牲了?

悲痛席卷了她的周身,几乎让她的魂体维持不住,整个地在风里面摇荡起来,一时间灵堂里诡异地刮起了一阵不大,但异常寒凉的风。

在里面的一干人等,看着人军人手里的盒子也是一阵唏嘘,“这姜家这下子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啊!”

“谁说不是呢,姜悦没了,这姜韬现在也牺牲了,还剩下的那老两口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这姜悦虽然被陈家照顾得很好,但一直躺着起不来也是活受罪,只是真可惜了姜韬这小伙子啊!”

“老姜家啊,是真的没有喽!”

“何止是老姜家,柳家不也是真的就没有了么!”

……

在众人纷纷碎碎的声音里面,姜悦很神奇地听清楚了带哥哥遗物回来的那位军人同志的声音,“姜韬同志是在参加月头的任务牺牲的。”

然后就是陈雪峰吃惊的声音,“你是说那个任务?”

军人同志点了点头,“这次我方牺牲了两位同志,一位是副团霍星洲,还有一位就是姜营长。”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护送着姜营长的遗物回来,居然会碰上姜营长妹妹的葬礼,这……

陈雪峰沉默了,虽然作为军人有这样的想法是可耻的,但是他此刻是真的很庆幸,在听说任务是要穿越边境线全程要在原始森林里寻找目标和解救受困人员时,借故推脱了。

就算可能上面会因为他的不够勇敢而有些许不好的印象,也好过没有命活着,现在看起来如果当时他没有那样做,执行这个任务的人就必定自己了。

想起当时看到姜韬的时候他是怎么说的?

“雪峰,这次的任务你既然不能去,那就还是我替你去吧,看到安安,告诉她,等我回来就去看她。”

安安是姜悦的小名,就算她早已经结婚,姜韬也还是一直这样叫她。

陈雪峰把盒子从战友手里接过来放到了姜悦身边的矮几上,语带哀伤,“悦悦,哥哥上次说他任务完成了来看你,现在你们是不是已经见到了啊?”

“月头的任务”这几个字就像是一把利刃划破了姜悦原本混沌的神魂,她缓缓抬头,眼睛更是变得猩红,

如果她刚刚记起来的没有错,这个任务原本是他陈雪峰的,他就是个逃兵,借口她身体忽然出现异常,需要有他这个最亲近的丈夫守着。

而事实是陈家在这个月头给过继到她名下的儿子过了一个六周岁的生日!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